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八章 醉翁之意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24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14:26


小翠顾不得被芙蓉揪的生疼,极为震撼的长大了嘴,那粗眉也上挑成吊丧眉,“你说谁是破烂货?你说谁是破烂货?你竟敢骂我家二小姐!!”她一撸袖子叉腰,怒道:“该死的胖子,没有根据的事情你最好少说,否则我一口唾沫喷死你!” 要说一年前,二小姐性子懦弱扶不起,她还真不敢将自己泼辣的本性露出来,可是如今的二小姐可不同,光是那身气度,就不是别人能比的,要说她唯一不好的就是爱财吧,但绝对是有她一口吃的就有自己一口,这样的二小姐可不多,偏巧就给她遇上了,她还打算日后长留二小姐身边呢,这个时候,竟然有人凭空捏造她家二小姐是破烂货?这要是传出去了,她家二小姐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 芙蓉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短处,可没想到在都城都没人说,来了小镇却被人说了,顿时也是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小翠,“呸!你也不瞧瞧自己那对眉毛,粗的跟扫帚似的,还有那双眼睛,小的跟没有一样也好意思取笑我?我不过区区两百斤,怎么就是胖子了?” 芙蓉的话颠覆了小翠对胖子的认知,连自己最在意的浓眉小眼都故意无视了,她装作不可思议地道:“两百斤还不是胖子?猪都才二百斤啊。”心里却快活道,看你个还敢骂我家二小姐。 一句话又说的芙蓉彻底黑了脸。 正待两人对骂的口水横飞时,不知何时倚在门边的霍小简朝松树后行了个礼,淡淡道:“陈姨娘。” 在离开前厅的时候,外面隐隐有下雨之势,霍小简想起自己晒好的凤仙花,便让小翠先回去收起来,自己跟着霍洁儿去她的挂花园安抚她。 牡丹园同松园有一条共同的路口,当小翠一个人经过那里的时候,芙蓉正巧被陈姨娘吩咐搬贵重物什去牡丹园,看到了这一幕,回头陈姨娘让她喊小翠的时候,她便下意识以为二小姐还在挂花园,如今看到霍小简好端端出现在门口,顿时吓得差点魂飞魂散,她白着脸想,要是没有领教过她的手段还不怕,但自己分明已经被警告过了,虽然霍老爷如今的态度不明,但到底被警告没多久,二小姐余威还在,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竟骂她是破烂货? 芙蓉越是悔不当初,就越是死死的瞪着小翠,心想为什么自己骂的不是她? 芙蓉想的很入神,压根就没注意陈姨娘已经走到了跟前,抬手就是“啪”的一个巴掌将她甩到一旁。 陈姨娘沉着脸,将打人的手递给芙蕖揉着,嘴里骂道:“没用的东西,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这个节骨眼,可不能再让老爷有任何借口收回先前的话,她明明就吩咐芙蓉好好说话,怎会一来就听到她骂破烂货?见霍小简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陈姨娘就气不打一处来,又不好发作,于是又瞪了芙蓉一眼,暗骂蠢货,等她当上正经夫人什么不好做? 教训完芙蓉,陈姨娘扭头笑道:“二姑娘,这丫鬟不懂事,我已经替你教训过了,你一向最是宽容大度,不会为这点小事生气吧?” 她满口我啊我的,按理说,姨娘在嫡女面前应该自称奴婢,但陈姨娘在父亲面前都这样,霍小简也不会越了父亲去说些什么,只是自重生后她对名声啊,嫁人啊这种事不在乎了,但这并不代表谁都可以踩一脚吧?她掏出帕子点了点唇,道:“我倒是没什么,就是想问一下,陈姨娘还要小翠过去帮忙一二吗?毕竟我这样的破烂货手下的人被陈姨娘抢着要去,那陈姨娘又成了什么人呢?当然,我并不是舍不得,只是提醒一下,若陈姨娘非要小翠过去,我也是没有意见的。” 她眉目顾盼,一丁点这个年纪该有的沉不住气都不曾见到,对付自己也是游刃有余轻松得很,若不是亲眼所见,陈姨娘几乎就要认定她是哪家显赫的贵族费尽心思调教出来的子女了,陈姨娘咬咬牙,心想自己在家中也是每每抬出这句话便无人敢不称是,没想到到了这却失灵了,不由暗恨起自己的父亲竟然不准她说出自己的身份,不然霍小简会吃了豹子胆这样刺她?想着这些她原本不用承受的,陈姨娘就将指甲狠狠用力掐进芙蕖的手,这才缓过一口气,僵硬地道:“自是不用的,我可以去买几个的,只是原本还想着怕传出去不好,这才让芙蓉过来,既如此,那

我便这就会牡丹园了,毕竟我实在太忙。” 霍小简垂眸掩去眼底的冷意,要知道,陈姨娘刚嫁过来的那两天,跟一个胡冲乱撞草包没什么两样,不过是回家了一趟,就判若两人了,可想而知,长此以往,此人的心思将会变的多么的深不可测。 希望她好好过她自己的日子,不要像只疯狗一样到处招惹别人,如此,才能长长久久的做个富贵闲人,目光在小翠身上顿了顿,霍小简往屋里走着,漫不经心道:“进来。” 到了房里,霍小简又翻起了书,“小翠,去收拾东西吧。” 小翠讶异的抬头,道:“咱们要去哪吗?” 可霍小简却是再不理她,小翠无法,只得准备去将二小姐的东西收拾了。 霍小简却道:“收你自己的就好。” 小翠一怔,这下算是明白二小姐定是疑心自个了,她身负使命,哪能真去收拾?当下就‘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急急地道:“二小姐,奴婢错了,请你不要赶走奴婢。” 语毕,连磕了几个响头,声音之大,清楚的让霍小简知道小翠的诚心,她顿了下,道:“如此说来,你是不肯将自己来我身边的目的说出来了?”虽然小翠看起来并无不忠,但单论她对主子藏拙又刻字迟钝来说,便也算不得有多少是为主的心思。 小翠听出二小姐声音虽然淡淡的,但却透着一股子危险,她打了个寒颤,连声道:“请二小姐不要赶走奴婢,虽然奴婢不能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但请二小姐放心,奴婢要做的事情,绝对不会伤害到任何一个人。”小翠如此说,心里却是没底,说实话,她来到这里只不过是公子的一句话,至于有何目的她还真不知道,因为公子只说了等待二字,若不是陈姨娘来袭她无意识露了真实性格,连她自己都快要忘记曾经的自己了。不过,她的话也不算假话,就目前而言,她是十分满意这个主子并且有越来越喜欢的趋势的,除非迫不得已,不然即便是公子吩咐,她也是不会做出伤害二小姐的事情的。 小翠低着头让人看不清面色,只是额头却被磕破了,血淋淋的看起来十分狼狈可怖,霍小简到底心有不忍,叹了口气。自她重新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小翠,这一年来与她日夜相处的也是小翠,之所以被她发现不对,也是为了维护她,说到底,两人还是有感情的,就这么将她赶走她还是会不舍的。 罢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位置和秘密,她又为什么非要要刨根问底?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只要不阻碍她报仇,就是留下小翠又何妨?头忽然有些晕,霍小简伸手揉了揉,道:“别磕了,以后你是什么样就什么样,不必藏拙,去上药吧。” 这便是不会追究了。 小翠喜极而泣,“多谢二小姐。”刚爬起来,却忽然脸色大变的上前,“二小姐你怎么了?”她揉了揉眼,不可置信的看到方才还皮肤白皙的二小姐变成一脸的漆黑, 霍小简扭头,见小翠满脸被雷劈的表情望着自己,疑惑的道:“怎么了?” 这一出口,声音细小无力,却是把她自己给愣住了。 “小翠?”见小翠毫无征兆的忽然晕倒在地,霍小简一头雾水眉头死劲皱起,忙站起身来,却是这才发现自己浑身软绵无力,身上各处更是隐隐作痛,最后疼痛极速加剧,她竟是痛的直直朝地上而去。 面临黑暗之前,她感觉自己似乎被一只坚实有力的手接住,随即便是倒在一个温暖可靠的地方,温凉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她使劲抬眼想要挣脱,却是怎么也睁不开眼,脑子也转不动了,她紧紧捏着拳头,撑着不让沉重的眼皮闭上。 见她额头冷汗直流,贝齿更是快要咬烂了下唇,男子皱了下眉,拔了她的发簪,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倾斜而下,他怜惜的从头顶摸到发尾,最后把手指插进她的头皮里朝自己脖颈靠来,亲昵的与之磨蹭,樱花色的唇微启,宠溺的轻哄道:“乖,睡一觉就没事了,听话,嗯?” 他的声音极尽吸引力,又奇异的带了丝丝魅惑的禁欲气息,仿佛一阵一阵吹眠曲徐徐而来,霍小简终于扛不住了,头一歪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两人却什么也不记得了。 “叩叩叩。”的敲门声响起时,小翠上前开了门。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