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七十七 轮尊卑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16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40


“什么不好?”老夫人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霍小简身子一抖,做出害怕的姿态,胖婆婆见了,连忙朝她使眼色。 老夫人看到后,瞬间也发现了不妥,便软了语气道:“你还小,不懂这天下的局势,听祖母的没错,祖母这么大把年纪了,日后也活不了多久了,唯一希望的,就是你们都好好的,祖母总归不会害了你的。” 霍小简还是祛祛的模样道:“那他们若是发现了怎么办?” 老夫人听了差点又要骂她,只是话道嘴边就又咽了下去,翻了个白眼道:“你装的像一点,谁能发现?他们真是爱你的时候,你是不知道,这爱情啊,最能蒙蔽人的双眼了。”说到最后一句话,她似乎颇为感叹。 “那,那好吧。”霍小简终于答应了。 老夫人松了口气,笑着摸着她的手,柔声道:“你也莫怕,这两人都是人中龙凤,无论日后你嫁了谁,都能过上好日子的,陈府永远也不会倒下,只要你乖乖听话,你就永远是陈府的掌上明珠,即便日后我不在了,也还有陈墨那小子,你明白吗?” 她满脸推心置腹的模样,霍小简却知道,她这番话里只有一个重点,那就是让她好好听话,如若不然,她既可以将她当成掌上明珠,也可以把她踩进泥坑里,她更加听出来,她话语里满满的威胁恐吓之意。 只不过,她不放在眼里罢了,原本还想要套些话出来,可是想起麝香那边的处境,想起麝香平日的笑颜,霍小简叹了口气,便起身告辞了。 回到住处的时候,小翠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大跳,连忙护卫在霍小简身前。 霍小简却是眉眼一沉,道:“阿佑,进去看看麝香。” 眼前的场景,一片狼藉,分明就是打斗过的痕迹。 她四处看了看,抬脚往里走,踏进门口的时候,好像踩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却是个青色的扳指。 阿佑走过来,“小姐。” 霍小简扭头,见他手里抱着浑身是血的麝香,连忙让他将麝香放在床上,“快去,请大夫过来。” 商榷也现身出来,担心的眸子一直看着床上的人儿。 霍小简见此,道:“阿佑看过了,没有性命之忧,只是似乎被逼问了一番,来前那人脚步匆匆的离开,想来是来不及下最后的手,你要看就过来看。” 商榷听言,一个箭步扑到床边,双手颤抖的摸着那些伤口,眼眶都不禁红了起来。 霍小简也知道此刻他没有心情听自己说话,指尖摩擦着手上的扳指,她的眸子里冷清一片,房里的血腥味很重,她踱步出了门,面无表情地道:“将商榷、麝香带离这里,另外派两个人过来。” 她知道他们感情深厚,但是她如今的处境,并不适合谈情说爱,她身边的人,也更适合那些满脸无亲,只以她为主的人,商榷感情太重,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他不是一个合格的手下,所以,她必须将他们放到自己的庄子上去。 空气中传来两声是的恭顺音,不错,她需要的只是顺从的手下。 只是,她的算盘却暂时落空了,大夫过来看的时候,说麝香被下毒了。 “是什么毒?”霍小简尚且没有开口,商榷就一个箭步冲上去,眼眸灼灼,满满都是焦急。 王大夫摇着头,道:“你们算是请对了人,她这毒普天之下还真只有我知道,其他的解药配方都很普通,就是差了一味。” “是什么?” “天山雪莲,生长与天山的悬崖缝隙里,几百年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得到,所以老夫一刚开始才说,只能给这位姑娘延长生命。” 王大夫眉眼很紧,他缓缓道出多年前,自己的妻子也曾经中毒而死,他找遍天下间才知道了解药,曾经的他,为了寻找解药杀死无数的人,后来终于找到了,又凭着绝好的医术让别人去为他卖命,可是去往天山的人数众多,却从来没有人回来过,最后,他的妻子还是过世了,他曾经为此一蹶不振,甚至跑去了天山,然而还没有进去,就被衙门的人挡回来了,天山,已经成为一道禁地,所有的人都不可以进去,听说那里,满山都是吃人的野狼,官兵们奉命前去围剿,却也尽数未归。 听到这里的时候,商榷原本越来越灰暗的眸子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他直勾勾的盯着霍小简,道:“小姐,可否把你那只借给我?”他是知道的,小姐养了一

只血统很纯的狼,他知道小姐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就没有妄想要小姐冒着危险去为自己取得天山雪莲,但是,他希望小姐能够借他,由他去。 霍小简声音很淡,她看着他,问,“商榷,你说说,你是我的属下吗?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很想爬到我头上去为我做主呢?” 商榷一惊,却还是咬牙道:“麝香她,伺候小姐。” 没等他话说完,霍小简便反问,“她伺候了我,我就要冒险去救她?就要去回报她?你傻了吗?这是我和她的交易,我为她报仇,她伺候我三年,你以为,你是凭着什么样的身份在这里和我说话?又是想要我如何去为你做事?你别忘了,你这条命,还是我的,我让你去哪里,你才能去哪里。” 商榷心急如焚,说话也不经大脑了起来,“我是欠小姐一条命,可是小姐,她跟在你身边这么久,难道您一点主仆之情都不念吗?我一直认为小姐心地善良却从来没有想过小姐会是这样的小姐。” 他这话一落地,场中就是一静,小翠更是急急的看着自家小姐身上越来越重的寒气, 最后,她冷冷的一句,“你真让我失望。”便佛袖而去。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身边的人,都开始如此自以为是了,不过区区一个丫鬟小厮,也敢这样和她叫板,真是活腻了。 她要如何做,不是别人来评判的,商榷今日的话,伤透了她的心,她此生,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 “阿佑,你告诉我,我这样做,错了吗?”她双手背在身后,低沉的嗓音听不出喜怒,修长的身影更是如同雕像。 阿佑和小翠对视一眼,齐齐跪倒在地上,道:“请小姐网开一面。” 这便是在间接的说自己错了。 “我似乎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心善之人,也未曾教导过你们,尊卑有别。” 最后四个字,她的语气很冷,听的小翠和阿佑都是心神一震,心慌地道:“小姐赎罪。” 房中寂静了很久很久,霍小简才抿了下唇,道:“天山之行后,你们都回安乐小镇吧。” 语气是完全的不容拒绝。 她还是那句话,自己的身边,不需要那么多感情用事的人,而且,他们似乎一点也不清楚自己的位置,看来,是自己平常太过温和了。 小翠一听,连忙道:“小姐!” “不用说了。”霍小简打断她的话,“我的身边不需要尊卑不分的丫鬟,你们回去后,自己去领十鞭子,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出现在我的面前,当然,如何你们愿意,可以回到你们的主子那里,我绝不阻拦。”语毕,她便唤了另外两个丫鬟进来服侍,再也没有看他们两人一眼。 翌日,霍小简和老夫人说想回安乐小镇一趟。 “为何?可是思念那边的姐姐?”老夫人皱眉,有些不悦。 霍小简没有去管她的心情,只道:“嗯,还有母亲她们,也不知好不好,您放心,半个月后我就回来。” 去天山来去要七天时间,她算足半个月,也是以防万一。 其实,她心里并不是没有麝香,但或许就是因为自己对她的好,就让小翠她们都觉得她好欺负,不分公事和私事,对她也开始没大没小了起来。 生活了这么久,她知道生活就是你看着我的故事,我看着你的故事,不论当时的我们是喜是悲,最终都会如看戏般事不关己的挂起。 读学堂的时候,父母和离,小卓跟着全身瘫痪的爷爷住一起,唯一的乐趣就是和邻居家比她大两岁的男孩一起躲猫猫,那天,她躲进棺材铺家的棺材里,结果到了饭点,男孩被叫回家把她忘了,她则差点闷死在里 及笄的时候,她笑着和要好的同学讲起这段过往,同学笑的在地上打滚,边笑边捂着肚子说:“好像戏里的故事。”她则在停顿过后笑的比同学更大声,却也更假。 后来的时候遇到了当初的邻居男孩何离,他越发的帅气阳光,小卓理所当然的奉献出自己的初恋,但懵懂的爱情,却也在一次“无意义”的争吵中戏剧性的结束了。 人生如戏,看别人的故事如看戏,看自己曾经的故事也如看戏,时光飞逝,下一刻你就老了,所以,需尽欢。 那样一位千金小姐和书生相爱了,早早的结了婚,早早的生了小卓,所以早早的离了婚,你尽欢了,但留下的小卓却仍给了不能动弹的爷爷。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