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七十四章 陈巧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72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40


就单看陈巧旁边的那位吧,一身大红的衣服,一张微胖的圆脸,这也就罢了,她竟然有一双堪比男人的大脚? 还有那双眼睛,细长细长的,臃肿不堪,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的眼睛没有睁开。 说起来,她的调查里并没有出现这些女子,最多就是陈巧点了一下,其他人都被陈府刻意忽视了,是以,外面的人虽然知道陈府子嗣众多,却也只见过寥寥几个,最多的,就是男子多了一些。 霍小简想,自己终于知道为何老夫人会想要扶持自己了,因为这府里,她的长相竟然升级到天仙的程度? 想到这里,她不禁汗颜,原来那个陈璃月,真的是个意外啊。 说起来,陈璃月的母亲还只是皇后身边的一个丫鬟呢,传说那丫鬟长相不太好,甚至是有些丑,却没想到陈家人的基因,姨娘越美,孩子就越丑,还真是令人无语。 一件陈巧尖酸刻薄的模样,霍小简也知道来者不善,只是淡淡行礼道:“姐姐们好。” 陈桥呸了一口,道:“哟呵,叫谁姐姐呢?我们可没有一个外姓姐姐啊啊,不过是祖母的一个玩笑话,霍小姐如此当真,真的好吗?” 她身边的人纷纷附和。 “就是就是,如果不是祖母一时心善,可怜可怜你,你以为你还能住进我们陈府?吃我们的不算还要用我们的,每个月居然还有银子可以拿,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和谁有一腿呢。” “不过这人穷啊,志气也就那样,所以说啊,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好。” “好了好了,你们少说几句,虽然说咱们陈府帮助人家小农民,但也算是一件善事不是?只不过啊,这人还是要又感恩的心才是,别丫鬟的命却操着小姐的心。” “谁知道呢,说不定她每日做梦自己都是个小姐,这才在大白天的做起梦来,就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了,说起来,我听说她父亲还被火烧死了呢,他那个姐姐啊,也不知跟了多少人才把她送到这么远的帝都,你们那,还是可怜可怜人家,不要和一个穷乞丐计较了。” 霍小简听的很是无语,这些人这么无聊?连骂人都不会,每一字每一句,这可都是听在老夫人眼里的,她如今的身份,也不是非要倚靠陈府才能够进行,只不过是想要找到凶手罢了,她们倒好,说的跟个什么似的。 不过,她阿姐霍洁儿,倒是真的嫁人了,她嫁的人,自然还是秦人拓跋寒,给人为妾了,前一个月她收到消息的时候,两人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她还能说什么? 陈巧她们越说越有劲,见霍小简不说话就那么沉默着,以为她是怕了,纷纷变本加厉了起来,指着小翠手里抱着的锦布道:“哎呀,你这拿的什么破烂玩意?我祖母是谁你知道吗?她怎么能用你这平民不知从哪个狗窝捡的东西?” 她身后一女子也是眉毛一竖,十分不悦地囔囔道:“巧儿姐姐都是用的锦云阁的布料,你以为你随便拿件东西出来就能糊弄住我们?祖母是什么样金尊玉贵般的人,你不过一新认的民女,竟敢如此慢待,简直岂有此理。” 霍小简看着她,没有说话。 陈巧上前,想要伸手躲过那流云阁的布料扔在地上,触手的感觉却极好,然而再怎么好她此刻也不能自打嘴巴子,一把扔到地上还不解气,嘴里狠狠骂道:“你也太把自己当个东西了,你以为你送的什么祖母都要吗?” 小翠见此,心里涌起一股怒气,跳出来道:“这是我们小姐花费无数精力要来的流云阁布料。” 她其实更想质问她担当的起不,只不过她只是个丫鬟,不便多说,这才将最后一句话吞进肚子里的。 听到流云阁三个字,场中一静,陈巧更是觉得自己的脚像是被火烧着了一般,但是下一刻,她就恶狠狠的踩在那衣裳上,还使劲的蹂躏着,冷声道:“果然是从乡下来的,连流云阁的衣服也敢冒充,不说你见没见过流云阁的衣服,就是依着你们的身份地位,想要摸到流云阁的边缘,都是妄想,如此大言不惭的想要哄骗祖母,当真罪该万死!我的祖母,何等的尊贵,你这个贱丫头,简直是不知尊卑,谎话连篇。” 竟是直接将罪名按在霍小简的身上。 其他人也都想了想,觉得陈巧说的有道理,流云阁是什么地方?那是宫里娘娘公主们

经常光顾的圣地,眼前的人,扒了皮也知道不过是个野丫头,又在帝都住了这么久,光是她身上那些装饰,也知道大有价值,她肯定是把所有的银子都花光了,又怎么可能会买的起向来无价之宝的流云阁的衣服? 从来不出门的女子们,都被陈巧的话绕进去了,顿时那眼光,看向霍小简就更加鄙视了。 “是谁敢哄骗老夫人?” 低沉的男音响起,众女望去,就见老夫人最宠爱的儿子陈墨缓步走来,高高在上的服饰着众人,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一批刚刚上完早课的男子以及过来玩的苏家公子苏伦。 “是陈简。”陈巧一伸手,指着霍小简,道:“她竟然说自己带来的布料是流云阁的,简直要笑掉别人的大牙!” 她一脚又踩了踩地上的布料。 众人都将视线看向那个神色不变的女子身上,只见她缓缓上前,清丽的嗓音从唇边溢出,“陈简见过父亲,各位哥哥,苏公子。 语毕,她徐徐踱步退到一旁,眉目不变,一点也没有因为陈巧的指责而露出半分别的情绪。 她的淡然与一旁的女子们相比,想的鹤立鸡群,那些女子呆立了一会后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行礼。 可惜,有了前面的明珠,后面的人行的礼实在有些难看,最后还是陈墨看不下去了,道:“行了,就这样吧。”说着扭头看着霍小简,“三十八说的,可属实?” 陈巧有些不高兴,嘟囔着嘴道:“父亲,这还用问嘛,不是明摆着么。” 陈墨点头,又道:“这么说,你是默认了?”他微微施压在霍小简身上。 女子轻轻冷笑,想呀护着自己的女儿,也不用如此明显吧,她还一句话都没说,就想让她认罪?简直妄想了吧? 她想着,向前走了一步,轻声道:“女儿没有说谎,这确实是流云阁的布料,不过女儿从来没有说过这是自己的。”说着,她不好意思的用手将耳边垂下的发丝别在脑后,动作优雅得体,说不出的赏心悦目,只听她玉珠般叮咚的声音又响起。 “是祖母昨儿晚上放在我那里的。” 什么?陈巧等人一听,如遭雷击,纷纷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陈巧更是尖叫一声,一把抓住她雪白的手腕,吼道:“这不可能,祖母身边伺候的人大把的有,如何需要你来替她保管?你分明就是在说谎,你这个贱人!” 小翠刚准备上前,霍小简神色淡淡的一眼望过去,自己则目光冰冷的看着陈巧,嘴角轻轻吐出字句,“在此之前,陈简一直以为巧儿姐姐貌美如花,心思纯善,可是今日才发现。”她故意顿了下。 却见周围人的目光和都忘了过来,明显都知道她接下来死要说她心思恶毒什么的,陈墨更是眼睛一眯,带着令人看不透猜不着的阴冷。 却没有想到,霍小简话锋一转,眼角留下一滴饱满的泪水,道:“姐姐对祖母的关心,真的让我很感动,当今世上,如姐姐这般关心祖母关心道惊慌失措的人儿,陈简还是头一回遇到,姐姐莫要伤心,我并没与要怪罪姐姐的意思,就是,就是姐姐的力气有点大了,可否先松一松你手上的力气?” 她说话的时候,娇娇柔柔的,一丁点儿锋利都不曾见到,泪珠也还挂在眼角要掉不掉,眼里的真诚感动更是让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禁想着。 眼前这个柔弱的姑娘,被人欺负成这样了还是满腔为了祖母的心思,又想起祖母为了她出山的事情,心里的不服便也消退了。 毕竟,这样柔弱的美人,谁见了不喜欢? 偏偏她,陈墨的视线终于落在满脸恶毒的陈巧脸上,眼里闪过一丝罕见的厌恶。 府邸里谁不知道,陈墨一向待人公允,对哪个女儿都是一样的,当然,也就从来没有真的说出讨厌过谁的这句话来。 原本,他见霍小简半路出来,又不是自己的女儿,表面虽然为了老夫人还是答应了,但是心里其实从来美玉承认过,今日看来,这个讨老夫人欢心的女子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明眼人一眼,她比起他的这些个女儿们,出色了不是一点半点,人也没有一点儿坏心眼。 还当着是个好孩子。 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霍小简眼里闪过阴冷,别以为她不知道,从陈巧她们开始骂自己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出现在转角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