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李子谦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41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14:26


霍小简一听,就知道悸言言是怎么想的,原本她对李子谦的态度还在观看状态,可是此时一听他的话,整张脸就没有好脸色了。 她道:“我虽然没有一路看着你和悸言言走过来,但也知道,一个真心实意爱着你的女子,是觉得不可能会容忍这些的,更何况,悸言言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她是不可能会让你像对待那些可怜的女子的,就如同你所说的,女子只不过是生孩子的仪器,你尚且对其他女子都不尊重,对她最在乎的这点又能如何?在她看来,你需要的不是一个真心实意能够与你琴瑟和鸣的女子,而是一个根本就不爱你,只需要好好当那个心胸宽广的夫人而已。”她看着李子谦不可置信的模样,笑容有些冷,“有这样想法的人或许只有寥寥几人,但是抱歉,我和她是一样的想法,对于你这样的人,实在是太普通了,我们这种人要寻找的,是不一样的男子,诺,就是我身边这样的。”她意外的指了指周珏。 周珏一见,立马眉开眼笑。 李子谦则是完全呆住了,他完全无法理解这样的想法。 也是,在他们看来,这是嫉妒的表现,是有违三从四德的。 若干年后,当悸言言带着一个宠她入骨的男子回来,一直等待的李子谦则被后悔吞噬了整颗心,他的确如他母亲所希望的,成为了那种三妻四妾的人,但是他的一生,都将无法真正开心。 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对悸言言的欢喜比他以为的还要重上几十倍。 一直到马车开出很远很远,李子谦都没有离开,从那以后,他每日都会去客栈等候,但是悸言言从未回来。 有时候,错过了,很有可能就是一辈子,不要因为事情没哟苼在自己的头上,所以不以为然,所以漫不经心的不放在眼里,很多时候,重要的人或者物都是这样丢失的。 马车里,两人因为悸言言的事情都沉默了许久,直到下车前,霍小简才想起来。 道:“萌小乖最近经常咬鞋子,可是需要买骨头?” “咬鞋子?”周珏奇怪,因为原先他养着的时候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许是长出新牙了吧,这种习惯不能惯,一惯就要出毛病,你若是下不了手惩罚它,便交给我吧,过阵子我把它教育好了,再给你送去,如何?” 霍小简原本也没有时间去照顾它,听言也只是想了一下,便道:“如此,麻烦你了。” “不麻烦,一起下棋如何?”周珏发出邀请。 霍小简摇头,“今日不早了,老夫人的人一直监视着,我得回去了。” 周珏有些遗憾,却也知道她的处境,遂道:“那送你吧。” 到了陈府,他又开口,道:“明日我来提亲,可好?”他的声音低沉温柔,带着使人心醉的磁性。 她点头,“好。” 这便是应下了,周珏又是一喜,眼角瞥见一个影子,蹙眉道:“方才陈府门口跑进去一个身影,怕是看到你我了。” 霍小简看着他,不知为何哭的他是事先知道那里有个人才这么做的,心下觉得孩子身上,又忍不住想,或许他就是因为霍飞都能和她光明正大的出门而心有不悦吧? 说到底,就是吃醋了?她笑了下,道:“无事,老夫人早知道和晚知道,都是一样的。” 周珏走前说了一句,“日后等你空闲了,我可以来约你吗?” 他的双眼神采奕奕,她自然是又应下了。 周珏走后,老夫人果然派麻婆婆来清了。 说起来,麻婆婆一直叫她小姐,她也没有一个正经的排行,也许是老夫人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自己会活着回来吧?霍小简想着,便踏步进了老夫人的院子。 “丫头,你来了。”老夫人见了她,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不等她行礼,就又问,“方才送你回来的男子,是谁啊?” 霍小简冷战,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来兴师问罪啊,她也没犹豫,道:“周珏。” 老夫人一怔。 周珏是谁,帝都如今已经人人都知道了。 那是今上的宠儿,朝廷如今分为两派,一派是霍家党,另一派,就是皇家党,其势力依然是霍家占得多,但只要霍家一日不叛国,就一日不能做今上的主,所以,从另一方面看,周珏和霍飞其实算是旗鼓相当。 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周珏身边那股势力,不论是谁,哪怕碰上了霍飞,也是一夫

当关万夫莫开的,传言他是哪国的皇子黄孙,要不然就是隐藏的世家,还是依旧树大根深的那种,总之,如今人人都说,帝都惹谁都不要惹霍飞和周珏。 但是真实情况,霍小简却是知道的,霍家那边其实还要输一筹,因为,他们出了几十万兵权,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得到,包括最重要的玉玺。 老夫人虽然不清楚细节,但大致情况也是知道嗯,她看着她,想了一会儿,才道:“你约个时间,让我见见周珏,看看他和霍公子,谁更适合你。” 她虽然和蔼的笑着,然而霍小简却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在为自己打算,而是想亲眼见见,然后对比一下,挑一个最好的,或许,如果两人都没有意思现在成亲的话,她会让她在两人之间周旋,虽然她心里清楚自己的目的,但是被人指使着做事,自然是不乐意的。 随便搪塞了一下,霍小简便离开了。 微风吹的她的衣袖鼓鼓,较小的身子一下子就变得高大了起来。 她走后,老夫人重重的放下茶杯,从鼻孔里冷哼一声,不阴不阳地道:“翅膀大了,想飞了,也不知道当初一直站在门口几天的人是谁了。” 麻婆婆上前道:“毕竟不是亲生的。” 老夫人眼前一亮,道:“你是说,让我选一个丫头跟鞋她?对,如此一来,她若嫁给周珏,我便让自己的丫头嫁给周珏当小妾,安排另一个人和霍公子交涉,不论她怎么选,最后的东西都必须在我的手上。” 说着,她又苦恼了,道:“可是安排谁去呢?” 麻婆婆也沉默了,陈府一下子死去两个姑娘后,这拔尖的,似乎就没有了。 “必须得是咱们能够牢牢捏在手心里的。” “这是自然。”有了解决的办法,老夫人又端起茶杯喝了起来,眉目也舒展开来,“我瞧着巧儿这丫头还行,就是年纪小了。” 陈巧才十二。 “老奴倒觉得悦诗小姐不错,只可惜年龄方面有着欠妥当。” 悦诗年纪二十,也是个老实的老姑娘了。 挑来挑去,老夫人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好的,不是大了就是小了,这年纪合适的,又偏偏都是不省心惹人烦的,这可如何是好?” 麻婆婆想了半天,忽而道:“老夫人记不记得阿朱阿碧?” 老夫人脸色也亮了,道:“说起来,这俩人是最合适的,出了性子方面。” 麻婆婆笑了:“老夫人不妨交给老奴管教一个月,到时候,您要什么样的,奴婢就可以交成什么样的。” 对于麻婆婆的能力,老夫人一向是绝对相信的,听完也笑了,道:“关键时候,还是你这个老东西有用,你若教好了,什么心愿都随你提,那两人啊,到底是学过狐媚之术的,不到万不得已,我还真不想动。” “老奴没有心愿,只要小姐一辈子高兴就好。”麻婆婆低眉顺眼,很是恭顺。 老夫人最喜欢的无疑就是下人们这翻模样了,见此笑了,道:“我知道你为我好,这个府里,也就你最得我关心啊!” 她说的颇为感叹,然而麻婆婆却知道,她知道一时兴起罢了,事后,仍旧是她的地位和权利至高至上,这一点,恐怕没人比她更清楚。 其实老夫人的身边,贴身伺候的原本就不止她一个人,以前啊,是有八个的,只不过都被推出去杀死了,而她,又是什么时候会被她推出去呢?就如她可怜的女儿一般? 麻婆婆看着老夫人浑浊充满贪欲的双眼,深深闭上了眼睛。 翌日一大早,霍小简就听说老夫人恢复了每日的晨昏定省,吩咐小翠稍作收拾后,便带了流云阁的布料上门了。 “哟,这不是小妹么?”陈巧随着一群姐妹缓缓走来,隐隐有着带头的意思,她身边跟着一位年纪颇大的女子,自己则死花枝招展,一袭粉红色的罗裙在身,竟把她小气的面容装点的无上精致,不仅如此,她身上的衣衫,还是仅次于流云阁的锦云缎所创,乃是特制的专属一件,头上的发簪,更是朵朵荷花绽放,一身的粉红色,正与老夫人所喜爱的眼色相近,想来她的算盘,倒是开始打起来了。 不过霍小简好奇的是她身后的一众女子,竟然个个都,那个,不太美?本以为陈府男俊女俏丽的霍小简忽而沉默了,她上次见面的时候,也没有细看,只是注意到前面一群人是俊男靓女,却没想到后面的,咳咳,有些上不了台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