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六十九章 生不逢时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50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14:26


“你知道吗?我一直相信世上有鬼的存在,但是我现在知道了,有的人,天生比鬼还恐怖,还恶心。”她无比嫌弃厌恶的看着他。 那样的眼神让这个自认为内心皎洁的男子有点受不了,甚至是怨恨,他完全觉得,是她不可理喻,他那么好的一个人,会会朋友的死伤心,会为他们家人的离世遗憾,她怎么会用这种看狗屎一样的眼神看他?难道,不应该是既崇拜又无法不恨,最后爱上的那种? 不得不说,他的思想不是处在正常人可以理解的范围。 他也没有想过,他所谓的伤心和遗憾,也仅仅是想了那么一下下,过后,就如同云烟一样,看不见摸不着,更没有任何直觉感受。 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冷血蛇。 “你。”他十分不悦的看着她。 她却没有让他把话说完,只是打断地道:“我什么我?你再不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信息,你就等着好看。” 威胁气十足,俞子涛知道,这话她完全可以做到。 霍小简离开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在回陈府前她去了躺胭脂铺,招待她的是个容颜微老的妇人。 交谈的时候,她状似无意地道:“你一个女子做这生意,怕是不易吧?” 妇人经常被人问这话,听言也没有怀疑,大方地道:“这是我主子的门店,我不过是看着罢了。” 霍小简诧异,上下看着她,见她被打量的有些不悦,这才道:“你这气度一看也是个老板娘,居然还有主子,那想来能够拥有你这么杰出的帮手,你主子定是天上的月亮般璀璨。” 妇人被她的话逗笑了,听出对话话语中没有丝毫贬低的意思,笑容不由真诚了几分,合不拢嘴道:“哎哟小姐您可真会说话,这樱桃小嘴就跟抹了蜜似的,不满你说,我主子正是镇西府的王三公子。” 王家,是世家,王三公子本名王秀,还是去年的状元,如今在翰林院当值,其年轻正茂,前途无限,年仅二十,却不知为何还未娶妻,便是媒婆踏破了他家的门槛,都不见得他有丝毫的动心。 人称他面惹心冷,虽是家中唯一的嫡子,却也是霍家霍飞的得力助手,空闲时候,会帮之做事。 霍飞杀人如麻,他虽然未曾正面参与,但是不少人都传他肯定心知肚明。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待人热情,却偏偏得了个面惹心冷的名声。 不过看眼前的妇人,显然对流言是不以为然的,非但如此,还十分崇拜着自家的公子。 霍小简笑了下,“天色不早了,明日我再来取剩下的胭脂吧。” 妇人摇摇头,“哪里有让客人跑的道理?你放心,我明日亲自送过去。” “不必。”对上妇人疑惑的目光,她解释道:“我在府里闲来无事,正好借此机会出来走走。” 妇人经常会遇上偷跑出来的千金小姐,见此丝毫不会疑问,只是笑的很是亲切,朝她眨眨眼,“既如此,那你尚可多做几次借口,我这边绝对没有问题。” 霍小简感激的点点头,转身走了。 从头到尾,她也没说过自己是哪家的小姐,对方可能也是以为她有所顾忌,便也没有问。 当晚,王府起火了,火势虽然不大,却恰巧是王三公子王秀房里起的火。 听说王秀公子当时没有跑出来,被火烧到了手臂,见有大夫过去查看,反而还将大夫赶了出去,整个人都有些不同以往的热情,反而透出一股子谁都看的清楚的复杂。 霍小简听言后,笑了,没想到几年过去了,他还记得那场大火啊。 火呢,自然是她放的,这区区一丁点儿火,也不过是在宣告,她回来了。 她回来报仇来了,请做好准备迎接。 王秀最近一直在做噩梦,梦中的眸子,冷静而嗜血,那百折不屈的身影,看不清面容,看不清思绪,却能够看到眼角滑落的一滴血泪以及那无尽的哀伤。 她问,是谁,你是谁,我会报仇的,我会报仇的! 说着,她猛然上前,手握着一把被火舌缠绕的短剑,深深刺进了他的胸膛。 “啊!” 噩梦中惊醒的时候,他满头是汗,眉宇间的后悔无以复加,从看到那个女子被杀死后,他的心就没有静止过,曾经的他,什么都不能波动他的心,可是如今,他发现自己对那个女子的在意已经超过了一切。 那种感情,不是情爱,不是男女之分,只是单纯

的,由内心升起的一股震撼以及,崇拜之情。 世间好男儿,都希望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也不例外,更何况,他从小就立志做那样的英雄,可是,当今天下太过和平,所有的英雄,都出自乱世,他本无意跟随秦人,但奈何秦人被秦人所捉,以性命相逼,他又本身就有一腔热血,如何能够抵挡的住那样的诱惑? 所以,他在那条道路上毫无疑问的选择了堕落,那一晚,是他第一次现身,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成为英雄的代价,是毁掉另一个英雄。 他说的当然不是霍弈,而是她,她什么都不知情,然而那样的她却让所有人钦佩。 他曾经恨过,为何当今天下,不是乱世之家?为何当今天下,要出现一个霍家捣乱?和平的天下,他们这些二郎的志气不得而发,他们,待如何啊? 如果,世间是乱世,他一定毫不犹豫的选择跟随她的脚步,因为那样一个人,就是生不如死都无法磨灭她的志气与尊严,是在乱世中最尊贵罕见的一颗心。 只是,晚了,他有预感,有人要来找他复仇,他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她,但是他却不希望是她,因为这样的情况,除非她拥有更加庞大的力量,否则,是没有办法以一人之力颠覆国家的。那无异于以卵击石。 当收到王府千金请求参加生日宴的时候,霍小简勾起了唇,道:“将这个帖子给老夫人送去,就说我选了这个,若是她问为何,你便说王府的荷花向来出名,为世人所羡慕,我也不例外。” 老夫人那边很快回了信,很明显,她同意了。 霍小简出门的时候,阿朱跑过来拦住了。 她跪在地上请求,“小姐,姐姐感冒多时了,还请小姐为她请个大夫。” 这话说的好不理直气壮,小翠皱眉,上前道:“区区感冒而已,竟敢劳烦小姐,你以为你姐姐是谁?” 阿朱泪水速速的往下掉,急急道:“奴婢的姐姐真的很不舒服,还请小翠姐姐放下芥蒂,恳求小姐请个大夫吧!” 小翠还要说什么,霍小简伸手拦了下,道:“古往今来,就没有一个丫鬟敢为这样的事情让主子跑腿去请大夫,你姐姐的命,可真是娇贵,这样吧,让你姐姐休息两日就是了,要请大夫,你自己去请,我还有事,就不要挡路了。” 这已经是主子待奴婢最大的恩典了。 阿朱却是不满,她狠狠道:“老夫人若是知道小姐这样待奴婢和奴婢的姐姐,不知会不会对小姐失望?听说如今霍公子和小姐的亲事,也掌控在老夫人手里呢?” 竟是威胁起来了。 霍小简低头看指甲,麝香上前,一个嘴巴子甩了过去,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轮得到你插嘴?主子们的事情,奴婢们不得乱嚼舌根,这一点,莫非你没有学过吗?小姐如何待你?小姐让你姐姐休息,让你去请大夫,莫非还虐待你们姐妹了?” 阿朱听言,愣了半天,她慌乱的紧,听言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闭嘴。”霍小简揉了揉额头,语气不是很好地道:“若再不说出实情,我就真走了,如今时辰可不早了。” 她的话一出,阿朱就傻了好一会,迟疑了下,这才说出实情,“姐姐感冒的时候,奴婢去请了大夫,可大夫却说姐姐的病他医治不了,姐姐很是难受,满脸苍白,奴婢也知道自己嘴笨不会说话,但是奴婢真的没有法子了,姐姐她,她看起来就像是要去了一样,奴婢害怕,还请小姐为姐姐请个大夫吧!” 什么叫她看起来要去了一样?霍小简嘴角抽了抽,这还真是不会说话,若她姐姐真的去了,听了她的话也会忽然活过来掐死她把? “即是如此,麝香去清一下府里的大夫吧。” 陈府的大夫和外面的大夫不同,不是医术高明的,陈府不会接纳,阿朱请的是外头的大夫,外面的一向只是徒弟级别,看不出来也正常。 麝香犹豫了,“小姐,若是奴婢去请了大夫再过来,您去王府会客不就晚了?” 到时候王小姐生气,这不是得罪人吗?想着,麝香不由瞪了罪魁祸首一眼,果真是个不省心的。 霍小简摆手,道:“无事,去吧。”看在姐妹情深的份上,她也会出手的,毕竟当初的她和哥哥,也是那般的亲人。 说着,她对阿朱道:“带我去你姐姐的院子看看,小翠,你去前院告诉老夫人,就说我要晚些过去,让她先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