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仇人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78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40


霍小简道:“早在你做出那种事情之后,就该知道总有一天,你也会遭到报应。” 她只是在报仇罢了。 那人狠狠一颤,带着浑浊的眼睛看过来,死死的看了她片刻,嘴角挪动,不可置信的一字一句,“你是霍家嫡女霍小简?不,你不是她,可是,你像她,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初,他色迷心窍,对那个形容举止都异常尊贵的人动了心思,后来又被那人给了一大笔银子,自然是愿意做那种事的,只是没有想到,去的人不止他一个,最后,在看到霍家灭亡的时候,他也是震惊的,那人根本就没有说过他们的目的是那样的惊涛骇浪。 见他一震,她笑的满目寒冰,“来,告诉我,你叫什么?” 那人嘴角一抖,抿着唇没说话,浑身上下的痛楚,让他清楚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脑子里的所有影子,都停在了那一夜,那个浴火走出的女子身上。 如果当初他们家没有败落,假如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子哥,他或许,会倾尽一切,只愿站在那个女子身边,只是,如今还说什么呢?说什么都晚了。 眼前的女子,仿佛与她有着同一个傲骨,那泼天的富贵气质,无一不在述说着另一个诡异的可能,可是他却不希望那样的事情发生,因为,那些东西,不该是由一个弱女子来承受的。 他清楚,自己有多么混账,所以,他对她的做法没有埋怨,有的,只是心累了吧? 霍小简道:“你倒是挺倔的,想来,方才的药性太强,你还没有享受够吧?” 男子浑身一僵,正在此时,门口传来一声狼不满的叫声,他脸色一白,道:“我叫俞子涛,曾是秦国的宰相嫡子,后来家父叛国,家道中落,这才流浪到此。” “俞子涛,你也配叫这个名字?”她冷笑一声,道:“告诉我,当初与你在一起的三个人,现在在何处?都叫什么住哪里,有什么亲人?” 俞子涛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他的人生,其实算得上一帆风顺,因为那些人,都很照顾他,曾经的他,就是衣服也不会穿,是他们照顾着自己的,最后,也是他们护着自己,才让自己活了下来,“他们,都被杀了。” “那你怎么还活着?”霍小简嘴角含着鄙视的嘲讽,俞子涛有些不能面对她的眼睛。 又畏惧那只狗,只得结结巴巴地回,“他们把我推了出来,让我跑。” “你真恶心,留在那些为了救你而死的人,难怪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你的人生,太过顺利。”顿了下,她笑容阴沉,“不过,恭喜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从今往后,你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这样一个懦弱的人,真够让人鄙视嘲讽的。 俞子涛心中有些恐惧,但她挪动嘴角好几次,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霍小简按下另外一个机关,将人悬挂了起来,又将盐水一点一点的填在他的伤口处,他撕心裂肺的惨叫,她便徐徐的补上一句,“既然他们因你而死,那么这些痛苦,你便承受四个人的分量吧。”语气肯定,毫无商量的余地。 “叫吧叫吧,你的痛苦才是我最好的救赎。” 夜,还很长。 周珏那边的龙形玉佩,一晚上没有发出光芒,甚至,还隐隐带了些许黑气,这让他想起另一个传说,一个在蜚语和李煜之后的故事。 那是一对璧人,只不过自小结仇,还是家族世仇,两人的相爱,是在女子不知对方是谁的情况下,他们比武,输的人自动给赢得人当一个月的奴隶。 女子自小便武功卓绝,自负天下无敌,毫无意外的赢了,一个月后,两人相爱了,只是,那名男子却在成亲当日刺伤了她。 男子面容冷峻,带着说不出的冷意,一字一句的说,她的功夫不过是三脚猫,与她对打的对手更是他安排的,而他,是自封了内力和她打的。 女子很奇怪,从他开始说起的时候就一直沉默,直到他抽出自己的短剑,毫不犹豫的离去,她也没有开过一句口。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们一族,向来就有一种誓言,这个誓言是在一出生就要对着龙凤玉佩许下的。 那就是若在一起的两人不再相爱,请让许下誓言的人从时间消失。 女子消失的时候,连带着和她有关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她的

家人十分清楚她发生了什么,然而却无能为力,但是因为誓言的关系,他们也没有再找男子一家的麻烦,反而遵照誓言,将与那个女子有关系的他们,彻底隐藏在了人世间。 世上再无那个喜欢大红衣裳的女子,白映雪,而那个男子,听说走到的一切的高峰,他成为了他理想中的人上人,回过头来,当初被当做踏脚石一般的女子却似乎成了一场梦,他的内心开始变得狂躁,日复一日,百姓名不聊生。 女子那边的龙形玉佩,也渐渐黑了下去,最后,男子去世,玉佩变黑,一直到玉佩的下一个主人问世。 周珏担心的,是霍小简那边似乎出事了,他唤来自己的暗卫,命令他们去打探消息,得到的消息却让他愣住了。 那个人,他已经审问过了,可是,他什么时候逃出去的? “带几个人,去梨花木园暗中监视,看看有没有陌生的人从里面出来或者进去,不必刻意隐瞒她。” 空中传来一句是后,便没有了声音。 周珏摸着自己的玉佩,有些担忧的看着。 被他想着的霍小简如今,正在继续审问。 望着沐浴在鲜血中的人,霍小简上前,雪白的绣花鞋沾上了乌黑的血迹,她笑容鬼魅,道:“来,告诉我,指使你去做事的那个人,是谁?那个女人又是谁?还有那四个贵族公子,以及,当晚出现的所有的名单,你若是全说完了,我就给你个痛快,但若你一个都说不出来,那么,你可以观赏一下我身后的无数刑具,我不妨告诉你,如今六国的兵器全都在我的掌控之下,没有一样死落下的,你今日所受的,不过是给你一个警告,就连真正开始都还没有。” 见他神色怔愣,眉眼露出绝望,却一丝的妥协都没有,霍小简笑了笑,忽然猜到一些,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恐怕坚持不到那时候?那么我就告诉你吧,传说中的归魂丹你听说过么?” 俞子涛一惊,归魂丹他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这可是自己的传家宝! 传闻,归魂丹可以将一个只剩下一口气的人完全救活,不仅如此,身上的肌肤也都可以完好无损。 但是,归魂丹有一个绝对不可能承受的副作用。 那就是无上的媚药,比之其他的药,这种深入骨髓的无疑是最恐怖的,偏偏眼前的女子,却一脸无所谓的接着道:“其实我很希望把你扔到一群狼群里,你放心,我既然有办法让一只狼听我的,那么再多几只,想来也是没有问题的。” 男子终于真的害怕了,他哆哆嗦嗦地道:“你说谎,这不可能!”因为太过害怕,导致他整个人都有些疯癫,然而从他越来越清明的眼中,霍小简看到了他的诡计,他不过就是想让她失控,从而趁机逃跑或者做出其他的动作? 真是太搞笑了,这个人原来居然还是一个才子,当她的情报网得知俞子涛一家都是清廉的官宦之家时,她是有些可惜的,不过是一时糊涂,所遭受的就是灭顶之灾,不论从前有多么的清白,又付出了多少,也永远不可以和犯下的错误形成正比,不过依她所知,当时还是爹爹为他俞家求情,才留下他一条命,可是没想到,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居然反过来欺负她无上尊贵的爹爹,他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比起如今疯癫的自己,他的内心,恐怕才是真的凉薄到了极致。 他或许连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他的这种恐怖,或许,是下意识就那么做了,只是他难道不知道,下意识的才是更可怕的? 这个人,即使千刀万剐也难消她心头之恨。 想想李小二,他的内心其实是善良的,可是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好的出身,没有一个和他一样幸运的遇上同样真心待人的兄弟,所以他要遭受的,就是别人无法理解的痛苦。 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同样的一件事情,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是会创下不一样的伤疤,这就是人的不同。 眼前的这个男子,他没有心,或者说,他将自己保护的很好,甚至是从来没有把别人的性命放在眼里,他只是会嘴上说说,心里想想,但是行动上面依旧肆无忌惮,按照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来做事。 她对他的不喜,已经不单单是仇恨,更多的,是因为不过短短的几个时辰,她就看穿了他的性格,这样一个连人渣都不配称呼的人,有什么资格可以让她动手?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