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凶手的随从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64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15:47


半路却又被她叫住了,她眼神镇定,道:“先回陈府。” 这样才又法子在老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再次出来。 到了陈府,老夫人派了麻婆婆一早就等着了,若不是知道她派了人跟在自己身后,霍小简还真会以为老夫人有多喜欢自己,才让麻婆婆在这里等着呢。 不过,一进屋面对麻婆婆,她脸上的神情就都收敛了起来,好奇道:“麻婆婆,你怎么在这?祖母过来了吗?怎么没派人去找我?” “没有的,老奴是奉老夫人的命令在这里等小姐的,小姐先坐。”她亲自扶起霍小简,脱了披风和面纱,在将人按在椅子上,端了杯热茶给她,“先暖暖胃,外头风大。” 霍小简抿了一口,随意似的问,“婆婆如何得知今日外头风大?” 麻婆婆愣了下,随即面色自如地道:“早上身边的丫鬟请假了,先前回来的时候随口提的。”顿了下,“小姐,哦,老夫人,让我过来是想问小姐,可认识流云阁的什么人?或者,是霍公子?” 她虽然进了陈府十几年,却一直习惯叫老夫人为小姐,其中缘由,外人尚且不得窥之。 “哦?”霍小简心中冷笑,原来是打着这个好主意,她说呢,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怎么会忽然关心起自己? “我也不认识什么人,这不才来不久?认识霍公子的时候,他就随手送了我这些衣裙,流云阁是什么?很了不起吗?” 她好奇的话语让麻婆婆面色僵硬,结结巴巴道:“流云隔是最好的成衣店,那小姐能请霍公子为老夫人也做几套吗?” 霍小简皱起了眉头,“这不太好吧,我从未找他要过东西,若是他一个不高兴,不理我了,这可如何是好?” 麻婆婆一惊,连忙道:“那不用了,不用了,老夫人还在等,老奴便先过去候着。” “等等。”霍小简叫住了她,认真地道:“祖母会不会不高兴?那不如我明日还是去找霍公子要吧?比起祖母来,谁都不重要。” 麻婆婆哪里还敢接话,连连说不用了,不需要,多谢小姐之类的,总算让霍小简松了口,回去的时候,想起她的一片诚心,少不由得又在老夫人面前多夸奖了几句。 麻婆婆走后,霍小简让麝香留下假扮自己,小翠在门口继续守着,一旦有人过来,便说自己已经歇息了,随后,便让商榷将自己带去了梨花木园。 一到那里,她整个人就像是完全变了似的,浑身充满了杀气,就是一旁杀人无数的商榷见了,也震惊失色,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那样的王者之气,没有几个人可低档的住。 薄唇冷冷的勾起,霍小简上前一个巴掌甩在那人脸上,待看到她愤怒的眼睛望过来,道:“告诉我,你是谁?” 男子一袭乱发,软趴趴的搭在脸上,像极了下竟锅里的面条,因为霍小简用力的一巴掌的关系,原本就脏兮兮的脸上红黑交替,反复变化了几下,这才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对她地道:“你疯了,老子要去告官,说你们抢人,老子好端端走在大街上,叫什么关你屁事?” “啪”霍小简又是一个巴掌,毫不手软的模样看的她身边的大为震撼,要知道,小姐一向不动手大人,如今居然为一个不小心撞了她一下的人大动干戈,莫非,两人以前有仇? 也不怪他们这么想,毕竟霍小简的表情阴深,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副有仇的模样。 “嘴巴放干净点,我有的是手段让你死的悄无声息。”她说罢,不理会破口大骂的男子,对阿佑说道:“将人送到我隐秘的那间院子,先用鞭子抽十遍,,再准备大量盐水。” 阿佑走后,她又叫来商榷,淡淡地道:“准备晚饭,另外去告诉小翠麝香,今晚我不回去了,让她们见机行事。” 商榷虽然诧异,但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只道:“是。” 她独立的院子里,除了她自己,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因为那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是她亲手购买,亲手放进去的,哪怕是打扫灰尘,也是她一下一下的完成的。 霍小简一口一口的用起了饭,比往日吃的更慢,却也比往日吃的更多,她的眸光隐晦不明,带着暴风雨前的无尽宁静,她的体内似乎住着一只疯魔,就在下一刻,即将复苏。 她需要体力,

需要最佳的状态,去让她的仇人生不如死,他不是喜欢爆粗吗?不是不愿意自报家门吗?她有的是千种万种方法让他屈服,那个杀一万遍都不够的人,她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的。 用罢了饭,她徐徐起身,让阿佑和商榷留在门口,自己则端着一盆盐进了屋子,随后,门缓缓合上。 外头的商榷阿佑只知道,这个隐秘的院子比外面的庄子都大,里面到底有什么没有人知道,只是按照当初的图纸改造而成,就能初步看出来应该是放刑具什么的地方。 只是,所有人都不明白,她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无缘无故又没有仇人,怎么会想要弄这些?想起她方才身上散发的杀气,他们又有些沉默,也许,他们一早就该知道,这样一个人的身上,是有故事的。 虽然,她的身世看似清白,但那样的恨意和杀气,是所有人都无法不去看到,也不能忽视的。 霍小简进去后,看到那人满身是血的被捆绑在一处空白的庭院中,嘴角掀起,纤长的手指轻轻按在身边的一处角落,眨眼间,那人连带着地上的石头一同移动了过来,瞬间到达眼前,那人满脸错愕,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此时一台起眼珠子,看到的就是一张肤如凝脂的小脸,那脸上,带着嗜血的笑容,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看的他的心狠狠的颤抖。 有种恐惧,无法言说。 霍小简用一个勺子,轻轻将盐挽起一勺子,随后朝他鼻尖上的一道口子泼下,随意的动作,带着漫不经心的优雅,又带着不顾一切的疯狂,她在他的身上,再次看到大火中的一切,然而越是想到那些,她的眉眼就越是温柔。 那人模样狼狈,然而脸蛋清秀白皙,被一道血痕带过,竟有着说不出的魅惑,那是一种男人的气场,她却视而不见,见这点儿小儿科对方完全不放在眼里的模样,笑了下,凑过去轻轻的问,“你来说说,告诉我,你叫什么?” “哼。”男子冷哼一声,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嘴里说了句神经病,便是再也不想看到她的模样。 她面无表情,走到一旁的器具上,拿出一样东西,男子眼角不小心瞥到,顿时脸上大变,竟隐隐带着兴奋,他看着她,去依旧没有说话。 她拿着东西走到他面前,随后拍了拍手,门口又有走进来一个影子,它一双绿色的眸子一进来就落在男子的身上,阴深的满满写着“盘中餐”三个字,随后,它走到霍小简脚下,匍匐在地上,先是讨好的舔了舔她的裤脚,再就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男子。 它是一头狼,这个院字,之所以这么大,就是因为这里养着一头狼,霍小简是在三年前遇上它的,在大火通天的那天晚上,她逃出了周珏那里,独自一人踏上回家的路,就是在那条路上,她发现扑捉猎物,掉进陷阱的它。 几经生死,她才将昏迷不醒的狼带了回来,一开始,它的确对她满怀恶意,只是因为她身上的玉佩,也许它认识,便也就喜欢闻这些味道,就留了下来,为她所用,这几年来,她一直没有用上过它,今日,倒是怎么着,也得让它开心一下了,要知道,它可是处在发情期。 男子只觉得自己浑身血液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身下,一滴又一滴的汗水冒了出来,因为药物的关系,他开始发出奇怪的声音,身下的某一处,更是无法抑制。 一炷香过去后,霍小简起身,对狼说道:“可以缺胳膊少腿,但不许死了。” 语毕,神色平淡的走了出去,不出片刻,里面便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和既痛苦又愉悦的呻吟。 霍小简再次进去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当她进来看到除了身下那个洞其他完好无损的男子时,有些诧异,随即看向那头狼,便非常无语的看到它嘴里叼着一个不明物体。 “你走吧。”她挥挥手,有些恶心的赶走了狼。 狼有些不甘愿,屁颠屁颠的想把战利品叼给她,霍小简一脸震惊的让它离开。 最后,狼不甘不愿的离开了,她这才有空去打量那个几乎赤裸已经昏迷的男子。 心里闪过快意,要知道,她的父亲,可没有比她好多少,这么久了,所有的仇人她都找不到,这个时候,他撞了上来,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一通盐水,让那人成功清醒了过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