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大漠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38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40


她虽然出生在小国,却一直洁身自好,从未与男子过分亲近,然而那次她却忽然转了性子,破罐子破摔了,不仅不愿理陷害她的女子,还与之交好,立志成为一个像她一样在万花丛中过,不留片刻心的人。 很久很久以后,她身边的女子才哭着说,她心里原来一直有个人,那人就是仅仅一面之缘见到过的李煜。 李煜回到自己的国家后,听闻女儿国出了个好男色的将军,稍作一打听,才知道那人就是与自己有过一夜的蜚语。 后来,两国联姻,蜚语被迫回了自己的母国,以下嫁为妾的身份嫁给了李煜,洞房花烛夜,当两人相见之时,李煜甩袖而去,满脸的寒霜让蜚语的心沉到谷底,后来,她受李煜的妹妹所指导,走出了自己的困境,开始追求李煜,然而李煜却是每每横眉冷竖,惹急了还会骂她人尽可夫,就这样,过了几年,李煜的国家被灭,蜚语成了能够保护他的唯一之人,因为她的国家在这几年的交好,逐渐发展了起来,虽然比不上鼎盛时期的李煜的国家,却也成为了一个大国。 她将李煜带回了自己的国家,李煜当然是不肯的,途中数十次逃脱,却无一回是成功的,因为蜚语,一直跟着他,寸步不离。 龙凤玉佩就是在那个时候丢掉了,她找遍了全世界,却依旧找不到玉佩,父皇母后狠心将她赶出国家,以此虽然保住了她的命,却也让她一夕之间无家可归。 当她带着李煜又回到那个女儿国的时候,李煜的神情是恨的,他故意不接受她的任何示好,甚至不惜断绝一臂以此证明他的决心,蜚语潸然泪落,最后发现他其实心里早就有想要迎娶的女子,便假意不欢喜他了,将以前的那些男妾全部带了回来,日日生歌。 此后三年,两人再未相见。 直到有一日,李煜所欢喜的那个女子被蜚语公主带了回来,她将她变成自己了的模样留在府中与他厮守,而她,则带着她的责任四处寻找龙凤玉佩。 直到临死前,她都只找到一个凤形玉佩。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是李煜不想和她在一起,所以偷走了那个玉佩,可是传说中的爱情玉,却没有让她们在一起,于是,她死前发誓,此生若不想爱,此玉便如杂玉,永不发光。 假的蜚语在附中待了很久,一直没有告诉李煜真相,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李煜的心中,从来都没有自己。 她遣散了所有的人,自己守着李煜,哪怕对方露出的神情再厌恶,她也赶不走。 李煜五十多岁的时候,遇上了自己唯一的亲人,同样是为爱所困,可是对方,却连悔悟的机会都没有,他试探的靠近蜚语,在昔日暗算他们的人口中得知,她身边男子虽然诸多,除了逢场作戏,却无一人再与她有过干系。 李煜还是原谅了蜚语,只是在那天晚上,他发现眼前的人竟然是处子之身,他震惊、恼怒,无论对方如何解释都不愿相信,他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蜚语,这才发现玉佩的缺失,他四处寻找,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个一眼就入了心的女子,世界之大,却再无他的容身之地,他死前,割腕滴血在玉佩上,发誓,只要两人互有好感,便让玉佩指引两人相爱吧,他再也不想一叶障目。 其实,若是他们真的彼此解开了误会,就真的能够在一起吗?不,他们之间隔的岂止千山万水,岂止是男女间的那一定小爱? 谁都知道,李煜的国家,是蜚语的母国所灭啊。 但是除此之外,一切的一切,不论他们是靠着什么样的目的想要在一起,只有感情是最纯粹的。 是以,这就是龙凤玉佩的由来,也是周珏判断霍小简对自己心思的由来,他希望自己不要像蜚语和李煜一样,他希望他们能够相守,于是他费尽心思找到了两块完整的玉佩。 这边,霍小简到了老夫人的院子,很快就被请了进去。 对于院子里的那些红色聘礼,也只是轻轻一眼扫过,仿佛完全不放在心上,但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咯噔一声,很是哑然,要知道,方才有人传霍飞来了,现在院子里就出现了价值不菲的聘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她并不认为霍飞会是真的要娶她,最多,只是想纳她为妾,娶回去当个玩物罢了。

想到这里,她的眸子里就泛起了一丝冷光,不论是做妻做妾,她都不会接受,若是不在乎这个,她早就利用这方面来报仇了,毕竟谁都知道,她走这条路才是对自己最便捷的。 霍飞是她的哥哥,就永远都是她的哥哥,即使如今只是名誉上的,那也是她的哥哥,别说她走不了心里那一关,就是为了报仇她劝自己走到这一步,她也未必杀的了假扮的那个人。 那人心思细腻,身边的人无一不是亲信,她若是贸贸然的冲进去来个求爱什么的,不仅得不到重视,说不定还会被审问一番,最严重的,直接杀了都很有可能。 要知道,霍飞如今的名声,可是杀神,她从不怀疑他杀人的能力。 只是,拒她昨日查到的消息,他在秦国的身份似乎很高,如此一来,若是朱凤真的落入他之手,那么国之看幼女,天下之堪忧。 她很愿意在报仇之际帮帮这些可怜无辜的人,但是,她也不会自视甚高,一个人有多大的能力,就有多大的责任,她一直认为,自己报仇的能力都有所欠缺,更别说什么去帮助国家。 当然,此时的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时光倒流之术,在未来,会是如此的重要。 “你来了。” 霍小简一进去,不待给那高台之上的人行礼,就见身旁一人伸手就要搂住自己的腰,眉峰一凝,后退一步避了开来,随即,抬起眸子,看向那个一脸戏虐的男子。 他那熟稔的语气让人听了很不爽,但此时,更加不爽的却是老夫人,她好不容易安抚了霍公子,一转眼见霍简进来了,正要笑着借机离开,却眼尖的看到她不动声色的避开了霍公子的触碰,心下一惊,抬眼看霍公子,见他并没有不悦之色,这才松了口气,道:“霍公子来了,你好生招待一下。”她说着,警告的看了霍小简一眼,却见她眉毛都不动一下,显然没有将她的警告放在眼里,顿时就嘴角僵硬的起身,由麻婆婆扶着走到门口,路过她身边的时候,还状似不经意的用肩膀撞了她一下,将她撞到霍飞那边,自己则和蔼的笑着和霍飞说了两句,这才迈步离开。 霍小简好不容易站稳了,心中正是无语的时候,一抬起头就撞见那人得意的笑脸,虽然气不打一处来,却也知道自己没有理由发作,是以腼腆地笑了笑,道:“霍公子稍等片刻,我让人去将父亲请过来。” 男客,自然就应该男子来招待,把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仍在这里算什么回事?这陈老夫人真是够了。 她抬脚就准备走,那人却毫无征兆的道:“装,你继续装,你的本性我可是看的死死的。”见她停了脚步,他接着道:“没想到吧,你在安乐小镇的一切我都知道,听说你踢了那谁谁谁的下面一脚,直接导致人家下辈子不能人道?” 霍小简忍不住回嘴,“他已经是个半截身子入土的人,老婆也早死了,何来的人道?他已经是畜生了,请不要用那么好听的词语去夸奖他。” 霍飞一怔,随即又道:“那我还听说你把你们夫子气的连女装都穿上了,嗯?” “你手下的人办事真不行,那夫子分明就是自己有特殊的爱好,与我有什么关系?”不错,师傅他虽然后来和她说过是因为她气的,但她不相信墨家人会比不上眼前这个秦国探子,所以,自然不能任由他诈她的话。 其实她本可以选择沉默,但是不行,因为她现在之所以活着,就是因为他的原因,所以,两人在房里独自待上一会对自己才会更好。 霍飞显然也知道她的算盘,在接着又问了几个问题后兴味的笑,“你不是要走吗?怎么还不走?” “有些口渴,喝杯茶就走。”她说着,一本正经的坐在椅子上,拿起倒好的茶水抿了起来。 只是,依照她那小口小口的,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喝完。 霍飞却是没有再关注这些,他想了片刻,道:“看到外面的聘礼了?说说,你想当妾还是侍女?” 语气里的轻视毫不掩饰。 她笑了下,丝毫不在意他的态度,只是道:“还是那句话,你来晚了。” “呵呵。”他道:“你在开玩笑吗?这都几日了,本公子也没看到有人过来提亲啊,反倒是你借助本公子取得了不少的方便,这难道不是变相的表白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