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一天一地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86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40


虽然知道舞的不错,甚至是甚好,却也兴趣斑斓,此时那瓜子小玩意们,倒是凸显出好来,众人玩闹的同时,不由多看了霍小简一眼,心想,这样每个都不怠慢的手段,当真出神入化。 总之,在场的个中滋味百般。 两人退下后,小翠麝香缓缓而来,令人惊讶的是,她们二人依旧是丫鬟的装扮,陈欣见此不由问,“为何你们没有换衣裳?” 众人好笑,定是将银子都用在讨好她们身上了,如今哪里有银子置办? 二人齐齐不卑不亢地答道:“忽然之举,来不及准备,再说即便准备了,奴婢们也不会用。” 这份气度,倒是令人放下手心的玩意和瓜子,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 可不就是忽然才准备比的?这二人什么都没有准备倒是正常的很,只是前面的两人穿着那般华贵,倒像是早有准备一般。 “哦?”陈欣挑眉,“为何即便准备了也不会用?” 这也是在场众人齐齐好奇的原因。 麝香抱琴缓缓上前行礼,道:“这身衣服,就是奴婢们最好的服装。” 这个回答,令所有人吃了一惊,要知道,陈府多的是那些抢破头也要往上爬的婢女,可她却说,这衣服是最好的服装,那就是了,一个小小的奴婢,最为难得的就是本分做事。 她这番模样,不由让人想起她初进府里的时候,也是抱琴低调路过。 这下子,不仅在场公子小姐对她的好感刷刷王上蹦,就连老夫人,也多看了她一眼。 陈欣笑了,道:“你倒是本分。”又抬头看向小翠,“你未曾上前,可是有不一样的答案?” 小翠抬起一张苦巴巴的脸,道:“奴婢的答案的确不一样,今儿个这么多贵人,奴婢可想好好卖弄一番呢。” 众人松了口气,他们就说嘛,有一个那样好的丫头就已经是不可多得了,怎会两个都是?不过这丫头也太心直口快了。 不理会众人的心绪,小翠接着道:“奴婢除了些三脚猫的功夫,当真是什么也不会了,奴婢就想啊,这么多人呢,奴婢待会若是舞剑,会不会吓到了各位。” 众人纷纷瞪眼,陈欣更是笑骂道“你这丫头,操的什么心?我们的度量会那么差?你区区三脚猫的功夫就想吓到我们,委实逗了些,你且舞剑,看我们如何正襟危坐。” 一句话说下来,所有人都不禁抬头挺胸,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 小翠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笑颜如花,完全放心的道:“如此,小姐就不会罚我不吃鸡腿了。” 陈欣旁边一女子不由笑出声,道:“你这丫头,原来是奔着鸡腿来的。” 一时间,场中笑声一片。 小翠摸摸后脑勺,似乎微微不好意思,众人见此,笑的更欢了。 片刻后,麝香席地而坐,上古名琴轻轻放在腿上,小翠则刷的拿出软剑,整个人的气质为之一变,变得肃杀而稳重,她轻若游龙,剑走之处,无不有树叶狂落,纷纷落叶之下,她一袭蓝色丫鬟装扮,随着越来越快的琴声,眉目越发凝重,最后一个高跃旋转劈下,带起阵阵风尘,众人只觉,一阵杀气扑面而来,各各脸色大变,但想起方才的玩笑话,便是又停住了起身的冲动,瞩目的看了起来。 麝香抛琴而上,颇有些乘风破浪之风,从这头换到了另一头,琴声再起,却是温婉多情之声,她低声念道:“昔,我们共同创业,成为霸主,昔,我们同生共死,兮兮相惜,昔。” 声音低柔细腻,带着无数期盼的欢乐,念着念着,她忽而又停了下来,边弹边哭,似乎极尽哀愁悲伤。 场中的人心情也跟着忽起忽落,见她忽而哭了起来,都不由探起身来,询问为何。 然而她却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哭,越哭越悲伤,越哭越凄厉,一直到最后,将所有人的情绪都蹦的紧紧的像是一根玄,她才忽然停止了弹琴,低下头,语若呢喃地道:“你为何要背叛时光?” 那份哭诉,带动了所有人的心,不是什么你为何要背叛我,又或者是我们的誓言,只是轻轻的问,仿佛句在耳边,问对方为什么要背叛时光。 人就是这样,当你不是明确指出来是谁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下意识觉得,这才是真的。 小翠一个下弯腰,接替了她的话,她肃杀的面容变的沉重,再

也没有了那份潇洒姿态,她的一举一动,似乎带了无数的沉重与看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她的眼神空洞,近乎无声的笑,而后,她一字一句的念着什么,让人记不清楚,却分明感受到了,那是被背叛之人代替的痛苦,那是被所有人遗忘的悲伤,最后,她解释自己为何一开始要那么激动,原来,那时候她是在杀人。 她说,我要了他们的命,却补不回来当初的情意。 她说,我失去了的东西,却再也无法回到眼前。 她说,我不怨你夺走了我的父亲母亲,我只怨,我的亲人们在得知真相后仍旧选择了你。 她说,我悲壮赴死,不是无法原谅你,也不是不宽恕我的父母,我只是,不想再一个人如履薄冰。 世间让我出生,偏又让你出生,最后却让我归去,奈何?既生你,却为何又要生下我? 小翠那干净利落的自刺一剑,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站起身来,却是为时已晚,她的身下,血迹斑斑,仿佛染红了整个世界,然而她却忽然露出最初的笑颜,呢喃道:“世间最大的仇人,莫过于曾经最心爱的人忽然刀剑相向,忽而夺走了一起还挽手他人入洞房,我不能杀你,因为情,我无法恨双亲,因为孝,我啊,除了我自己,谁也没有办法左右。” 说着,她闭上了眼睛。 所有人都沉默了起来,小姐们更是在片刻后低低的呜咽了起来,原本,她们就是爱看这些故事,可是她将的这些,却似乎更加令人悲伤,是她们听过最难过的故事。 公子们并没有失态,却也各各沉默,他们未必就不想有一个痴情爱着自己的女子,他们生于陈府,长与陈府,对那些只能共享福却不能共吃苦的事情看的恨透,可是如今,却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不久后,小翠起身,与设想一同退下,霍小简这才开口,却不是问谁输谁赢,而是直接道:“让戏班子的容姑娘上场吧。” 一句话又将所有人的心思拉了回来,蓉姑娘是谁?那可是最出名的名角,她唱的戏,千金难求。 只是在听完容姑娘的戏,众人虽然也是震撼,却似乎和方才的大起大落差了那么一点点,当然,这只是女子们的感受,男子们则是认为旗鼓相当的。 没有人再问起谁输谁赢,这已经是一眼就能看穿的事情。 老夫人面色不太好,却强自扯出一个笑容,离去前道:“你这丫头,倒是调教出两个好的,就连我这老太婆,也甚是欢喜那场舞。” 霍小简笑着谦虚了一下,众人便退下了。 阿朱阿碧,也安分了。 第二日,帝都的人都传开了,说陈府回来的那位小姐身边有两个了不得的丫鬟,不仅将老夫人精心培养的人比下去,就是帝都最出名的名角容姑娘,也不相上下,甚至,隐隐有高过她的驱使。 一时间,所有人都开始相尽法子去打听他们到底唱了什么。 于是麝香和小翠便从此扬名,更加令人带上一层面纱的霍小简,则被所有人猜测,连丫鬟都如此技高一筹,那小姐得高到什么程度? 更有甚者,将麝香小翠唱的话做成了话本子,四处唱,其中有不少人都怀疑,这事到底是真是假,到了后面,有人猜测,也许是帝都某户人家,毕竟,说的人说的实在是太逼真了。 一穿百,百传万,所有的脑子都动了起来,纷纷猜测最有可能的就是德高望重的霍家和苏家,虽然麝香没有唱出是谁,但是他们却认为,能够一手遮天的,如今除了这两家,还真没有别的。 皇宫里,今上听了这个谣言,笑得合不拢嘴,事情,可不就是那样?他想着,便也让人唱了一回,这下好了,连今上都信了,所有人都开始暗地里对霍家和苏家猜测不已,就连原本想要将女儿挤破头嫁进两家的人都不由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推辞了。 毕竟,帝都风云,想来变化莫测,上一秒就变了姓操了家,也是很正常的。 当然,除了这些,陈老夫人最近可是连饭也吃不下,要知道,外头现在人人都在说她不会调教人,丫鬟送了人家自然就是人家的了,怎么还越俎代庖,穿成那样去佛主子的面子,相比较人家的那两个丫头,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阿朱阿碧两个人则是更加沉默安分了,现在的她们,别说出门,就是在府中走一下,都会被围观。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