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一琴一舞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74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15:47


她的语气里已经含了警告,麻婆婆的心一颤,“扑通”跪下,“老奴生是小姐的人,死也是小姐的仆,老奴只是想告诉小姐,咱们对那两个人投入的可不是一点半点,您莫非忘了?那狐媚之术。”她说着,顿了一下,抬眼看上头的小姐,见她恍然出神,便知道她想起来了,继续道:“再怎么不挤,日后就是卖给商贾之人,也能得到一笔不菲的影子不是?就像她一样。”她说的,自然就是美若天仙最后惨死的陈璃月。 老夫人睁开犀利的双眸,房内立刻沉静了下来,半响,她才道:“如此,便将我那套流云阁同款的宝马金叉送过去吧,就说我管教不严,随她处置,是生是死也不予追究。” 麻婆婆道:“那套面饰是您的心爱之物,要不咱们换一套?老奴觉得那套蓝天碧玉就很是不错。” 老夫人摇头,“你不懂,若是以前,蓝天碧玉也是抬举了她,但是如今,我就怕连宝马金叉也压不住她啊。” 麻婆婆挪动嘴唇,原本还想说什么,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霍小姐身上那套价值不菲的衣裙,终是没有再说什么。 麻婆婆到的时候,霍小简还在应酬几位公子小姐,见她来了,其余人自动自发的走了。 “麻婆婆,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啊?”她走上前,亲昵的挽着她的手往屋里走,当路过那两个丫鬟之时,泪水忽而就掉了下来,恰巧砸在对方的手背上。 “呀,霍小简这是怎么了?” 她连忙擦了擦眼泪,道:“无事,就是觉得惩罚了这两个丫头,就好像佛了祖母的面子一般,心下替祖母难受。” “哎,你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孩子,你祖母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她啊,最是容不下这些个以下犯上的,这事老奴已经和小姐说过了,她非但赞同,还说日后这两丫鬟是生是死也不会管的,您且放下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小姐啊,可最是疼爱你呢。” 居然没有说要把她们带回去?霍小简眼眸眨了眨,哭笑着道:“我就说嘛,祖母最是疼爱我了,偏偏这两丫头不是这么说的,可伤心死我了。”语毕,又上前对小翠道:“翠儿啊,还不快去把,额,她们两个扶起来?” 麻婆婆耳尖的听到端倪,问,“小姐为何不叫她们名字?莫非是不喜欢她们?” 霍小简笑笑,“哪里是不喜欢,我喜欢的紧呢,就是她们也没让我赐名,我也不知是不是老夫人已经取了,这便问问她们叫什么。”说着,就要上前,麻婆婆连忙拉住她,上前一人一个巴掌,呵斥道:“做为丫鬟就要又丫鬟的本分,小姐给你们赐名是多么大的福分,居然将这茬都给忘了。” 三两句话就将一切归于忘记。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也知道这时候讨不了好,想到方才不过是驳了这老奴一句,她就甩脸子走人了,便齐齐道:“奴婢们请小姐赐名。” 虽是蹲下头一脸恭敬的模样,但那咬牙切齿的语气却让麻婆婆又黑了脸,这种情况下,她们哪里是来做奴婢的?分明就是来当祖宗的,偏偏这个时候又动不得她们,便也只有快速告辞来个眼不见为净。 霍小姐一向自律,也许,能够将她们教好也说不定?只是她们可不要忘记,卖身契在谁的手里才好。 麻婆婆一走,霍小简就冷笑一声,道:“你们俩就负责洗衣服打扫庭院吧。” 这就是粗使丫鬟做的事情了。 她给二人取的名字,妹妹是阿朱姐姐阿碧,没费什么心思,打从心眼里就觉得这两人为自己没有好处,留下来,不过也是为了让老夫人你不再送两个过来罢了。 阿碧道:“小姐,奴婢擅长刺绣弹琴,可为小姐解乏。” 阿朱也连忙上前,道:“奴婢会吹箫下棋,亦可为小姐解忧。” 小翠笑了下,麝香语气悠悠,“你们这是对小姐的安排不满啊?” “素来都是高位能者居之,姐姐既然非要做小姐的大丫鬟,想必是有什么本事的。”阿碧笑着,似乎一点坏心眼都没有。 “是啊,我姐妹二人自幼学习,听说两位姐姐来自安乐小镇,却不知有何高技?”阿朱笑的嘲讽,满脸高傲,显然对子的技术十分有把握。 听到安乐小镇这四个字,霍小简抿了口茶,道:“光你方才所说的话,你就是做我身边的粗使丫鬟都不够资

格,若不是看在老夫人的面子上,你以为你现在回在那?” 阿朱面色一白,道:“小姐莫恼,奴婢嘴笨不会说话,但是奴婢话操理不操,自古以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不是?” 阿碧补上一句,“奴婢们向来嘴巴直接,虽然不会转弯,但对大多数拐弯抹角的人来说,也是有可取之道的。” 她这话说的麝香差点笑了,要知道,小翠就是心直口快,曾经爱差点被送走了呢,她们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资本在这里叫板她们实则叫板小姐呢?不说别的,光就是小姐不喜这一条,也够她们吃一壶无话可说了,可是偏偏呢,有人自以为有什么底气,就是敢处处质疑小姐的话,这样的人,她那句姐姐,委实让自己听不起。 霍小简半响后才道:“你既然不服气,那便选一样你最会的吧。” 这就是同意比试了,阿朱阿碧两人一喜。 阿碧道:“奴婢最擅长弹琴。” 阿朱道:“奴婢最善于跳舞。” 好一对组合,霍小简道:“那边开始吧,小翠,去取了琴过来,咱们到外头的亭子里去,麝香,去把老夫人请过来,就说我请她做个见证人,毕竟,她们也是老夫人的人。” 最后一句话说完,一般的人都会干净上来表忠心,可是阿朱阿碧两个人,则是高傲的抬起胸脯,其实也难怪她们会这般自傲,因为从她们出生到现在,可都是将老夫人当做天自己当做宝的。 一切准备就绪后,天色渐碗,霍小简让人点了灯笼,一排过去,还真有点像那回事。 其余各府的人听说霍小姐身边的四大丫鬟要比试,都纷纷以看戏的姿态过来了,不到一会儿,这亭子小谢处,便都是人,想来,今日不论是输是赢,在这个眨眼的帝都,明日都会被传的沸沸扬扬的吧? 不久后,老夫人来了,所有人见过礼后,霍小简将人扶上高位坐下,自己则作为主人坐在她下面的位置。 她张嘴唤来陈夫人送她的两个婢女,道:“阿秋,去给各位少爷小姐夫人倒上茶水,就用我这次带回来的碧螺春,水也用我这次带来的山泉水,细细煮好了端过来,少爷们桌前多房一叠稀奇玩意,小姐们桌前多放一叠瓜子。” 说完又扭头对着阿夏,道:“你去看着戏班子的人,等几个丫头胡闹完了,再请他们过来唱戏。”这出戏,是她新写出来的新戏,效果如何还有待商榷,但她想,经过这么一唱,外面再接着唱,必定会大火吧。 她时刻都没有忘记,陈府也是权利滔天之家。 她的音量并没有刻意变小,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听见了,却是没想到,这个未曾接受过半点礼教的乡下丫头处理事情来竟然井井有条错落有致,再想起她那温婉大方的待客之道,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望着那个仿佛点亮了光华的人,陈欣笑了笑,她终于不用再担心自己压没压错宝。 不久,少爷们对着那些稀奇玩意把玩了许久,小姐们则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啃瓜子啃的起劲,老夫人和各处有所忌口的夫人面前则放置了一些茶水柔软的稀罕点心,无论多么细心的打点,她都没有忘记,在每一处上来的物品上面当众查验有毒无毒。 这一举动当然有很多人劝着不需要,但是她却含笑着一一应了,再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论如何,她都不喜欢别人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即便这些人或许并没有坏意,但这不代表如今她的出风头是人人都想看到的,还是那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 那些个夫人见此,却没有不喜,毕竟,谁的心里都想像她这样做,往日是没有人带头,如今她带起了头,那么就是说明日后的自己,也可以这样做。 正在热火朝天间,阿朱阿碧身穿同色白衣从屏风后缓缓出来,那身段模样,经过这么精心的打扮,果然与众不同,美艳不可方物。但却有越主子嫌,在场的小姐公子夫人们,不由自主的抬头去看霍小简,却见她耷拉着耳朵,似乎一副自己也无可奈何的样子,纷纷又去看老夫人,缺见她也面色阴沉,不由乐了,看来,这出越俎代庖的戏是有人擅做主张咯? 这个有人,自然就是那姐妹俩了。 接下来,她们的一琴一舞相得益彰,比起平日里请来的那些个有本事的舞娘们倒是不相上下,但到底都是看管惯了这些的人。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