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五章 王氏娇娇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48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15:47


见她一脸你不答应我哭给你看的模样,霍小简无奈点点头。 霍洁儿表面不说,却是心疼自家妹妹的,一到客栈,就吩咐小翠赶紧煮了鸡蛋给霍小简敷脸,又担心宠坏了她,便转移话题道:“你如何得知我在那的?” 想起小翠说的李小二,霍小简便决定不说实话,“没什么,就是路过刚好撞见了,也是姐妹缘分。” 阿姐最是信奉这些缘啊分的,听言果然没有怀疑。 “阿姐是如何到兰州来的?” 霍洁儿换了个鸡蛋重新敷,见她缩了一下,连忙将动作放轻了,随口回道:“听说兰州的绣帕能卖出比荆州高十倍的价钱,隔壁家王奶奶的儿子又正好猎到一头野猪想拿到荆州卖,见我刚好在问人可有车出来,便说顺带我一程,我原本还有些犹豫,但又想出来找找你,便来了。” 霍小简点头,眼里闪过一抹幽光,想起李小二离去后自己在楼上看到的吕家车夫,状似无意地道:“那你认识李小二吗?” 霍洁儿一脸诧异,“李小二是谁?”又道:“我和王奶奶分手后就到成衣铺子问需不需要帕子去了,出来就撞上隔壁村子的肖大爷,后来就碰到你了。” 霍小简忙道:“那我们快些回去吧,不然赶不上了。” 三人很快就上路了,有了通关文牒,很顺利就进了荆州。到了霍洁儿同王奶奶商量好的地方,王奶奶两人已经等着了。 她见了霍小简显然很高兴地道:“小简回来啦!” 满是皱纹的脸笑成一朵花。 霍小简点点头,视线却落在王奶奶的衣襟上。 老奶奶其实是富贵人家出生的大家闺秀,年轻时候美貌如花,是远近闻名的美人,求亲的人都快把王家门槛跨破了,可她偏偏就看中哥哥身边的伴读王虎,两人几经波折都未得到家人的同意。 荆州那时还是秦国的土地,两国交战的激烈时刻,王家最后被秦人端平了,王奶奶她娘死前才勉强同意将人交到知根知底的孤儿王虎手上。 王虎家乡在安乐小镇,王府被端平后,他便带着新婚妻子王奶奶回到了那里,可十几年过去,家乡早就翻天覆地,别说原本的一亩三分地,就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老房子也被上任村长交到官府手上。 刚开始两人还靠着王家剩下的家产勉强过活,但自从儿子在学堂与富贵人家打架,就赔光了所有的银子。走投无路之时,王虎听说投靠都城霍家的人无数,迫于生计,他打算前去试试。然而半路,因为王奶奶的水土不服生病,他只得留下儿子照看,自己先行前去,离开前说得好好的先签了卖身契再拿银子回来接人。 哪知,刚开始还请人送了银子过来,后来却是再也没回来。 霍小简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越多人这样悲惨的遭遇,她就越发的坚定要将仇人碎尸万段的想法。 “小简就是害羞,当初我带着儿子回来的时候,若不是你出手给碗饭吃,我一妇人哪里还有命活?” 霍小简含着深意笑下,心想,若不是王奶奶的儿子王来宝实在孝顺,怕是她也坚持不到这一刻吧? 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霍小简远远看到自家房子点起了灯盏,霍父高大的身子端坐在门口,时不时的起身朝外看,就像夜间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 漂浮了许久不安的心,忽然就安定了下来。 牛车被王奶奶的儿子驾到近处,平日寡言的霍父看到自己,竟猛地转身进去了。 门口红色的大灯笼光彩照人,霍小简似乎看到霍父转身的那一刻,眼眶踊跃而出的晶莹。 此时已接近半夜,霍父竟也没用饭一直等着两人。 霍父为人古板,一向遵循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更不许姐妹俩用饭的时候还发出声音。 这对大家闺秀出身的霍小简自然没有难度,只是今日这顿饭她吃的很难受,很想同霍父说说话,却又担心坏了规矩惹他生气。 霍父似乎看到她的欲言又止,严肃的脸上缓和了许多,饭罢还柔声道:“不早了,用饭后都去睡下。”顿了下又道:“后日书院开学,小简明日留在家中温习功课,洁儿继续同罗管事学学如何管家,不必再等陈姨娘了。” 语毕,他背着双手离开了,显然是认定陈姨娘不会回来了。 晚上下了大雨,霍小简在电闪雷鸣中醒来的时候,天才将将亮。 小翠还在外屋睡觉,霍小简

便没吵醒她,自顾自穿好了衣物梳洗妥当,越过走廊朝用饭的‘肃静间’走去。 说起‘肃静间’这个名字,还是不知何去的本尊而起,霍小简从她记忆里得知,她小时候用饭总喜欢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后来被她母亲徐氏打了一顿也不见好,晚间一家人用饭的时候,徐氏见她不在便想去她屋里看看,霍父却拦下了她,说“此风不可长”,徐氏便罢。 谁也没想到,本尊竟然会打晕侍女离家出走。 当年她年纪小,仅是七岁,扛不住徐氏的教导便自顾离了家,可出门后她便不知哪是哪了,四处游走,靠着身上的窝窝头勉强过了两日后才从路人口中得知,自己竟然走到一个时常出现山崩的地方。 她很幸运,一路平安到来,她又很不幸,正巧撞到山崩的口子上。 千钧一发之际,徐氏找到了她,用身体将小小的她裹成一团压在心口,待山崩过去,两人被人从土里挖出来的时候,徐氏已经去了。 本尊练了很久,亲手写了‘肃静间’三个字挂上去,霍父出奇的没有一句言语,只是从那以后便很少说话了。 在霍小简看来,霍父绝对隐瞒了什么重要信息。 若她没记错的话,霍父与都城霍家疏远正是在徐氏死后。 进了‘肃静间’,霍小简看到桌上还冒着雾气的早饭,又见厨房婆子正在收拾,便问,“父亲刚走?” 厨房婆子是个年纪大的,耳朵有些背,她独子也是与王虎一同投靠都城霍家的人之一,霍小简醒来后头一回去书院就旷课了,还是因为听人说她被儿子抛弃了想回家,走不动了便在地上爬,才特意弄了马车将她寻过来的。 当时婆婆实在太伤心,她也不忍心问她为什么会以为是被抛弃了。 毕竟,她的儿子是真不在了。 外面下着大雨,霍小简说了好几次对方都未听清楚,便耐着性子走到她跟前,大声问,“婆婆,父亲可曾带了罗伞再出门?” 厨房婆子茫然的看着她。 霍小简无法,只得又问了几遍。 幸而重复几遍后她终于听清楚了,望望外面的大雨,一脸讶异的道:“下雨了?”又摆手道:“不曾!不曾!” 从家里到霍父工作的地方,需经过一个简陋的破庙,再翻过半座山,这么大的雨,若是淋湿了很容易生病。 霍父是个严谨自律的人,向来宁愿早起不愿晚到,算算时间,今日他就早起了半个时辰,霍小简料想他会在破庙停顿一段时间,待到雨小点了再赶路。 她多拿了一把罗伞出门,想去碰碰运气,于是加快了脚步。 一出门,霍小简就被前方忽然出现的模糊影子吓了一跳。 往前走两步,她眯眼一看,只见那人披头散发的驼着背‘飘’来‘飘’,听见动静,宛如惊弓之鸟的极目望来,闪电照在她浑浊的双眼上,说不出的瘆人。 但也因此,她看清那个被雨打湿了衣裳的人竟是邻居王奶奶! 脸色微微一白,她上前去,将罗伞递过去大半打在她身上,道:“王奶奶,您在这做什么?” 王奶奶一见是她,便一把抓住她雪白的皓腕,几近凄厉的叫,“儿子,我儿子不见了。” 什么?霍小简比见了鬼还震惊。 王奶奶的儿子叫王来宝,大概三十来岁,自幼就是个孝子,至今还未娶妻,虽然是因为他作为猎人日子不稳定,但更重要的是因为他至孝王奶奶,什么都听她的,王奶奶年纪大了,体弱多病不说,每月花的银子也是只有出没有进,试问,有哪个好点的姑娘愿意嫁进这样随时有可能倒下的人家?可即便如此,王来宝也从未抛下过王奶奶,平日里也伺候的无微不至,这样一个人,怎会忽然不见了? “王奶奶,您先别着急,来宝叔叔一向孝敬您,肯定不会无故离开的,咱们先进去,您慢慢说。” 她话音一落,王奶奶就使劲摇头,边摇头还边哭泣道:“不,我不进去,我刚醒来就找不到儿子了,他定是同他父亲一样抛弃我了!” 语气竟是斩钉截铁! 霍小简一顿,片刻又道:“您先进去换件衣裳,保不齐来宝叔叔只是有事,马上就回来了呢?您看,现在天也快亮了,来宝叔叔是不是也经常这个时候起来做活?” 好不容易安抚好王奶奶,又伺候她洗澡换了件衣裳,给她热了些窝窝头,霍小简才想起自己原本是要给父亲送罗伞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