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四十六章 闹鬼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67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15:47


因为不论她再怎么有天赋再怎么聪明,若不能见识道更宽更广的天地,也都是无用功。 难怪哥哥以前和她说,你走的有多远,学识就有多大。 “小简,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见她一直发呆,一向能言善辩的陈璃月忽然有些词穷,她一点也不想跟眼前的乡下丫头说话,可是没有办法,她只能讨好与她才有可能有出头之路。 此时的她仿佛瞬间就忘记了刚才自己对霍小简的冤枉与指责。 不得不说,她的心还真大。 “小姐,老夫人说让你准备一下,翌日去灵空寺。” 小翠的声音在人群中响了起来,一时间,所有人都静音了。 灵空寺是什么地方?是几百年来摆放陈家祖先的地方,所有人出生,都会去那里的族谱页上加上自己的名字,这一点与别人府邸来说,却是有所不同。 灵空寺坐位在城门外,传闻几百年前,北诸国与南昭国边界有一座灵空寺,灵空寺是个有男有女混乱的寺庙。殊不知,里面几乎所有的人自出生起就没出过寺庙,哪里懂得世人所说的男女之别,至于混乱,更是无稽之谈。 江湖有人称灵空寺为收灵山,是因为灵空寺四面群山环绕,乌烟瘴气。弥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宛如是地狱的收纳寺。而这些传闻的由来,却皆是因为那场延续了四个月的战争的缘故。 大约在十年前,北诸国皇帝北子墨突然驾崩,左相卫不凡借口其子年幼难当大任辅佐恒王称帝。 然,原身为恒王党的右相等人乘机包围皇宫,称先帝死前已将皇位传于硕王,以恒王造反为由将其拿下。左相卫不凡趁乱逃走,恒王不堪受辱,在牢中自杀身亡。让硕王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不仅不是黄雀,还是只待捕的蝉。 南昭国皇帝不知从何处收到南诸内乱的消息,命其大将亚萨达活捉北子墨之子北纬,并将其绑在推车上摔领十万大军压镜。硕王年轻气盛,好大喜功。不听朝臣等人的劝慰,执意御驾亲征,并当场射杀北纬,失了军心。 战果自是不必再说,北诸国人死伤无数,百姓苦不堪言,而位落于北诸国边境上方的天空更是堆积了数不清的冤魂。 这就是灵空寺的来源,一直到很多年后,曾被人称之为鬼寺。 北诸国变成了秦国,而南诏也就是如今的朱凤国。 后来朱凤国内乱,灵空寺也被人所抛弃,一夜之间所有人都诡异的消失了,当然,也有传言说那里的和尚们搬走了。 而陈府,就是在那个时候选择了那座地杰人灵的寺庙作为奠基家人的地方。 对于陈府的人而言,他们杀人无数,早就对鬼啊魂魄之类的事情一点都不相信了,因为若真的有这些东西,那么他们怎么还会活的这样好好的? 坐在前往灵空寺的马车里,霍小简想起这些,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笑容,既然你们不信,我又不知道到底是谁害死我全家,便和大家一起玩个小游戏吧。 当所有人都累的早早去睡下了的时候,陈璃月还在房里教训小丫头。 “我说了,以后不许再替霍小简,你这个贱人莫非耳朵聋了没有听见吗?” 她美目流转间,充满了阴冷的恨意与滔天的不满,狠狠的“啪啪”甩了贴身丫鬟小绿几个耳光后仍旧不解气,道:“我恨这个陈府,带我回来却把我锁在房子里从不让我出来,我恨我母亲,恨我的父亲,既然把我生出来了,却一丝一毫的宠爱都不曾给我,而霍小简呢?本小姐也没见她有多么的美丽优秀,凭什么他们个个都维护她而甩我的脸子?他们这些恶心的人莫非忘记三年前我风光无限时候他们巴结讨好的嘴脸?”她呸呸了几口,又不甘心地道:“还有那个老太婆,一把年纪了还不许别人说她老,要我说,说她老都是给她面子了,谁不知道当初她一夜就伺候了十几个男人?” 她这话一出口,小绿连忙伸手捂了她嫣红的唇,道:“我的好小姐,您可别骂了,老夫人身边能人众多,万一此事被她听见了,那咱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重要的是,老夫人生性狠辣,若是听到这番诋毁她的话,指不定会让人把她们做成人棍! 想到一进这个府邸的时候所看到的那排山倒海的尸体,小绿浑身一颤,恐惧的四处张望

。 陈府的人不信有鬼神,她可是相信的很啊。 陈璃月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一想到白天的事情,她就非常不满。 “说了就说了,怎么着吧?我可是她的亲孙女,她还能把我活吞了不成?”她满脸的不以为然。 小绿却吓的魂都差点丢了,小姐来陈府很晚,又是以那样的光环进来,那些恶心的事情她当然没有看到,也根本不相信天底下会有祖母会害死自己的孙女,所以打一开始,她就没有觉得这番话在陈府说出来会造成多大的后果,小绿已经在陈府待了有些年头,心里跟明镜一样,却是一清二楚的,听言又劝了她几句。 说起白天那事,老夫人也实在偏心了,不过是陈璃月受不得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提议去客栈歇息,却被老夫人说认祖归宗必须留宿一晚为由狠狠的把她骂了一顿,说她一点也不知道关照妹妹,明知道是这个样子却还想把她一个人仍在山上。 她说的妹妹,自然就是以前的霍小简现在的陈简了。 小绿摇头,刚想说什么,却忽然感觉窗户上飘过什么,原本她还没在意,可下一刻却发现鼻子上滴落了点什么,奇怪的伸手一抹,却是黏糊糊的水?下意识抬头一看,一张苍白的脸正留着口水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并且,那人全身上下,就只有一颗脑袋,脑袋上面还吊着一根绳子,明显就是被人勒死的。 小绿一个哆嗦,“啊!”的一声尖叫还没响起,却见那个脑袋不见了,她惊魂不定的伸出自己的手一看,手上明明白白的还有黏糊糊的口水! “你怎么了?”一抬头,陈璃月奇怪的望着她。 小绿咽了下口水,响起小姐的坏心情和不断掐的自己的手,决定不说,不然指不定她一惊之下会怎么虐待自己,她哭丧着脸道:“奴婢忽然想起,这灵空寺的人都消息了的传言,您说,他们会不会其实都没走,要不然当初陈府搬过来的时候,怎么一点行礼都没有人带走?”颤颤抖抖的,她又道:“奴婢觉得,他们会不会,会不会是吊死在这屋子,然后尸体被野狗调走了,最后地上的鲜血经过岁月的洗礼也变得与地板融为一体了?”她说着,忽然觉得脚下踩着的地板有些诡异的红一般。 小绿自幼就是个出了名胆子大的,而今却满脸苍白,举着只被流过口水的手哆哆嗦嗦的呢喃不停,显然是被吓坏了还没回神。 陈璃月皱起了眉头,骂道:“你发什么疯?若是真的有那东西,你觉得咱们能跑的掉?既然那东西自己都没有现身,自然就没有要害咱们的意思,而且,本小姐从来都不信这些,你若是再敢试图吓本小姐,我就拔了你的舌头扔去后山喂狼。” 她十分威胁的说完了话,却见小绿还是一副没有回过神的样子,刚想说什么,视线却忽然落在她的身后,待看到一张血淋淋的脸对着自己笑时,陈璃月惊恐的尖叫声便瞬间传遍了整个灵空寺。 “鬼啊!!”她脸色大变的推了小绿过去,自己则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朝门口跑去,下一刻,她猛然拉开了门正准备落跑, 却控制不住的一扭头想再看个仔细确定自己有没有眼花。 这次她清清楚楚的看见,房子里空空如也,就连原本站着的小绿也不见了,她的脸色变了几变,掉头就喊,“鬼啊!鬼吃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她尖利的叫声从自己住的房间一直飘道灵空寺的大门口,却被守门的两个小厮拦住了。 她一停,就控制不住的喘气再喘气,方才一口气跑过来的速度,快过了她整个人生好吗? 半个时辰后: “发生了什么事?”老夫人披头散发的看着陈璃月,脸色十分难看,明眼人都看得出,她也被吓了一跳匆匆爬起来的。 陈璃月却是没有心思再去想那些了,她咬着惨白的唇,道:“小绿,小绿被鬼叼走了!” 一样激起千层,她的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她觉得那样的目光有些诡异,就和那个鬼的眼睛一样,顿时一个哆嗦退后了几步。 老夫人见此,挥挥手道:“麻婆婆,你去看看,小绿可还在她的房里,若是在。”她顿了下,看着低下跪着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杀气。 麻婆婆沉稳地道:“是。” 便在陈璃月忐忑的目光中离开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