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转变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53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14:26


咔擦咔擦的声音又起,树枝猛然断乐,尚且来不及思考,他便直接摔了下去,只是,到底是有武功底子的人,几个翻斗之下,站立,倒也毫发无损。 一落地,他便恶狠狠的喊,“阿佑!你竟然见死不救。”喊过之后他朝阿佑所栖息的地方望去,哪晓得,那里却空空如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佑呢? 他当日起按不知道,此时的阿佑已经去将霍小姐被别人亲了的事情告诉他主子去了。 不久阿佑回来了,商榷一个箭步上前,脸上露出十分好奇的神色,道:“你去干什么了?怎么这么久?” “那个,我当然是去看小翠去了。” 阿佑说着,呵呵一笑,商榷却是眯起了眼睛,抬起他一直低着的下巴,指着那些红肿问,“那你脸上的伤,也是小翠打的?” 商榷心里想,若是他承认是小翠打的,那么他就要吧人带到小姐面前去了,因为阿佑脸上的伤口,一看就不是女子的拳头印。 “当然不是。”阿佑不好意思的说着,他又不擅长说谎,便抿了下唇,只能开始讲起了故事。 “我和小翠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你知道的,但是中途我受伤了,她就把我错认成别人了,今日见到那个人,难免我也忍不住和他打了一场。” “当真?”商榷还是有些怀疑,如果是别人,他当然知道怎么做,可眼前的人与他相处两三年,两人已经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他自然不会把人往坏处想,待看到他肯定的说当然的时候,他便也放下了心,十分相信了起来。 “那我去拿药给你包扎一下,免得小姐看到你,露出了你当值的时候偷懒的破绽。” 阿佑点头,待人一走,他的眼睛便朝后方望去,那里,一个修长的人影走了出来,斜眼看了他一眼,便足尖轻点,腾空而起,眨眼间就进屋去了。 阿佑摸摸鼻子,“哎哟”了一声,这才苦笑着想,自己哪里是讨功劳去了,分明就是挨打去了的,主子下手从来都不留情,即便是商榷的药,恐怕也不能完全清除,可想而知,主子在听到霍小姐被别人亲了之后脸上的愤怒和自厌。 想到这里,阿佑不禁又叹了口气,主子也太苦了,不停不歇的为霍小简做事,不过是一次有事赶不上来帮她,她就被别人轻薄了去,虽然知道她是为了自保,但他私心里,还有对霍小姐产生了那么一点点不满。 早知道,就把她下了媚药扔到主子床上去,这样她就会死心塌地的对自己的主子了吧?阿佑想着,双眼的光芒越想越盛,他深深的觉得,这样很可行啊! 由此,霍小简的第一次,就这么被阿佑在这种情况下给决定了。。 “你找我什么事?” 见她反应冷淡,陈兴肚子里窝了一股子火气,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腕,道:“什么事?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十八公子。”麝香上前,想劝人放开她家小姐。 “你闭嘴。”陈兴头也不回,直接冷声呵斥。 “陈十八!这是我的丫鬟,还轮不到你来呵斥。”霍小简挣脱开来,退后几步,冰冻般的眼神看着他。 陈兴的心被扎的很疼,他看着她,忽然就觉得眼前的人很陌生,初见,她是那般的处变不惊,再见,她宠溺的任由他胡作非为,而今,她看他的眼神里却充满了厌恶与怜悯,她不再将自己当做朋友,他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她的敌对面。 可是,他不想的啊,他只是想娶她,他没想过其他,更加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居然会这么不喜欢他,他深吸口气,道:“你,你和霍飞,你们俩。”他说的断断续续的,拳头却死死的握在一起,他不能想象,他们会因为子的阻力而成了好事,他无法相信,所以,他有些难以启齿。 “我们怎么了?”她看着他,一副完全不在意他接下来会出什么的模样。 “霍飞说你已经是他的人了。”他终于说出了口,闭上眼,再次睁开,明明没有人流血,空中却忽然有一片血腥的味道从鼻下飘过,不浓,却厚。 周珏就是在这个时候进门的,当那句话一进入耳中,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手上青筋爆出,就连手伤的手臂处的伤口也流下了一股血流,他的面色苍白,分明就是刚从生死的边缘爬起来,却觉得自己在方才,生不如死。 “既然你已经这么觉得了,那么又为何要来问我。” 陈兴脸上闪过慌乱,“

我,我只是来告诉你,如果你喜欢霍飞那样的,我会努力的。”他说着,脸腾的红了起来,也不等她回答,转身就飞奔而去。 霍小简有些无语。 “小姐,您,您真的?”麝香满脸担忧,他知道霍飞身份很高,如今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她所认识的小姐,分明不是那样的人啊。 “你想什么呢。”霍小简笑骂,“你家小姐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我怎会将自己轻易给人了?”说到此处,不知怎的,她想起了周珏。 那个美轮美奂老喜欢调戏她的男子,原本只是被她利用,可如今和霍飞比起来,他却好了不知道多少。 麝香松了口气,道:“那就好,小姐快些去休息吧,天都要亮了。” 她说着,上前来替霍小简褪下衣服,一切准备就绪后,她吹了灯出去了。 霍小简睁着眼睛四处看了看,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你都来了,怎么不出来?” 她其实并没有看到人,只是那血腥的味道却越来越浓,便也忍不住出声了。 总之,她开口是想掩饰那忽然冒出头的心虚与愧疚。 周珏向前,缓缓走到她床边蹲下,伸手完好无损的那只手去触碰她的脸颊,喃喃道:“你怀疑是我,所以你想不要我了,对不对?” 霍小简一震,她瞪大了眼睛,她的确是怀疑周珏是害死她全家的人,但她没想到他心里竟然清楚,那他还,他还。 “你听我说,我不介意的,你总归会查清楚,会回头来找我的。”他将滚烫的唇映在她的唇上,慢慢的舔,字句从双唇中溢出,“对么?” 她闭上眼睛,道:“你竟然如此想,那为何又说的那般哀怨。”而且,还带着浓郁的醋意。 “你当做没听到不就行了。”他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她,忽然起身掀开她的被子躺进去,乘她开口之前道:“我受伤了,不是故意不来救你。” 她没有说话,却在很久很久之后,才起身去哪了药箱过来,点起灯,为他仔细的包扎起来。 当那腐烂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她下意识移开了眼睛,她没想到,他会伤的这样重。 天亮之后,周珏离开了,麝香端着洗漱的东西走乐进来,一看到霍小简便惊讶地道:“小姐,你的唇怎么了?好肿啊。” 她无心的话一出口,霍小简整张脸都红了,她不自在的咳咳了两声,目光不由埋怨的看了一眼周珏离开的窗口,她哪里知道,不过是给他包扎下伤心,他就兽性大发了? “好了好了,可能是虫子爬了一下,无碍的。” “那还得了?要不奴婢去请个大夫!” 麝香说着,当真朝外走去,霍小简连忙拉住她,红着脸道:“别去了,你先出去吧,千万别请大夫,此事……此事我自有打算。” 难道小姐对这件事有自己的打算?麝香盯着那红肿处半响,最后半信半疑的离开了。 她一走,霍小简就松了口气,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还会有如此尴尬的时候。 “你有什么打算?” 身后传来低低的笑声,她身子一僵,转过头去。 他顺势上前一步,搂住她的腰肢,眉眼皆带着笑意。 “你怎么又回来了?”她板着脸,故作镇定,耳朵出却偷偷的红了。 她其实并不像亲近他的,只是,谁她都可以保持理智,唯独在眼前这个人的面前,她的头脑,是不理智的。 也许,她应该远离他,可心里却又克制不住的想,若他是仇人呢?那么她这么对他也还算是便宜他了吧? 说到底,她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看他的样子,明显是不愿意放开她的。 “我把玉佩忘了。”他说着,指了指床上落下的龙凤形玉佩,放开她便上去拿了过来。 将凤凰玉佩系到她腰间,他担心她会取下来,便如实道:“这个,是我用性命换来的,听说带龙凤玉佩的夫妻,一定会在一起。” 他这是想娶她为妻吗?霍小简低下头,强自淡定地嗯了一下。 周珏终于走后,她望着玉佩许久,伸手碰了碰,却猛然放开手,不知怎的上面好像还有他的体温,让她心惊肉跳的体温。 麝香敲了门,又走了进来,道:“小姐,老夫人有请。” 老夫人?霍小简笑了笑,并未达眼底,“我倒是想看看,她到底是有什么打算。” 见死不救也就算了,如今,又找她去做什么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