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十八公子的怒火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14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40


只是,她看了看大夫人的脸色,即便此事大夫人有意帮她,恐怕也不行了,因为看中她的人,可是苏家的六爷啊! 当陈夫人从思绪中走出来的时候,她看向霍小简的目光不再带着怨恨,只是也没有好多少就是了,与之相反的,是温和的嗓音,一如初见般的缓和,“你倒是个好孩子。”她叹了口气,道:“只是,这件事我却是帮不了你,别说我,就是老爷也无法帮上你的忙。” 如此,霍小简便被她几句话打发出去了。 麝香一路担忧的看着她,也不说话,只是那时不时的撞墙的神情倒令霍小简笑了下,“麝香啊,你这是小翠附体了吧?” 麝香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但即便如此,两人的眉头依旧没有轻松下来。 时间真的过得好快,转眼,她竟然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霍小简低头苦笑,她没有想到,关键时候出现的,不是她利用了的周珏,也不是其他人,竟然是苏六爷,恍惚间,她有些明白过来,人啊,一个要自己抓牢了势力,不然关键时候,谁也帮不了你。 虽然,即使没有人帮忙她也不会出事,但是,感叹到底不同,说起来,她总能在微妙间明白某些必不可少的道理。 回来住处,霍小简便坐在房里,她将麝香支出去了,蹙眉一直淡淡的思考着。 直至晚上,陈家的丫鬟过来说苏家人来了,并且还拿了一套大红的嫁衣以及首饰,完了她还不走,只一板一眼道:“夫人令奴婢一定要看着霍小姐上花轿。” 麝香气的满脸通红,泪水充满眼眶,这哪里是迎娶,分明就是强抢民女。 “麝香,替我更衣吧。” 霍小简声音淡淡的传来,带着令人心安的沉稳,她终于明白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得靠自己,她不可能嫁进苏府,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麝香听言,泪水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她看着小姐,小声道:“小姐,不如咱们走吧?陈府容不下咱们,咱们也不稀罕陈府,对不对?即便小姐有再大的事情,也不能将自己的终身大事断送了啊。” 霍小简哭笑不得的替她擦擦泪水,淡淡道:“你想什么呢,我不是说换嫁衣,我是说,换平常的衣服。” 麝香还没有说话,拿着衣服过来的小丫鬟惊讶道:“霍小姐,这可是苏六爷的意思,您还是行行好,快点上花轿吧,若是再不上花轿,苏六爷的怒火下来,可是无人能够担当的起啊。” 任谁都能听的出来,她语气的不以为然,也许,在她看来,即便是嫁给苏六爷,那也是她的福气吧?霍小简冷笑,道:“商榷,把她的下巴卸了,扔出去。” 商榷早就忍不住了,特别是看到小姐和心上人都如此的伤心,他更是恨的牙痒痒,听言飞身而下,当场就卸了那丫鬟的下巴,而后将人一带,托了出去。 更衣过后,霍小简让回来的商榷去雇了倆马车,她带着麝香出了门,远远看到大门就在眼前,可中途却被一人拦下,定睛一看,却正是大夫人房里的云箩。 云箩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语气尽量温和地道:“大夫人有命,若霍小简不是穿上嫁衣出门,便不能出门,只能请苏六爷的人进来了。” “若是我非要出去呢。” 她淡淡的语气仿佛什么也不怕,云箩一愣,随即苦笑着道:“说实话,就在之前,我还十分不喜你们这些小镇出身的,但是,你很孝顺,而奴婢不是什么好人,但唯一会的就是孝顺,所以,奴婢不讨厌你了,只是,你还是年纪太小,不懂大太太话中的意思,她的意思是,若你坚持不按照她的想法出去,便不能活着出去。” 跟在大夫人身边,云箩手上杀的人,自然不在话下,但她不愿意杀死一个有孝心的人,便想着提醒一下,但若是对方不识好歹,那么她的善心也就到头了。 要知道,她这样做,可是冒着被大夫人发现处死的后果。 云箩的话虽然很轻松,但麝香却感到无尽的寒意,要说之前,她还没有真正觉得陈府可怕,可是如今,却见一个小小的丫头,都对人命如此的漠视,仿佛她说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阿猫阿狗,让人禁不住心底一寒,再看着这些光彩鲜亮的府邸,却不由自主的带了无数恐惧。 陈府,看似光芒万丈,其实这才是真正的见不到的死人堆。 “云箩,你让开。”

看在她好心提醒她的份上,她饶她一命。 云箩皱眉,定定的看了她半响,四目相对,她分明看到了她眼中那抹坚不可摧的坚定,叹了口气,道:“既然霍小姐执意如此,那就不要怪奴婢了。”她说着,双手一挥,身后的小厮瞬间狰狞着上前来,他们的手上,个个都拿着小刀与布条。 陈府杀人,从来不喜欢听见声音。 云箩终归有些于心不忍,又道:“霍小姐若是要改变主意,在死之前,都可以。” “云箩真是好大的威风啊。”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出,众人看去,只见陈兴一身白袍,随风而动,他眉眼英俊,隐隐带着一抹不悦。 见到是她,云箩皱了眉头,道:“大夫人的意思,奴婢不敢不照办。” 陈兴却是不理她,只抬眼看向霍小简。 生平第一次,他觉得女子也有不同,他一路跟着她,她可能不知道,在她坚持跪下的那一刻,天地间尽失了颜色,她身上的傲骨在那一刹那就变得鲜明了起来,至少他注意到那周围的仆人,全都下意识微微弯腰,连他们自己Deu都没有发现,眼前的女子,有种令人捧在高出的气质。 他自幼便很聪明,连大人也算计不过他,但唯独对她,他始终是一团迷雾,当母亲说有意把她留下来作为他妻子人选的其中之一的时候,他是不屑的,嘲讽的,甚至是蔑视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不同于陈欣的明目张胆,他是从骨子里没有将她放在心里,但是当她跪下的那一刻,当她明明跪着却令所有人都下意识臣服的那一刻,他清楚的听到自己狂热跳动的心,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就是眼圈的这个人,她将是这世间,唯一配的上自己的人。 是以,他心疼了,他请了一直想和他交好的苏六爷来救场,为了就是帮她。 只不过,她是以嫁给苏六爷的名义嫁给他罢了,想到此处,陈兴俊逸的眉眼不由的稍微染了些许红色,他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欢喜。 不过这不重要,他马上就可以迎娶她了 陈兴一步步朝着霍小简走去,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带走她的时候,他却笑着道:“我是来祝福你的。” 如此,所有人都惊讶了,就连一向面不改色的霍小简,都不由的眯起眼睛去看他。 眼前的少年,仿佛忽然变幻了气质,那上挑的眉眼,有些像狐狸? “多谢你的祝福,只不过,我从没有说过我要嫁人。”霍小简冷淡的说着,她以为,虽然陈兴伪装了他自己,但至少,他有一点点是不厌恶她的,他不会帮她,但也不需要落井下石吧? 这一刻,霍小简的心,很冷。 自她重生在安乐小镇,周围有霍洁儿关心,有父亲偶尔的看重,她虽然知道自己没有多少亲人,但心窝处,一直都是暖暖的,只是,现在她却是透心的凉,冰冷的让人麻木、迅速,以至于,她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的这一变化。 陈兴听了她的话,一怔,随后皱眉道:“苏六爷地位很高,你嫁给他并不吃亏。”他还在试图劝她,只不过他虽然嘴上说着,心里却是一直不以为然,他根本就没有细想过苏六爷在外的名声,他只是纯粹的开心,他马上就要迎娶她了。 霍小简皱了眉头,她不喜欢别人对她的事情评头论足,毕竟在她看来,陈十八不过是在说些不负责任的话白摆了,要嫁的人不是他,他自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十八公子,你越界了。” 陈兴这次真的傻眼了,她的语气听起来很冷,她一直都是淡淡的,可是如今,她却是因为要嫁给他而不高兴了吗? 满心的欢喜忽然消失无影,陈兴沉着脸道:“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除了苏六爷,你还想嫁给谁?” 霍小简道:“这不关你的事,请自重!”语毕,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陈兴一把拉住她的手,怒道:“你要去哪里?”下一刻,他却猛然松开了手,一脸的不可置信,因为眼前的人,竟然满目冰冷的看着他,如同看一个死人? 终于甩开了陈兴,霍小简除了府门,转身就上了马车。 马车刚刚启动,身后便传来一声怒吼。 “霍小简!” 不知为何,霍小简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悲伤,只是,她伸手遮住了眼睛,疲惫的闭上了,她一点也不想去思考那些将她推入深渊的人的心情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