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三章 无声甚似有声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31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27日 14:09


霍小简看了看自己的粉色外衫,心下了然,便迅速脱下,男子接过借力扔出老远,再将自己的白衫披在她身上,面无表情道:“快带车夫坐我的马车离开。” “一起走?”霍小简看着他,随意的询问,虽她不曾听到什么动静,但也知道有些武功高强的人耳力惊人,没想到那人动作这么快。 果然聪明,男子嘴角勾起,眼眸却深邃起来,笑的不着调,道:“我乃荆州人士,商人周珏,姑娘若是想要在下负责,可来寻我。” 霍小简听言,古井般的凤眸里顿时寒光四射,似有什么在翻滚,连手指不禁深深掐进肉里,只是眨眼间,她恢复如常,对上那人的眼眸,温煦如水的轻声吐出抛下的字眼,“公子请保重。” 深夜,月亮的光线照进了精致典雅的阁楼中,环往四周,是一件件用上好稀有的花梨木所手工雕刻出的细致花纹架子,靠近紫檀桌前,是大雪纷飞的世界,一朵在夹缝中的傲梅豁然映入眼帘,那温婉肆意的笔法,细腻的花纹,那名贵的桌椅,画梅所用的宣纸,无一不在喧嚣着这屋内的女主人,是何等的尊贵。 屋外猫着腰的人影在窗前闪动,那灵活跳跃的身姿,宛如暗夜中的鬼魂准备出来作祟。 很快,伴随着一道闷哼声落地,几许浓烟便从门缝里穿透过来,带着火把刺眼的亮芒,火舌一下子串了起来,发出刺耳的噼啪声,不过几息功夫,大门处便是火光冲天。 烟雾弥漫了整个阁楼,床上少女叮咛一声,睁开一双漆黑的眼眸,首先入耳的便是‘滋滋’的燃烧声,再然后是争先恐后的嘈杂呼救声,带着突如其来的惊慌与无措,她忽然起身,疾步跨过屏风来到门口,却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惊了。 门口的悬梁摇摇欲坠,红色的檀木大门燃成熊熊大火,透过那火红的‘屏幕’,她豁然对上女子惊惧绝望的双眼。 她被铁链捆绑,嘴里塞了抹布,发出呜呜的孱弱声,全身上下被火包围,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妄想扑面自身的熊熊大火,然而却起不到丝毫的作用,这一幕深深刺激到少女最柔软的心底。 她猛然伸手捂住了唇,无声的哭泣从她指缝溢出,她迅速转身进屋,拿了披风,用茶壶里所有的水将其打湿,而后盖在头上,快速打开了窗户,大火豁然冒了进来,她下意识用披风挡了一下,虽然避免了要害部位,却还是被灼伤了手。 她显然从未感受过疼痛的滋味,是以,她倒吸了一口气的同时,泪水都忍不住彪了出来。 下一刻,她果断的用披风沾了泪水,继续朝另一个窗口奔去。她要救她,她一定要救她! 可是,没有,没有任何一个出口是可以过人的!她狠狠的顿了下脚步,果断又回到门口。 眼前的女子,浑身焦黑,冒着滋滋黑雾,她空洞的双眼大睁,带着深深的痛楚与不甘,可即便如此,她还是紧紧的将一本烧的只剩下书样子的书搂在怀里。 少女猛然跪倒在地,缩成孱弱的一团,她目眦欲裂,带着措不及防的恐慌与惊惧,她从来都是伶牙俐齿口若悬河,然后此时此刻,哪怕明明用尽了力气,却是无论如何都吐不出娘这个字。 她要怎么相信,那个永远都高高在上的母亲会只是因为给自己送来梦寐以求的书就突然消失了呢? 大火飞速的烧进屋内,然而她却似乎什么也感觉不到,一根横跨的房梁倒下,发出巨响,桌上名贵宣纸被火烧的滋滋作响,傲然的梅花转眼就燃烧殆尽,她不是个会大吵大闹大哭的人,然而那呆滞的眼神,那下弯的嘴角,那扑面而来的悲伤却似乎吞噬了一切,周围的声音眨眼间寂静,连空气都变得稀薄小心了起来,火烧到她的身上,她却仿佛感觉不到,只是死死的捂住即将跳出来的心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响起,少女的身子一颤,大口呼吸着向发出声音的来源地看去。 只见,四个俊美的男子面无表情的抬着一顶大红色的轿子从高处奔下,脚尖一点,轻盈的落地,随后,一人掀开轿帘,恭敬的扶着一对蒙面男女出轿,蒙面男子显然心情极好,边走还边在狂笑不止,直到另一辆发出怪声的轿子也以同样的方式落地,他的笑声才戛然而止,冷笑着命令,“将他带出来!” 话音一落,那轿中的声音便是一静,随后四名衣着褴褛满脸猥琐的乞丐一人一手一脚的抬着

一个浑身赤裸青紫的男子出来。 少女的双眼瞬间鼓满了血丝和数不尽的愤怒,她见那人被当做破布一般仍在硬邦邦的地上都毫不动弹,凄厉大叫,“父亲!”她的爹爹,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霍将军,怎会被如此侮辱?怎会?怎敢?他们怎敢? 她的声音引起那蒙面女子的注意,她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快意地道:“不是只有女子才可以先奸后杀,我带他来,可是为了让你们一家团聚啊。”她着重咬住了一家团聚四个字,随后又挑眉,“哦,还少了一个,你哥哥霍飞,不过抱歉啊,他被我做成人棍放在后花园,估计现在还没死,你若大声叫几声,保不齐他还听得到。” 少女豁然起身,清澈的眸子变得如古井般幽深,她咬破了下唇,仿佛闻到自己肌肤被烧焦的声音,又仿佛没有,她背脊笔挺,犹入无火之地,一步步上前,一字字地问,“你是谁?你是谁?我会报仇的,我会报仇的。” 声音诡异的平静,又似乎带着暴风雨前的安宁。 她沐浴在熊熊跳跃的大火之中,不流泪,不祛步,或许直到死去,也会那般固执的傲然挺立……场中一阵沉默,不论是抬轿的四名贵公子,还是流浪乞丐,都震撼的望着那个女子,谁都知道,霍家嫡女自幼含着金钥匙出生,穿世间最好的衣裳,吃世间最稀罕的山珍海味,未有封位先有封地,未及笄便是天下第一贵女,连皇帝都将她看成眼珠子,就是她的一根头发,也是千万人都不能及的,就这样一个金尊玉贵般的大小姐,按理说应该崩溃的失声痛哭甚至失去理智才是,可她却毫不顾忌那可怖的大火正在燃烧自己的生命,在重重打打击下依旧能高高在上姿态高贵的站着质问罪魁祸首,放眼天下,谁能做到? 可她,她偏偏在他们眼前就做到了,说出去,谁信? 也许,正因为她的尊贵所形成了落差,所以,她的痛苦,别人无法理解。 当然,蒙面男女显然无法容忍,相互对视一眼交换彼此的忌惮和怒火,豁然大步上前。 “呜……” 一阵令人心颤的抖音,霍小简猛地从床上坐起,拼命喘着粗气,才勉强缓解那种逼真的疼痛,失去了大火燃烧世界的声音,周围一下变得太过寂静了起来,窗外的松叶飒飒作响,一阵风拂面,身上被吹凉的粘腻的汗水让她背脊发凉。 重生这么久了,梦中钻心的痛苦还是如此的清晰,就像昨儿刚发生似的。 小翠倒了杯茶迎上来,担忧地看着她白的透明的容颜,连声道:“二小姐您没事吧?是做噩梦了吗?”不然霍家好好的,她怎会发出那般绝望的呜咽? 一杯水下肚,霍小简的脸色缓了缓,小翠便转身去用不穿的衣服捂住破了个大洞的窗户。 距离上次的惊险,小翠虽然不明白二小姐为什么非要跟着那俩马车,最后让她和车夫去卖掉自己的马车,回头却不知怎的车就空了,而二小姐也招呼她们坐上去了,但事情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她实在不愿再次想起那惊心动魄的一幕,遂逼着自己看那破烂的窗户,早听闻兰州的有些客栈简陋,没想到还真叫她们遇上了,原本是要直接回荆州的家的,无奈二小姐一到兰州就大病了一场,小翠不由得感叹,二小姐自幼身子弱,三天一小病,十天一大病,如今这一年来好好的,突然病倒还真有点不习惯。 霍小简坐起来,盯着天色大亮的窗外,淡淡地道:“嗯,有给阿姐报平安吗?” 小翠点头,“有的。”又想起一件事来,皱紧粗眉道:“算算时间,陈姨娘明日就该回来了。” 说起这位陈姨娘,她是霍朗上半年抬进门的,除了身体本尊的父亲霍朗,谁也不知道她的来历,只知道她性子跋扈娇气,受不得丁点委屈与怠慢,对自己也是诸多挑剔不喜,看她带来的嫁妆物什,也是个及其富贵的千金小姐,只是十分受不得苦,婚后没两天因为嫌家里吃的不好跑回娘家去了,原本以为是不会回来了,却不想阿姐前段日子的信中提及她要回来。霍小简笑了下,低低地道:“回来好,回来我就有银子骗了。” 她虽说的轻松,苍白的脸却倏然粉嫩了起来,凤眸里更是带了三分喜悦一分不好意思,小翠“噗”的一声笑出声来,作势要走,“奴婢可不能再呆在这里,否则都忍不住想一亲芳泽了!” 霍小简笑骂,“你这死丫头,连你家小姐都敢取笑。”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