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火光里消失的记忆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432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15:47


语毕,两人都是一愣,霍小简的脸忽然红了起来,她没想到,自己想学他一样调戏人居然会让人感到羞耻?可是,他说那些恶心的话的时候,怎么可以认真的和真的一样? 周珏将她的心思看在眼里,“呵呵”的笑了笑,挑眉看她,轻轻地道:“嗯。” 他说什么?霍小简黑线,松开了拽住他衣服的手,咳咳两声恢复正常。 “我没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我也知道自己长相俊美。” 他此话一出,霍小简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她一把扯住了他的衣领,将人拉到自己眼前,忍无可忍的道:“别装杜擎,你不适合他的性格。” “呀,被看出来了。”那前世你为什么喜欢他?难道不就是因为自己太过沉默冷清?想起那时候的不愉快,周珏眯了眯眼,将眼前凶巴巴可爱的要死的女子一把搂住抱坐在自己怀里,不理会她的挣扎与不悦,他扣紧了她的腰身贴近自己,笑道:“你还没回答呢,你要不要我。”。 霍小简很想让他放开自己,可她又觉得若是这样说了就等于是自己输了,遂竖着眉毛蹬他,就是不回答。 却不想此举正是合了周珏的意思,他拥了她片刻,待见到屋外别,拉下的夜幕,眼里露出一抹笑,道:“有一句话,叫默认,你就是再返回我也不答应,反正你已经默认要我了。” 霍小简一怔,随即十分无语,罢了,他说的话,就当没听到好了。 “当做没听到可不信。”周珏笑着,伸手点了她的穴道。 “你要干什么?”霍小简皱眉,直觉告诉她没什么好事,“芙蓉,芙蓉?” 她大声叫喊,却迟迟得不到芙蓉的回应,早知道就不让人守在外头了,这人一看就是早有防备,但她此时不能叫出阿佑,一旦叫出了,就连最后的底牌也没有了,她倒要看看,他想做什么。 周珏将人轻柔的抱起,而后按下了不知那个地方,另一间房子便赫然跳入眼中,他将她放在床上,又替她脱了鞋袜,再盖上被子,最后往她旁边一坐,对着她那双淡然的眸子,道:“今日会发生大事,你若去了,会受伤的,乖乖的,明日穴道就自动解开了。” “什么事?你怎么知道?”霍小简半信半疑地凝望他。 周珏在她额头处落下一吻,温柔道:“我若说我是重生而来的,你信吗?” 霍小简面色淡淡,心里却是大惊,她怎么会不相信?她就是重生而来啊! “呵呵,真的信了?我骗你的。”周珏笑了笑,点了点她的鼻子,见她软下身子来,又道:“明日发生的事情,我不是不可以阻挡,只是,我不能阻挡,我要帮你。” “你来去匆匆,还没用饭吧?”他忽而又笑着道,转身出去了。 这次,他去的有些久。 “阿佑,阿佑?”霍小简叫了数声,都没有得到回应,她猜测,阿佑也被控制住了吧。 不由又蹙眉,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要发生?还是只是周珏的危言耸听? 这一切她都得不到求证。 很久以后,有人推门进来了,他徐徐走到霍小简的床边,蹲下身道:“快些吃饭。” 语毕夹起她爱吃的菜喂到嘴边。 霍小简皱眉,半信半疑的看着眼前黑乎乎的饭菜,问,“你家厨房的人走了?”不然怎么会是这样的饭菜端上来? 周珏笑笑,“你是未来的老板娘,想要掉她们,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言外之意,就是厨房的人没走,他就是故意给她吃这样的饭菜?霍小简气结,偏偏她若不吃,就担心此人会做出什么她想象不到的事情来,遂只得道:“不是说饭吗?还不把我解开?” 周珏想了想,笑了下,就给她开了穴道,将饭菜放到她手里,自己则转身坐到了桌边的椅子上。 当然,目光是没有移开的。 吃罢了饭,霍小简道:“我要方便。”她看着他,眼神微微戏虐。 周珏点点头,抿了一口水,在她出门前起身,跟着她到了茅房。 霍小简气的半死,将门打开来,道:“你不是要跟着我吗?有本事就和我一起进去啊。” 他挑眉,抬起脚就进了茅房,她赶紧上前“拍”的把门关上,将人锁在里头。 “唔” 待离开,里头却传来一声不轻不重的闷哼声,她脚步一顿,犹豫了下,还是慢慢打开了门,见没人来着开门,便偷偷抬进去一颗小脑袋。 一只手忽然扣到她的腰上,她发出“啊。”的一声惊吓,那人就把她快速的

带了进去放在门上,随即近身而来,柔软的唇轻轻吻了她一下,道:“这是惩罚。” 被骗了!霍小简气及,猛的一口咬住他的唇,使劲咬了一口,直到献血的味道蔓延进嘴里,她才瞪着眼睛看他,一副完全气的没了理智的模样。 可是这一看,她原本以为会看到一张怒火中烧的脸,却不想那人竟然笑着,见她望向他,还伸出舌尖舔舐了一下唇边的血,那模样,俊雅里带了妖气,优雅中又含了数不清的风华绝代,她怔了怔。 对方笑的更加开怀,将她一把抱住,紧紧搂在怀里,道:“你轻薄了我,等你办完事了,我就娶你回家,你说可好?” 霍小简白眼一翻,心里气的要死,偏偏还不能表现出来惹他更加肆无忌惮的笑。 这人,真的很讨厌。 又回到那间房里,只是这次他没有点住她的穴道,只是温柔宠溺的看着她,就在那守着。 “你出去。”她指了指门。 他道:“为何?这里是我平日睡觉的地方。” 言下之意,要出去也该是她出去?她正中下怀,抬脚就准备离开。 “今晚,你要是出了这个门,我就吻你,不是刚刚那种哦,是洞房花烛那种。” 他的话让她很恨顿了脚步,洞房花烛那种和平常的有区别?再说了,“我们之间,连朋友都不如,你凭什么轻薄我?” 她很不高兴看到他。 周珏沉了脸,也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 呵,巧了,霍小简最会的流逝这个,当下就淡定的从他面前经过,往床上一趟,十分愉悦的模样。 非常好,气坏了他,她就有心情睡觉啦。 周珏靠近她,侧身往她身边一趟,撑着脑袋问,“就这么开心?” 语毕,他脱下了自己的外衣,又拿下了头上的玉冠,一头乌黑的发丝倾泻而下,与那张白皙的俊脸形成鲜明的对比,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诱惑。 他拿下自己的还不算,又伸手去拿她的,她眼睛一瞪,他便笑着道:“哪有人睡觉还别发簪的?莫要戳伤了头皮,我会心疼的。” 霍小简皱眉,“你下去。” “我不下去,是你说自己想要我的。”他含笑着。 她怒,“我什么时候说过?” 话音一落,她倏然回想起先前的对话,莫非,就是因为她的沉默,就被他当成了借口,这人!这人实在讨厌,她道:“你自己也说了,你叫周珏。” 此话一出,双方都顿了下。 周珏抿了唇,依旧看着她不说话。 她莫名的有些心虚,但还是说:“我那件事,你知道的吧?既然如此,为何来招惹我?你我本就应该处在两条毫不相干的水平线上。”她的语气变的冰冷。 她竟然忘了,眼前这个人,最有可能就是她的仇人,虽然说,她还没有证据,仅凭一封信的少年之言还不足够,但只要有一丝一毫的牵扯,她都不会饶恕,即便,他非凡没有伤害她,还处处保护她。 夜晚,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距离那晚的大火,已经过去二年了,坐在前去都城的马车里,霍小简的神情紧绷,依然无法从同样的噩梦中逃脱。 那晚,当她睡着后,做了一个梦,梦中,那对男女走过来,将从熊熊大火中挣扎出来的她千刀万剐,然后,她看到了那个女子的脸。 那张无比年轻的脸,她甚至才十三岁,可却满脸杀机尽显,看向别人的目光里充满了很辣。 男子告诉她,那个女子叫梦魔,是他训练出来的杀人利器,他当时很得意,可是她如今回想起来,却从中看到了一丝寂寞? 他凭什么?就因为区区的寂寞如此对待她的家人?或许,并不是如此,但除此之外,她想象不出会有什么寂寞的人,忽然跑去杀死她全家。 那个女子,她在二年半之前在都城看到过,在霍府的里面看到过,她再次归来,只为报仇。 最多,她会找到害死徐氏的原因,因为这是父亲临终前最后的遗言,而她如今的身份,就是陈姨娘的女儿。 当然,陈姨娘并没有来,只是她独自带着信物来了。 去,必定危机重重,可她却不能退缩。 “小姐,外面有人求见。” 说话的人是麝香,她手里抱着琵琶,即便只是穿着丫鬟的衣服,也尽显风姿卓绝,她眉眼淡然,一如当初的霍小简。 她想,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恐怕就是遇见眼前这个人了,她兑现了她的诺言,让她变得由内而外的优秀,并且得以报仇。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