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指尖店夫妇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426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14:26


“小翠是二姑娘的丫鬟,我又是她的后母,既然如此,小翠说话的地方有些偏颇我也就不说了,只是连香,作为二小姐的丫鬟,又怎么会突然跟一个野男人出现在大小姐的床上?” 言下之意就是,小翠说的话将霍小简说的太好了她作为后母,大度的不计较也就算了,但是她送过来的丫鬟,难道就应该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遗弃,被人算计? 看着霍朗点头,霍小简突然有些疲惫,她不明白,这么明显的事情霍父为什么要偏袒陈姨娘,难道对他来说,他的计划比一双儿女更加重要? 对霍小简来说,什么都比不上自己的亲人,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她刻骨铭心永生永世都难以忘怀。 而霍朗的所作所为,却与她的想法太过背道而驰,所以,她疲倦了,累了,她想离开霍家了。 霍朗道:“即便如此,你也不能说这件事就是小简算计的。” 他的语气有些难看,但几人都知道,他是在让陈姨娘提出证据,如果没有证据,那么他也不能妄自揣测。 霍洁儿双眼亮晶晶的,她觉得,父亲终于肯为自己主持公道了。 难道,那个从前疼爱她的对人和蔼的父亲要回来了? 听言,陈姨娘心里涌起一股一样啊,她站直了身体,柔柔弱弱道:“有一个人,作为二小姐的丫鬟,她能为我作证,如此,老爷总归不会误会我了。” 她说的自然就是麝香。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麝香。 麝香踱步走了出来,行了礼后,跪下道:“老爷,此事与大小姐二小姐大有关系。” 听言,小翠与霍洁儿震惊了,陈姨娘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是,她们的表情还没有出现太久,麝香便又紧接着开口了。 她道:“她们错就错在不该善心的来参加陈姨娘的宴会,反而惹的陈姨娘不高兴,要算计她们。陈姨娘告诉奴婢,若是奴婢乖乖听她的话,她就会让奴婢达成一切心愿,老爷也知道,奴婢是官婢,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不必再过受人使唤的日子,她的这个诱惑对奴婢开说,无疑是巨大的,所以,奴婢答应了。” 陈姨娘后退一步,面色惨白,芙蕖连忙扶住了她,眼神冷冷的落在麝香身上。 霍朗却并没有问道:“你答应了她什么?”,反而呵斥道:“够了!” “陈姨娘的人品如何,我最清楚不过,今日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巧合罢了,既然是巧合,那就不必如此大惊小怪,念在洁儿受委屈的份上,陈姨娘也有责任,身为代掌夫人,却没有好好教导儿女,没有好好约束下人,实在不是当家主母应该做的,既如此,便等学会了再谈论是否够资格做吧。我累了,就这样。” 语毕,他十分头痛的离开了。 而他来着的作用,仿佛就只是乱说一通,将事情搅浑。 这一场比赛,谁都没赢。 霍小简跟着霍朗出了门。 “父亲。”她叫住了他,道:“我不知道父亲要做什么,但我却要告诉父亲,昨日,我退出了书院,你也知道书院最近的比赛,我输了,所以退出了。” 霍父背对着她,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不久后却听他道:“如此,便算了。” 寂寥而无所谓。 他似乎变的什么都不在乎了,也可以说,他是无法在乎别的了。 回到松园后,霍小简对麝香她们道:“明日我们就搬到指尖店去吧。” 指尖店是她新买下的店铺,她打算做生意用的。 只是,她如何也想不到,事情会以那样的轨道脱出她的所有意料之外。 翌日,几人收拾了一下,便带着东西出了松园,东西并不多,所以异常轻便,毕竟,她只是在那里工作,而不是住进去。 从那以后,陈姨娘那边似乎彻底消停了。 其实,陈姨娘也并不想那么做,只是芙蕖告诉她,若不那么做,就很有可能地位不保,可她,即便是违心那样做了,也没有得到好处。 是以,她逐渐开始远离芙蕖,而捣鼓起自己的小生活了。 半年后,安乐小镇出现的一家“指尖店”风靡了整个荆州。 不管是老是少,都以去指尖店做指甲为荣,毕竟,那指甲一共三种颜色可以选择,涂抹在指甲上,也实在太火好看了些。 离指尖店不远的地方,霍小简与杜夫子相对而坐。 “你这丫头,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甘于只守在家门之内的人,说说看,如今你

分店都来了三家了,是不是日进斗金了?”杜夫子双眼亮晶晶的,明显是对她的财政感兴趣,但那半眯着的眼睛,却又凸显出别样嗯心思。 等不及她回话,他又道:“你扔给我的几个丫头,如今可都是各个初见绝色了,怎么样,感激我吧?” 霍小简勾起嘴角,经过半年时间的洗礼,她周身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一扫之前的尊贵,如今的她,身材玲珑有致,眉目如画,美眸微掀,沉稳端正的气质让她看起来十分的耀眼而内敛,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味道。 说是绝代佳人,却是辱没了她绝佳笔直的傲骨。 “师傅,都半年了,你这墨家不是号称没什么事情是办不到的?怎么这么久了还只是初见?这也太不行了吧。”她斜了一眼过去,漫不经心闭上了眼。 “你这丫头,我明明是你师父,可这半年来,你除了各种麻烦我使唤我,还能有点别的事情吗?”杜夫子气的哇哇叫。 说起来,他本名杜子藤,只是碍于这个名字太过搞笑,便不许别人唤。 霍小简却没有这个限制,偶尔无聊时,她就会叫两声气气他,耳他,也因为有趣就不会怪罪。 同样的,她交给他的两个人明明就是去帮高人杂的,可从他嘴里说出来,却似乎是件多么吃亏的事情般。 笑了下,霍小简轻飘飘道:“既然如此,那每月给你的银子,减少三层如何?” 做了杜夫子的徒弟她才知道,原来此人性子怪癖,又不习惯存钱,便是拿到手里一分就花一分,他啊,缺银子缺的可狠了。 果然,听完她说的话,杜夫子一扭头竟然装作没听到,直接拿起桌上的烤鹅整只就着大口吃了起来。 霍小简看着好玩,又漫不经心的补上一句,“忘记说了,这顿轮到你请了。” 半年前,两人都以缺钱为名,承诺每次出来吃饭都是轮流请客,上次就是霍小简出的钱,这次,轮到他了。 杜夫子傻眼的响,猛的扭头大声喊,“小二!!我要退货!” 小二当然不会来,听言不尽装作没有听到,到底异常熟练的对这边大喊一句,“我尿急,先走了,今日是不会回来了。” 此话一出,楼下传来哈哈的大笑声。 说起来,因为杜夫子和霍小简,家店的生意好了不知多少,人人都说一有烦心事,来这儿恭候几天,准会笑呵呵的离开。 用罢了饭,霍小简转身出了门,对某个还在抱着不浪费心思的杜夫子笑了笑,道:“阿佑,去把账结了。” “为何?不说说好他付账?”阿佑的声音细小,却刚好传到她耳边。 霍小简摇头,“我那么说,不过是想让他高兴一下,今日是他的生辰,请一次也不过分,嘘,不要告诉他我知道他的生辰了。” 这老头,之所以喜欢乱来,大概就是因为没有家人,孤单吧? 霍小简离开后,杜夫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整个客栈的人都莫名其妙,有的人跟着笑,有的则开始骂他扰了清净,可只有少数人知道,他曾经是武林盟主,武功冠绝天下,对于霍小简的话,早就听进了耳朵里,只不过他性格怪癖,喜欢偷着乐罢了。 带着三年前被陈姨娘道歉送来的芙蓉,霍小简来到了第一家分店,这里,是一位夫妇在替她打理。 夫妻俩见到她来,起身行礼,露出两张带笑的脸。 她们的脸上有着深深的法令纹,那是常年带笑的人脸上特有的,一进来的客人,头一个面对的便是这两个笑脸相迎的老人家,自然而然的,那态度就会想到自己家的长辈。 安乐小镇里的居民,大多和善,子女也是恭顺孝顺的,是以,霍小简才会让这两个人来帮她打理。 落坐到前台的位置后,两人拿了账本给她看,她伸手接过,入目的是一行行清楚的字迹,她从十岁起跟着母亲打理家事学管家,对这样的账本,看起来当然不费吹灰之力,并且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账本是花了心思的。 当初,这对夫妻从都城过来,告诉她都城现今已经被霍家一手遮天了。 当她问起兵权的时候,却见那妇人忽然哭出声了。 原来,她们都是皇帝身边德公公的人,只不过被霍家害的亡命天涯,而今,隐性埋名的待在这里,原本是打死不会说出来的,只是见霍小简为人诚心诚意,说什么就一定会是什么,而且周身有着一股富贵之气,而且又是姓霍,并且对京都霍家的事情颇为关心的模样,这才忍不住告诉了她实情。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