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十九章 收徒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96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14:26


第十九章 杜夫子脸上毫无意外,只反问道:“上一届出现过吕珍事件吗?” 男子心想,吕珍也实在可怜,原本一心想嫁周家儿郎,却在及笄时得知自己竟是许了人的,闹死闹活的要退亲,她父亲耐不住她求死,当真去退了。哪晓得,隔天她便兴冲冲的跑去告诉周家公子,可人家公子却一脸温和的问她是谁,她‘哇’的一声便哭着跑回去了,说起来,吕珍的未婚夫肖大是个不错的,他二人自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原本的关系也不差,那肖大后来还又同意与她再次定亲呢。 想到这,他不由地叹气,谁能想到那吕珍说没就没了?还害惨了自己,但他到底不能跟个死人计较吧? 那男子嘴角略过苦笑,也难怪,他以为进了书院便可高枕无忧,就压根也没认真学习,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道:“那您出的题目也太古怪了些,莫非近日是您生辰,你就出这个题?那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低下一阵偷笑。 杜夫子也笑了笑,道:“若你不服,可在一旁等候,这道题由接下来的学子们回答。” 此话一出,有人脸色发白,有人兴高采烈,总之,众人的表情可谓是复杂精彩至极。 霍小简坐在靠后的一桌,同叶蓉在一起,她与叶蓉对视一眼,皆在各自眼中看到了答案——今日是书院的建立日。 接下来的二桌,同样没有人能回答出来,直到第三桌,一个文弱的男子才答了出来。 先前的那个男子,原本就是面子上过不去,如今身边已经有了好几个伴,自然就下去了。 见此,杜夫子接着道:“接下来的两位,你们各自提问,提问内容不能脱离文采之事,但凡有人提出的问题脱离了,便自清离去吧。” 女子道:“那这文采有局限吗?” 所有人都看向杜夫子,却见他已经坐下,正悠悠的喝着茶,不由一阵奇怪,等了半响,连那柱香都燃尽了一下半,那男子忽然反应过来,女子的问题可能是对自己提的,顿时回道:“文采自然是没有局限的,俗话说,学无止境,既然学无止境了,那又怎会有所停止?” 女子沉默,杜夫子点头,男子便知道自己这局答对了,松了口气想了想,又出了一题,女子同样回答出来了。 这局,两人的三个题目都被对方答对了,且都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一看就都是书呆子,顿时都颇有些心心相惜之感,甚至后来坐下之时,都有些恋恋不舍,看得后面没有真才实学的人,都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霍小简这才看的提起了兴致,注意杜夫子的同时,又津津有味的看起了好戏。 二个时辰后,竟然离开了很大一批人,剩下的人越来越紧张。 终于,轮到叶蓉了,她平日里就有个小才女的学号,来到这书院也算是尽心尽力的学习,碰上的人竟然就是坐在她前面的女子,只是她看起来很是不高兴,毕竟,对方提的问题太过简单,什么背一下这个课本,背一下那个书记,她眼都不眨的全背完了,末尾她提出让对方做一首诗,结果使得对方直接下去了,她打了个哈欠,坐下来看了看霍小简,用眼神传递道:“希望让你抽中大奖”的幸灾乐祸的表情。 不得不说,叶蓉很有乌鸦嘴的潜质,霍小简一站起来,就听到对面的男子清润的嗓音。 “你对大书法家王羲之的作品《兰亭序》有什么看法。” 杜夫子豁然抬起一直低着要睡着的头,双眼亮晶晶的扫下来,待看到是由霍小简回答这个问题时,整张脸都亮了。 众人见他忽然抬起头来,原本懒散的模样立刻坐的笔直,皆认真回想刚才的提问,有没反应过来的,则小声问了身边的人。 这一问,却是都傻了。 授课都是一圈一圈,《兰亭序》更是前任夫子第一节书法课时让她们空余去翻看的,过去这么久,又不是重点课程,从前翻过的人都不记了,新来倒是瞅了几眼,但到底所记不多,一听都懵了。 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兰亭序》是什么哟? 不用多想,所有人都认为霍小简是绝对不可能回答的出来的,甚至一旁准备走又听到这个问题停顿下来的人仔细一想,便毫不犹豫的走了。 这个问题,算是迄今为止难度系数最高的了吧?不知那提出问题的人是不是书院的每年前三名之内? 霍小简沉吟片刻,还是决定说出心中的答案“对我而言,《兰亭序》并不算好。”

王羲之是谁?《兰亭序》是什么?那可是迄今为止,风靡六国最强的东西,连周国的皇帝都曾说过,愧不如王羲之。 而今,他们却听到有人说《兰亭序》不过如此?莫非她写的字还能比王羲之的还好? 霍小简此言一出,女院满场皆惊!当众人以为提问的男子也会和他们一样耻笑一声的时候,却奇怪的丝毫不闻他的声音。 叶蓉身边一女子嗤笑道:“霍小简,《兰亭序》对你而言确实算不上好,因为你恐怕连听都未曾听说过。” 此言一出,激起千层浪,原本就今日来说,全场的考试已经默认为无名了,可这位女子,却是直接点了别人的名字。 杜夫子皱眉,但他却不能说什么,因为场中并无明确规定不可说出他人姓名。 叶蓉也是一惊,扭过瞪了那女子一眼,心道,我还没说什么,你如何能越过我了去? 那女子被众人的目光看的有些无措,她心想,叶蓉难道不是讨厌霍小简吗?自己在这个时候点出她的名字难道不正和她的心意?可是,她怎么能改变主意了?不过就是改变主意了又怎么样?女子抬起头,气势汹汹的看了回去,她满脸写着,霍小简的学识你们还能不知道?每年书院的最后一名,我这话没说错,她这么说,就是侮辱了大书法家王羲之! 她能这么肯定的想,其他人自然也是如此想的,一时间,霍小简只觉自己的脸都要被人看出一个窟窿了,甚至她依稀还听见那女子说,霍小简怎的还不滚出去?这不是明摆着输了吗? 杜夫子更是站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盯着霍小简。 “《兰亭序》行笔不激不厉,挥洒自如,自始至终流露着一种从容不迫,潇洒俊逸的气度,我虽崇拜王羲之,喜欢《兰亭序》,却并不认为自己能有他那样的气度、那般的潇洒,是以,我写不出他的好字。” 几句话说下来,所有人都沉默了,而叶蓉身边的女子更是已经无地自容了。 杜夫子更是笑意盈盈,宣布道:“霍小简无疑,回答正确。” 其实不用夫子说出来,稍微懂点书法的人都知道,此话说出了《兰亭序》的精髓之所在,她没有高傲的说自己的字写的如何如何,反而只是淡淡的一句此字并不适合我,就足以说明了一切,胜过一切。 轮到那个女子之时,杜夫子一下沉了脸,直接又坐下闭目养神,恢复那般快睡着的模样。 那女子“……” 众人“……” “夫子,不知我可否为接下来的那位女子出个题?” 霍小简抬头,却是方才问她问题的男子又开口了,只是这语气,怎么听着有些温柔了? 杜夫子掀掀眼皮,无所谓道:“随便。” 这便是同意了。 有人偷偷的笑了起来。 女子的脸一下子变的缤纷多彩了起来,她哪里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都想看笑话? 男子说话了,极其随便似的,“那……你便随便背一下《兰亭序》吧。” 众人都饶有兴致了起来,方才这个女子说霍小简连《兰亭序》都不知道,那么,她肯定知道了。 说起来,他们也想听听《兰亭序》到底是如何的。 女子面色惨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她连课堂上的书本都未曾看过,又哪里知道课外的那些?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烧完了,众人也渐渐等的索然无味了起来,眼下这个情况已经很明显了,那个女子会口口声声的说别人,分明自己也没有听说过就算了,偏偏还要多嘴去说别人,这下好了,被人打脸了吧? 只不过,众人的想法又是一停,目光不由的看向那个提问的男子,怎么貌似,他在替霍小简抱不平啊? 接下来这一次抽选的考试很快就结束了,明日后日,或许还有更多的人要离开这里,不过,这已经不关她们什么事了,起身的时候,很多人都抱怨惊出了一身冷汗,但显然,这一次考试,让霍小简的名声不再是倒数第一那么简单。 杜夫子起身来到一人面前,摸着胡须兴奋道:“霍小简,不如做我徒儿如何?”他的声音并不大,只有为数少几个人听得见,叶蓉,就是其中之一。 她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相信的模样,不过随即想起杜夫子那古怪的脾气,又变得释然了,她幸灾乐祸的看了霍小简一眼,转身走了。 霍小简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杜夫子很是上道地说:“其实我就是院长。”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