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十七章 逛男院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27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40


那个女子和吕珍的死有关,若王来宝对那个女子有心,诚心想带人去避风头也就罢了,可偏偏不是,王来宝那日语气里的杀机绝不会是她听错,那么他为何又将人带回家?这说不通啊。 难道是因为那个女子认识都城的贵族,让自视甚高的王来宝迫切的想要一飞冲天才改变主意? 冥冥之中,似乎总有一双手在推动着这些,但不管如何,她都必须弄清霍家被灭真相,王奶奶既然走了,那么她下一个目标,便是厨房里的桂婆婆和父亲说的所谓都城的贵客。 小镇霍家虽然与都城霍家关系不亲近了。但本尊的母亲徐氏与都城徐家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裴家有二女: 一女裴青荷,她于姐姐裴清秋之后出嫁,连续二年未有所出,可霍弈却一如初见,只对她疼爱有加,终于,第三年冬天,生下男孩儿霍飞,又于一年后诞下女儿霍小简,其后,霍飞中了状元,霍小简则成为京中最为尊贵受宠的贵族少女。 一女裴青秋,嫁给兵部侍郎徐才英,头年生下一女,紧接着便是一个儿子,其后,她儿子徐子荣和霍飞结为至交,与霍家十分亲近,女儿则进宫不足三年便当了贵妃,在后宫中的势头隐隐有高于皇后之态。 饶是如此,比起备受几代皇帝恩宠的霍家,徐家还是差了不止一筹。 为了能与霍家更为亲近,徐家本想将庶女徐小柔,也就是身体本尊的母亲嫁与霍飞做小妾,奈何第一徐小柔年龄大了,二来是霍家家规,连霍弈都从未纳妾,年纪小小的霍飞就更是不可能了。 在都城,本家一直很护着住在小镇不肯上都的霍父,未曾想过隐瞒,不然徐家也不会将算盘打到了霍父的头上。 虽然霍父是在徐氏死后才同本家疏远的,但徐家那边却是一点动静也不知晓,如今,同徐家的关系也还算过的去。 本家已灭,霍父既然说了是都城的贵客,那么自然就是徐家的贵客了,而徐家最不会瞧不起小地方的人,就只有与哥哥交好的徐子荣。 霍小简嘴角勾起冷笑,她倒要看看,徐家对她霍府被灭一事到底处在什么位置。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与百官最亲近的徐家,在宫内外都布满眼线的徐家,绝对不可能在事发之前一丝的风吹草动都不知晓,到底是什么,让他们毫不犹豫选择了沉默! 她不急,不能急,急了,就可能什么盼头也没了。 霍小简回家后,想起《本草纲目》等书中记载,‘凤仙花’又名‘好女儿花’,花开之后,取其花朵反复捶捣碎,加入少量明矾,便可用来浸染指甲。 她这次做的很认真,连呼吸似乎都变地轻了,首先,将小翠的十指轻轻放入温水中,每个指甲都清洗干净,擦干,再拿出先前备好的丝绵,将其做成与指甲一样大小的薄片,浸入花汁,等薄片吸足花汁后取出,再轻轻地安放在小翠的指甲表面。 最后用布条一个个缠裹,才算完事。 擦擦汗水,霍小简对小翠道:“今晚你什么事也别做,等会就去睡觉,布条也不许像往常一般取下。” 小翠虽然已经习惯被蹂躏,但还是满脸的疑惑。 霍小简见此道:“明日你便知晓了。” 如此,到了翌日,待霍小简见到外屋塌上的小翠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翠的肌肤原本有些白皙,但如今却变的红肿不堪,甚至她本人还并不知情,边准备梳洗边伸手使劲的挠,眼看就要破皮了,霍小简连忙上前抓住她的手藏好,一脸肯定地道:“真中毒了。” 小翠被吓了一跳,她虽然经常说二小姐将她弄中毒,但从未想过二小姐会中毒,她上看看下看看,除了越看越瘦小,就是不见自家二小姐哪点不好,她心想,或许那毒就是让人看不出破绽呢? 她慌忙道:“我去告诉大小姐。” 告诉霍洁儿做什么?霍小简拉住她,视线落在门口刚搬进来熟悉的镜子上,道:“别声张,我也不确定,就是这么觉得而已,咱们偷偷去看大夫,待大夫下了决定再说。” 小翠点头,“好。” 到了医馆,那看堂的白大夫还未说话,小翠就哭丧着脸道:“大夫,您快看看吧,我家二小姐中毒了!” 霍小简满脸黑线,感情她是以为自己中毒了?拉出她的双手,她道:“大夫你快看看,昨日我就加了明矾,她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小翠呆了片刻,猛然抓住霍小简的袖子,惊恐地道:“小,二小姐,是奴婢中毒了?奴婢是要死了吗?” “呵呵。”白大夫笑了笑,道:“你遇到了老夫,就死不了,死不了,只是明矾癣[过敏罢了],正巧三年前内子就有明矾癣,为此老夫专门研究了半年之久,你的情况并不十分严重,抓两幅药喝下便无事了。” 小翠松了口气。 霍小简也安心了,她细心的问了句,“那以后她是不是不能再碰到明矾?” 白大夫点头,“那是自然。” “如何分别一个人是不是明矾癣?” “这类人是极少的,老夫这辈子也就遇到内子一人,若小姑娘你实在担心,便用少量涂抹在耳后,若出现症状,便似有明矾癣,若无,便无了。” 如此,霍小简想要隐瞒家人偷偷试验染色指甲的事便无法再进行下去了。 今日去书院,小翠自然不能再作陪,两人分手后,霍小简便独自去了书院。 南山书院只招收十二到十四的女学子,也就是说,她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待她年满十三,便不用再去,这正中她的下怀。 叶蓉今日似乎有些奇怪,穿着一件眼熟的艳丽衣裙,在她眼前兜兜转转,眼神也老是瞟向她,像是看见欢喜的恋人般…… 霍小简知道她是想获得她的夸奖,但她倒是想知道,若她一直不开口,她会不会一直耐心的等到杜夫子进来? 这对叶蓉来说自然是不可能的,她转了几圈,连头都转晕了,见迟迟未曾听见赞美自己的话语,便不满地道:“你不是说我像贵女?为何今日我穿了同一件衣裙却迟迟不见你开口?” 那愤怒的小眼神,倒是将这事生生变成自己的错了?霍小简哭笑不得,但也不愿意日后天天都被她这么纠缠,她受得了,自己还不想干那事呢。 于是,她道:“你这么说,莫非是对自己的不自信?” “当然不是!”叶蓉回答的斩钉截铁,毫不犹豫便愤愤然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 下一刻,当她一坐下便看到杜夫子穿着襦裙进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四下瞬间寂静无声。 杜夫子身着一袭大红大绿色的伞裙分外扎眼,他脸上化着浓妆,脸颊两侧还涂抹了厚厚的胭脂,更可笑的是,他一进门还四下抛了个媚眼,惊落了一地的下巴而不自知,或者说是根本不在乎。 他梳着都城盛行双丫髻,两边花苞别着精致的花朵,脑后散落的发丝也编成了几条复杂的辫子,辫子中间镶了金色的荷花,倒也好看的紧。 他脚下穿了双硕大的绣花鞋,霍小简发誓,她头一回见到这么‘庞大’的绣花鞋。 试问,在场哪个穿绣花鞋的姑娘不是三寸金莲? 目光倏然落在他手腕处的翡翠镯子上,那镯子一看就不是凡品,周边刻着缕缕金色的花纹,花纹扭曲的想错而过的模样是说不出的神秘。 霍小简的眼瞬间一眯,危险的气息倏然散发全场,却在一息间就被收了个干干净净,仿若从未出现。 杜夫子的眸子敛了下,忽然扭头对上霍小简惊呆的眉眼,细细打量片刻,也不见她露出什么别的表情,便向着四下看去,最后,他的目光在吕珍因为惊呆而大张的唇上一亮。 摸了摸被自己刮掉的白胡子,他道:“大家也都学了几个月吧?有些甚至长达一年、两年,但你们都学到了什么?为了减少吕珍类似的事件发生,院长决定今日来一场赛事,到了地方,若有一人未曾答上话,即日起便可不用再来,日后到了年龄的女子也必须经过考试方可入内学习。” 如此突如其来的考试,真心学习的留下当然没有问题,但那些歪了心思的,就是找个借口将他们打发出去罢? 霍小简心思微闪,原本她是想尽早离开书院的,但……目光再次从杜夫子的手腕处一扫而过。 如今,便是要留了。 一言激起千层浪,场中女子绝大部分都还未回神。 杜夫子咳咳两声,道:“院长说了,女院的夫子必须是女夫子,但我事先并不知情,便讨要了差事,于是便有了男扮女装的一幕。” 在场人微微一抽嘴角,想起平日里也不正经的杜夫子,女院的夫子必须是女夫子这句话当真不是他自己特意加上去的? 只是,看着这样的杜夫子,霍小简却忽然想起霍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