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十六章 贵女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33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40


叶蓉撇撇嘴,将人交给小翠,正准备走,袖子却忽然被拉住了,她回头,见霍小简强力睁开眼,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又是一笑,好心情的听她说话。 霍小简道:“告诉你父亲,明日天亮之前去十巷后山的破庙里,晚了也许就出人命了。” 鼻子有些堵,她伸手揉了揉,她也没想到自己的身子这么差,竟然说发烧就发烧了。 叶蓉心下一惊,表面却是一副你已经完全不够格让我出马的模样,不耐烦的挥掉霍小简抓住她的手,道“知道了知道了,看我心情吧!” 叶蓉一向心直口快,想什么全摆在脸上,她这点道行在霍小简眼里自然是不够看的,见她听进去了,便也任由她离开了。 霍小简再次醒来是被吵醒的。 她看着床边坐着的人,惊道:“阿姐?” 那一袭白衣的女子哭的梨花带雨的可不就是霍洁儿?霍小简有些手足无措,向来都是别人安慰她,她哪里安抚过旁人? 笨拙的拍拍霍洁儿的背,她拧着眉问,“怎么哭了?” 霍洁儿拿帕子试了试泪,道:“从前阿姐的小简不这样的,她很乖巧,什么都听我的,虽然胆子小了点,但从不会让我和父亲担心。” 霍小简一愣。 她说着又哭了,“如今,你似乎长大了,以前啊,你每晚都吵着要和阿姐睡和阿姐说的。”她哽咽着,又补了一句,“若不是我的小简自小就带着那样的毛病,我都以为你不是小简了。” 她发现了?霍小简满色苍白,手脚冰凉,一时不知如何言语。 霍洁儿又絮絮叨叨的说了诸多,最后一把搂住霍小简,道:“小简啊,你知道阿姐是个爱操心的,我也不问你昨儿个到底去哪了,但是日后,但凡出门就必须有我或者小翠作陪,若你不答应,我就哭死给你看!” 她说着,当真嚎啕大哭了起来。 原来她不是发现我是假冒的,霍小简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又有些酸酸的,记忆中,霍洁儿为了给胆小懦弱的本尊做榜样,从不在她面前哭,而今,竟然如此伤心的大哭,想来应该是见她晕倒又发烧,担心坏了吧? 她叹了口气,道:“好阿姐,是我的不是,我昨晚睡不着到院子里走走,后来遇见王来宝出门,想着王奶奶这几日的寻找,一时好奇便跟了过去,哪知竟发现他有了相好的。你也知道后山那破庙,上百年没有人进去,四周都长满了野草,站的稍微久了便会透湿了衣裳,我也未曾料到自己的身子竟会如此之差,竟就发烧了。” 这话她即便不说,衙门去了抓住了人也会传出去的,到时候阿姐稍作一想,便会猜到几分,倒不如她率先说出来。 当然,用对付霍父的那些话是瞒不住霍洁儿的,霍洁儿平日里就会多愁善感,时常将一些发生过的事情反复的想,想多了便就会发现端倪。 霍洁儿听言,脸色好了许多,叮嘱道:“如今知道了,可不许再那般了。” 霍小简忙点头称是。 正巧小翠端了碗药进来,伺候霍小简喝下。 霍小简苦着一张脸将碗递给小翠,暗道,原来没放蜜饯的药竟然这般难喝么? “你说看到王来宝有了相好的?会不会看错了?”霍洁儿很是不信,倒不是她不信霍小简,只是若连王来宝那样的孝子都会做出这种事,那么这世上岂不又会多了一批披着人皮的狼? “哗啦”一声响。 姐妹俩看过去,见小翠低头道:“奴婢不是故意的,二小姐赎罪。” 小翠在霍家好几年,从未出过这类事情,霍小简还未有所察觉,霍洁儿却微微闪烁了下眼睛。 霍小简道:“没伤着吧?” 小翠摇头不语,蹲下身捡了碗就快速的站到一旁。 霍洁儿贴心地道:“快些将碎碗拿出去,划伤了手就不好了。” 小翠犹豫了下,终是没忍住嘀咕道:“来宝哥不是那样的人。” 霍洁儿眼眸更深了,笑着道:“是是是,我也觉着不是呢,快些去吧。”她摆了摆手。 小翠这才退下。 她一走,管家便敲响了门,一副恭候多时的模样。 他道:“大小姐,该学习贵客来时如何按照客人喜好摆放物什了。” 如此,此事便罢。 深夜,黑色笼罩了一切房屋,一个人影悄然从树影婆娑间溜了出来,直奔后山而去。

霍小简连着请了三四天的假,身子才开始好转。 只不过,近日来,天气转凉,早晨起时,她便对如今的天气又爱又恨,爱的是她前世一向就欢喜秋季,恨的是因为如今羸弱的身子,竟巴不得将冬天着的袄子拿出来穿上了再出门。 出门前,她喝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燕窝,顿觉整个人都舒坦了。 吕俊也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这几日频频往霍家送补品,他送的也真是有趣,天天都送,还不重样,并且还是煮好了送过来的。 霍父则是眉头紧锁,每日都准时守在门口,待送东西的人来时,就把银子付给人家,奈何他能想的方法都用尽了,就是不见那送东西的人出现,但一转头,就偏偏会看到一碗热气腾腾的补品放在身后,气的脸色铁青,满脸写着坏了自家姑娘的名声,可张了张嘴,良好的教养却让他无论如何也骂不出声。最后只得不许霍小简喝,还坚决看一次就扔一次。 虽是如此,却也从未忘记每日早晨给霍小简炖一碗燕窝补身子。 霍小简用帕子擦了擦唇,眸光灼灼生辉,自看了《本草纲目》,她前世被无法接受选择遗忘的记忆便回来了,其中,自然也包括如何正确的染出一双好看的指甲。 为了不让霍父担心,她喝下了这碗名贵的燕窝,但心底却已经下定决心要开一家能够挣银子的‘指尖店’。 南山女院,两道纤细的身影一前一后走到外面的枫树下。 叶蓉今日穿了一件红色的罗裙,妆容十分张扬,眉眼却意外添了些什么,看起来竟少了许多往日的目中无人。 她看着霍小简,严肃道:“今早有尸体被发现在河边,是一具男尸。” 头一回见叶蓉如此严肃,霍小简诧异了下,听到她说的话,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三天前我让我爹带人去了你说的破庙,却什么影子也未曾看到,连破庙里的蜘蛛网都一丝不变。”叶蓉说到这,狠狠白了霍小简一眼,顿了下才又道:“那日我见你也不像说谎,你肯定是隐瞒了什么,你最好是别妄想瞒着我,快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她上前一步,咄咄逼人。 得意的笑了笑,“你如今应该知道了吧?我和你,本质上就有着天差地别!”她又道:“现在可是连人命都出来了,只有我,县令之女,才能查清事实,霍小简你即便藏着掖着,也绝对无法做些什么,为今之计,就是你赶紧将一切都说出来,我再告诉我爹,此事由我爹来做,才是万无一失!” 霍小简挑了挑眉,颇为好笑道:“我还是头一回知道,你还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呢,什么破庙破庙的,我都不记得我何时说过,至于三日前,貌似是我发烧之时吧,那时候的话,你也信啊?” 叶蓉一噎,心下也打鼓,本来她也只是怀疑,没想到对方一脸的莫名其妙,她气恼地道:“你竟然敢欺骗与我,看我不告诉我父亲!” 霍小简等了三日,都没有等到衙役,反而是叶蓉来说道,说明叶蓉在得知破庙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知道她父亲若是知道了便会找自己算账,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向她父亲供出自己,由此看来,她也并非一无是处,反倒叫霍小简对她的看法微微改观。 说到底,比起都城那些蛇蝎美人,她的心直口快除了逞口舌之愉,对她无半点实质性的伤害。 既然如此,她也乐得两人和解。 “罢了罢了,就告诉你吧,我那日只是做了个梦,迷迷糊糊将你当成了贵女,便向你求救了,你好好想想,我三日前是不是头脑发昏还差点摔倒?” 叶蓉虽说自认为是第一,却从来都是希望和都城的贵女一较高下的,如今听霍小简下意识将她当成贵女,高兴之情溢于言表,瞬间什么都抛到脑后,板着脸还是没忍住勾起嘴角,哼了一声甩甩袖子,道:“算你识相!”便摇曳生姿的在霍小简面前多走了几步,而后绷不住想笑出声的时候豁然飞奔而去。 她一走,霍小简就摇着头皱眉。 王来宝两人居然没在破庙? 回家的时候,霍小简特意绕去了王奶奶家,敲了半响的门,却无一人应答。 此时身后的小翠忽然开口,“二小姐,奴婢听说王来宝三天前带了个女子回家后,隔天就悄无声息的去都城找他父亲去了。” “是吗?”王来宝真的将那个女子带回家,并且征得王奶奶同意一起去都城?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