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十五章 杀机四起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55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15:47


当然,报仇的事除外。 周珏又道:“我只要《本草纲目》。” “说了不必就是不必。” 她的声音泛着说不出的冷意,周珏莫名从里面觉察出一丝浓浓的恨意,仿若带着刻骨的杀亲之仇。 只是,她恨他? 听到脚步声,霍父抬眼看去。 那徐徐走来的女子,仅仅罩着一件单薄的披风,乌黑的发丝披散在肩头,莹莹水珠沾直流而下,分明已经湿透!他疾步上前,脱下自己的外衣为她穿上,怒道:“你为何会在此处?晚饭过后就来了?庙里点着灯又怎生不进去?待在外头淋了一身的露水作甚呢?” 霍小简乖顺地任由父亲为她穿衣,嘴里道:“昨儿做了个梦。” 什么?自己在这发脾气,她却说自己做了个梦?霍父的脸一黑,却到底是更关心女儿,便问,“做噩梦了?” 他做不来担忧的神情,便是板着个脸一脸怒容的模样。 若是身体本尊,定会被他一脸怒火的模样吓的连话都不敢说,但霍小简自幼就见惯前世父亲的冷面脸,对如今霍父的怒火,是丁点没有害怕,反倒扶了他往前走,伤心地道:“的确是个噩梦,梦到今儿下了大雨,出现山崩,父亲因为没有带罗伞便出事了。” 听到山崩两个字,霍父整个身子都是一僵,显然想起了亡妻的惨死,便自然而然的认为霍小简也是如此。 他叹了口气,难得安慰地道:“此事你莫要再放在心上,你母亲的死怪不得你,要怪就只能怪我投错了胎。” 这话里似乎包含了重要信息,霍小简心中一个突突,原本主要是为了解开父亲的心结,却没想到他竟会说自己投错了胎! 这话是在说他不该投身在霍家啊! 可是,徐氏的死又不是她霍家造成的,父亲为何这般说? 刚想再说话,霍父却又停下脚步转移了话题。 “你说你梦到下雨,那来破庙便是提前为我送伞来了?” 霍小简还未回过神,听言“啊?”,随即心虚地“嗯。”了一声。 霍父又板起了脸,没什么分量的训斥道:“那你就忘在破庙了?” 霍小简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扛不住,心下一个点子冒上来,便松开父亲的手,边往回走,边摆出状似才想起来的神情道:“我回去拿,父亲你快些赶路去吧,迟了就不好了。” 霍父道:“无碍。”便开始向霍小简走来,嘴里还道:“我早起了半个时辰,便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父亲,其实我还想那个来着,咳,有点急。”她脸蛋微红,带着十分的不好意思,更是满脸要出恭的急色。 霍父严肃的脸僵硬了一下,随即果断转身,头也不回地道:“早点回家。” 待他走远,霍小简悄悄松了口气,一转身看到周珏正打量着她,便是怔了怔,而后摆出一脸失忆地道:“《本草纲目》你想要就拿银子来买,既然送我了,哪有白拿回去的道理?” 她会永远记得要报仇,却不想日日面对那残酷的回忆,她想对千疮百孔的自己好一点。 她的话使周珏又想起那破烂的窗帘,心想原来她是个爱财的,那这就好办了。 正待说话,庙门却‘吱呀’一声响动,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皆走到一处高高的草丛中藏了起来。 要不是听见这声响动,霍小简都要忘记还有个正在‘上大戏’的王来宝了! 彼时天已经大亮,当王来宝搂着一个女子出来的时候,霍小简清楚的看到,那女子仅是穿了个肚兜,露出大片青青紫紫的肌肤,光看那玲珑有致的身段,便是少有的佳人,更何况那遮遮挡挡的小脸为她所添的神秘? 下意识将目光看向身旁的周珏,待看到他精致绝伦的脸上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时,霍小简不禁皱眉。 此人深不可测又不好女色,该如何是好? 思想间,前方传来女子娇媚的嗓音将她吸引了过去。 “你到底何时娶我?” “快了快了,这不是那件事请刚过么?后天,后天我就和母亲提。” 女子将手伸进王来宝的胸口,娇滴滴的又道:“那事不是六日前就过去了嘛~,后天实在太久了,奴家等不及了啦~,今日如何?” 王来宝被她几句话说的神魂颠倒,抱着人又亲了一会儿,这才为难道:“今日不可,我母亲会承受不住的,待我细细与她说来,明日可好?嗯?”

女子摇头,从王来宝身上撤离,娇媚的脸上浮出冷漠,道:“就今日,你应是不应?” 王来宝未曾发觉,只觉佳人这般急不可耐的想要嫁他是因为他待她好,便耐心的解释道:“那吕珍去世才八日,姓周的也是六日前才放出来,他在安乐小镇的势力你也知道,被人冤枉岂能不彻查?乖,我昨儿打听到他找了两日没头绪已经开始不找了,这时候我家多出一人难免惹人生疑,依我看,便是过一段日子才好,但是你我又如此相爱,便是先瞒着旁人把你接回家住也行,只是今日确实不可,你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老母亲,现在指不定又到处找我哩,此时将你带回去说不定会惹她老人家不喜,到时候将你赶出来我会心疼死的。”他歇了下,见她已经被他说动,便又再接再厉地道: “但是我若今晚就看情况同我母亲说,待她适应后再将你带回去,她心里有个底,就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王来宝信誓旦旦地道:“没人能比我更了解我的母亲。” 女子终于被他说服,两人依依不舍的相拥了片刻,王来宝便把人又送进去了,而后才出门离开,他往前走了近二十步,正巧停在霍小简与周珏面前,便嘴角一裂,露出满口黄牙,不屑道:“呸!不过是个搔首弄姿的贱蹄子,也配我娶回家?要知道,我爹现在可是都城霍家的人了!” 盯着王来宝离去的背影,霍小简的眉头深深蹙起,如果没有听错的话,他最后那些话里充满了杀气。 一个被所有人公认敦厚老实的人,竟然会说出那么令人无法置信的话,如果他今晚真的过来杀这个女子,那就足够说明他对人命的漠视! 而她霍小简,无时无刻不在经历失去的痛苦,他王来宝,凭什么打着自居霍家的名号肆无忌惮的作恶? 先不说她对王奶奶有愧,就算是为了让王奶奶能够顺利邀约都城“霍”家的人出来让她趁机审问,她也一定要阻止! 还有,吕珍的死同那个女子又有什么直接关系吗?霍小简不由转头看向身边,却忽然一愣,周珏人呢? 霍小简倏然起身,却又‘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她揉了揉因为久蹲而眩晕的颞[太阳穴],起身朝家的方向奔去。 换了干净的衣裙,霍小简也来不及同霍洁儿解释自己为什么一身湿,带了小翠就直接出门了。 到了女院,她颇为欲哭无泪的站在门口,前世今生,这可是她头一回迟到。 杜夫子盯了人好几天,这次终于高兴了,他背着双手乐滋滋的踱步到她面前,白胡子一翘一翘的,像只笑面虎,“迟到了?” 霍小简摆出知错的态度,弯腰行了个礼,不知为何觉得眼前模糊,但还是坚持行完了礼,随即诚恳道:“是,请夫子责罚。” 叶蓉坐的离门口近,她‘腾’的起身,指着霍小简的绣花鞋,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兴奋地道:“夫子,你看她的鞋子还是湿的,定是贪玩去了!” 要说上次叶蓉欺负霍小简的事,小翠离的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次就不同了,她虽也不知二小姐去了哪里,但也心知二小姐除了将她指甲弄中毒也没什么贪玩的,自然不愿意二小姐被欺负了,顿时就插着腰叫道:“你胡说!” 叶蓉气的整个人都差点跳起来了,心想二小姐那样,丫鬟竟也敢和她叫板,真是气死她了,不耐烦的瞪了贴身丫鬟一眼,瞧瞧,人家的丫鬟永远比自己的丫鬟贴心,看我回头不将你换了。 伺候叶蓉的丫鬟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见二小姐瞪她,下意识摸摸手臂上的淤青,一咬牙,挺起小胸脯上前推了小翠一把。 哪料,她都使出吃奶的劲了,小翠竟然还纹丝不动,甚至得意洋洋地左扭右扭,“推不动,推不动。” 叶蓉忽然奔上前,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霍小简,皱着眉道:“霍小简你怎么了?”一摸对方身上的肉,她更惊讶了,幸灾乐祸地道:“没想到你竟然是颗干瘪豆芽啊哈哈哈哈!” “二小姐!”小翠连忙上前,接替叶蓉扶住霍小简。 叶蓉不高兴了,瞪着小翠道:“混开!”又激动的摸摸霍小简的大腿,笑得合不拢嘴,“真的皮包骨啊哈哈哈哈哈。” 众看观,“……” 杜夫子上前,观看了霍小简半响,遗憾自己不能借题发挥了,不甘不愿地道:“发烧了,带回去吧,好了再来。”又对叶蓉板着脸道:“回去上课。”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