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十四章 破庙里的香艳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56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14:26


霍小简冷笑,她又不是没管过家里的别庄,自然知道一年的时间够他们弯弯道道的了,只是再加上那本书,她绝对不会亏就是了。 对,她就是来宰‘人’的。 是以,她冷着脸,直接道:“就一年,不行就算了。” 小伙计气的牙痒痒,心想兴许她以后还能拿出什么罕见的锈技呢?为了自己的财路,他忍了,“行!但是要立字据。” 我还就怕你不立,霍小简笑笑,结账之后,也不用小伙计打包,拿了装好的斗篷就走了。 她不知道的是,她前脚刚走,后脚周珏就从里屋出来了。 小伙计连忙两眼发光将契约捧到他面前,叽里呱啦将一切道明,语毕笑歪了嘴等着他夸奖。 看到柜前醒目的红色帕子,周珏沉默了一下,脑海中一闪而过,那辆黑色马车上破烂的窗帘,眼皮无法抑制的抖了抖,抿着唇问,“什么书?可镶了金边?” 小伙计认真想了想,迟疑地道:“似乎有。” 垂在身侧的手抖了抖,周珏好不容易克制住掐人的欲望,这才抿着唇道:“那是我找了许久都未找到的书,价值万金不说,更是我父亲的遗物之一,你竟敢将它白白送人了?”说到最后,语气稍微上挑,倾泻而出的不可置信直指小伙计。 小伙计一听,顿时面如死灰的呆住了,完了,他的发财梦完了。 霍小简回去后又给小翠的指甲染了一遍,结果发现竟然丝毫没有进步,她也不泄气,心想肯定是哪里出错了,便随意翻了翻从杂货铺拿来的《本草纲目》,这一看就不得了,她彻底被里面的药理吸引住了,比起平日里看的那些杂书,她感觉这本书带给她的感觉更为不同。 隔天到了书院,杜夫子满脸惊叹的捧着她写的《兰亭记》一直讲个不停,她也完全没有听进去,至于叶蓉的嫉妒与挑衅,更是没让她挑半下眉头,气的想看好戏的杜夫子和阴阳怪气的叶蓉鼻子都歪了。 就这么持续了整整三天后,霍小简终于合上了《本草纲目》的最后一页,待看到正在给窗前的花草浇水的小翠,这才猛然想起那日见到的周珏,便开口问了两句。 哪知小翠道:“二小姐你终于回神了,终于不用再担心你撞柱子拉!” 霍小简一脸黑线,有那么夸张吗?有吗有吗? 惊讶够了,小翠这才回答起霍小简的话,“听说案子证据不足,审判当晚就被放出来了呢,奴婢就说嘛,那么俊雅的一个公子,不给咱们送通关文牒就已经是极限了,又怎会干杀人那档子事?” 不知是不是霍小简的错觉,小翠在说杀人那档子事的时候,神情太过自然,仿佛死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无关紧要的蚊子。 小翠忽然朝窗外望去,怒道:“小柱子,别闹!” 又快速回头,露出一张明显被水洒花的脸,“二小姐,我去去就回。” 霍小简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便点点头允许了,自己也跟着起身,踱步出了门,又不知去哪儿,便就在门口的长廊上走来走去活动下筋骨,顺带看看好戏。 小柱子是个乞丐,平日里总喜欢捉弄小翠,像方才那种泼水的玩闹实在太多了,刚开始霍小简还会说两句别把房间打湿了,后来见他们玩的实在开心,便也任由了。 此时正是太阳落山的时候,两人彼时正在园子里玩水,呵呵的笑声传了个遍。 她忽然就有些羡慕了起来,自小,她家的规矩就比别家的多,遵从笑不露齿,像这般无所顾忌的大笑,是绝不允许的。 其实,人生不过区区几十载,她又身染旧疾,能活多久真的说不准,不如以后就放开了,想笑便像他们一样露出牙齿大笑,如此,也算无憾了吧? 正想着,前方的柱子又将水泼向小翠,小翠这次没能躲过,当即一盆水下去,整个人都湿透了,那狼狈的模样,使霍小简忍不住抿唇笑了。 她怔了下,明显的感觉自己笑不露齿,不由叹道,果然,一个人习惯是不可能说变就变的。 因为全身湿透的关系,小翠将长发撩到胸前,露出了一边光洁的颈部,而那里,一只古老而神秘的蝴蝶在晚霞的照耀下,栩栩如生,宛若活了一般。 这只蝴蝶她看的很是熟悉,可想了片刻却始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最后蹙眉片刻,便放弃了。 “吱呀”一声乍然响起。 她寻声而去,却看到有人从王奶奶家出

来。 那人微微侧身,似乎要看过来,她连忙隐身到一颗大树后,片刻后探身而出,却见那人猫着腰往后山走去。 看这身影,却似乎是那晚在王奶奶家不远见到的影子?当时她还以为那是自己眼花,却不想原来是他! 月光打在那人的身上,一张老实敦厚的脸便呈现在眼前,霍小简凛然,王来宝这个时候去后山? 听小翠说王奶奶痴呆了,这几日老是莫名喊她帮忙找王来宝,却在下一刻又看到王来宝好端端的在他自己家中。 霍小简微微拧眉,情况不对。 “嗯~轻点。” “小娘子,我想死你了。” 当霍小简反应过来时,就已经跟着王来宝到了破庙了。 王来宝一进去,霍小简就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里面的情景是何等的香艳,她的脸瞬间一红,快速往后退了十几步,这才没被那样的声音侮了耳朵。 想不到平日里老实巴交的王来宝之所以失踪竟是偷人来了! 他不是孝子吗?莫非传言并不可信? 不,当然不是这样,一个人再怎么装,也装不了那种看母亲特有的依赖,这种眼神她再熟悉不过,就是张姐姐说自己看霍父裴母的眼神。 只是,如若不是如此,王奶奶又为何痴呆? 唯一的解释便是,美色误人。 前世她就看过不少宠妾灭妻的戏码,男人对美色的事她虽然说不上有多在行,但王来宝那副急色的模样却是笃定无疑的。 从家里到后山行了约莫小半个时辰,为了确保里面完事,霍小简又特意等候了许久,直到全身被露水打湿,天将将亮起,她才揉揉因为久蹲而发麻的脚踝,起身朝破庙走去。 女子兴奋的喊声措不及防响起。 “来宝哥快!再快!啊~太快了!” 霍小简脚步一顿,浑身都僵硬了起来,慌忙又后退,却在转身时看到一抹熟悉的影子正“哐哐哐”的朝这边大步走来。 来不及思考,她已经大步又回到庙门口,疾步朝那与庙里庙外紧密联系的参天大树走去。 身后的脚步声接近,来不及了! 霍小简猛的直接扑到树后,哪怕撞在树杆上,也比被自己的亲身父亲看到她在这里看大戏强啊! 她怎么就忘了,这里是父亲教学的必经之路啊! ‘碰’的一声轻响,霍小简不出意外的撞到树杆上,倒吸了口气,伸手一抹,摸到一把蜘蛛网,正待此时,不知名的‘啪啪’声入耳,她仔细一听,瞬间黑脸,也不去管手上有多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耳朵,不自觉的皱着鼻子一脸委屈。 后面在演大戏,前方父亲挡路,这都什么事啊! 偏偏此时上空还传来一阵呼吸声,原本她是不信鬼神的,可下意识就想到重生的自己,要不是重生在这具身体里,她可不就是孤魂野鬼? 再说,这个古老的破庙,有孤魂野鬼实在太正常了,想到这,霍小简背脊发凉,惨白着一张脸豁然扭头望去。 唇上所触一片柔软,鼻尖冲刺着温凉的气息,四目相对,措不及防撞进那人满是温煦乍然变成讶异的眼里。 一触即开,霍小简黑瞳里倒映出他微带嘲讽的唇角,一怔过后不由恼怒,下意识就准备给他一个巴掌。 明明是自己被侮了清白,他当他自己是香饽饽啊?嘲讽谁呢? 周珏轻松挡了下她的手腕,随即甩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黑丝绸的帕子,仔细擦拭着自己的手腕,边冷冷淡淡地道:“你父亲就在你十步之内,嗯?还想打吗?” 顾不得其他,霍小简回身,果然瞧见父亲走向她先前站的地方,正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支青色的簪子。 霍小简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她现在,十分后悔自己跟着王来宝出门了! 霍父不明觉厉,路过这里的时候还以为地上发出光芒的是银子,结果……,他疑惑道:“这不是我女儿的簪子吗?”语毕,四处张望了一下,最后目光停留在散发着灯光的破庙里,果断抬脚朝前走去。 霍小简无法,她定是不想霍父看到那样一幕的,是以她深吸口气,准备出去阻拦。 周珏忽然道:“我可以帮你。” 霍小简果断道:“不必了。”周珏心思深沉,他若答应帮忙,肯定是有条件的,先不说她一点也不想入他的网,就单是冲他压根看不起她的这一点,她也不想与他有任何的纠葛。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