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十三章 杂货铺的东西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54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14:26


他似乎很不满意霍小简的淡定,胡子也不摸了,想起前任夫子留下的对她的简评,他很期待她接下来的表情,于是直接道:“拿出笔墨纸砚,今日就考《兰亭序》。” 《兰亭序》是大书法家王曦之晚年的得意之作,更是院长今天内定出来的考题,当然,他是不会告诉她们,这次考试是要计分的,呵呵呵。 授课都是一圈一圈,《兰亭序》更是前任夫子第一节书法课时让她们空余去翻看的,过去这么久,又不是重点课程,从前翻过的人都不记了,新来倒是瞅了几眼,但到底所记不多,一听都懵了。纷纷忍不住在心底哀嚎,夫子你还是不正常吧,你正常起来不是人啊! 叶蓉却眼前一亮,王羲之是谁?那可是她父亲最喜欢的书法大家,她不说全记得《兰亭序》,但七七八八还是会的。心想着,不由鄙视的看了对面女子的胸前一眼。 这一看不得了了,叶蓉忽然就憋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的莫名其妙,瞬时间就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杜夫子道:“你笑什么?” 叶蓉指着霍小简胸前的名字,道:“瞧瞧,瞧瞧,她就是一年前大名鼎鼎的霍小简啊,那个胆小的草包,别说写《兰亭序》了,就是霍小简三个字她都不一定会写呢!”她说着,又捂了嘴,呵呵道:“都即将毕业的人了,还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怎会不好笑?” 她一语毕,众人皆将目光投向霍小简,先前她气度不凡,都以为她是新来的,如今被叶蓉指出,再细细打量一番,可不就是那个草包? 这下好了,有她垫底,面子算是保住一二了,认识霍小简的都纷纷吐出一口浊气。 杜先生立马板起了脸,道:“叶蓉嘲笑同窗,扰乱学堂,起来罚站。” 叶蓉一愣,随即抿着唇站起来。 她可不能像头一回那样顶嘴,得到的后果只会更惨,这个杜先生看起来像个平民,但以前是真当过状元,说不准朝中就还有他相识的人,父亲既然让她听话,她也不得不从。 “前任夫子留下对霍小简的简评我看了,并不像叶蓉所说的一无是处,如此,便开始吧。” 杜大夫一语锤定,考试便开始了。 前任夫子对本尊的嗤之以鼻霍小简可谓印象深刻,要她相信那个满嘴厌恶嫌弃的夫子对她另眼相待绝不可能,杜夫子之所以这么说,唯一的可能就是恶趣味想看她笑话。 不然也不会只字不提她请假三月的事。 霍小简沉默,她写的字在父亲眼里的确不够好,但在京中也算得上数一数二,或许那些人在点评她的字时有些刻意的讨好,但她自认为也不错……吧? 见眼前的墨不够润,便将清水倒进适量。拿起墨时,食指放在墨的顶端,拇指和中指夹在墨条的两侧,缓慢的一下一下。 途中杜先生又道:“平日里不是都以为我胡闹?今日若是有人交了白卷,就看我手中的戒尺答不答应吧。”语气里毫不掩饰的期待。 若是先前还只是单纯的以为杜夫子只是恶趣味重了点,此时霍小简却肯定杜夫子是听见小翠说的话了。 知道原因,她反而松了口气,如今的她,满脑子都是报仇的念头,实在分不出精力去研究他人。 不紧不慢的又研了会墨才放下墨条,拿起了毛笔。 叶蓉是直接动笔的,很快就写完了,夫子一击掌她便第一个交了考卷。 转身见霍小简居然恋恋不舍的盯着卷子,顿时嘲笑道:“不会写就不要写了,磨什么墨?瞧她那气定神闲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当真知道《兰亭序》为何物呢?” 霍小简将考卷交给杜大夫后,徐徐走向叶蓉。 叶蓉见她‘气势汹汹’的望自己这边走,为了不被看轻,她上前一步,趾高气扬的矗立在那。 哪知,对方却眼都不带眨一下的越过去了,顿时目瞪口呆了。 都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霍小简最担心的便是不能在有生之年报得灭门之仇,其次就是小镇霍家,霍父同霍洁儿待她不薄,她不能让他们因为自己而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忍一时之气,总比为了逞一时之快而得罪小镇的父母官强,位高者拥护无数,有时候并不需要亲自出马,自有无数人趋之若鹜,一个不好,身败名裂都是轻的,这点,‘前世’身为贵女的她自然看的清楚。 下午授课的是位女夫子,她教的是女子每

每必考的三从四德,霍小简对这些很是熟悉,几乎没怎么走心就结束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霍小简转弯去了杂货铺子,自徐氏过世后,霍家的日子是越过越拮据了,如今,除了去年她带回来的厨房婆婆与同无父无母的小翠便再无旁人了,为了出嫁后家中好过些,霍洁儿不得不开始绣帕子补贴家用。 有钱行万路,无钱寸步难行,为了无所顾忌的为霍家翻案,霍小简所需的银子甚多。 到了杂货铺子,一本黑色的书吸引了她的视线,但她没有上前,反而从怀里掏出空闲时绣的几个帕子,这种帕子即便在兰州也卖不出好价钱,因为丝绸很昂贵,比起兰州,安乐小镇似乎更加卧虎藏龙,贵人也更多。 看帕子的小伙计因为在其他店做的好,被调到资历最老的杂货铺,他刚来不久,正想着如何讨上面欢心,他打量了霍小简一眼,眯着眼睛道:“三两一个。” 普通绣好的丝绸帕子是一两银子一个,但霍小简在其中加入了好几种罕见的锈法,这种锈迹,供不应求,不说几十上百两,少说也有个十五两一个,小二这般说明显就是在欺负她年纪小不懂事,以为不是她绣的,就想骗她。 “其中罕见的双面锈迹只怕你见也未曾见过,三两你打发叫花子呢?”说着,霍小简黑眸闪过一丝狡诈,补充道:“周珏你认识吧?我跟他有点熟。”杂货铺子是周家的产业,不坑周珏坑谁? “我什么时候跟你熟了?” 那人一身白色长衫,站在二楼俯视着,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栏杆上,墨缎般的长发用一顶玉冠束起,露出如画的眉眼,纤长微卷的睫毛,一双温煦如水的墨色眸子轻轻瞥过来,辨不清喜怒,可霍小简分明从他眼眸深处看到一抹极快隐去的傲岸无情! 他似乎只是路过,瞥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淡淡说了句,“我不认识她。”而后继续向里面踱步。 微风掀起他素白的袍子,熟悉的温凉仿佛扑面而过,霍小简眸光深邃的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尽头。 这人,竟相安无事了? 然而她也没忽视,小伙计那张瞬间扬起和倏然阴下去的笑脸,他不愉的看着霍小简,不耐烦道:“十两,当还是不当?” 虽然此女的拿来的帕子上锈技难得,但东家好不容易出现一次就这么被她打断了,今后他还如何取得东家的注意?这不是挡人家财路吗?要不是双面绣太过出名,又罕有人会,他都想将人赶出去了。 伸手将自己的帕子收好拿回来,霍小简面无表情道:“不当。” 本来就是来宰人的,如今被人戳穿了自然宰不了了,那她为什么还要将独一无二的锈迹买给周记杂货铺? 临出门前,她不紧不慢地道:“其实我也认识吕俊的,要不还是去吕记绣楼好了。” 此话一出,小伙计一阵错愕,他以为对方将帕子卖到自己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没想到她突然就改变主意了。 谁不知道他们周家同吕家是死对头?这段日子因为东家出事已经被吕家挖走很多老客,若被东家得知双面锈再跑到吕家那去,还不得宰了他?反之,若他将双面绣弄到手上,不是又多了一个讨好东家的机会?到时候什么财路没有? 这人,绝对不能放走了。 想到这,小伙计顿时笑呵呵的从柜后走出来,客客气气的将霍小简迎进门,伸手拍打自己的脸颊,赔罪道:“是小人嘴笨,这么好的帕子自然不止十两,说实话,小的还是头一回在镇上见到您这么貌美的小姑娘,价钱嘛,自然都是好商量的,嘿嘿,好商量的。” 霍小简缓了脸色,并未言语。 小伙计立马上道地道:“二十五两一个帕子如何?这个价钱吕家可绝对给不出来。” 霍小简薄唇轻启,“三十两。”因为头一次讨价还价,她虽然脸色镇定,雪白的耳尖却开始微微泛红。 小伙计一脸肉疼,咬着牙道:“成,但你不能将有双面绣的帕子卖给别家。” “三十两我只能保证一年内不会,并且。”她一指角落里那本被灰尘沾满的书,道:“这件就当我们结好的礼物了。” 她说的理所当然高高在上,仿若赏赐一般的语气,偏偏又诡异的让人生不出气,小伙计气的心脏一揪一揪的疼,道:“这不行,一年太少了!” 他随意瞄了一眼她所指的位置,心想那一片的货色都是便宜的,送与她也无妨。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