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十二章 南山书院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43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40


第十二章 心知书又看不成了,霍小简起身,问,“是父亲派人来见我过去用饭?” 小翠眼里冒出崇拜的星星眼,她还在回味与陈姨娘的那场胜仗呢,听言更加觉得自家小姐有颗玲珑心了,不过,“是去牡丹园。” “跪下!” 还未进去里屋,霍朗的呵斥声就传了出来,霍小简脚步一顿,随即接着往里走。 进去的时候,霍洁儿正跪在一旁抽泣,而她的脚边,则是摔的零零碎碎的玻璃渣子,她的脚步一顿,显然,霍朗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视线不禁与陈姨娘的对上,她满脸的得意洋洋令她皱了皱眉,如此看来,此时与陈姨娘是拖不了干系的了。 见她进来,霍朗横眉冷竖的瞧着她,冷冷一甩袖子,道:“做什么事情不好,偏要逃学,还把你母亲的马车弄丢了,真是好大的本事!” 霍小简惊讶道:“难道不是马车出了问题跑到后山去了,让我与阿姐差点被撞死吗?” 陈姨娘冷笑了下,心想自己布置这么久的计划能让你得逞?顿时摆了下脸,正色道:“二姑娘,撒谎也要有个限度的不是?你是在开玩笑么?马车若真发疯了你俩如何能够完好无损镆回来?哦呸呸呸,我可没有要乌鸦嘴的意思,我就是打个比方,打个比方。” 果然是陈姨娘搞的鬼,“那陈姨娘来说说,马车如何凭空消失?若是父亲不信,自可派人前去查看,那悬崖处的痕迹,总该不会自己擦掉吧?” 言下之意就是,你不是说我在撒谎?那你就去查好了,不论那地方被你处理的如何干净,总会会留下蛛丝马迹,这就要归功与那悬崖的人迹罕至了。 陈姨娘面色一怔,她没想到,自己眼中的完美无缺在对方眼里,居然是破洞百出? 芙蕖焦急的踏步出来,道:“妹妹们快别一个理由编一个了,我和母亲听了会难过也就算了,莫非你们也要父亲跟着难过?”语罢又道:“我知道你们只是无心的,快快和父亲母亲认个错,免得父亲责罚了你们,自己不好受啊!” 她这话,处处为了她们好,实则是在告诉刺激霍朗责罚她们两个。 霍洁儿一抬头,怒道:“你是什么东西?不过区区奴婢,也敢在这里一口一个妹妹?你要脸不?有脸不?” “闭嘴。”霍朗狠瞪了霍洁儿一眼,“女儿家家的,怎可如市井泼妇一般?平日里的书都白读了吗?” 芙蕖听的一僵,心想大小姐不能说,难道她就可以说了吗?虽然他对大小姐发脾气自己是挺开心的,可这说来说去,怎么就是哪里不对劲? 抬头看陈姨娘笑的合不拢嘴,完全没有听出来的样子,芙蕖一阵恼怒,觉得此人真实愚蠢。 “分明不是我的错!”霍洁儿平日里基本不会忤逆霍朗,今日却似乎按耐不住心里的暴脾气,明明自认为这事还没到她的这种程度,可她心里,却偏偏怎么也忍不住,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也不想开口说话,可一听父亲的指责,就是难以控制住自己。 霍小简敏感的嗅出丝不对劲,她仔细观察起阿姐,她瞳孔放大,满脸愤怒,仿佛真的很生气一般,可,她平时不是这样的,像她这样性格的人,胆小懦弱的哭泣还差不多,最近怎会老这样? 随即,她想到一种可能,眼睛不由眯了眯,赶在霍朗开口之前说道:“父亲,争执已经无法解决问题了,不如我们来点实际的,如何?” 霍朗皱眉看向她,“如何实际?” “父亲,事情已经摆在眼前,何须实际?”芙蕖出声道,二小姐的聪明,超乎她想象,她不能让事情任由她的意思的发展,否则,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觉得奇怪,见父亲露犹豫,她赶紧便陈姨娘使了个眼色。 陈姨娘立刻上前,拉着他的手臂晃啊晃,娇滴滴地道:“老爷,您看时辰也不早了,不如咱就算了吧?这俩丫头说到底也是孩子,犯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依我看,就原谅她们吧?再说了,良宵苦短啊~” 最后一句话,她的语气略微上挑,显然是意有所指。 芙蕖笑了笑,没想到她居然会将家里太太的那一套搬出来,如此也好,至少万无一失了吧?要知道,男人可都喜欢这样。 霍朗面色心情不定,却是一把甩了陈姨娘的手,呵斥道:“在三个孩子面前说这些干什么?” 陈姨娘面色一沉,隐隐泛着黑色,显然很不高兴。

芙蕖也是暗自咬牙。 没想到霍朗却又话锋一转,道:“不过你说的也不全是错的。”语毕,也不等霍小简解释什么,扔下一句,“晚饭不用吃了,跪满两个时辰再说。”带着陈姨娘就出去了。 姐妹俩一怔,对视一眼无奈跪下。 虽然父亲脾气变了,但终归父命去山啊。 吕珍可真算是个意外。 南山书院坐立于安乐小镇边缘地带,其规模堪比三座佛寺加起来那么大,是朱凤国最早建立的一座学府。 除去无名的小门,它共有三个为人知晓的大门,中间那扇是夫子日常进出的,男院女院则分别在最东和最西的两面,即便从男院坐上被院长特免刻有‘学’字的马车,也要半个时辰才能到达女院。 不得不说,朱凤国学堂书院无数,唯独“男女授受不亲”这几个字被南山书院诠释的最彻底。 在吕珍死后,南山书院院长亲自调差了一番她的行动轨迹,在发现她竟然在这样宽广的地方还能经常跑到男院去看周珏时,他的脸是黑绿的。 他深深觉得女院的夫子能力不足才教导出这样奇葩的学子,于是,果断将人家辞了。 霍小简一进书院,听到议论最多的就是新来的杜夫子。 什么杜夫子祖上出过太傅,年轻时候还中了状元,什么杜夫子太严厉,每日的课程都能不重样,什么一天都是看花,也不说明缘由,可隔天就让众人画花,有时更搞笑,带着一群女弟子去扑蝶,完事后问大家蝴蝶有几条腿等等。 小翠虽然未识字,但一向就崇拜有学识的人家,此刻听得咋舌,大眼怒凸,握着拳头道:“那夫子怎么这般胡闹!” 霍小简摇头,轻斥道:“慎言。”未亲眼见到的事情,不能武断。再说,来往女子这般多,万一隔墙有耳呢? 两人徐徐而去,一道人影从榕树下走出,他看着霍小简的背影,伸手摸了摸白花花的胡子,若有所思。 进了学堂,霍小简既陌生又熟悉,抡起刚重生那会,她是迷茫而痛苦的,每日浑浑噩噩不知方向,再次进来,感觉又有所不同,只觉得脑子里模糊的景象在刹那间变的清晰了起来。 刚刚坐定,她就看到吕珍的位置来了个新人,看她胸襟上写着‘叶蓉’二字,想来她就是安乐小镇唯一叶姓的知县大人的独女了。 铃声已响,夫子眼看着就要过来了,众人都纷纷自觉的坐好,所有声音都在几息间戛然而止。 一道娇蛮的声音乍然响起,“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却是叶蓉‘腾’的站起来瞪向霍小简。 叶蓉很生气,从对方一进来她就注意到她了。明明与她差不多年纪,样子也不见得比她好看,偏偏那周身的气度,竟让她感觉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具有上位者的威严,她分明就只是个平民,比起她这样的官家小家自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可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她一出现,连这个陈旧的书院都变的高贵起来?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爽,偏偏就在此时,她轻轻一瞥了过来,神情十足的淡然。 她凭什么淡然? 不由低头瞅瞅身上的衣裙,没穿错啊,就是那件特意在‘锦绣斋’定做的独一无二的襦裙。 她瞎了么?在这个小镇,除了兴起做商的吕家和周家,无人能比她爹更有钱有势了吧?对方不用惊叹的表情望着自己就算了,凭什么面无表情? 霍小简有些错愕,她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瞥就惹来叶蓉那么大的怒火,微微蹙眉,她似乎没得罪她吧? 杜夫子已经在门口站了有一会儿,当剑拔弩张的氛围扑面而来时,他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便是《兰亭序》。 摸摸白胡子,他边向前走边笑着道:“一个个都很有力气嘛,甚好,甚好。” 他一来,霍小简明显看到包括叶蓉在内的所有人都是僵硬的抬眼,不由好奇的看向门口。 来人一袭白衣,衣央决决,虽已到老年,却不难看出年轻时候的俊美。 他摸着胡须,嘴角一勾,看向她的眼里莫名带了分算计,好在他气质出尘,一看就是明道上的人,不然霍小简铁定会以为他不怀好意。 杜夫子站在台前,眯着眼睛道:“就在刚刚,本夫子决定了今日的考题。” 不知为何,霍小简总觉得他在对自己说话。 众人抽抽嘴角,对他随便的态度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惊讶不满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