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刷新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16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15:47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真的住在她这边,他也带够了银子过来,无奈半路遇到强盗,他没有办法,毕竟一把年纪了,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吃吃喝喝,对死这方面其实是无所谓的,但是不一样的是,他怀里抱着个小婴儿,他如何都无所谓,但是娃娃不能饿,哪怕是一丁点的可能,他都不愿意他挨饿。 所以,他就想起了这个丫头,这一路上,吃的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总之一言难尽啊。 幸好,她还没变,好丫头啊。 安顿了下老爷子,霍小简又陪着用了顿饭,便早早的离开了,老爷子这么久没有好好休息,又被她拉着坐了好久的马车以及住房什么的,已经很是疲惫了,所以,她不好接着打扰,心里面有很多话想要分享,就像是遇到最温暖的父亲一样。 但是她忍住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是老爷子,老爷子年纪大了,不能再这么折腾,所以,她才忍住了一肚子的话,只是安排手下人好好照顾,就离开了。 老爷子是个很慈祥的人,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出生的农村是个出了名的村子,那是一个坏人出没的地方,说难听点,无非就是一堆老鼠屎里面终于出现一只白色的松鼠。 老爷子就是一堆坏人里面唯一乍出的好人,那是一种稀有的,很不错的精神。 霍小简也是在日后才知道这个事情的,当她知道他身边都是一些以杀人为最初目标的人的时候,她的内心是震惊的,老爷子不比别人,他是真的地地道道脚踏实地的一个普通人,这一辈子他见过的事情不少,什么事情都清楚,但是,就是因为这种经历,导致他气质上的与众不同,他不但没有被“污染”,反而出污泥而不染,像莲花一样洁白,他虽然是个男子,但在这样一种乌烟瘴气的气氛中,这样一件普通的事情都得稀罕了起来。 绿营是被霍小简安排下来伺候老爷子的大丫鬟,当老爷子和婴儿睡着之后,她就站在门口守夜,听老爷子叫小婴儿为阿夜,婴儿又是个男孩,她就格外注重了起来,要知道,在她的老家,那是格外注重男孩子的,她一出生,就被母亲说是赔钱货,她自己也认为女孩子生来就是别人家的,又不能放在眼皮子底下照顾,所以,因为生活习惯的不同,她也认为男孩子生来就比女孩子金贵,在照顾阿夜的时候更是如此,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一眨不眨的盯着房门口,若不是老爷子说阿夜不喜欢别人在他身边一起睡,她恐怕都要直接到阿夜的身边去盯着了。 因为一次巧合的安排,这样的绿营救了阿夜一命,很久以后,当绿营被丈夫抛弃在街头,一个叫做姬香的女子出现带走了她,她才知道这个世界是有因果报应的,而她短暂的一生,也将结束在这种因果循环之中,成为一副永久的画面。 当然,这是后话,此处暂且不提。 没错,阿夜半夜发起了高烧,不仅高烧不退,整个人也是浑浑噩噩,绿营试着探了一下他的鼻下,发现阿夜的呼吸非常微弱,整个人都呈现红色的肤色,不对劲,绿营皱眉想了下,下一刻,她就拔腿冲了出去,那样的速度和架势,是她这辈子最快的速度,以至于到了老爷子的门口,一脚踢开门后半响都没有发出声音。 老爷子被她吵醒,掀开被子看了过去,见到是照顾自己孙子的丫头,连忙起身穿衣,问,“发生何事了。是不是阿夜出事了?” 绿营累及,无法发出声音,听见老爷子的话,急忙点头又点头。 老爷子急了,拔腿就冲了出去。 是夜,整个府邸都是灯火通明,各种各样的大夫被请进门来,但是没有多久就又都走了。 消息传到霍小简这边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她急急忙忙的赶到之时,只看到瘫痪在地的老爷子死死的抱住阿夜,低低的哭泣,她从没有见过这样脆弱不堪一击的老爷子,很是震惊之下询问一旁哭的比老爷子还伤心的绿营,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若是无事,怎么会是这般场景? “绿营,你快说说,到底发生了何事?” 见对方不说话,霍小简一个颜色过去,小丫连忙上前,但:“你想要急坏我家小姐吗姥爷哭着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这样?再如何的伤心也要向小姐说明情况的

不是?不然小姐如何处理?还是说,你想被小姐赶出去或者打死才肯张嘴?” 小丫的声音不软不硬,话里话外,也是带着孩子会有事的意思,不是她要这么想,是这个府,一进来就是这样的气氛,压抑,悲伤和痛苦,一进来就被这些充斥着,别说小姐,就是她也感受到了不同的氛围,昨天走之前,大家伙都是开开心心的,不过一下子的事情,事情就变了个样,这真的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解释的清楚的,就像是一个面试官,在第一眼看到一个人的时候,会观察她的所作所为,对她的第一印象往往就决定是否留下那个人。 而她和小姐,现在就是对这个府邸的第一印象不好,这里很是悲伤,老爷子又抱着没有出声的阿夜,任是谁都会浮想联翩,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才导致他变成这样,更别说一旁的绿营还是这个模样,就更是令人心生不好了。 “不,不是。” 绿营看着小丫,又看看霍小简,很是着急的模样,但是支支吾吾,越是着急,竟越是说不出话来。 “小姐!”最后,她蹦出这两个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指着自己的喉咙说不出话,眼角还躺下一连串的泪珠点点。 霍小简猛的后退一步,不,不是这样的,绿营都被吓的失去声音了,怎么可以这样,不是这样的,不是! 老爷子幸苦了一辈子,儿子媳妇不听话,好不容易得了个孙子,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变成这样,她目光盈盈的看着老爷子,眼里满满的都是心疼,好好一个亲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失去那么多的亲人,从来没有这样过,失去亲人的痛苦似乎又变的陌生而无比熟悉了起来。 绿营见此,似乎更急了,小丫一把拉住她,哇哇大哭了起来,绿营挣扎无果,简直痛不欲生,她露出痛苦的脸,使劲的扭过头去看老爷子。 老爷子那张糊涂的脸瞬间映入眼睑。不是这样的,阿夜好好的了,我们这是喜极而泣啊,她拼了命的想要传达这个信息,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使眼色,不是小丫抓、住了挣扎的自己,并且用怜爱疼惜的表情看着自己,就连小姐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再也不说一句话,她彻底的崩溃了,拳打脚踢的想要把人踢走,可是她越是这样,小丫却越是努力的把她抛开。 最后,她只能留着眼泪无力的看天空,无声的大喊,不是这样的! 可是没人理她。 老爷子听见动静,半响后抬起头来四处看了看,最后将目光就在满脸痛苦的绿营身上,突然就开口道:“绿营,阿夜好了,你怎么那么伤心欲绝?” 带着疑问的口吻响了起来,霎时间,一片宁静,连树叶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所有的悲伤好像一霎那间就被收回了,霍小简这辈子第一次僵硬了嘴角,就那么看着,很是傻眼。 小丫拉住绿营的手脚也僵住了,她瞪大了眼睛,完全美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绿营挣扎许久,终于可以解放出来,顿时清了清嗓子,一把喉咙就吼了出来,直听的众人面色大变,哥哥胆战心惊的看着霍小简。 她说:“小姐,奴婢真的不是在说谎,奴婢想要说的就是,奴婢的嗓子昨晚上突然失声了。”说完,她像是突然回想到自己的嗓子已经好了,能够说话了一般,直接无比惊喜地说道:“小姐,奴婢居然能够说话了,奴婢当了一晚上的哑巴,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听话的不说话过啊,小姐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阿爷少爷还是好好的,他一点儿事情都没有,昨晚上,昨晚上事情是很凶险,阿爷少爷他发高烧了,椅子没有退,后来还呼吸变弱了,我一直在找老爷子,后来我们请了许多的大夫,但是所有的大夫都摇摇头,说没救了,然后奴婢和老爷子都伤心透了,以为少爷这次是真的熬不过去了,哪里知道,今儿个早上,哦,就是小姐来之前,少爷突然醒了,奴婢哭出来是因为,奴婢高兴啊!老爷子也是的,他高兴的不能自已,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啊,小姐您现在知道了吧?你可千万不要多想,我们都好好的,什么事情也没有。” “你这种状况还是什么事情也没有?”霍小简牵起嘴角,很是诡异的看了兴奋来的绿营一眼,那眼里的深意,可是不少于一万种。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