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十一章 那拉氏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50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15:47


霍小简偷笑着点头,甜甜连声道:“如此,可就又多个人疼我了!” 那拉氏见她听了自己的名号也没有巴结之意,笑容便又真诚了几分,点了点她的翘鼻子,“去吧”,便目送她下了车。 待马车走后,霍小简眼里的怀疑便渐渐浮出水面,谷家本家可是都城里的大贵族,出了名的严谨自律,一般来说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给一个才刚刚认识的女子表示出为其撑腰的意思,也许谷家并非如传说那样,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她还是要留心才是。 抬起眼,却见霍洁儿还在发呆,便猜测救她的男子定是同她说了什么,说起来,她怀疑拓跋寒是害她灭门的人,毕竟他有暗杀的先例,只是当她试探他的时候,他的表情竟一丝不变,这种人不是心机太深就是真的不知道父亲已死,而霍小简以为,他是属于后者,因为他虽然满身杀戮之气,眸子却很清澈明亮。 回到松园,霍小简主仆沐浴一番,刚换好干净的衣裳,霍洁儿便进来了,她面若桃花满脸喜悦,杏眼里又浮现出些许踌躇,显然是还未回她的园子就转回来了。 看来不但她的一番话起了作用,连拓跋寒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霍洁儿开门见山,直接红着脸轻声道:“他想纳我为妾。” 举起茶杯抿了一下,霍小简满脸震惊,眉眼却依旧平静,“你怎么想,想……嫁吗?”霍洁儿满脸娇羞魂不守舍,自然是想嫁的,只是霍小简却是故意停顿了下,是提醒她,妾,是不能称之为嫁的,不过如陈姨娘一般由顶小轿子从后门抬进去,当然,她的日子绝对没有陈姨娘舒心,遇到好的主母婆婆,也许你能过几年安生日子,但若不是,那你可就是生不如死,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届时即便她与父亲万般不同意,也是不能管到别人家去的。当然,她自己在感情方面完全空白,也许并不能理解所谓的爱呢?不过即便如此,霍小简私心里还是认为,区区一面之缘就要娶要嫁,也太过儿戏了吧,不过这世上未见面便谈婚论嫁的数不甚数,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霍洁儿大了几岁,自然懂得这些道理,只是她摇摇头,道:“他说他还未娶妻,只是他的婚姻不能由自己做主,便无法给我承诺。”语毕,她失落地低下头,道:“我肯定自己对他一见倾心,但他却连一丝一毫的承诺都没有便想让我跟着他,未免太不将我看在眼里,我虽家境不好,但却自幼得霍家祖训,从未想过攀龙附凤,之所以一直犹豫不决,不过是想,若错过这次机会,世上便再无人令我这般难舍吧。”她苦笑出声,也没想过小妹会懂得自己在说什么,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那样一看就是显赫的人家,就算是个妾侍也是她高不可攀的吧?可她却竟这样想。 霍小简垂了厚长的睫毛,也许她早该想到,霍家的儿女,都有一种融入骨子里的骄傲,岂能轻易被人看低了去? 屋内忽然刮起一阵凉风,姐妹两抬头看去,却是小翠快步走来,面色堪忧地道:“大小姐二小姐,陈姨娘来了,看那模样,似乎知道马车没了的事?” 这话让霍小简想起杜擎满脸黑线的模样,禁不住勾了勾唇,起身同跟在霍洁儿身后出了门。 怕她忧心旁的事不能专心对付陈姨娘,小翠在她耳边轻声道:“二小姐,书院那边,奴婢花了几个铜板请对面家的小儿子帮忙去请了假。”待听到霍小简说“这事办的不错。”后嘴巴一咧,连陈姨娘带来的担忧都被忽略了。 一出门,霍小简的目光就被芙蕖吸引了,先前,她以为芙蕖只是陈姨娘母亲不放陈姨娘才挑了这么个大丫鬟过来帮她的,可是现在,她却不会这样以为。 只见她那头乌黑的头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珠宝在阳光下刺人眼目,一袭红衣罩衫衬的她肌肤如雪,鲜红的唇角上扬,美艳张扬至极,霍小简眯起眼睛,忽然觉得这身装扮的芙蕖很像一个人。 芙蕖这次的态度不像原先那样恭敬,她高抬起脖颈,斜眼看着霍小简。 如墨画成的发丝一络络的盘成发髻,露出精致的小脸,未施粉黛却依然肤如凝脂,透着淡淡的粉色,仿佛能够捏的出水来,腰间被一根浅色的带子束着,不是什么绝世大美人,却也一眼看出她与众不同的亭亭玉立,她眸光似水,一如初

见、带着似有若无的冰冷,仿佛能看透一切,芙蕖嘴角的笑僵硬了下,她以为,自己忽然的转变于对方而言,是绝对意料之外的,可现在看来,却好像没什么打紧? 陈姨娘很生气,气的肺都要炸了,母亲只准她带一辆马车出嫁,她自然是带了最心爱的,可没想到,不过是肉疼利用了一下下,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狠狠瞪着那对姐妹,见两人一个面若桃花、一个神情淡淡,丝毫不见她想看到的恐慌,不由得咬碎的一口牙,也不装白莲花了,瞪着眼睛质问,“我的马车呢?” 小翠上前,大致解释了一下。 陈姨娘怔了怔,心想你们怎么不摔死?面上却是大惊失色地道:“你们没事吧?”只是那张担心的脸在霍小简看来,怎么看怎么假。 “母亲,妹妹们这般精神,一看就是什么事也没有的,倒是您的马车……”芙蕖掩唇笑了笑,扯着陈姨娘的袖子撒娇道:“倒是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责怪她们将马车推下悬崖了啦。” 陈姨娘嗔了她一眼,“就你好心。” 她这声妹妹们叫的霍家姐妹俩一阵恶寒,互相对视一眼,霍小简淡淡道:“小翠已经说了,是马车发疯差点把我们害死,不是我们把马车推下去的,莫非你耳朵不好使?” 芙蕖面色一僵。 霍洁儿接口,“却不知你一个小小的丫鬟,怎么会叫我们妹妹?” 到底是温柔惯了,说出口的话不惧丝毫威严,不过这样才是正常的她,说明拓跋寒那件事她是真的下定决心了,霍小简低头看起了指甲。 终于问到点上了,芙蕖重新扬起笑容,甜甜地道:“还不是父亲母亲疼爱我,收了我做义女,日后,我终于可以好好照顾妹妹们啦。” 她满脸的高兴,可自己却分明看清了她眼里的贪婪与得意、还有一丝幸灾乐祸?霍小简眉头一皱。 “什么?”霍洁儿大惊,“我不信,父亲怎会那么糊涂?”她没有瞧不起丫鬟的意思,只是纯粹觉得父亲变了,一点也不像那个古板自律的老书生,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家人同时改变成她陌生的模样,她咬住了下唇,慌乱的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了,可她却强自镇定道:“你别做梦了,父亲已经有两个女儿了,他会收你做义女?打死我都不信。” “妹妹,大小姐,你别生气,若你不愿意,我……我。”芙蕖结结巴巴的都快哭出来了,几次想说什么却又满脸不舍的模样,最后一咬牙,道:“你若嫌弃我身份低下,我便去求父亲,让他收回成命。”话音一落,她深深闭上了眼,两行清泪适时流了下来。 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她受了天大的委屈,其实不过是被质问了一句罢了,一个亲身女儿,乍然听到这种消息,不可置信也人之常情,更何况霍洁儿语气实在温柔,根本没什么压迫的意思在。 霍小简掏出腰间的帕子,点了点唇,没什么情绪地添了一句,“那你还留在这干什么?” “二姑娘啊,我可看不下去了,虽说这芙蕖身份是不高,但她高就高在是我的丫鬟啊。” 霍小简笑容可掬的问,“不知陈姨娘是什么身份?连身边的丫鬟在霍家的地位都比我这个嫡女高。” 这话传出去不得被人说她这个继母虐待嫡女?可望望那松园后的人影,陈姨娘虽然气极却不得不忍着,最后讪讪道:“我哪里是这个意思。” “自然,自然。”霍小简含糊了句,一扭头道:“芙蕖,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我刚换下的衣服洗了?” “你说什么?”芙蕖抬头,以为自己听错了,虽然她是说了要让老爷收回成命,但她这不是以为老爷会为她出头才故意说的吗?即便如此,在被收回成命之前她也都还是霍家的主子,二小姐怎么能让她去洗衣服? 霍小简诧异了,赶在陈姨娘开口前道:“莫非陈姨娘还是觉得丫鬟的地位比主子高?”语毕,状似无意的看了眼松树后刚好有机会离去的人影。 最后,陈姨娘铩羽而归,芙蕖则洗干净了衣服才得以回去。 送走了霍洁儿,霍小简又拿起了书本,其实她故意把话说绝,就是为了试探松树后亲到底是不是会出声为陈姨娘做主,事实证明,他心里还是有两个女儿的,只是上次又为何那般做呢?正在思考,小翠便走了进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