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怪癖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91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14:26


跟在她身边的人都知道,她有一个怪癖,那就是从来不解释自己的作为,你得自己猜,猜中了活命,猜错了就只有死。 当然,如今的这些人她已经很久没有更换了,偶尔,她也会好心的提点一下,但是那都是只限于在她心情特别好的时候,这种时候,一般都是秦国太子对她的态度变得好了的时候。 而且,那种机会这么多年来还只发生过一次。 “呵呵。”自以为躲过一命的阿碧尴尬的笑了笑,看着她的目光不由得带了畏惧,毕竟,像这种随意一句话就处决一个人的人很少,甚至在她的认知里仅此一人,之前听说这人怎么怎么的有权力,那都没有发生在自己面前,所以她感觉不到,每个人都是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是当着自己的面做的,这样的威慑,不是一般的强大。 若不是担心她的大惊失色惹怒了她,她一定会毫不犹豫拔腿就跑,她还记得,刚才那个丫鬟听到小姐一句话的时候那脸上的霎那间的苍白,就连丝毫的挣扎都没有,那不是被吓坏了,也不是震惊害怕的失声了,而是一种见惯了的恐惧,那种绝望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东西,大多数时候,人们的恐惧总是表现在脸上,但是她的那种,是绝望到死心,就连一丝一毫的希望都消失殆尽了的。 “怎么,你有胆子来这儿,就没有想好后果吗?”高坐上的女子巧笑倩兮,带着丝丝的看玩意的眼神盯着底下的女子,在她的眼中,似乎一切都是蝼蚁,而不是和她一样的人。 阿碧笑了下,满脸通红的僵硬,哆哆嗦嗦的更是话都说不全,“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什么?!”那个女子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另一种表情,那就是不耐烦,阿碧顿时大惊,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她先前也只是做出了这么一个表情,那个小外套酒被拉走了,再也没有回来,甚至是现在,她都能够听到那一声一声的惨叫,腐蚀人心般的噩梦。 今晚的她,注定有个不眠之夜。 “你的意思是你后悔来这了,是在抱歉耽误了我的时间吗?” 她的语调平静,似乎只是随意的一句你吃饭了没有。 但是阿碧却从心底发出了阵阵颤抖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不是的,我是带着诚心过来的。”她好不容易说完一句话,脸上却惨白。 “你似乎很怕我?”那女子笑了笑,“我就担心你不怕我来着。” “诚心这个东西,说说而已,没什么实际性的东西,要不,你先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我瞧瞧?我觉得好了再考虑一下?” 她说的随意,但眼里的认真却让下面的阿碧看了个一清二楚。 阿碧浑身一抖,很是恐惧的看着航面的女子,那女子,衣着尊贵,没遇见更是仿佛倾斜出了无数的尊贵,只不过,她恐惧的不是这个,要论尊贵,这个世界上恐怕海没有人能够比得上陈府的霍小简,是以,当假的霍小简看到她这样一幕的时候,脑海里也想起了那个洋装柔弱实则自然而然高高在上的女子,连上闪过一丝阴沉,她当了这么久的贵女,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能在气势上赢过自己。 说到眼前的女子和府里的那位最大的差别,莫过于那双眼睛,一个永远带着喝笑容,看起来温存无害,一个满脸冷淡,眉眼却处处透着恶毒与阴寒,令人防不胜防。 “小姐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奴婢知错了,请饶了奴婢一名=命,奴婢三辈子都会感激小姐的。”阿碧说着,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急切 霍小简冷笑了一声,这样的神情随自己来说并不陌生,但是因为这个人是自己敌人那边的人,所以就显得格外的不同了起来。 这样想着,她的心情就好了很多,也开始认真的思考起阿碧来着的目的了起来。 说起来,太子哥哥对她的看重竟然隐隐有比得过自己的势头,着让她很不爽,就目前爱看,自己i在她身边的人几乎等同于没有目光不由落在下面那个怒的身上,说真的,她对这样一个奴婢的姓名根本不看在眼里,但是如果真的能够让她杀掉那个人,那么对自己也不是全然的毫无作用,至少自己刚才的那一下明显起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对自己往后,她肯定不敢有什么对自不利的事情。 阿碧并不知道假的霍小简

内心真正的想法,她的惧怕是发自内心的,但是若说着这种惧怕能够持续多久,那么抱歉,那还真的说不定,老夫人,甚至是她现在饿小姐,都没有一个人是好惹的,杀人,她也不是没有过,对于上座上的人,她更多的应该是嫉妒吧,情绪的多种多样与升级,有时候是能够让人的想法产生错误的以为的恶,过后,事情依旧会回到原点。 当阿碧从霍府出来的时候,霍小简这边造就得到了消息,她们的对话,一字不漏的毒传到了她的耳里,听完之后,她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带着无法洞察到的似笑非笑,像是看小丑一般的眼神隐藏的很深很深。 “小姐,二姥爷来了。”小丫抬手挑起了帘子,换不走进,边说边道。 霍小简疑惑的看过去,“二姥爷?谁是二姥爷?” 她的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个人的影子啊。 小丫却比她更佳惊讶了,直接道:“来人五六十岁的模样,穿着墨绿色的长袍,一到门口就开始大吵大闹,非要剪小姐,还说小姐是他的亲戚,不仅如此,他还长相黝黑,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有些乡下风气,奴婢听说小姐以前在乡下待过,那么是不是他就是小姐哪时候的亲戚?又或者……”小丫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眼看着获悉哦阿健的表情越来越莫名其妙,她的脑子也飞速的动了起来,会不会小姐也根本就不想背拿人认亲。 越想她就越觉得有可能,要知道,拿人一身的土里土气,人看着是老实,客耐不住人家哪一身的泥土味道啊,就像是刚下田了似的,还有他手里拿的那个报复,颜色样式简直老化的她都认不出来,当然,小丫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的报复克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在霍小简这里呆了几天,她处处见到的都是上好的没见到的好东西。 看小丫的脸色,霍小简也知道是什么结果,但是无论如何海是去看过了才能知道到底如何。 “既然如此那就出去看看吧。”说着,她率先起身,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小丫率领几个大丫鬟跟在身后出门之后海特意叫上了几个身高体壮的仆从,这样的恶事情,她看了不少,带上这些人会方便很多的。 议案情况下,这些穷亲戚过来,不是要钱就是来投靠想要小姐养老的。 从霍小简所住的地方,离大门口有些距离,依霍小简如今的身份,要想出门见外难,是需要糊状大力妥当菜可以出门的,这一换衣服梳洗,就过了接近一个时辰,此时已接近中午,太阳的光芒很是刺眼,就连站在外面的小丫鬟都已尽轮流下去休息了,更何况一直站在大门口的老爷子。 原先,他的脸色还算是和蔼的,庄户人晒太阳的时候也不少,但是不巧是他年龄大了,这时候的人们都很注重孝道,即便是再顽皮的小伙子,假货总的一碗米饭只要有,海是会断过去给老人家用所以,说来说去,老爷子压根就没有受过什么苦,别看他面色蜡黄一副乡下人的模样,其实比起同样的老乡,他的面色已经算是很有“富态”的了。 令霍小简惊讶的不是老爷子,而是他怀里抱着的很小的只能称之为婴儿的小孩子,那婴儿虽然瘦小,但是还能看出那粉嘟嘟的小脸是何等的可爱,那双眼睛虽然闭着,但却能让人看到那即便是闭着都似有若无的双眼皮,小小的酒窝在睡眠中都能够凸显出来,可想而知他睡的有多美,另一方面,更是说明了老爷子的胆大心细,他这么大把年纪,照顾一个小婴儿,竟然还服服帖帖,游刃有余的样子,还有他手上的毛巾,婴儿身上穿着的衣服,布料什么的也不是什么旧货,一看就是被家中千宠万宠长大的。 霍小简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老爷子面前,并没有先开口说些什么,只是就那么轻飘飘的的打量了一眼过去,见对方神态高傲,也没有半点要行礼或者低头的意思,不由得嘴角一掀,笑了下,温润而恭顺。 那是对待家中长辈特有的礼仪。 老爷子突然就笑了。 霍小简这才笑着行了个礼,上前搀扶了老爷子,道:“姥爷,您来啦。” 这位她本人并不认识,但是真正的霍小简却是认识的,因为眼前的这位,就是父亲唯一的长辈,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却比有秦人更加的亲密,本尊小时候曾经在他那里住过,他为人和蔼,对本尊的好就连她这个看着记忆说话的人都无比的感动。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