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熊猫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253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40


三十明显感觉到身后人的丢脸行为,顿时沉着声音喊了句,“熊猫。” 熊猫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连忙道:“在,在。” 三十看向霍小简,“妹妹可不要和他置气,他这个人,就是太耿直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分不清楚,简单来说,就是嘴快当不得真的。” 他看着她的模样像是当不得真的样子?霍小简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不去理会对方刹那间怔住的神情,只是心想,这人明里暗里,可都是在说她房间里的味道不好,只是,她笑笑,“这房里也是有味道的,不过不是那些平常的味道。” “那味道还分什么平常不平常?”熊猫睁大了眼睛,那模样,果然是嘴快的标志。 霍小简低下了头,一个颜色朝身旁看去,阿朱立马上前,呵斥道:“主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奴才插嘴?” 她曾经是小姐的身份,这样的姿态一摆出来,那就是半个主子的模样,熊猫到底是个小厮,虽然见识过不少的大人物,但是被隔绝在另一个世界太久,这样的态度还是让他的心一颤,不禁后退了一步,刚想说话。 霍小简利利落落的截住了他的话,道:“三十哥哥手下的人也太不懂规矩了,要不要妹妹送你几个人使唤?不然这人耿直是好,但是在外头,还是上不得台面的,毕竟一个不小心就会得罪了人,哦,当然,我不是说我不满,我只是觉得,在自家人面前还好说,若是在周公子面前。”她一笑,又道:“没什么没什么,我也就是随便说说,你不必放在心上,好了好了,话说到我房间里的味道啊,那可是倍儿金贵的。” 她在说话的过程中,三十扭头一个犀利的眸光递给了熊猫,脸色有些阴沉,熊猫连忙往后退着,出了门去,不一会儿,就进来一个衣着朴素的黑衣人,他低着头,很是本分的站在三十公子的身后。 由此看来,让主子丢失了颜面的熊猫是被处理了。 霍小简说着,抬起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道:“你知道指甲店吗?就新出来很火的那个。” 三十点了下头。 她兴奋了,道:“对对对,就是那个,所有女子梦寐以求的每日的限量的份额香水,就是我房里的这个了,你,咦?”她忽然将目光落在他的身后,奇怪地道:“刚才那个小厮呢?他还说这个香水不好闻呢。” 三十刚想讽刺两句,就听她又无意的补上了一句,“祖母还很喜欢来着,莫非我要去让祖母多考虑一下?” 他一惊,连忙道:“不用不用,不用让祖母考虑,祖母管理后宅已经很累了,如何还能操心这样的事情?” “那怎么行。”霍小简不高兴的看着他,不赞同的道:“三十哥哥你是男子,不懂我们女儿家的心思,这香水啊,想来是选的好做事也麻溜,一闻到鼻子里,那整个人的感觉都会不一样的,脑子也会清醒,说话也很清楚,我觉得,我还是多问问祖母好了,这样就能选到她最喜欢的了,不如你把刚才那个小厮借给我,我带过去给祖母看看,一起参考一下香水的味道如何?”她说着,似乎很是高兴自己找到了一个好主意,欢欢喜喜的看着他。 三十嘴角一抽,很是僵硬的道:“小妹就不要理那个奴才了,区区奴才的感受你考虑什么?和一个奴才计较,没白的失了身份,要知道,你可是陈府最金贵的小姐,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奴才,就是哥哥我的感受,你也是可以忽略的,当然了,他是我的奴才,做的不好自然也是我的不是,你就不要和哥哥计较了,哥哥也是无心之失,这不,就因为你的一个不高兴,我就把人带下去处理了,保证以后都不会碍你的眼,所以啊,咱们还是来谈谈今日的正事吧。” “咱们之间有正事吗?哥哥不是来找我说说心里话的么?”她非常奇怪的看着他。 三十心里一万句草拟妈奔腾而过,带着十足的凶神恶煞,只是面上却一点都不显出,这人,实在是太记仇了,“那个。” “等等。”她又开口打断了他说的话,不理会他瞬间黑下的脸,只是道:“哥哥方才说因为我的一个不高兴就打发走了熊猫?别啊,我没有不高兴啊,你还是让他回来,我带他一起去祖母那里看看,不然人家该误会我了。” 她十分自然的忽视了他说的已经拉

下去处理的那些话。 三十深吸口气,暗自捏紧了放在膝盖上的手指,一字一句的看着她,说道:“是哥哥口误。” 他就奇了怪了,平常谁看见自己这样颜色的眸子,都会大惊失色,从来没有人敢和他对视,可是这个女子,居然面色无常,反而极度自然的看着自己,不禁让他脱口而出,道:“你看到的我的眸子,是什么颜色?” 霍小简讶异他的忽然转移话题,又瞧了一眼他的瞳孔,道:“没什么颜色啊,不就是有些难看的绿色?” 什么?难看?三十公子咬牙,却听对方又道:“说起来,三十哥哥还真是在乎自己的眼睛呢,听说你平日连门都不敢出,其实你也没必要这样,如此的话,若是需要什么,下人们买过来要是不合心意,也不能亲自去买,不如你日后有想要的东西,都写一张单子和银子一起拿过来,我帮你买吧,话说回来,三十哥哥你还是不要那么注意的眼睛了,在我看来,那简直是除了丑点,一丝一毫的问题都没有,所以说啊,你还是不要问这些问题了,要不我们还是来说说那个熊猫的事情吧?” 又是熊猫?三十公子眉头狠狠跳动了一下,他简直再也不想听到这个名字,下意识的无视掉她最后的一句话,只是强调道:“不是在乎自己的眼睛,也不是不敢出门。”他咬重了不敢这两个字,又刻意的强调道:“而是没有必要,我身边的人办事都不错,重来没让我操心过。” “啊,是说熊猫吗?”霍小简说了一句,又道:“那你为什么要重复和我解释,还不就是在乎啊?”她笑着,有些恶意的模样,却让他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他面色平静了下来,彻底没有什么表情了,算了,对方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他多说多错,无所谓,无所谓行了吧,这样就可以不要一直和他提起熊猫了吗? 真是要气死了。 见他被气的说不出话,霍小简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道:“三十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么说啊?” 这不是明知故问?三十公子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吐血了,他不能张开嘴巴,生怕那充满鲜血的牙齿会吓到她,然后又被她巴拉巴拉一顿说的再次吐血。 这辈子他都没有见过这么能说的人,简直了。 “好了好了。”她嘟起嘴巴,高贵的脸蛋上终于见了一丝熟悉这个年纪该有的可爱气息,只听她看着他,面色严肃了那么一点点,道:“那么,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 看着她的笑脸,他的脑子里已经只剩下三个字,那就是笑面虎,她的心一定是黑的,他向想着,道:“是这样的,听老夫人说,想让你去刘家发脾气,不知是不是这样?” 又是刘家?霍小简的笑容僵住了,不阴不阳的开口道:“我觉得我们还是来说一说熊猫的事情。” 静。 不说三十公子的表情已经彻底冰冷了,就是他身后的男子,也是满脸的无法忍受。 熊猫熊猫,平日里听着没觉得有什么啊,今日怎么就是这么的,想让人打一顿? 都怪他的心直口快,若不是他,主子和自己能在这里饱受她的摧残? “妹妹还是不要和哥哥开玩笑了,我说的是真的,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可以真的杀人?一看你就是个善良孝顺的小姑娘,那样的事情祖母居然安排你去做,要知道,你可是咱们府里年纪最小的,安排谁都轮不上你啊,所以说,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要答应,不然,那对你的名声是很有影响力的。” 看来,宴安那里还没有得知老夫人昨晚来到这边的消息? 霍小简哪里知道,那些人听了小丫的一番鼻屎论,早就带着怪异的表情个个退下了,因此,这才阴差阳错的将三十公子给印出来了。 “咳咳。”她道:“三十公子似乎忘记了,前面的两个人还是我杀的。” “那算什么啊。”这次他接口接的很块,道:“第一个,你是因为孝顺,祖母都被吓成那样了,谁在她身边都是忍不住的,这不是你的错。” 什么?杀人如麻的祖母会被吓住?你开玩笑吗?谁在她身旁都憋不住,那么你当时也在啊,我怎么没见你杀人?霍小简无语极了,这些人即使是想要劝人,也得找个合适的理由吧,这样子这是在说笑话,要么就是在恶作剧的是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