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十章 求娶为妾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03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15:47


本尊的确是自己没站稳跌落下去的,霍小简连声道:“我一睁眼就看到你,哪里知道自己的回光返照?叶蓉是本县县令的女儿,她又有个在都城当大官的舅舅,平日里专以欺负我为乐,我醒后哪里敢说她半句不是?后来我不是还跑到都城去了?我去那里就是想看看她舅舅的官当的到底有多大,我虽然没打听到她舅舅是做什么官的,但我却看到都城的女儿家个个姿态端庄,不像我这么胆怯,我便偷偷在那里学习了,连回来的路上都一直在练习。”又是忍不住大嚎,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阿姐,你到底怎么了?” 霍洁儿泪流满面,内心微微触动,心想,自己当真误会了她?不待细想,前方的悬崖赫然出现在近处的视线中,她连着好几声“吁”都无用,不禁脸色惨白面色巨变,喊话道:“快,快跳车。”手心全是汗水,她这才惊觉自己竟然做了这么大胆的事情,吓的同小翠抱作一团。 车帘一掀,霍小简露出一张慌乱的脸,道:“右侧有片草地,快跳!” 两人正是慌乱无主的时刻,听言不待思考,扔了缰绳站起就跳,车子飞速窜了出去,两人被迫分开,一前一后砸到了地上,霍小简这才落下了一脸惊慌之色,握着缰绳继续向前,她的双眸沉稳淡定,四下都是石头,她跳下是死,不跳也是死,遂转身回去拿了剪刀,咔擦咔擦的剪起联系马匹的那根粗粗的绳。 悬崖近在眼前,而霍小简的缰绳才剪了一半,眼看着就要连人带车跌落下去,哪知马匹却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停在了悬崖边上。 霍小简顿了下手,抬眼望去,却见低下有一排衣男子正用尽力气抓住了马车的腿,眼里震惊一闪而过,她之所以这样做,不过是掩人耳目,实则她是知道这悬崖下方有一处凸起,不大,刚好能站一个人,她想,凭着自己的屹立一定可以在跌落下去的那一刻稳稳的站到那个位置,这不是自负,只是经历了灭门之痛、重生之奇,她从心底里涌起的一股绝对的自信。 “吧嗒”一声车子即将断裂的声音响起,两人都是一凛,男子大叫,“快继续剪啊!” 霍小简低头,继续咔擦咔擦,那镇定自若的模样看的男子一阵呆滞,他受族规所制,不会轻易出手,但眼前这个女子一路随疯马奔来,那一双处变不惊的眸子却令他心头一震,等回过神来就已经在这了。 不久后,马匹跌落悬崖发出一声悲惨的嘶鸣,霍小简站起身,揉了揉发酸的手腕。 男子见此气结,不满的大叫,“喂喂喂!我还举着呢。” “可我怎么觉得你举的还蛮欢喜的?”居高临下的睨了他一眼,霍小简顶着一头乱发下了马车。 男子面上一红,只觉对方很是与众不同,正准备将马车扔了,却听那女子道:“慢着,劳烦你把它拿到一旁。” 她故意加重了拿这个字,明显是知道他在假装吃力,男子暴露了最不能暴露的绝技,臭着脸将马车放好,再跑到霍小简面前,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还颇有些气恼的模样。 嘴角勾起一抹笑,“你在等我道谢,或者,保证?” 男子一脸为难,‘若你不能保证将我帮你的事情说出去,我会被家里责罚的。” “但不知壮士如何称呼?” “杜擎。” “哦~现在我知道的更多了,但并不打算不说出去,你该怎么办呢?”霍小简勾唇笑看着他,这人,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瘦小的身材,那听罢瞠目结舌的样子,还真呆萌呢。 男子见她伸手当梳子梳理着一头乌发,不见得有多倾国倾城,却也是一柔柔弱弱的小美人,待他仔细想了想,不由皱眉道:“你不会是想让我负责吧?”族里的长老都说,这外面的女子都喜欢英雄救美的男子,可他却觉得那样的女子不是自己想要的,反观那些矜持自律不只服帖在男子身上的独立女子更让他欣赏,可下一刻杜擎就叹气想,那样的女子怕是没有了。 霍小简束好了头发用一只簪子随意固定,她不是个会轻易对陌生人放松警惕的人,但不知为何,眼前的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子却让她倍感轻松,和他说话,仿佛再多的优烦都会消失在那双坦率的眼眸里。 她笑了下,眼里带了丝狡黠,“我不用你负责。” 看着杜擎黑着脸搬着轿子离去,霍小简捏着手里卖轿子得来的银子忍俊不禁的笑

出声来,此时,背脊却忽然一凉,仿佛被什么人狠狠盯着,她带笑的容颜扭过去望了望,却什么也没看见。 下一刻她叹了口气,马跑到这么远的地方,走回去还不得累坏了?霍洁儿和小翠也不知如何了? 正想着,前方狂奔来十几匹健硕的马,隔着老远,霍小简看到霍洁儿被开头那人搂在怀里,不由紧紧皱眉。 贵族人家待男孩懂事后两三年,都会让其读《六国伦》,她虽是女孩儿,但因为生在将军世家,父亲对这些又并无文人那般严谨,便也跟着哥哥一起看过,书中说,六国百姓常穿麻布,有钱的商人和贵族则着衣袍、衣衫,一般由锦缎、丝绸等材质来区分贵族之间的上下等级,而能穿上都城“流云阁”里的衣服的人,其身份地位都比一般贵族高上几个等次,有些更是贵不可言。 赤芾是一块红色的布,系在腰间垂于腹前,是秦国皇帝赏赐宠臣所用的最能显示对臣子看中的物品,没有之一。 眼前的男子,粗眉凤眸,刀削般的脸庞俊郎非凡,一袭随着他动作而流光溢彩的黑袍加身,更显得此人如天外之山,格外冷峻之余又给人稳重可靠的感觉,配霍洁儿倒是有余。 可惜,他袖口处绣了代表“流云阁”的暗红金线,腰间佩戴的更是身份象征的赤芾,近了,更近了,他带着霍洁儿上前来,霍小简赫然瞧见他布满老茧的手掌,再看他身边的数十人,各个脚步轻盈稳如泰山,她扬起脸庞,一股杀戮之气直逼眼前。 “小简,你没事吧?”霍洁儿穿着宽大的男儿装,更显得身姿较小面若桃花,那披散的青丝已然说明了女儿家的身份,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霍小简,微泛着泪光,说不出的惹人怜惜。 “我无事,不知这位是?”霍小简的打量目光转向那个散发着生人勿进的男子,此人必定武功卓绝身份不凡。 男子稳稳上前一步,打量了她一眼,见她并没有被自己的气势吓到,诧异了下,但随即冷冰冰地对霍洁儿道:“我先走了,记住我说的话,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语毕,转身就走。 他态度高傲,丝毫没有想要回霍小简话的意思,或者说,是根本没有将她一个小姑娘看在眼里。 霍小简却忽然眸光一凛,此人,她听先父说过,是秦国将军拓跋寒,虽是手下败将之一,却也是差点将父亲暗杀最后却反被重伤的人,他眉宇间的小凹凸,正是父亲的最后一击! “霍弈。”她看着他突然顿住脚步,故意停了下来,待对方转过身,用那犀利的目光横扫过来时,才接着道:“你认识他吗?”却是紧紧的盯着他脸上的一丝一毫。 拓跋寒依旧面无表情,只是正待上前时,霍小简却微笑着扭头看霍洁儿,道:“阿姐,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很像霍将军?” 霍洁儿满腹心思,听言下意识道:“你又没见过霍将军,怎知他同霍将军很像?” 拓跋寒也是面上一寒,又待举步,却听得那小姑娘又道:“我想象的啊!”语气里是孩童稚嫩天真的理所当然。 拓跋寒见人无数,自然能一眼看出那个小姑娘不是在说谎,因为她眼里满满的崇拜,是做不了假的,随即,他深深看了霍洁儿一眼,转身利落上马,一行人不到片刻就走远了。 事后,当他将此事当成闲事说与太子听时,被太子一句“你既然说那小姑娘刚经历生死,那她既然没有被吓傻也该扑到长姐怀里嚎啕大哭才是,怎的还有心思崇拜霍弈?”说的心里一咯噔,但也只是一咯噔,想想不过是一小姑娘罢了,又没说什么旁的,有什么好思虑的?反而开始觉得太子心思重,与之拉开距离保住了性命。 拓跋寒走后,霍小简三人已经筋疲力尽,幸而半路遇上好心的妇人,搭了一趟顺风车回家。 许是因为她已经相信她说的话,也许是因为那场惊心动魄建立起来的信任,总之霍洁儿再没提及她不是她妹妹这事。 和妇人闲聊一会,察觉各自都很是愉快,临近家门口,妇人忽然亲热的问了她的来历,末了握住她的手,笑容满面道:“我乃谷家那拉氏,我见你言谈举止落落大方进退有度,比我那猴皮似的女儿好了不知多少,实在欢喜的紧,下次见面了可不许再称呼我为夫人。”她故意板了脸道:“今日我就厚着脸皮讨你要个亲近,需得唤我伯母。”眉眼却是说不出的温柔和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