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正文 第一章 一波未平

书名:爱恨交织:重生之嫡女归来 作者:汐晨 本章字数:3380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2日 14:26


明德元年七月初十,六国使臣聚会于朱凤国,为了彰显重视,朱凤国的皇帝特令其重要使者可以将马车赶至午门停放,皇帝宠臣霍弈的马车经特例,也在比例,可来往的车舆无数,却唯独不见霍家的宝马雕车。 就在宴会已经开始时,一辆四面皆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的车子忽然从转角处驶出,向着宫门的方向快速奔去。 德公公是朱凤国皇帝的贴身人,一直站在门口,见那马车不知何时进来却又突然要出去,冷冷一勾嘴角,竖起兰花指尖声骂道:“这该死的车夫,吃了豹子胆如此不顶事,竟将霍家的马车赶错了道,看咱家抓到你不将你处死!” 他的声音阴柔,泛着冰冷的死气,在场众人都是一寒一兴奋,德公公的手段向来令人发指,霍将军虽是将军世家、又备受恩宠,却苦无兵权,自然没有太多忌惮,但平日里德公公细声细语的,今日却忽然掐起来了,不知是否是今上的意思? 手拿武器的侍卫快速上前堵住了马车,德公公被人搀扶着走到近处,摸了摸顺溜的头发,他笑着道:“时辰不早了,霍将军快些参加宴会去吧,这车夫也太不中用了,连路都赶错了,咱家这就去请今上给将军换个好的来。” 这就是要留下车夫的意思了。 车内,小翠满脸惊慌的看着对面丝毫没有要开口意思的小姐,心想这车里就她们两个人,哪里有什么霍将军啊? 诺大的皇宫内外,各家车马侍卫无数,却因马车的无声而静的连心脏咚咚作响的声音都能听到。 德公公抿着薄唇,斜眼看了看车夫那满头冷汗的模样,伤心地道:“咱家老了,不中用了,连一个小小的车夫都敢不将咱家看在眼里了,哎。” 这竟是在明目张胆的骂霍将军不识抬举,众人纷纷低头,冷汗直冒,不由想起宫门守卫经常更换的原因。 瞧够了众人胆战心惊的模样,德公公自觉找回了面子,板着脸话锋一转,“你主子睡着了连你也睡着了吗?再不进去传话,耽误了霍将军参加宴会的时辰,小心咱家让你血溅当场。” 车夫哪里见过这等剑拔弩张的场面,听言连缰绳也握不住了,吓得从马上翻下来,他臀部一隔空,一股子尿骚味便席卷而出,德公公一掩鼻子,他自出生就跟在今日上身边,从来都是旁人看他的脸色行事,哪里像这般在人前丢脸面?他不可置信地抖着兰花指,声音拐了一百八十度的弯,“你竟然敢在咱家面前尿裤子?” 语毕,四处看了一下,豁然大步上前,‘刷’的抽出身旁侍卫的长剑,怒道:“看咱家不一剑杀死你!”说罢就要上前。 霍小简蹙眉,“公公手下留情。” 那清冷的女声从车中传出来,让所有人都怔住了,随即各个都面色暧昧了起来,传闻霍将军不近女色,如今怎么?这也太狂妄了吧,在马车里就…… 女子声音淡淡的,让人听不出情绪,“朱凤国的律法里,可没有失禁就要处死这一条。” 德公公先是一怔,随后面色更难看了,道:“在场不乏六国使臣,这人失禁辱了使者的鼻子,丢的是今上的脸面,咱家杀死他,不需要律法。” 霍小简却不接口,反而问,“公公觉得这里,谁的身份最高?” 这话说的各国使臣的面色都是一变,他们都是作为各家主子身边的人,平日里虽然谁都巴结着,可说到底哪有什么实的身份地位?自然是霍将军最高,可她这话,分明就是在说他们的鼻子比霍将军的还尊贵,以下犯上的罪过,德公公自然是不能承受的,他眼里阴寒四射,边承受着五国使臣的记恨,边强自面色如常地道:“国家大事面前,个人皆是小事。” 这就是非要处决车夫了。 “呵呵。”女子轻笑了下,“的确是小事,是小女子狭隘了。”她咬重了小事这两个字,又漫不经心地道:“还不快上车?耽误了事情我可要拿你问罪。”这就是明显对车夫说的话了。 众人惊讶,没想到峰回路转,话说起来,这女子从一开始语气就淡淡的,莫非就等着德公公这句话不成?耽误?众人乐了,霍将军不去参加宴会莫非是今上有更重要的事情让他去办?难怪马车反其道而行之,德公公从来都是端着架子,从未在人前输过面子,这回可算丢脸丢大了。 他们想到的,德公公自然也想到了,他无懈可击的面具终于出现龟裂,话是自己说的,拿在手里的剑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一时间气恼

至极,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车夫从自己眼前走过,还带起一阵骚气,面上更是阴晴不定。 马车徐徐开动,向着城门而去,正在此时,宫里走出一位器宇不凡的公子,他缓步到德公公面前,道:“德公公,今上差我来问霍将军到哪了。” 什么?今上来问?那马车又怎会奉今上之命出城门?德公公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不仅丢了最在意的面子,还被人耍了?气急败坏的跳脚道:“马车有问题,尔等速速拦下马车,拦下马车!” 一时间,宫门口人仰马翻,所有侍卫全体出动,直奔那宝马雕车,不过眨眼间,那辆马车就被里三圈外三圈围的水泄不通,比起方才的围堵,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德公公气呼呼的,回头想起什么,一转身弯下腰,恭敬地道:“苏公子。” “德公公。”苏伦点了下头后,接到他邀请上前的信息,便走到那马车面前,道:“霍伯父,今上有请。” 车内又变得静寂无声,仿佛从未有人开口说过话一般。 苏伦看了四周一眼,微微恼怒此人不识抬举,道:“若霍伯父迟迟不肯开口,苏伦为了伯父的安危着想,就不得不探查一番了。” 语毕,他身后的两名侍卫立刻上前,正要上车。 女子开口了,声音仿佛更淡了,“方才小女子已经同德公公说清楚了,苏公子素来公允,莫非也不问一下情况吗?” 苏伦诧异极了,平常女子听了他的名号,早就巴结上来了,怎么她一个区区破鞋,也没脸没皮的玩起了欲擒故纵?他沉了脸,将目光转向德公公,眼里已经含了不悦,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没事出来溜达什么,偏偏还被今上撞见了,不然留在那里接受众人关注的视线有何大不好? 德公公没想到那妖女会将话头转到自己这边,又想起苏伦乃太傅嫡子,最是爱好名声,肯定也不会不公正,心下对那女子起了轻视之意,原本还以为有点聪明,没想到也不过如此,想来,就是最近帝都盛行的怡红院里的女子吧?到底只是个妓女,不知深浅。他翘起兰花指,又细声细气地道:“奴才见那车夫连道也带错了,便想着今上多看重霍将军啊?知道他连个像样的车夫都没有肯定气坏了呀,所以奴才就想请今上给霍将军换个好使的,可这怡红院里出来的女子却不答应,还说什么霍将军是奉今上之命出宫办事的。” 秦国使者面露不岔,接口道:“是啊苏公子,咱们也看到了,是那女子太过大胆,见霍将军睡着了居然还敢妄言妄语。” 他话一出口,其余四国使臣也不好不说话,再者霍将军也不见得就会为了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暖床丫头生气,便也跟着附和。 “要在我魏国,假传圣旨,早被一剑砍死。” “呵,若是在我周国,得先扔进军妓待上一年,而后再扒光了衣服缝上嘴扔到城门口杀鸡儆猴。” “你那还是仁慈了,若在我……”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神色愤怒,仿佛发生了什么罪不可恕的事,一时间,车中女子被推到风口浪尖。 听着听着,苏伦倒觉得反倒成了迟迟不处决的自己的不是了,他眼神阴冷的盯了马车一眼,道:“竟敢假传圣旨,搜车,若是反抗,格杀勿论。” “慢着。”女子开口,带着处变不惊的淡然,“德公公,你要不要仔细想想,小女子假传过圣旨吗?” 众人一顿,难道没有吗? 眯着眼仔细回想一下,方才女子说车夫误了她的事,是自己想当然了?德公公头一回觉得自己翘起的兰花指有些烦人,抿着唇不说话。 苏伦招来侍卫,详细问了一遍事情经过,听罢眸子转深,左手折扇轻轻敲打右手掌心,目光落在那紧密的窗帘上,一字一句道:“你说怕耽误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能比六国聚会更加重要的、除了今上格外的吩咐,还能有什么?再者,你遮遮掩掩的就是不肯露面,莫非马车里坐的不是霍伯父?”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德公公更是大乱了阵脚,霍家的马车,坐的不是霍将军,那会是谁……刺客? 眼前的情况,自己明显是不能再待在车里了,既然如此,便主动些罢。 苏伦只见,一女子约莫十二三岁,身穿白色长裙,外罩粉色长衫,腰间束着一根浅色带子,素面朝天,虽不是倾国倾城,却甚在气质卓绝,一举一动间,仿佛居高位已久,若不是苏伦刻意,恐怕在她非凡的气质下就见不到那身布料下等的衣裙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