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缘分天成:欺而不舍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又起波澜

书名:缘分天成:欺而不舍 作者:完美的残缺 本章字数:3368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4日 13:34


  “我们先回家吧,你好好冷静一下。”终于玄夏找不到可以说服文希的理由了,或者说是爱情的面前所有的理由就显得苍白无力了。  文希偶尔会用余光观察玄夏的脸色,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都要结束了自己还是在乎他的感受的。  玄夏目不斜视,从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语言。  不知不觉,车子到了文家别墅的门口。  文希准备下车,玄夏没有动的意思。“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招呼,祝你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文希在下车的当转头对玄夏道。  玄夏没有理会,但是不代表玄夏的内心不在乎这些。  文希坚定的离开,忍住不回头去看。玄夏在文希进门之后很久才离开的。  “希希,怎么你自己回来的,玄夏呢?”文妈妈没有看到玄夏进门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文希摇摇头。“他送我回家的。今天有些累了,我先上楼休息,吃饭的时候不要叫我了,我不饿。”文希上楼文妈妈不明所以。  这种情况下文妈妈自然会想到给玄夏打电话,而且想到就做到了。  玄夏看到来电显示上闪烁的名字不知道该不该接,或者说接了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所以文妈妈接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被接起来。  玄夏也逃避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相处的好好的最后却成了这番场景,而且自己并没有输给对手,而是输给了自己。  自己自认为一直尽量的做到文希想要的,理想中的样子,希望让文希能够放心的把心交出来,可是失败了,一切在今天回到了原点的位置。  这次玄夏没有找任何人去诉苦,也没有想其他人征求意见,终究自己的事情要自己解决的,所有的爱情都是不能复制的,所有的爱情经历都是坎坎坷坷的,而自己终究陷入了泥泞之中去了。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发呆就是喝酒,这个是他唯一能够忘掉文希的方式。  相较来说文希还算正常得,一觉醒来,吃喝不误。  “希希,为什么今天小夏没有来咱们家里呢?”  “为什么要来呀?”  “因为他每天都来呀。”文妈妈已经习惯了玄夏长在文家。  文希咽下一口饭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他总不能一直不做自己的事情吧?”  “啊?”文妈妈诧异,明明好好的,但是现在怎么就又没关系了?  “妈,以后你就好好关心关心我,其他人不要想了,放心吧到时候给你生出一个外孙女你就不会寂寞了。”文希还不忘了开个玩笑证明自己非常好。  文亦烈在一旁插话了。“我可怜的妹夫呀。”  “二哥别胡说。”文希自认为没有和其他人说过自己和玄夏的问题,怎么现在文亦烈说的好像自己知晓一切似的。  文亦烈摆摆手。“我只是可怜我的妹夫,和我的外甥女啊。”  小念最近一直被亲生父母缠着,没有和玄夏联系,没有想到竟然就这样的出了问题。  “二舅舅,我妹妹不可怜呀,我会照顾她的,她是小公举。”  “是,是,是……”  文亦烈是猜的,他猜一定是自己的妹妹抛弃了玄夏,经过了验证之后文亦烈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  “我确实是想玄夏叔叔了。”小念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小孩子不要跟着掺和了,赶紧吃饭吧。食不言寝不语。”文希爸小念的好奇欲望压了下去。  “哎……”  文希觉得这样对他们都好,如果不说清楚可能真得是浪费他们两个人的时间,而且自己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找不到自己的方向,暂时的美好蒙蔽双眼。  可是吗,梦醒的时候却会遍体鳞伤,过了爱做梦的年纪,所以说自己不想在走错了,人生中还有多少个五年呢?  所以这次不管其他人怎样说她都已经定下来了自己一定要坚持到底的,自己认为这样是最好的结果。  玄夏醉生梦死持续几天,邱玲一直暗中观察着文希和玄夏的。所以说在这个过程中自然是知道玄夏和文希有一段时间不见面了。  也就是说自己还是有一定的机会的,所以先去看看玄夏或许能够有生米煮成熟饭的机会的。  邱玲一直后悔的便是在五年之前在玄夏喝醉的那个晚上自己没有趁这机会冲上去,或许如果自己当时心狠一点儿的话,可能现在他们之间都已经有孩子了。  想到就要去做,邱玲一点儿都没有耽误时间,挑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点,毕竟夜黑风高的时间最适合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邱玲现在对于玄夏的爱已经到了一种癫狂的地步

,所谓的爱情已经变得畸形了,现在的邱玲也没了最初的骄傲和自尊。  邱玲到了玄夏的家门口,问题来了,自己是不是应该想办法直接进门呢,敲门的话可能根本就没有进门的机会。  邱玲的智商还是比较可以的,所以说任何的问题都难不到她的。  邱玲打电话叫了一个开锁公司的人。自然开锁的锁匠折腾的声音不算小,但是玄夏在里面根本就没有动静,要怪只能怪玄夏真的是喝了太多的酒了,对于外面的声音根本不在意。  邱玲找的人实力还是可以的,很快就结束了这个秘密的工作。  邱玲走进房间的时候房间里没有开灯。  当她走进去的时候不算陌生,之前来过一次,当时是因为玄夏生病了所以邱玲过来照看。  玄夏现在已经是迷迷糊糊的了,或者说玄夏基本上一天是没有清醒的时候的。  “希希,是你吗?你还是回来的对不对?我就知道!”邱玲刚刚走进沙发就被玄夏一把保住了。  邱玲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被吓到了,但是转念马上把她的心放到肚子里了,自己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点就是有目的的呀,而且看现在这意思目的很快就能够实现了。  “是我,是我,没关系的,我在呢。”邱玲镇定之后小声的安抚着玄夏。内心对文希充满了鄙夷。  “你不要离开我,我有什么缺点,你说出来我一定会改的。”  “不是你的问题,不要想这么多了。”邱玲一直被玄夏禁锢在怀中,挣不开身。  而玄夏醉的的确是一塌糊涂的,就像抱着‘文希’不撒手。  邱玲来可不只是为了抱一抱的,总之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来了下手就要狠一些。  “玄夏,你先放开我,我去给你倒杯水。”玄夏恋恋不舍的放开了邱玲,邱玲心还是有些慌张的,下药这种事情确实是没有做过,主要是害怕玄夏会发现了,那就一切都白白断送了。  “你喝点儿水。”邱玲把水递到玄夏的手边。  “不要。”  “听话……”  终究水喝下去了,里面的添加剂当然要发挥应有的效果的。  终成一室旖旎……  玄夏发泄完之后满足的睡去了,邱玲回忆这此间的过往,这样的话他们应该可以在一起了吧,最好自己也有个孩子,这样的话文希就没有任何的优势了。  想到这些邱玲就觉得开心,躺在玄夏的身边激动得根本睡不着觉。  玄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额,啊……”可能是因为喝酒太多了,也可能是做的太多了,还有可能是睡得时间太长了,所以头很痛,身体很累……  “你醒了?”邱玲现在还躺在玄夏的身边而且身无寸缕。  “你怎么会在这里?”一向淡定的玄夏也不能够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惊吓。  “玄夏你都忘了吗?”邱玲害羞得要把脸藏在被子里。  “什么?你不要给我打哑语,赶紧说。”玄夏对待除了文希以外的其他女人都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的。  邱玲的好心情并没有受到影响。“你昨天好棒,我们做了很久。”  邱玲的话说的如此的明白了,玄夏岂有不懂的意思。  “你……”玄夏心中的怒火燃的老高。“我是说昨天你为什么回来我家,你懂我话的意思了吗?”  “昨天,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但是你抱着我不让我走的啊。还一直叫文希……”邱玲觉得在玄夏这,文希就是软肋,是绝对有用的攻击方式。  “你赶紧离开。”玄夏下达了命令之后就直接去浴室了,希望自己出来的时候不要在看到她了。  这个时间段出现这样的问题也实在是真的让人生气。  那他和文希应该要怎样的解释呀?玄夏很理智的知道现在自己要得到的是什么,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是以最终目的服务的,即便现在文希对自己的态度不好,但是自己还是要继续。  即便邱玲出现,他的内心是绝对不会动摇的,这些年,他也不是吃素的,外面的女人也碰过不少,可惜的是这次竟然动了窝边草,还是一个对自己有非分之想的窝边草,这样就实在是尴尬了。  邱玲利用这个时间把衣服穿上了,不过并没有离开的打算。既然决定了做,就坚持下去,一直到达成目的的那天。  其实性格上玄夏和邱玲还是有一定的相似度的。  玄夏很久才从浴室出来。“你怎么还在?”  有时候玄夏觉得自己对付邱玲的时候是无力的,因为基本上自己的语言在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作用,而且也不能够把她归为外面得女人那一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