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94章 安子豪命不久矣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2735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2日 15:13


  真正的幸福不就是要靠自己才能够掌握的吗?  虽然她是一个小人,但是习秋也想要自己做主一回呀,习秋知道这些话会伤了她们之间的感情,但是还是不得不说。主要也是习秋不想要孩了更多的人了。她只想要安安静静的完成自己的计划。  只要杀了这个狗皇帝,让她做什么都愿意。习秋知道要杀一个人其实很容易,可是她怕连累了很多的人,所以还是要小心的计划才行。她们加小姐对她可以说是恩重如山,她有舍不得对她说那样子的狠话。只是有时候难免控制不住。  察觉到了屋子里面没有了人,雪乔才睁开了眼睛,看着门口的方向,不禁叹了一口气。很多事情都是情非得已的,但愿那个丫头,她可以了解自己的苦心。  也许是快要临盆的原因,雪乔这几日总是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时不时的就传来一阵疼痛感。她勉强的搀扶着凳子才在床上躺了下来。  一辆马车停在了王爷府的面前,只见恒亲王身穿一身白色的旗袍,踩着下人的背,从马车上面走了下来。  刚刚走到自己的宅邸门口,就听见了师傅夸赞江辰希的声音。这个师傅是自己的教习师傅,他从小的武力就是他教的,还记得他小时候师傅该经常骂他呢,这让他心里不由得记恨了起来,总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跟他作对一样。  就连师傅也看不起自己。  看见了安子恒,李耕就上前一步双手抱拳作揖。  听他说江辰希很用功,在这方面特别的有天赋,安子恒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不喜欢师傅夸奖别人。  安子恒本身心情就不爽,要不是看在李耕还有用处,早就已经虐他死了。  穿上了习秋递给自己的衣裳,站在镜子面前,任由习秋摆弄自己,雪乔闭上了眼睛,她根本就不想要看见镜子当中的自己,这样儿的自己,让她无比得厌恶。  “给皇后娘娘请安。”黎月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雪乔这个样子,就小声得说道。  听见了黎月的声音,雪乔略微皱起了眉头。  她怎么进来了?  要知道她以前可是先皇后的人,雪乔不得不对黎月提高警惕性。  雪乔这才睁开了眼睛说道:“起来吧,妹妹怎么进来了?怎么不在外面等着呢?”  对于先皇后,雪乔是丝毫没有好感,她调教出来的也全部都不是好人,所以雪乔说话的语气多少也冷淡了一些。  黎月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接过了习秋手里的耳环,小心翼翼的黑自己戴了上去,习秋下意识的紧紧地看着黎月。  这个女人今日倒是有点儿反常,让人不得不多一些警惕性。  黎月说道:“臣妾从前眼瞎跟错了主子,一心跟皇后娘娘作对,如今臣妾算是看明白了,不知娘娘是否愿意给臣妾赎罪的机会?”  她倒是回看人家脸色,先皇后被终身囚禁清香寺。她不是看错了人了吗?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常在,岂不是要找一个可靠的主子来提拔她吗?不是雪乔自己吹牛,眼下除了自己恐怕没人像自己这般得宠了,不是吗?  看着面前的黎月双眼清澈,好似看不出半点儿杂质,雪乔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做作的人。  可如今她自己也是如此,不是吗?  过了好久,雪乔才说道:“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与本宫都无需挂在心怀,重要的是妹妹的未来。”  听了雪乔的话,黎月这才放下心来,这也就是说,她不再计较过去自己对她所做的一切了,自己也可以利用她来争宠了。  这个时候惜玉走了进来:“启禀皇后娘娘,众小主都已经到了。”  雪乔来看了一眼黎月

,她这才微微晗首,退了出去。  养心殿里传来了一阵阵的咳嗽声,小宋子忙着给皇上拍一拍后背。这几日安子豪总觉得自己的身子开始出现了细微的变化,他自己知道,却一直没有说。他唯一舍不得的爷只有雪乔他们母子四人。  等他身后了,他一定要给雪乔最好的东西。  这辈子,他过的很辛苦,他不能让心爱的女人,也过的这么辛苦了。小秋子看自己的主子咳嗽的越来越厉害了,还是不顾皇上的反对请来了太医。陈太医说,皇上命不久矣。  仅仅这四个字,让大家心里斗难受了起来。雪乔听说今日陈太医进出了养心殿,就决定了要去看看。  当雪乔看见皇上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眼泪一下子就滑落了下来。  安子豪伸手抹去了雪乔的泪水,强颜欢笑的安慰她:“傻丫头,哭什么?小心肚子里的孩子,人总有一死,还在乎用什么办法死吗?朕唯一担心的是你,放心不下的也只有你。万一他日朕不在了,你要照顾好几个孩子。”  听见皇上这么说,雪乔就哭的如此汹涌,她着才发现自己根本就舍不得她离开。安子豪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雪乔就看见几个下人忙进忙出得照顾他,整个人都摊软了下来。  自己不是很希望他死吗?  可是如今他要死了,她为什么就是高兴不起来呢?雪乔在几个下人的搀扶下,才回到了养心殿。小秋子按照雪乔的吩咐,照顾好了皇上。就来到了坤宁宫。  看见了秋公公,雪乔就问道:“秋公公,你从皇上登机开始就服侍他,本宫问你,如今寄语皇位的有哪些人?”  仔细想了一下,秋公公才说道:“贝勒爷生性喜欢自由,所以皇位的位置,他是不觊觎的,眼下对于皇上来说最大的威胁就是恒亲王了。”  恒亲王?雪乔一直以为恒亲王性子温和,又幽默风趣,他怎么会是那种想要争夺皇位的呢?  回想起前几日自己册封典礼得时候,他们兄弟之间的那种眼神。好似可以生吞了彼此似的。皇上对贝壳也的时候,也妹见他如此过呀。  看见雪乔一脸疑惑的样子,秋公公就解释道:“当年皇上还只有十岁,又重病缠身,朝廷伤的那些个言官又极力的推荐恒亲王,就在大家都以为恒亲王会为王时,皇上的身子突然好转,又每日起早贪黑的习文习武,桑言官对他刮目相看。峰回路转,皇上在前面登基了。恒亲王一直都怀恨在心,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因此变的淡了。”  皇位之争当真是可以破坏了兄弟之间的情分,名利、欲望、嫉妒、仇恨,不管是其中的哪一样,都可以让恒亲王起兵造反。  而如今皇上又病危,这消息怕是瞒不住。  她一个女人,又怎么懂得舞刀弄剑得?  雪乔只能吩咐道:“小秋子,吩咐你身边的认不要将皇上病危的事情说出去,同时也只允许陈太医伺候皇上。如果有人要探望,不管是谁,都要报告本宫。你回去吧,好生照顾他。”  秋公公抬头看了习秋一眼,这才退了下去。雪乔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  这可如何是好?  一边的习秋看自己的主子这个样子,就说道:“娘娘还是不忍心吧,娘娘一心说回宫只因为报仇,可自己的心里又过不去。”  “他到底是本宫那几个孩子的阿玛,本宫只是可怜了他们。”雪乔这话真的是说的她自己都很怀疑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说谎也变的如此顺手了?  真的是这样儿吗?  雪乔就说道:“你去看看嘉盛吧,你们都出去吧,让本宫一个人冷静冷静。”  “是,奴婢告退。”习秋带头作揖。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