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75章 我只是个路人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2708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0


  提起自己的姐姐,皇上就陷入了沉思当中。安子豪也很想要原谅她,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总得一个一个除掉了再让她回来。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良苦用心。  就连小秋子,他所知道的也都是冰山一角。  看见皇上不说话,范新蕾也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坐在那一边。皇上知道范新蕾喜欢吃一些有的没的,早就已经着人备下了。范新蕾也只顾着吃这些个东西,也不理睬皇上了。安子豪也喜欢一个人冷静冷静。  只是昨晚已经传话,让她过来这里一趟,总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安子豪想要去一趟养心殿,就让范新蕾陪着自己一块儿去,范新蕾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走到清香台门口,安子豪抬头就看见了清香台这三个字,外面的大门紧紧的关着,小宋子一打开来,皇上就看见了大堂。  以前雪乔都会坐在这里待客,伸手触摸着这些冰凉刺骨的东西,好像这上面还有她的余温一样。  看见雪乔的厢房的时候,安子豪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他有多少个夜晚是睡在这里的,早知道就要多多抽空陪着她。  也不至于到现在了来后悔。  眼前出现了眩晕,就在皇上快要倒下去的时候,身后的下人搀扶住了他,安子豪扶住了自己的额头,一脸的痛苦。  小宋子只好说道:“小主,皇上身子不适,奴才们就先带皇上回去了,小主请自便吧。”  看见皇上确实是脸色不好,范新蕾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每一次陪着皇上的时候,范新蕾总是会想着自己的姐姐,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好不好。范新蕾难得唉声叹气的坐在了凳子上面。  在下人的搀扶下,夏锦淇才来到了清香台。平常门都是开着的,今儿个倒是开着了,夏锦淇走进去就看见了范新蕾。  夏锦淇咳嗽了两声,范新蕾才走到了夏锦淇的面前做了一个揖。  “也只有咱们姐妹俩,才会来此地了,走吧,咱们出去吧,来看过了就算了,免得更加的伤心。”夏锦淇拉着范新蕾的手从外面走了过去。  几个下人就都跟在了她们两个人的身后,夏锦淇一路上就不曾说话。范新蕾也没有说一个字,她心里也是怀念着自己的姐姐。  从前她在的时候自己总是惹她生气,现在她不在了,就算是自己闯了祸,也没有人会提点自己了。夏姐姐如今怀孕了,她顾忌着自己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时间照顾自己?  夏锦淇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他都已经四个月了,不知道在自己生产之前雪乔可不可以回来。  雪乔敲了敲自己的腰,这一胎怀的确实是辛苦,肚子还没有真的大起来,就已经这么累了。  要是等到了七八个月了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习秋看自家小姐累的这个样子,习秋就说道:“小姐还是去歇息歇息吧,这些针线活儿还是奴婢来做。”  虽然夏姐姐送来了不少的东西,可自己父亲的东西还是得自己来做才好。父亲的衣裳破了,还是得她亲自缝补。这样儿父亲穿起来心里也会暖和一些。  只是她的身子是越来越不中用了,才坐了那么多一会儿的时间,腰就开始了不舒服了。雪乔只能够先站一会儿再说。  听说父亲被召进宫去了,不晓得情况如何了,皇上会做什么样的决定出来。内务府来传话,说父亲暂且被留在了宫里,皇上的意思是要先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再调查个清楚,雪乔听了心里的预感就越来越不详了。  既然他都已经相信了皇后娘娘说的话,还要调查什么呢?雪乔一下子坐在了凳子上面,

肚子开始疼痛了起来。不行,她得好好地想想才行。  伸手触摸着自己的肚子,雪乔发现自己已经变得越来越可怕了,她竟然不想要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父亲被留在宫里不见得会是什么好事情。  果然就得到了消息,说是在事情调查事情之前父亲不能出宫门。雪乔觉得自己还是要思考一番才行。  除了让自己流产,一定会有很好的办法的。皇后娘娘的人故意将消息放到了自己这里,看来他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在宫外,都逃脱不了皇后娘娘的手掌心。  丫头走了进去,作揖道:“启禀皇后娘娘,古大人已经进了大牢了,说到底皇上还是在意娘娘的,要不然怎么不反对呢?”  如果只是雪乔背叛才会如此,那就说的太早了。皇后娘娘也做了一些事情,她联络了一下大臣威胁他们一定要弹劾古景同。  并且想办法让古景同出不了这监狱大门半步。先将他给关进大牢里面,如今一切都好办。外头对于古景同的流言也是议论纷纷,说他帮着自己的女儿欺骗皇帝,是有责任在的。皇后觉得这件事情古景同未必也可以真的独善其身,才同意皇后娘娘将他关进大牢里的。  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他的性命。  缝补到了一半儿由于心事儿,雪乔戳到了自己的手指头,就在这个时候安子豪的心一紧。  习秋着急的问:“小姐没事吧?不是告诉过小姐这些针线活儿让奴婢来做的吗?您何必亲自动手呢?”  说着习秋就将针线盒子给拿了过来。这一天习秋都是自己坐在一边缝补着衣裳,根本就不理睬自己,好像对自己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一样。  莫不是为了?  看见习秋想要走出去,雪乔就叫住了她:“习秋,来跟我好好地谈谈。”  回头看了一眼自家小姐,习秋还是坐了下来。  雪乔握住了习秋的手说道:“习秋,我知道这些天子你在怪罪我,可是我真的不希望因为一个男人就破坏了我跟你之间的主仆情分。对于我和江辰希之间的事情,我只想要说,我已经是个路人了,你们才是夫妻。不必介怀我的存在。”  如果她一直都这样儿的话,总有一天她们的关系会变得很不好的。如今局势对于她们来说已经很不利了,如果身边的人都靠不住的话,那她一个人可如何是好呢?  雪乔继续劝说道:“这一天你拼命的做针线活儿,不就是为了逃避我吗?不要逃避我好吗?如今我身边可以依靠的人也只有你了。”  “小姐。”听见自家小姐跟自己说肺腑之言,习秋流下了眼泪,哽咽着说道:“习秋并不是怪罪小姐,也没有怪罪江辰希,只是痛恨此时此刻奴婢却不能为您做什么。”  事情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她竟然还什么都帮不到。自己在古家吃白饭,小姐会有累。  雪乔就笑着说道:“傻丫头,你好好的陪着我,比什么都强。何况这件事情终究是我对不住你。如果我们可以躲过这一劫难,我发誓我再也不让你伤心了。”  都是因为自己,习秋才会变成如此这般的,她还是要弥补一些才行。  贝勒爷将燕窝端给了宝笙,就说道:“听说你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再怎么下去怎么行啊?你不吃难道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吃了吗?这是我亲自吩咐小厨房给你弄得燕窝,赶紧吃吧,我知道你担心古小姐,可是你自己的孩子也不要了吗?”  如果要安子义在孩子和古雪乔之间选择一样,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孩子。  毕竟陪伴自己度过一生的人,才最重要。宝笙看见贝勒爷的那个样子,只好勉强的吃一点儿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