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60章 独守空房是这般滋味儿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2801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0


  贝勒爷回京城,皇上邀请了不少的妃子聚集在一起,年下过后宫里便要少一些聚会了。  今年也不知道皇上怎么回事儿,总是召集贝勒爷他们进宫。  莫不是皇上有何打算?  贝勒爷穿着一身的旗袍大摇大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双手抱拳跪在了皇上的面前,安子豪伸手将他给搀扶了起来。安子义的目光始终都放在宝笙的背影上面。宝笙已经开始紧张了,安子豪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许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夫君了,雅悦根本就没有那么欢喜雀跃,穿的很是平淡。脸上也没有很多的笑容。  陈嫔就说道:“贝勒爷都已经回来了,怎么不见公主笑呢?”  雅月公主还是一脸的不开心。  看见雅月公主这个样子,太后娘娘不禁关心的问:“怎么了?雅月,可是有哪里不舒服吗?从方才到现在都没见你笑过。”  雅月公主这才勉强的笑了笑,这个笑让大家不禁开始了猜测。  宴席结束之后,雅月就被叫到了慈宁宫里。有些话方才人多,太后娘娘也不好问什么。  现在只有她们两个人了,太后拉住了雅月的手,拍着她的手背就问道:“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欺负她雅月,难道不知道她姓安吗?  “启禀太后娘娘,自从嫁给贝勒爷以后,贝勒爷从不让福晋进他厢房,还时常凶她。”雅月还没有开口,倒是公主身边的丫头开始替自己的主子打抱不平了。  雅月公主狠厉的眼神看了丫头一眼,秋菊才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乖乖地低下了头,一个字也不敢说。  听见丫头这么说,太后娘娘不禁看了自己的公主一眼,真是委屈了雅月了。  那个小子也真是的,都多大了还学不会一碗水端平吗?  看来自己还得找他谈谈。  要不然受委屈的可是自己的女儿。正要准备上轿子的时候,七贝勒就被叫了回去,两个福晋只好等在了原地。雅月公主答应了看了身边的这个女人一眼,今天晚上说不定有好戏看。七贝勒反而执意要娶她,但是他也不得不听太后的话。  也可以让她尝尝独守空房是什么滋味。宝笙忙着担心自己的丈夫,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公主的眼神。  太后娘娘教训道:“子义,你都已经18了,怎么还这样不懂事?雅月公主好歹也是哀家的孩子,雅月长相漂亮,虽然性子不好,可到底是你的妻子,你怎么总是要人家独守空房呢?”  听着太后娘娘的话,贝勒爷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毕竟自己娶宝笙,已经很勉强了,自己不好再跟她老人家对抗。要不然就是让她老人家伤心了。  看见七贝勒不说话,太后娘娘还以为他自责了,说话的口气就软了下来:“你要学会长大,不能再让雅悦为你流眼泪了。”  看着上了轿子的贝勒爷一句话也不说,宝笙就觉得太后娘娘一定跟他说了什么。  到了府邸宝笙想要追问出来,贝勒爷也是一个字都不说。  只是说今晚让自己早点儿休息,恐怕他不能来陪着了。说完就管自己进了书房,宝笙心里害怕的很。  夜晚来的很快,听说今晚贝勒爷在雅悦公主厢房,宝笙就想起了白天的事情。  原来独守空房是这般滋味儿,看着外面的夜色,宝笙不禁开始动容了起来。安子义一早起来就没有看见宝笙,听说她去了宫里了,贝勒爷就坐上了轿子,赶到了宫里。  听说宝笙来了,雪乔就责备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都已经出嫁了的人,怎么还可以一个劲儿的往宫里跑呢?  要是让皇上他们知道了,岂不是要怪罪?  看见宝笙的眼泪,雪乔狠下心来说道:“不管你在外头受

了什么委屈,都不应该动不动就回宫,记住你是一个已经出嫁了的人,我虽然是你的主子,只怕如今也护不了你了,有委屈找贝勒爷去。”  听见自家娘娘责备自己,宝笙哭的就更加厉害了,贝勒爷大老的就听见了她的哭泣声,脚步就显得更加的匆忙了,还以为有什么人欺负自己呢。宝笙转身看见了贝勒爷就站在了雪乔的身后。  雪乔看了一眼贝勒爷,又看了一眼宝笙,就想着肯定是他们两个人闹别扭了。安子义想要靠近宝笙,她根本就是不肯。雪乔拉住了宝笙的手,让她跟贝勒爷回去。  两个人有什么事情也不方便在这里说,贝勒爷只能先将宝笙带回了自己以前的住处。贝勒爷责备宝笙太过于任性,不过就是一晚没去睡,她就闹着脾气跑进了宫里。自己好久没去雅悦公主那里睡觉,她还没有说什么呢。  听见贝勒爷口口声声的护着雅悦,宝笙就开始伤心了起来,哭着跑了出去。贝勒爷也气的一拳打在了墙壁上面。  难道她不知道身在帝王家就是有许多的无可奈何吗?自己不想要娶雅悦,她又不是不知道,她难道还不明白自己吗?  如此真是枉费了自己对她一片痴心了。贝勒爷正在暴躁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小宫女走了过来,说是宝笙姑娘摔倒在地上流了好多血,已经被贵妃娘娘的人挪回了清香台了。贝勒爷一听说就往清香台奔去,不顾外面在下着大雨。  几个小太监拿着雨伞跟在贝勒爷的身后,可不能让贝勒爷受冻了,否则他们的脑袋就要保不住了。  赶到清香台的时候,清香台里面一片慌张。  雪乔看见了贝勒爷责备了来:“她肚子里有孩子,这个你都不知道吗?”  什么?宝笙肚子里有孩子?他不知道啊。看七贝勒爷这个样子,雪乔心里别提有多么的气氛了,哪儿有这么当人家丈夫的?  看见七贝勒爷要走进厢房里面去,习秋拦住了她,娘娘的厢房此刻的场景,他更不能进去了忌讳着呢。  还好陈太医从里面走了出来,笑着汇报道:“恭喜娘娘,恭喜贝勒爷,孩子保住了。还好侧福晋摔跤的时候有个下人搀扶着,血虽然流的多,但是止的也快,只是侧福晋身子虚弱,恐怕需要好生养着才行。”  那就好,那就好,这下子雪乔也可以放心了,雪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她就担心这个孩子会保不住,那丫头就要伤心坏了。贝勒爷这下子就可以进去了,看他迫不及待的样子,雪乔这才开心的笑了起来。  只听见贝勒爷兴奋的声音:“我要当阿玛了,我要当阿玛了,你有了喜事儿怎么不告诉我呢?”  宝笙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我哪里会知道啊?原先以为是因为快要春日的缘故,才这般犯困,谁会想到是有了孩子?幸好孩子无恙,要不然我就跟着孩子去了。”  听见宝笙这么说,安子义用手捂住了宝笙的嘴巴,这丫头不许她胡说。皇上和太后听说了这件事情也是开心的不得了,没想到安子义倒是要当父亲了。安子豪这才想起陈嫔已经有四个多月的身孕了,再过六个月他就要做阿玛了。自己也应该去看看她。正好今天太医来报,说是她身子不舒服,自己也应该过去看看。  看见她的脸色确实是惨白,陈嫔不敢将孩子不能生下来的事情告诉皇上,她害怕会失去这个嫔位。自己不知道熬了多少年,才会熬下来。不管怎么样,这个孩子自己都要生下来。  安子豪关心地问:“今儿听太医说龙胎有恙,告诉朕,孩子怎么了?”  听见皇上这么关心自己,陈琦也是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没,没什么,只是太医说臣妾最近心情起伏不定,所以有点儿动到了胎气。”陈嫔只好撒谎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