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47章 朝秦暮楚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5356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2:39


  “水路啊?”为了看清楚安子恒的表情,古雪乔故意拖拉着尾音,装作思考。看着安子恒夸张的面部神态,古雪乔猜测出,安子恒是及其不希望自己走水路的。  “是的,刚才马夫也说了水路比较稳一点,但是也很危险,而陆路走起来一点也不舒服,还特别难走。”安子恒小心翼翼地看着古雪乔,他是从心里不想她选择那条路。  “那我们还是走陆路吧。”看完了安子恒的表情,古雪乔的心里完全了明了。  倒是安子恒露出了很惊讶的感觉,“为什么不要走水路?”  “因为啊,我从小就怕水,子韬哥哥你应该是知道的,这样的小事子韬哥哥决定就好了,不一定要我做主的,无论子韬哥哥做什么我一定会全力支持的。”古雪乔看着安子恒,一副很楚楚可怜的样子,她就是想要看到安子恒究竟要怎么样。  “是啊,这个我倒是忘记了。”安子恒说不出来的高兴,尤其是听到古雪乔说自己怕水,他的心里真是乐开了花。  马夫按照安子恒的吩咐走了陆路,古雪乔突然有些后悔了,这陆路远远比她想象的还要颠簸,古雪乔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要散架了。本来她的身子就比较弱,现在这样更加让她受不了。  “雪乔,你不舒服?”安子恒看着点古雪乔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连忙关心地问。  “我没事,只是这路确实比较难走。”古雪乔的眉头紧皱着,心里却想着看来这次自己又要多补几天了。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古雪乔的暗自想着,如果今天不出去的话也不用受这样的苦,若是不为了找个人陪着的话,自己也不用面对安子恒这个样子。  安子恒看着自己的眼神让她有些受不了,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火辣,好像要把自己给燃烧了。  古雪乔十分尴尬地挪了一下位置。安子恒却显得十分内疚,“雪乔妹妹,都怪我没有考虑周到,其实我也没有想到这条路会这么难走,你说我要是考虑周到,在马车里放着一床被子的话,说不定你会好受一点。”  古雪乔听到安子恒这句话还是挺感动的,至少他是真心为自己着想的,但是自己的一颗心早就给了安子豪,已经给出去的心而且还是千疮百孔的,还能收得回来吗?古雪乔苦笑着,要是收得回来的话,他早就收回来了,还等到现在受着这样的痛苦?  “没事的,子韬哥哥,这样小颠簸正好可以当作锻炼身体……”古雪乔非但没有责怪安子恒,反而安慰他,安子恒的心里更加确定了古雪乔对自己的感情。  只要她动心,他就有希望。  “你不责怪我就好,反而还安慰我,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  安子豪尴尬地笑着,自己对古雪乔的一颗心早就路人皆知,如果不是她一直待在安子豪的雍清宫里,他早就把古雪乔给娶回去了,虽然不能够做正妃,做个妾室也是可以的。至少自己会一辈子宠爱着她的。  他一直都不明白古雪乔对自己的心,好像有些时候把他推得好远,有时候却又把他拉得好近。  突然马车又停住了,安子恒以为到了,打开马车的帘子,却看到一帮黑衣人站在那里,他们一个一个地手里都拿着一把刀盯着安子恒看,而坐在马车最前面的习秋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你们是什么人?”安子恒以为自己安排的人已经全部到了,他假装很厉害的和那些黑衣人对话。  “你们不需要问我们是什么人,等到地府的时候就不需要知道了。”那黑衣人的头子这样回答他。  安子恒的心里很郁闷,这黑衣人怎么和自己说的一点也不一样,说不定是临时改了对话,这也说不定换了人了。  于是安子恒说道,“你好大的胆子,不知道我是雍王安子恒吗?还不让出去?”安子恒继续按照自己想好的话说着,即使对不上,也要做做样子,只要这个时候把那黑衣人给吓走了,说不定古雪乔看自己就会是另一种态度了。  “就是因为知道你是雍王安子恒,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等着的,要不然还不愿意等呢。”那黑衣人笑着回答着、  听到了黑衣人的话,安子恒更加笑了起来,他现在肯定这帮黑衣人就是自己的人,所以才会有这样说辞。  “那既然你们知道了,还不赶快走,要不然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安子恒咳嗽了一下,示意那些黑衣人赶快走,这样的阵势一摆出来就知道他安子恒是多么厉害了,比起安子豪可是厉害好多倍的。  “走?往哪走?”黑衣人轻笑着,“有人花钱来让我们拿你的人头,你居然让我们走?真是笑话!”  古雪乔一眼就看到安子恒在这里装模作样,她也不揭穿,至少安子恒对自己是真心的,即使再怎么样他也不会伤害自己,这可比安子豪要好很多了。  “你们在说什么?”安子恒尴尬地看了一眼古雪乔,这和他心里想的可不一样,他更加好奇了。  “我们说什么?堂堂的韩王爷是弱智吗?居然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难道是想让我们把话全部说清楚了你才能知道吗?”那黑衣人完全一副看不起安子恒的样子。  安子恒真的懵了,他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去对付这些黑衣人了,不是说得好好的吗?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在心里嘀咕着。  “韩王爷,收起你的那一套吧。你安排的人早就被我们干掉了,我们是专门来取你的首级的。”黑衣人用安子恒听的懂得话说给他听。  这个时候安子恒才相信那些人是真的要杀害自己,根本就不是自己原先安排的人,他立刻尖叫了起来,“你们想要干什么?不要过来。”  古雪乔打开车帘看着安子恒的样子,狐疑地问着,“子韬哥哥怎么了?”当古雪乔看到那些黑衣人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倒是看到安子恒的样子,古雪乔强忍着笑意关心的问着他。  “我,我。”安子恒躲在古雪乔的身后,完全不顾自己男子的气概,他有些结结巴巴了起来,  “不要废话了,拿命来!”说着那些黑衣人冲着安子恒的方向冲了过来,安子恒赶紧把古雪乔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古雪乔也不害怕,因为她知道习秋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站在自己的面前为自己挡着所有的风雨,眼见着黑衣人的剑就要刺向习秋了,古雪乔睁着眼睛看着那把剑就离自己只有两公分的距离,习秋适时地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时黑衣人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恭敬地站在一边,古雪乔是更加不明白了,这些黑衣人是什么意思?  “你现在看到安子恒的真面目了?”安子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树林的一边,他盯着古雪乔的眼睛一动也不动。  “安子豪?”古雪乔和安子恒同时叫着他的名字,前者是好奇,后者则是疑惑。  安子豪站在那里一直盯着古雪乔看,想要把古雪乔给看穿似的,他一句话不说,而站在他身边的黑衣人也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等待着他发号施令。  安子恒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安子豪安排的,不是真的要刺杀他的,于是他鼓起勇气从古雪乔的身后走了出来,大声指责着安子豪,“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安子豪,你这样做太上皇知道了会

怎么样?”  安子豪也不看安子恒,他只是盯着古雪乔看着,“你现在还看不出来安子恒是什么样的人吗?这么紧要的时刻想着自己的男人会对你好?"  安子豪一点也不否认这些都是自己做的,但是他的目的很明显,看着昨天古雪乔对安子恒的态度,他就是很生气,气古雪乔这个笨女人,真的以为安子恒是对自己真的吗?  “那又怎么样?至少比你要好,你除了会伤害我其他什么都不能做。”古雪乔笑着,她现在也说不上来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滋味。  “你!”安子豪没想到古雪乔会这样回他,他的一片好心就被古雪乔这样无情地踩在地上,让他的心感觉到一阵疼痛。  “安子豪,收起你的好心,我不需要,我有自己的主见,我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不需要你帮我决定,我也知道什么人对我好,什么人不好……”古雪乔好不客气地绕口一般地回答着安子豪,看着他颤抖的高大身躯,古雪乔在心里更是叹了一口气。  “你,当真不识好歹!”安子豪闷着脸,好半天,终于憋出了这样一句。他已经被古雪乔气的彻底失去理智了。  安子恒听到古雪乔这样一说,他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都怪自己刚才意志不坚定,居然拿古雪乔做自己的替身。  安子恒有些不好意思,他看着古雪乔面上有些歉意,“雪乔,我也不是故意的,你可以原谅我吗?”  古雪乔冲着安子恒笑了笑,安子豪其实说的很对,在危急的时候把自己推到面前的男人不可能会对自己有多好的。  看着古雪乔也不回答什么,安子恒有些着急了,他连忙申辩:“雪乔,你真的不怪我吗?”  “安子恒,你这样还算男人了吗?在危急的时候把雪乔拉到自己的面前,你这样是对古雪乔的爱?”  安子豪站在那边,即使古雪乔不按照自己想的那么做,但他也不会让安子恒心里好过的。今天他就是要让古雪乔认识一下安子恒是什么样的人。  “要你管?安子豪你是不是成心和我过不去?古雪乔已经不是你雍清宫的人了,你怎么还要这么管着她?”安子恒一点也不示弱,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占在劣势了,如果在这个时候不追点什么回来,他可能就真的要输给安子豪了。  古雪乔一直都笑着,自己曾经是他们一个一个都抛弃的女人,如今这两个皇子却争着要获得她的青睐,她不禁冷笑着,这场戏真的是太好看,自己还是那个始终不变的女主角。  “我们让雪乔自己决定,不管她选了谁,我们都不要有怨言。”安子恒建议,他想安子豪已经在古雪乔这里讨不到任何的好处了,即使是今天这件事情发生了,古雪乔也依旧没改变对自己的态度。  “好。”安子豪答应了。如果古雪乔真的不选自己,他也不再去争取了,这强扭的东西根本就甜。只是他现在后悔的是当初不该那样对古雪乔,伤害她如此之深。  古雪乔看着他们两个男人,一个带着面具目光灼灼,一个没带面具看着她的神情却是充满了期盼,她觉得这两个人男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转眼之间久把一个难处的问题又踢回给她了。  “我两个都不选,你们可以走了,不要在来缠着我了。”  古雪乔丢下这句话,就起身走下马车,习秋紧跟在古雪乔的身后保护着她的安全,至于雪乔怎么选择,习秋根本就不关心。  “古雪乔,你一定要这样吗?”安子豪叫着她的名字,语气有些悲伤,看来自己真的无法挽回了,所以古雪乔是不会再动感情了。  “雪乔,你一定要选择!”安子恒因为离着古雪乔比较近,所以他一下马车就拦在她的面前,制止着古雪乔前进的步伐。  “你让开!”古雪乔没有好气地看着安子恒,她很烦,他们两个人已经彻底让自己觉得讨厌了,她又何必再花时间在他们身上呢?  古雪乔的一句话就让两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全部都愣在那里,尤其是安子豪,从小就有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现在的他,就像一个哀怨的弃妇,想要获得良人的垂怜,不甘又怯懦。  古雪乔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如果那个马夫说的没错,再往前走去那里就是梨落说的那个染料作坊了,今天说什么她都要到那里。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古雪乔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尤其是在坐了那个马车之后,古雪乔感觉到自己的毅力已经到达了极限了。  “主子,我们就快要到了。”习秋刚刚问了路,大步过来,看到雪乔额头冒汗,习秋有些担忧。  古雪乔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她只能冲着习秋示意地点了点头。现在她想要的是水,只要水。古雪乔看着已经下山的太阳,她已经出来一天了,而且也一天没有喝水了。  习秋见雪乔坐在地上,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她只能站在那里陪伴着,其实也有比起她也好不好哪里去,只是她一直都很话少,所以表现的很不明显。  “两位姑娘,你们坐在这里干什么?”就在古雪乔感觉到自己已经快要昏倒的时候,一个老妇的声音从她的头上传了过来。  古雪乔抬起头看向那位老妇人,那老妇人看起来好像有几十岁了,满脸的皱纹再加上满头的白发。虽然这样的长相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她看向古雪乔的那双眼睛。  古雪乔不由得对那个老妇人产生了一丝好感,她咽了咽自己的喉咙,尽量将声音放轻柔了对老妇人说道,“婆婆,我有点渴了,你那里有水吗?”  现在古雪乔满脑子想的就是水,她感觉到自己的喉咙都快冒烟了。  老佩佩看着古雪乔慈祥地笑着,“你这个丫头还真是实在,水我当然有啊。”  “谢谢婆婆。”古雪乔已经不想再说话了,她压根也没力气再说什么了。  “我这里有水,你们就先喝一点吧,还有你身边的这个丫头,我看她的嘴唇太干了,你也给她喝点吧。”老婆婆很慈祥,古雪乔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干娘魏雅,几天没看到干娘了,现在还真是有些想念呢。  她接过老婆婆手里的水壶猛喝了两口,然后递给习秋,习秋犹豫了一下也喝了两口,之后把水壶归还给老婆婆。  老婆婆笑着摇晃着手里的水壶,“你们都是善良的孩子,会得到好报的。”  “婆婆你怎么知道呢?”古雪乔终于有了一点力气,她笑着问着面前的老婆婆,看着老婆婆的样子听着她的口音,应该是在这里住了好长时间了。  “我给你们的水本来就不多,你们还是给我留了,不是说明你们是善良的孩子,还能说明什么?”老婆婆也不着急走开,她站在那里看着面前两个穿着华丽的孩子继续道,“我想你们两个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孩子吧,怎么跑这么远了?”  古雪乔吃惊地看着她,“老婆婆,这里不是城北吗?我们没有离开多远。”  “这里哪是什么城北,城北是另外一个方向,这里根本就不属于西梁了。”老婆婆笑着耐心地解释。  古雪乔的心一怔,怎么可能,刚才自己还见到安子恒和安子豪的,而且自己才走一个时辰,怎么就不是西梁了?就算自己是用飞的也不会这么快啊。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