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46章 此时此夜难为情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8438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2:39


  “你去帮我问下江辰希管家哪里有染料,我想以这个速度,半个月我们就应该用上了,这次我保证这次赚的要比以前的多。”古雪乔很有自信,如果说美甲油是做的玩玩,那么她已经赚了很多银两了,但她的重头戏却是在售卖丝绸上。如果经营好了,生意顺利了,她会得到更多的钱。  “好的,主子,我这就去问。”佩珠不敢怠慢,听说有银两赚,她比谁都高兴,她也看到了古雪乔是怎么用银两把她和习秋从安子豪的手上赎回来的,现在她不再是雍清宫的宫女了,她有了自由的身份,可以和江辰希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这也是她高兴的原因。  不消一会,佩珠就带着笑容回来了。古雪乔看到佩珠这个表情也猜到她肯定是拿到了答案,还没走进内屋,佩珠就叽叽喳喳地叫了起来,“主子,我问了。”  古雪乔不禁笑着责怪,“还是这样毛毛躁躁的,也不知道江辰希总管那么沉稳的一个人,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毛躁的丫头。”  提到江辰希佩珠的脸又是一阵红,她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主子,江辰希说了,在京城最北面有一家小作坊,这件作坊是专门提供别人染布用的染料,只是成色有点不好,价格有点贵……”  古雪乔心里有数了,只是江辰希说的成色不高是什么意思她还是不明白,不过没有关系,在现代社会她学的专业是工业化学,只要有原材料她都能是试着捣鼓出来。  “主子,我们还要去吗?”习秋有些担忧地看着古雪乔。  “去啊,怎么不去,不去有银子赚吗?”古雪乔突然笑了起来,“我们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呢,所以不着急,也不用担心。”  对于自己做的事情古雪乔从来都是很有自信,只要自己想的她都能够做到,更何况还学的专业会帮助她成功,幸亏那时候在学校认真学习,没有荒废了学业。要是没有这些金手指,她在这里还真是无法生存下去。  “那什么时候去看看?”习秋反问。  “明天。”古雪乔看着习秋十分坚定。  “明天什么?”一道清朗的男声在门外传出,古雪乔听了一愣,遂转头去看。  古雪乔看着门外的来人笑容满面,她正想着要有一个体面的有身份的人陪着她一起去,没想到此人就不早不晚地来了,她心里有了主意,面带微笑地上前招呼,“子韬哥哥,你可好多天没有来了。”  古雪乔这一声子韬哥哥让在场的人都愣在这里了,习秋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什么时候主子叫雍王这么亲切了,她们怎么不知道?  “雪乔妹妹,你是不是想哥哥了?”安子康不要提多开心了,尤其是古雪乔的那句叫声让他整个人都酥软了。  古雪乔一阵反胃,自己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叫着安子康的,没想到这安子康的作态比自己更恶心,但是也没办法,自己现在有事情要求安子康帮忙,只能继续恭维着他,“子韬哥哥,我以为你不来雪乔这里了呢。”  安子康更加高兴了,他觉得自己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就那些花瓣可是他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外面找来的,自己还骗古雪乔说是府里长的,傻子都知道他府里的花瓣早就被他意兴阑珊的时候全采摘光了。  “雪乔妹妹,这也不能够怪我啊,我今天可是大着胆子来看你的,你也知道修远皇叔的脾气,万一不高兴又要惩罚我,我可受不了。”安子康说的也是实话,他们几个兄弟也只有厉王安子泰不怕安修远,但是也不敢太过放肆,其他的多多少少都会惧这个威严的皇叔。  “不会的,干爹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让你们害怕呢?”古雪乔笑着,看着安子康的眼神闪过一丝厌恶,居然敢说她干爹的不是,看她利用完了之后怎么去整安子康。  “你刚才说要去什么?”安子康根本就咩有注意到古雪乔的不对劲,他继续问着古雪乔,想要来个英雄救美。  “是这样的,我想去找一个染坊,我有东西要请他们帮忙,但是打听下来只有城北的地方才会有那种地方,而且也只有一家,所以我心里着急想要明天去看看,不知道子韬哥哥有没有时间明天一同前去。”古雪乔说着眼泪汪汪地朝着安子康看了过去,期盼他一起前去。  安子康哪受得了这样的诱惑,想都没有想立刻答应了下来,“好好,我明天一定陪同你去,如果你要只身前去的话,我还真有点不放心。”  安子康觉得此时正好可以展现自己的魅力,保护古雪乔,明天再故意整出一点事,自己好来个英雄救美,这样古雪乔就会彻底被自己迷住了。  “我就知道子韬哥哥对雪乔最好了。”古雪乔忍着全身的鸡皮疙瘩对着安子康撒娇,她转头看着习秋和佩珠,这两个人早就忍受不了,都别过脸去,用一种忍俊不禁似笑非笑又捉狭的眼光看着她。  “我不准你们去!”不知何时安子豪已经站在了古雪乔苑子的门口,他匆匆而来,看不清面具下的表情,但却能够感受到他的声音里裹狭的怒气。  “皇上,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们已经不是一家人了,你根本就没有权利来阻止我!”古雪乔淡淡地用眼睛撇了一眼安子豪,心里真的很不高兴。  “是啊,七弟,雪乔已经不是你雍清宫的人了,你就不要再搀和来管他了。”安子康也回头看着安子豪,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安子豪本来以为自己都这样了,古雪乔多少会有些在乎自己,可光看到她瞧自己的那个眼神,安子豪就觉得自己已经输了,再加上安子恒的冷嘲热讽,他的心里更似憋着一团火。  “古雪乔,你不要忘记了,是我给你的人情。”安子豪想起几天之前自己把习秋送还给她,那时候她跟自己是怎么说的,现在却又反悔了?!  “安子豪,我说过什么,我自然会记得,但是你也不要忘记了你说的,这里现在是我的苑子,你凭什么阻止我不去这里不去那里?”古雪乔也毫不示弱,她最讨厌安子豪的就是这一点,霸道、毫无道理的霸道。  “七弟,你就不要苦苦地纠缠不清了,雪乔不是你府里的人了,当初她嫁给你的时候你都没有好好珍惜,现在珍惜有什么用呢?”安子恒继续调唆着安子豪,尤其看到古雪乔对安子豪这样,他的心里就更加舒服。  安子豪冷着一张脸,古雪乔这样对自己他还可以忍受,可是安子恒算什么东西,他凭什么这样对待自己,他想到这里把所有的怒气全部都撒在安子恒的身上,“韩王爷,我那天说的还不够明显吗?这里怎么样都是我的府邸,你在我的府邸对我挑衅好像有些过分了吧?”  安子豪并没有多少什么,只是把心里的不舒服全部都说了出来,他也很清楚安子恒也不是什么平庸之辈。  “七弟,我想你搞错了吧,这里是皇叔的苑子,皇叔可是说过我们两个都不准过来的,如果你要硬吵的话我倒是不介意,但是你也看到了雪乔妹妹更喜欢谁了不是?”安子恒得意地看着安子豪,刚才古雪乔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在古雪乔的心里他安子恒的地位就是比安子豪高。  “你!”安子豪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一块血堵在那里,让他没有办法呼吸,安子恒说的没有错,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资格在这里了。  “七弟,雪乔是你抛弃的女人,我一点都不嫌弃雪乔妹妹,我反而要谢谢你把这么好的雪乔给抛弃了,因为你根本就不配拥有她。”安子恒继续刺激着安子豪。  男人都是有好奇心和强大的战胜心理,他很清楚在面对安子豪的时候要从哪里下手才能够给他一个致命的打击。  安子豪无言以对,的确是他先抛弃古雪乔的,而且自己还一遍又一遍的伤害着古雪乔,直到伤害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个女人就是古雪乔,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别再来骚扰雪乔了,七弟,你们已经不可能了。”安子恒看到安子豪的身子在颤抖,他虽然看不到安子豪面部的表情,但是也能够确定现在的安子豪肯定很痛苦,自己只要再加一把火,安子豪肯定会知难而退了。  “雪乔妹妹,明天就这样说好了,我一早来接你可好?”安子恒转身温柔地对着古雪乔。  古雪乔看着安子豪完全愣在那里,脑海里想着最近安子豪对自己的各种示好,说着他如何爱自己,这些难道是真的吗?她一直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安子恒叫了好几声古雪乔的名字才把古雪乔从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出来,安子恒以为古雪乔只是在走神,他看了她一眼继续说着刚才的话,等待着古雪乔的回应。  古雪乔抬起头本能地看了一眼站在安子恒旁边一动不动的安子豪,重重地点了点头,答应了安子恒的要求,这可把安子豪给气坏了,他重重地说道,“古雪乔,你会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的。”  古雪乔的心现在也很彷徨,或许更多的是她想试探一下安子豪对自己的心吧,她的心里还有着安子豪的影子,她知道自己对安子豪还没有死心,可是倔强使她不可以向安子豪低头,一旦自己低头了,自己在他的面前就会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地位,只有被欺凌的份,她不可以让自己再次变成那样。  “七弟,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好歹现在雪乔也是太上皇御赐的安平公主,也不是你皇宫的贵妃姐姐或者是侍妾了,你不要什么都管着雪乔,因为最没有资格管着她的就是你。”安子恒看到了古雪乔看安子豪的眼神,他的心里有些不好受,一股醋意升了上来。  “安子豪,过段时间我就会搬走了,所以算我请求你,这段时间能够让我安静地在这里生活下去吗?”安子恒的话让古雪乔想起了自己当初的遭遇,她的脸色有些难看,她不想伤害安子豪,可是也不想原谅他,她现在才知道原来每个女人在面对自己爱的人的时候是那么纠结。  “就是,七弟,我听皇叔说了,过段时间就要接雪乔回皇宫居住,不需要借助你的府邸了,你就让雪乔好好的在这里住几天吧。”安子恒走到古雪乔的身边,用手揽着的古雪乔的肩膀,这是他第一次揽着古雪乔的肩膀,他也是在试探,如果古雪乔不喜欢的话,会自动闪开,可是奇怪的是古雪乔居然没有推开他。  安子豪看到安子恒搭在古雪乔肩膀上手更加愤怒,他此刻的想法就是要剁了那只手,越想越气,安子豪居然真的把手压在自己的腰间,正要拔剑的时候,江辰希走上前拉住了安子豪的手,“皇上,刚才有消息说八殿下好像有事情找你,你要不要去看下。”  江辰希全程都看着他们三个人在争吵,很明显自家皇上占据了下风,他不得不劝说着安子豪先离开这里,看着韩王爷得意的样子,他是真的怕安子豪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安子豪懂江辰希的意思,他慢慢地放下手渐渐地冷静了下来,“好的,我们走吧。”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别院。  古雪乔看着安子豪的背影突然有些悲伤,她看的出来安子豪刚才十分气愤,而现在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了,这倒是让她的心牵挂了起来,她也完全不在意安子恒继续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双眼睛一直紧盯着安子豪离开的背影,一直到消失不见了。  安子恒拍了拍手,这可是他在和安子豪抢女人的战争中第一次胜利,他的心情很愉悦,再加上自己已经和古雪乔说好了,明天一早上就来

接古雪乔,想到自己在古雪乔的心里要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安子恒整个人都觉得开心起来。  “雪乔,我想我也该回去好好的收拾一下,我们就这样说好了,明天早上等我来接你。”  安子恒再三叮嘱着古雪乔不要太在意刚才的事情,明天的事情全部都交给他,只要古雪乔跟着去救好了,他保证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  古雪乔一直都保持着专业的笑容,看着安子恒在那里说,她还不时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其实她的心早已经飞到了外面在寻找着安子豪的影子,心里满满地想着他会生气多久,是不是还会回来?  一直到安子恒道别了,古雪乔才清醒了过来,她带着笑容送安子恒走了出去,为了能够看到安子豪,她还一直把安子恒送到了皇宫门口,看着安子恒离开,她才转身往自己的苑子里走去。  古雪乔一直都感觉到有双火辣的视线在暗处盯着自己,她不时的回头想要看是谁,可是一直走到自己的苑子里她都没有找到那个人。  “主子,你在找什么?”习秋很敏感,这也是她多年习武的习惯,观察别人的变化,她感觉到古雪乔的变化。  古雪乔坐了下来,端起青花蓝底的茶盅,喝了一口,那里面是她特地让佩珠泡的红枣枸杞茶,用来补血的。她从那次堕胎之后感觉到自己的血气一直都不足,好像元气大伤,所以才让佩珠去配的,只要自己坚持喝就会有效果,她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比以前好多了。  “主子,要不要让佩珠帮你去换一杯,这有点冷了。”习秋担忧地看着她,今天的主子好像有些不一样,尤其是刚才皇上走之后,她就一直感觉到主子好像魂不守舍的样子,整个人的灵魂也跟着皇上走了。  “你们主子的病啊,谁都没有办法治,只有安子豪才是最好的良药。”唐若丽迈着大步走了进来,其实她早就回来了,一听到古雪乔的房间里有声音,她索性就没有过来,现在她可不想参与任何争吵之中,她想到的是如何让自己过的更加好。  古雪乔在教她们时就强调,女人就应该对自己好点,不是除了男人就什么都没有了。她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古雪乔会有这样的理论,但是她就是佩服,这里的女人从来眼里心里都是男人,何曾想过自己,而那些男人需要争权夺势时,都拿这些地位低的侍妾送给别的男人加以利用,成功之后就全部灭口。自己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幸亏她遇到了古雪乔!  古雪乔一言不发看着唐若丽,也只有唐若丽才会这样说着自己,她一直都以为唐若丽是一个聪明的人,只是现在才刚刚醒悟过来而已。  “你怎么知道?”佩珠走上前看着唐若丽的眼睛,她不是很喜欢唐若丽每次都这么直接,好像什么都懂,什么都会。而且古雪乔已经和皇上说清了,怎么还会喜欢他呢?佩珠也不怎么喜欢安子豪,在佩珠的眼里,抛去他的身份不说,安子豪就是一个狂妄自大的男人,最关键的还是他伤害了古雪乔,佩珠忠心,所有伤害古雪乔的男人她都不喜欢,不管他什么来头,什么地位。  “我知道的多呢?我还知道你的江辰希哥哥和你什么关系!”唐若丽故意调侃着佩珠,每次见到这个小丫头对自己防备的样子,她就觉得很好笑,她又不是老虎,不会对古雪乔怎么样,这个丫头就从来都没有松懈过对她的防备。  “你又在逗她了。”古雪乔放下手里的茶盅,没好气地看着唐若丽。  唐若丽也不以为意,反正他们都在一起很久了,有些习惯她早就知道了,唐若丽自顾自的坐在古雪乔的身边,拿起古雪乔面前的水喝了起来,“刚回来就看到你们在这里争吵,还真是不消停。”  “你都知道了?”古雪乔有些悲伤地看着唐若丽,“其实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你说呢?”  这是她最想要知道的,这个苑子里的女人也只有唐若丽才会懂自己,同样也只有唐若丽才会给自己合理的建议。  “那是自然,那么大的声音谁没听到,你是在问我怎么办吗?”唐若丽继续喝着手里的水,按照古雪乔调理的方子,她也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好像比以前好多了,面色也红润了好多。  “你倒是说啊,要急死我吗?”古雪乔皱着眉头看着唐若丽,她正着急着呢唐若丽好像故意的一样。  “你急什么啊?你先摸摸自己的心,看看你的心向着什么地方,然后在和说你最在意的是什么。”唐若丽看着古雪乔笑着,这样的方法是最有用的,其他人就算再怎么提供意见都是徒劳。  古雪乔按照唐若丽教的方法实验了一下,她把手缓缓地放在自己的心门口,感受着自己的心跳,他的心里想的全部都是安子豪的影子,尤其是安子豪决绝离开的样子,一直围绕在他的心间挥散不去。  “怎么样?感受的出来了吗?”唐若丽看着古雪乔的脸笑着问道,“我看你的表情好像已经知道答案了,那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古雪乔的心里很清楚唐若丽的意思,她看着唐若丽冲着她点了点头,用两个人都知道的方法表示赞同。  唐若丽站了起来,“既然这样了,就顺从天意吧,我们不是一直都这样的吗啊?”唐若丽的语气里透露出许多无奈,以前的她也是这样执着,幸亏古雪乔即使提醒着他,才能让她从那样的情绪中走了出来,找到自我。  古雪乔的一直都没有闲下来,即使现在生意已经很好了,她也交代了花老板该怎么制作,这些本来她就不想单独占有,而且梅如宝又是魏雅的好姐妹,两个人以前虽然有些误会,现在再次重逢也和以前一样。  最主要的是花老板说了要给古雪乔分红,古雪乔相信花老板的为人,他答应的事情肯定会做到的,这是作为一个商人最基本的素质。  古雪乔一直都在研究这个染料的问题,想着安子恒对自己的保证,她还是很安心的,至于安子豪,可能是因为自己先遇到安子豪的原因吧,古雪乔对安子豪依旧放不下,即使安子恒对自己比他要好很多。  第二天一早,古雪乔就被习秋叫了起来,古雪乔好像已经习惯了睡这样的懒觉,自从自己被封了安平公主,古雪乔得到了好多赏赐,比如银两是最基本的,还有一些没有用的首饰什么的,所以这次古雪乔去买染料都是靠着这批银两。  她梳洗完毕安子恒已经在雍清宫的门口等着她了,古雪乔很大方地走出了雍清宫,现在可能全西梁的人都知道她和安子豪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吧,只是自己暂时住在雍清宫而已,如果离开雍清宫她和安子豪之间的关系就真的彻底没有了。  “雪乔,你总算是起床了,我在这里等了你大半个时辰了。”安子恒看到古雪乔出来,整个人都亮了起来,他立刻堆着笑容走到了古雪乔的面前搀扶着古雪乔,小心翼翼地扶着她上了马车。  随后安子恒也跟着她伤了马车,而习秋作为古雪乔的贴身丫头,则坐在马车的最前面,一步也不肯离开古雪乔。  现在古雪乔的身份不一般,尤其是被封了公主之后,更多的人都羡慕她,有些人甚至恨古雪乔,说她为了金钱居然勾引了楼兰的来使,要不然凭着她的本事怎么会被太上皇从一个弃妇变成一个公主呢?”  古雪乔不是没有听到过这样的传闻,她总是付之一笑,那些不懂他们的人这样说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她只是想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其他的就让人家去说吧。  马车里一阵寂静,安子恒好几次想要开口说话打破这个沉静却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他看着古雪乔的样子好像没有睡醒,盘算着自己是不是起的太早了,说实话自己可是兴奋了一宿,直到天亮他就兴冲冲的起来了。  安子恒不知道自己在多年之前了才会有这样的感觉,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孩一样,对着古雪乔却不知道要怎么办。  古雪乔其实也没有真正的睡着,她一直都听着安子恒的动做,时不时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安子恒,只见安子恒一直看着自己不敢说话,古雪乔也不想要和安子恒说话,说到最后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和安子恒解释自己对他的感觉,自己对安子恒只是纯粹的兄妹之情。  马车一直颠颠簸簸的,可能是赶上了集市,马车走的非常的慢,最后车夫无奈把马车给停了下来。  安子恒皱着眉头打开了马车的帘子,很不高兴地问着马夫,“怎么回事?”  马夫立刻回答着,“皇上,前面的人太多了,这里的路已经走不通了,可能我们要绕道。”  安子恒疑惑地看着面前的马夫,这里一直都是不是很多人的,怎么今天这么多人。马夫可能看出了安子恒的疑惑,他笑着解释着,“皇上,今天是一个月一次的集市,所有的老百姓都要出来买东西的,所以人特别多。”  安子恒听说过有集市,但是没有想到集市对于这些平凡的老百姓是那么重要,他看着这人来人往的人,实在想不出办法,转头看着正在睡觉的古雪乔,他又不想吵醒古雪乔,所以他只能低声回复着,“那就绕道吧。”  马夫有些为难了,“皇上,你这个吩咐让奴才有些为难,去城北的路一共有三条,这是最直接的一条,还有两条一个是要走水路,一个小路有些颠簸,奴才是怕公主殿下在马车里会受不了。”  马夫的这句话让安子恒有些为难了,涉及到古雪乔的事情可不是安子恒自己做主的。这一切也打破了原先他的计划。  昨晚他可是辛辛苦苦地计划好了,今天到达城北的路上会冒出来好多土匪打劫他们,而他就会挺身而出救古雪乔,这一切明明就计划得好好的,千算万算他忘记了今天是热闹的赶集。  “雪乔……”安子恒小声地叫着古雪乔的名字,他不能帮古雪乔直接做主,刚才他也问了马夫了,如果走陆路,还是有可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的,现在只能看古雪乔的决定了。  “雪乔?你醒醒,我们有事情要商量一下。”即使再不想打扰古雪乔,安子恒也要叫醒她了。  古雪乔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安子恒一脸迷茫的样子,好奇地问着,“子韬哥哥马车怎么停下里了?”  F安子恒有些不好意思,他看着古雪乔,“都是我没有算好,我不知道今天人会这么多,马夫跟我说了不能再这样继续走下去了,所以我想让你选择一下。”安子恒还是有自己的小聪明的,他先向古雪乔道歉,这样就能博得古雪乔的好感了。  果然古雪乔如安子恒想的那样,一点也不责怪安子恒,反而把他当作是自己可以商量的对象,“子韬哥哥,你见多识广,你说我们要走哪条路?”  古雪乔今天是一定要去染料作坊,她必须要弄清楚染料里所有的成分,已经是如何配置的。直到把苑子里的存货全部都用完了,这样她也就能顺利搬出雍清宫了。她要轻轻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依照朕的想法,我觉得,我们还是要走水路比较通畅一点。”安子恒目光闪烁,在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想着自己的鬼主意,只要古雪乔不走水路,他就会继续他的计划。  古雪乔看着安子恒不动声色,安子恒内心的涌动和眼神的狡黠,她不是没有感受到,尤其是说到水路的时候,那种既期盼又紧张的神情特别明显,呵呵……怎么男人的心,都是这样龌蹉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