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45章 机带双敲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7055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2日 15:13


  为什么?”这古雪乔不理解了,自己已经说的很明显了,怎么安子豪还不同意,难道是自己下错了注了?应该不会的,古雪乔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  “这个就要问你自己了,你究竟能够帮助我什么,我觉得好像也没有什么可让你帮助的,对不对?”即使自己是希望古雪乔可以帮助自己的,多年的经验让他不能表现在外面。  古雪乔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安子豪会这样说,自己作为公主可以帮助安子豪肯定是毋庸置疑,“我只有这么多银两,我只要习秋和佩珠在我的身边,你如果质疑不肯的话,那我也只能乞求干爹干娘了。”实在没有办法,古雪乔只能这样说来威胁安子豪,她觉得安子豪这次不敢拒绝了吧!  安子豪很满意地看着她,他十分满意刚才古雪乔的表现,自己需要的就是这样坚定的盟友,而古雪乔做到了。她比以前更加配合自己,也变得聪明了,不再那么轻易相信别人了。  “好,我答应你,一分钱不要你的。”安子豪的语气里甚至带着笑意,他看着古雪乔面色很温柔。  古雪乔愕然,安子豪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她,甚至不要钱就让习秋和佩珠跟着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古雪乔都想不出安子豪玩的是什么。  “皇上……”古雪乔还乜嘢说话,站在一边的夏锦淇说话了,她不甘心,安子豪为什么会对古雪乔这样的态度,让他的心里要怎么想。  “朕已经决定的事情谁都不能够改变。”安子豪冷声。谁都知道这句话是对夏锦淇说的,可见现在夏锦淇在安子豪的心里是什么样的地位。  古雪乔自然也是明白的,她轻笑着,很是得意地看着夏锦淇,“既然皇上同意了,那就请皇上和贵妃姐姐离开吧,因为我们要出去了,家里会没有人。”古雪乔笑着下着逐客令,家,多么美好的一个词啊。但她其实没有。至始至终,她是孤单的。  “差点忘记了,唐若丽也被我买下来了,皇上你可不要反悔哦。”古雪乔冲着安子豪很是得意地笑,今天她想做的事情都一次性做完了。  她此刻的心情很舒服,从来没有这么舒服,她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别人生活的,现在总算是为自己活了。  “你这样就不对了,古雪乔,朕是允许你买宫女,怎么就变成了朕的女人了?”安子豪故意问。  “皇上要是不同意我也没办法啊,看来我只能求助我干爹了。”古雪乔继续刚才的伎俩,她发现刚才的方法对安子豪好像有用一点。  安子豪在古雪乔那咋咋呼呼的威胁下妥协了,古雪乔从他的眼神里居然看到了他对自己的宠溺。她甚至都以为自己看错了,安子豪从来都是不让自己好过的,如果传出去的话肯定太可笑了,古雪乔甩了甩头,那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夏锦淇这时候捂着自己的肚子,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皇上,我好痛……好痛……”那柔弱无助的声音连古雪乔都不禁相信了几分。她的心里不禁感叹,夏锦淇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会表演了!  “你怎么了?”安子豪见了,不由低声问她,看着夏锦淇这样可怜,安子豪的心略过一阵疼痛。毕竟是自己喜爱过的女人,在她身上投入过情意,安子豪自诩不是薄情的男人,所以还是叫人将她搀扶了起来。  “你不要在我这里倒下,落了我的晦气!”古雪乔看夏锦淇那扭捏做态的样儿,心里好一阵厌恶,她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做错了什么事,所以才会认识夏锦淇,受尽她的折磨!  “古雪乔!你说的什么话?”安子豪的声音有些严厉,“锦淇肚子里怀的是我的骨肉!”  “那又怎么样?跟我有多大的关系呢?”古雪乔一怔,但她一点也不想示弱,夏锦淇对自己做出那些事情来,让她怎么可以能原谅她?这辈子都不要想想她能够原谅。  “皇上,我们走吧。我不要待在这里了……”夏锦淇看着安子豪的眼神充满了乞求,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就是想要让安子豪离开这个地方。  “我们走。”安子豪瞪了一眼古雪乔,“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无情的女人。”  古雪乔低头不看安子豪,他知道安子豪对自己很失望,可是那又怎么样,她对他同样失望,她受伤的时候安子豪在哪——在那个女人的怀里,还跟着她一起伤害自己。  “主子!”等安子豪等人全部都离开了,习秋走过来安慰雪乔,“您也不要伤心了,他们都已经走了。”  古雪乔轻笑,“我怎么会伤心呢,你肯定是看错了,习秋,我们也要收拾下了,被他们折腾了太多的时间了,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和花老板约定的时间了。”古雪乔深吸了一口气,现在的她是去完全有资格和夏锦淇对抗的,只是自己不想做的太过分了,她一直秉承着的信念就是人家不惹她,她也绝对不会惹别人。  再说,作为一个商人最重要的就是守时守信。古雪乔也很看重这点的。  收拾完毕之后,古雪乔和习秋来到的梅如宝的店里,看到梅如宝正在名人收拾着东西,看到古雪乔来了之后更是喜笑颜开的,“古老板,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古雪乔就知道梅如宝会有这样的想法,她露出一个很官方的笑容,对着梅如宝,“花老板,你这个话我说的就有点差了,作为一个商人我自然懂得行规。”  梅如宝很尴尬地笑了笑,她也知道自己该将话说婉转了,毕竟昨天古雪乔帮她赚了不少银两。那些来拿货物的客人早就等在外面了,看到古雪乔来了之后,急急忙忙地一窝蜂冲了进去,“古老板,我的呢?”  古雪乔慢慢的教着这些人要怎么用这个新品种指甲油,那些人好像都很满意,就在古雪乔很认真的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古雪乔的干爹安修远。  安修远还没有走进门,就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雪乔,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在这里。”  古雪乔抬起头看带着安修远,他的身后跟着她的干娘魏雅,“干爹……”古雪乔吃惊地叫着安修远,尤其是看到他身后的魏雅,古雪乔更加开心了,“干娘,你怎么在这里?”  魏雅自然很高兴,她走过来笑着抓住古雪乔的手,“乖女儿,你爹说你在这里,叫我来,我们两个打赌,结果我输了。”  古雪乔不得不佩服他们两个,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么幼稚的游戏,不过这样看起来他们感情真好!“干娘,你怎么不赌我在这里呢,昨天我还跟你说过,我今天一定会来的,干娘你没记住啊!”古雪乔忍不住笑着。  “是啊,我也是这样说的,但是你干爹不肯啊,他说他先赌的,所以我一定要赌你不在这里。”魏雅有些无奈,虽然是输了,但是古雪乔看着她的脸上是满脸的幸福。  “好久不见了,魏雅……”就在古雪乔和魏雅聊得很开心时,梅如宝突然出声。  “你,怎么会在这里?”魏雅一脸的惊讶,好像他们之早就认识,古雪乔也惊讶地问道,“你们认识吗?”  魏雅一直都盯着梅如宝看,她们这么久没见,如果不是刚才梅如宝认出她的话,这走在大街上,她只会将梅如宝当作一个寻常不过的陌生人。  古雪乔见干娘没有理会自己,她便转头看向安修远,没想到安修远的笑容一点也不自然,反而有几分尴尬。  古雪乔觉得奇怪,直觉告诉她,他们之间肯定有着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但是作为一个晚辈直截了当地问他们的事,这样真的好吗?  古雪乔只能等待着他们自己说了,即使自己再好奇也不能问,这样的话会让干娘伤心的——没错,古雪乔的确在魏雅的脸上看到了一点失意。  “你还是一点也没有变。”梅如宝笑着看着安修远,大大方方的。刚刚魏雅进来,她还以为认错人了,没想到真的是魏雅,魏雅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有风韵,那么独特。  “你也没什么改变……”魏雅低声说着,再次遇到梅如宝,她居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最近好吗?”梅如宝停顿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自己心里想的,一直以来她都关心魏雅的生活,“当初是我对不起你。”  古雪乔听到这里心里有些懂了,这两个人好像有些误会,可这么多年了……还会这么在意吗?  “我很好,你呢?”魏雅也关心地问着她,她们之间本来是很好的异性姐妹,只是造化弄人……  “你看到了,这个店就是我的,我很早就回到了京城了,在这里开了一家店,幸亏你哥哥相助。”梅如宝的话只是说了一半,接下去不用说魏雅都已经明白了,原本哥哥说外面有女人——居然是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梅如宝。  魏雅仔细观察着梅如宝,岁月根本就没有在梅如宝的脸上留下痕迹,反而让她不再有当年的稚气,多了一份成熟了,怪不得哥哥会喜欢她呢。要是当然不是自己用了特殊的手段,安修远肯定也会喜欢他的吧。  “修远呢?你过的还好吗?”梅如宝看着魏雅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安修远,她当年的恋人,心仪之人,只是自己什么都不如魏雅,家世容貌性格都不如她,所以她败了,败得一塌糊涂。  “如玉,我很好。”安修远淡淡点头。古雪乔想他现在确实很好,有着干娘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他能不好吗?  “那就好,想着以前的事情我真是幼稚……人世苦短,岁月蹉跎,我们最后还是重逢了。”梅如宝的心里非常感慨。  “是啊,想起当年我们真是傻啊,要

是能够抓住以前时间的话,我们会更加开心。”魏雅说着,她现在明白了时间对一个女人的重要性。最美好的那几年,其实就是一个女人一生的全部。  “会吗?或许吧!”梅如宝笑着,“其实我当时也是一时年少气盛才会这样的,现在想想真是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受那么多的苦。”  “现在不要说那些没用的了。我和修远现在都很好,虽然我们没有孩子,但是我们昨天已经收了雪乔当我们的干女儿,你看看她是不是特别好?”魏雅一把拉过古雪乔介绍给梅如宝看。  “我早就认识了。你这个女儿还真是聪明,这样新的东西她都能想出来,你知道她昨天一天赚了多少吗?”说到古雪乔,梅如宝不得不佩服她的头脑,自己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奇女子了,没想到古雪乔比自己还要厉害。  “是啊,昨天还是修远先遇到的,然后我一看也喜欢,索性就让她做我们的干女儿了。”魏雅也很满意地摸着古雪乔的手,一看就是一个宠溺孩子的母亲。  “干娘,不要这样夸我了!”古雪乔游戏不好意思了。她看着梅如宝表示有些无奈,可能就是因为魏雅没有孩子的缘故,她好像对她特别的宠爱。  “怎么不要夸,你确实很优秀啊,不优秀能做我魏雅的女儿吗?”魏雅特别骄傲,她把安修远叫到自己的面前看着他,“你倒是和花妹妹说几句啊,你这样不说话花妹妹会以为你还在想着从前的事情。”  “是啊,以前都是我不对,如果不是我,魏雅的孩子也不会失去,她也不会离家出走,你不去追的话——那场大火,你就能救出你想救的人了。”梅如宝低声说着,对于以前的事情她确实歉疚,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大家的心都能够获得安静。  “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我们从来都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也不要自责了,我现在和魏雅过的真的很好,其实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根本就不适应官场争斗,这次不是从楼兰顺道,我想我和魏雅根本就不会回来的。”安修远安慰着梅如宝,即使以前有再多的不愉快,可现在真的已经都释然了。  古雪乔突然很有感触,安修远的例子不是在给自己启发吗?都是当年年少轻狂,所以才会什么都不认输,也不想认输,可只要每个人都让一步,结果就大不同了。  “上次回府,听哥哥说他经常来你这里。”魏雅看着梅如宝,态度十分的认真。“你要想清楚,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像以前那样无条件支持你。”  “是的,他帮助我很多,所以我很感激他,而且他是真的对我好。”梅如宝低着头,看不出具体什么表情,但是从她的话语里,可以听出来几分勉强之意。  魏雅给了梅如宝一个了然于心的眼神,接着拉着古雪乔和梅如宝就聊起天来。天已经渐渐地黑了,古雪乔有点困意,她走到魏雅身旁,悄声扯了扯她的衣袖,说道,“干娘,我想回府了。”  古雪乔不想让她们为自己担心,尤其是不想让干娘知道她和安子豪之间的事情,她怕干娘真的会去找安子豪算账。而她也知道安子豪什么都不惧,唯独惧安修远。她并不想惹事儿。  “那,我们一起回去吧。我刚看花妹妹手上的美甲油很好看,我也想要那种。”魏雅握住古雪乔的手臂,是女人都爱美,不管多大的年纪。  古雪乔冲着她微微一笑,幸亏昨晚她就想到了,要不然现在做肯定来不及的,“这些我早就准备好了,根本就不用干娘担心了,我还做了好多别的花样呢。”  魏雅更是晓得不拢嘴了,能够遇到这么一个贴心的女儿是她修来的福气啊。“雪乔,你说要让我夸你什么好呢?”  古雪乔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这些其实都是一些举手之劳,也没刻意为魏雅做,“如果干娘一定要感谢我的话,就要答应我一件事。”  “别说一件,一万件我都答应你的。”魏雅拍着古雪乔的手背,看着她,她真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认识古雪乔,这样的话自己或许不会走了。  古雪乔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安修远,眼珠转了转,“干娘和干爹特地回来参加宴会,我有一个请求,我想让我的朋友唐若丽进舞蹈团里去演出,不知道干爹能不能帮这个忙?”说完古雪乔瞪就一脸期盼地看着安修远,她已经提前对唐若丽做了承诺。  安修远突然笑了出来,而且笑得很大声,“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呢,这简直是举手之劳,我回去和舞蹈团的人打个招呼,明天直接把那位唐若丽姑娘带到我的府里就是。然后,我带着你一起去赴宴。”  听到安修远这样说,古雪乔的心里高兴极了,她本以为没这样快的,可没想到干爹这样爽快答应了,“干爹,谢谢你。”  “傻孩子,还跟干爹这么客气干嘛。”魏雅看着古雪乔的眼神里全部都是温柔,她站起来揽着古雪乔的肩膀,“以后受了委屈尽管来找干娘,干娘一定会帮你,站在你这边的。”  古雪乔冲着魏雅重重地点了点头,她都快要被感动得流出了泪了,“干娘,遇到你们真好,是我古雪乔的福气。”这是古雪乔内心深处的一句话,遇到这么疼爱自己的人真是上天对自己的眷顾,至少不会让她觉得自己很孤独。  他们又叙了一会话,梅如宝和魏雅对古雪乔更是喜欢,走的时候梅如宝还说要和古雪乔正儿八经地合伙,梅如宝负责胭脂水粉这一块的销售,而古雪乔负责新做的美甲油之类的美魏。  经过几天的折腾,古雪乔制作的美甲油彻底在西梁大街小巷一下子传遍了,每个女人都想试下她的美甲油,有些没钱没势的,古雪乔就会免费赠送她们一瓶稍微普通些的,不带任何的歧视,所以生意每天都很好。  唐若丽也如愿地进了舞蹈团,每天早出晚归地忙着排练,一下子原本很热闹的别院只剩下佩珠和习秋两个了。  那天以后,安子豪就把这里所有的宫女都喝回去了。人少了,笑声也就少了。古雪乔知道安子豪此绝不是因为他小气,他只不过是要气气古雪乔。  三天后的清晨,古雪乔还睡在床上,突然被佩珠的叫声给吵醒了,古雪乔惊坐了起来,疑惑地透过窗户看着苑子外面,天色已经很亮了,佩珠咋咋呼呼的,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古雪乔的眉头有些紧皱,自己也是昨晚接到的圣旨,太上皇终于册封她为安平公主。看着那读圣旨的公公瞅着古雪乔的装扮,各种看不上眼的样子,古雪乔反而想笑。在别院逐住久了,她压根不在乎自己的装扮。女为悦己者魏,她没有悦己者,干什么费心巴力地将时间浪费在穿衣打扮上?  “你在叫什么?”古雪乔听到动静,知道习秋已经赶到了那里,她紧张的神情也稍微放松了一点。  “习秋,你快看这个,它长大了好多!”佩珠兴奋地叫着习秋去看,她的话让古雪乔也好奇起来,她起身自己穿好衣服,急忙走了出去。  “是不是小蚕蛹长大了?”古雪乔思索着,苑子里除了他们四个人在也没有别人了,还有就是前几天买回来的蚕蛹,让他们养了结丝去卖钱的,反正只要是赚钱的东西,古雪乔都想到了。  “主子,你真是太聪明了,你看看小蚕蛹是不是比以前大很多了?”佩珠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是什么,她也只是好奇这些蚕蛹为什么会这么大。  古雪乔笑了起来,看着佩珠傻傻的样子。她解释道,“这些蚕蛹就是这样的,要不然说丝绸这么贵吗?只是我们找到了方法,提前做了准备,所以他们才会长这么快的。”  佩珠一脸崇拜地看着古雪乔,她觉得主子实在是太厉害了,什么都有先见之明。  古雪乔看着正在爬动的蚕蛹,心里盘算着该用一些染料了,可是那些染料要从哪里来呢?古雪乔的眉头皱了起来,自己在这里就有自己的干爹干娘,而且他们也刚从大漠回来,先前已经为了唐若丽的事情求过他们了,总不能什么事情都要求着他们吧。  习秋看出来古雪乔有所忧虑,她低声问她,“怎么了?主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习秋以为古雪乔又遇到什么棘手的事,要是论技术方面的,她肯定不懂,但是要论谁欺负了古雪乔,她肯定不会轻饶了别人。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我在想——我要的东西要怎么才能够顺利拿到!”古雪乔看着习秋,“要不你去问下江辰希管家,我看你和她的关系还不错。”看着江辰希平常总是一副温顺的样子,似乎对她们也没有什么敌意,有时候还帮着自己说话——如果让习秋去问,说不定他真的会帮助自己。  习秋听了古雪乔的话轻笑了起来,“主子,这你可弄错了,我去问江辰希管家的话说不定没什么用,但是有一个人去的话,肯定有用。”  古雪乔倒是很好奇了,她挑着眉毛看着习秋,“你什么意思?我没懂。”江辰希和习秋从小长大,怎么习秋反倒没用了?  习秋笑着不说话,眼神示意古雪乔看向佩珠的方向,古雪乔随着习秋的指示看过去,只见原来还一脸兴奋的佩珠此刻害羞地低着头,满脸通红。  瞬间古雪乔明白了,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佩珠和江辰希管家两情相悦了,她笑着问着佩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真是一点都不知道!”  佩珠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之前想说吧,可看着主子的事多,不是有这个麻烦,就是那个麻烦,她更加找不到机会说,没想到主子还是知道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