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43章 昨夜星辰昨夜风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7402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1


  “皇上,你原来没有毁容。”安修远已经反应了过来,他看着安子豪俊美的面魏,他说不上来高兴还是悲伤,原来自己一直对安子豪有所内疚,内疚自己当初没有即使赶过来救安子豪母子两人。  “皇叔,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安子豪的声音很淡,淡的一点也听不出他的情绪,他也想过自己不会一辈子带着一个面具生活,可是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摘下面具。  魏雅也征在原地,自己只是想要处罚一下古雪乔,没想到会弄出这样的事情来,她本能地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安修远,想要寻求安修远的保护。  面对心爱的人发出的乞求目光,安修远自然接受到了,他上前走到了魏雅的身边,把魏雅揽在了怀里,面魏十分严肃,“皇上,魏雅她不是故意的。”  他希望安子豪能够理解,魏雅也只是一时生气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其实她并不是故意的。“古雪乔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打得。她是我的女人。”  安子豪背对着古雪乔,也没有直接回答安修远的话,他只是莫名其妙的说出这样一句话,说完之后连他自己都愣在了那里,现在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宣誓着这样的主权,告诉全世界古雪乔是他的,永远都是他的。  古雪乔看着安子豪的背影,听着安子豪的话她的心完全被融化了,我的女人,虽然对安子豪来说可能就是随嘴一说,但这句话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也只有古雪乔自己清楚。  她等了多长时间都没有等到安子豪说这句话,现在却在这个时刻听到安子豪这样话,可是他们之间还来得及吗?古雪乔一颗已死的心就像是得到了养料的灌溉,慢慢地恢复了血液。  “安子豪……”古雪乔忍不住叫了安子豪的名字,她慢慢地走到了安子豪的面前,看着安子豪俊美的脸,那张脸其实她早就看过了,只是自己一直都没有揭穿他,而是帮着他继续瞒着,如今安子豪为了保护她在众人的面前露出了本来的面貌,她的心里确实也很感动。  “你们?”魏雅看着这两个人顿时也知道自己是错怪了古雪乔了,她看了一眼古雪乔,又看了一眼安子豪,“我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安修远揽着魏雅的肩膀,笑着说道,“魏雅,到现在你还在吃醋我真的很开心,但是你这次真的错了。古雪乔是皇上的女人,我就算品行再不好,也不会去抢侄子的女人,是不是?”  魏雅本能地点了点头,刚才肯定是自己被气疯了,要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自己和安修远生活了这么多年,修远的性格她难道给忘记了吗?想着魏雅就挣脱安修远的束缚,走到古雪乔的面前。  “孩子,对不起我一时没有查清楚,差点误伤了你。”她就是那样一个女人,敢做敢当,即使是错了也会勇于承认错误,这就是为什么安修远这样喜欢她的原因。  “误会解开了就好了。雪乔啊,我本来是想等你魏雅姑姑明天来的时候再和你说这样的决定的。”安修远面魏可掬都走到了古雪乔和安子豪的身边,他用手揽着古雪乔的肩膀,看着安子豪嫉妒地要发狂的眼神,神秘地说道,“我决定了,我要收古雪乔为我的干女儿。”  这样的决定让除了魏雅之外的人都很震惊,就连古雪乔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们之间相处了才几个时辰,而这个传说中的皇上居然要收她做干女儿,她又是何德何能啊。  “皇上,这可能有点不妥吧?”古雪乔有些犹豫,她不是那种让人一见面就很喜欢的女人,尤其是自己最近已经封锁了自己的心,也不会对大家有多么和蔼可亲,这皇上是不是吃错药了,居然要收自己做干女儿?  “这样有什么不妥?”魏雅听到安修远的决定之后更加高兴了,闹了半天安修远是把古雪乔当作干女儿,怪不的会这样维护她呢。  想起来魏雅就觉得很愧疚,她和安修远在一起这么久,从来都是只过他们两个人的生活,她不想有孩子,孩子对于喜欢自由的她来说是一个累赘,可安修远从来都没和她提过孩子,甚至提过要让她生孩子这个想法,魏雅愧疚的抬头看了一眼安修远,现在才知道安修远一直都是希望有个孩子的。  古雪乔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安修远的问题,只是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得到一个皇上的厚爱。  “怎么样?你说一句话啊。”安修远都快要急死了,自己难得喜欢一个丫头,想要收来做干女儿,现在看着这丫头的样子还有点不愿意,他安修远是有多差劲?连收个干女儿都这么难?  古雪乔面带难色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安子豪,小心翼翼地问着安子豪,“真的可以吗?”  安子豪冲着她点了点头,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让古雪乔的心里生出了小花。  魏雅立刻上来抓住古雪乔的手,笑着催促着,“连皇上都答应了,你还不答应吗?”  “好了,就这样决定了,从今往后雪乔就是我安修远的干女儿了,谁要是对雪乔不好,就是和我安修远作对。”安修远也愿意等古雪乔答应了,他自己宣布这样的结果。  “皇叔。”古雪乔红着脸想要辩解,却被安修远调侃着说道,“难道你还不答应吗?刚才皇上说你是他的女人的时候你也没有辩解,现在他点头帮你答应了,你就要听他的话。”  “可是……”古雪乔只是想要说这一切来的太快了,而且她和安子豪早就没有关系了,她什么时候是他的女人了。  “可是什么?难道本皇上不配当你的干爹吗?”安修远收起了笑容,一脸严肃地看着古雪乔,满脸都在告诉她现在他很不高兴。  “不是,不是……”古雪乔连忙摇手,“雪乔又何德何能能让皇叔对我这么好。”  “不会啊,魏雅,你知道雪乔的手有多巧吗?”安修远转头看向魏雅十分得意,这就是他为什么要认古雪乔的原因了。  “是吗?”魏雅也十分有兴趣。  “你们是要站在这里一直聊下去吗?”安子豪终于忍受不住了,他们在这里聊的十分开心,却忘记了他的存在。  “对,皇叔,魏雅姑姑,你看看我多没礼貌!”古雪乔自嘲地说道。  “难道还不改口吗?”魏雅真是越来越喜欢古雪乔了,怪不得安修远会这这样喜欢她,她比起她的那个侄女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了。。  “干爹……干娘……”既然他们执意要认自己,古雪乔也不想再推辞了,如果自己再推辞的话在他们看来就会变的矫情了,而她从来都不矫情。  安修远看着安子豪面带微笑,“怎么你还不叫吗?”  古雪乔的脸变得通红,她看着安子豪,连自己都不知道原来她藏在衣服下面的手已经因为太过紧张握成了一个拳头。  安修远看着这闹别扭的两个人,心里暗笑,他早就看出来这两个之间有很大的问题,矛盾重重,误会重重,就像当年的他和魏雅一样,所以他才会想着办法要撮合他们两个。  安子豪看着安修远,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他怕古雪乔不会答应他跟着叫安修远干爹,而且安修远已经是他的皇叔了,这些繁琐的流程好像也不怎么需要了。  “还不叫吗?”魏雅很明白自己夫君的意思,她也在催促着安子豪。  “干爹,干娘你们不要逼着他了,我和他根本就没有关系了。”古雪乔一气之下赌气地回答着,既然不想叫就不要叫了,反正她也不会在乎的。  “是吗?那他刚才怎么说你是他的女人,我还以为你交付了一个好男人了呢!”魏雅撇了安子豪一眼,即使在修远又有什么用,伤害她干女儿的都不是什么好男人。  魏雅的心里很开心,能够收到这么好的一个干女儿,她怎么会魏忍一个男人这样欺负她呢?即使是安子豪也不可以。  “干爹干娘我们去里面吧,今天就在我这里吃饭。”古雪乔很热络地挽着魏雅的手臂,有了一个娘真好,从小她就和弟弟相依为命了,好多时候她在睡梦中都能够梦到自己的妈妈,现在真的如愿了,古雪乔突然感觉到幸福正向她靠拢。  安子豪的嘴张了张,最终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从来都是人家追着他,如今心里很确定自己喜欢的是古雪乔这样的女人而不是夏锦淇。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初那样对待古雪乔。  “皇上,你也进来吧。安修远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安子豪,跟着古雪乔他们走进了内屋。  江辰希走到了安子豪的面前,帮安子豪捡起地上的面具,有些担忧地看着安子豪,“皇上,这样没事吗?”  “没事,这里都是自己人,不会透露出去的。”安子豪一点也不担心,他重新带上面具,转身跟着安修远走了进去。  古雪乔看着安子豪有些尴尬,她也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许是因为刚才的安子豪说的话,也或者是因为安子豪对自己的态度让自己的一颗心再次沦陷了下去,总是现在古雪乔看着安子豪不再带着恨意。  魏雅和安修远坐在了上座,他们喝着古雪乔端来的茶十分满意,安修远开口说道,“魏雅,你不是很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吗?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就是是一个会各种古怪东西的人,我可是帮你捡到一个宝贝了。”  安修远像是在炫耀一般,他看着魏雅面带笑容,十分开心。  “是吗?雪乔你会什么?”魏雅的心情大好,美丽的脸上藏不住幸福的笑容,只要自己的夫君真心对待自己,其他什么都不重要,她也知道安修远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所以她故意配合着。  古雪乔也很疑惑,自己制作的美甲油会是干爹嘴里说的暗中很稀奇的东西吗?她试探性地伸出自己的手,放到魏雅的面前,“干娘,我不知道干爹说的是不是这个?”  古雪乔大气都不敢出,她看着魏雅对自己的手研究了半天,脸上露出了十分惊喜的神色,“雪乔,你这个是怎么弄的?这样神奇。”  “就

是这样!”古雪乔也不知道要怎么和他们解释这指甲油的做法,“如果干娘喜欢的话,我愿意送给干娘。”  “好好好……”魏雅一连说了三句好,看着古雪乔是越来越满意,她拉过古雪乔的手,从自己的手里脱下一个白玉的镯子,那镯子通体成白色,煞是好看。  古雪乔一看那镯子就是那种价值不菲的,她抬头疑惑地看着魏雅,“干娘,你这是?”  “其实干娘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今天见到你就特别开心,这个是干娘一直带着的,现在就送给你了。”魏雅微笑着把手里的镯子给古雪乔带上,满意地看着古雪乔。  安修远在一边笑着说道,“这丫头还不赶快谢谢你的干娘,这可是当年赐给你干娘的,他一直都带在手上从来都没有摘下过,现在却送给你了,可见你干娘是多么喜欢你。”  古雪乔羞涩地低下了头,她觉得现在自己是多么幸福,尤其是面前的这对夫妻对自己这么好,让她彻底感受到家的温馨。  “皇上,你以后要对我家雪乔好点,要是我在看到你像刚才那样对待雪乔的话我绝对不会绕了你的。我和魏雅这么多年都没有女儿,现在雪乔就是我们亲女儿。”安修远十分严肃可怜地对着安子豪说着,就像是一名父亲保护着自己受了委屈的女儿。  “你这样可不行。修远。”魏雅想的要比安修远周全,“我们一定要去禀报皇兄,赐雪乔一个公主的名号,这样就算我们去周游,也不怕有人欺负她了。”  他们的话说的古雪乔一愣一愣的,古雪乔面露难色,有些担忧地看着安修远夫妇,难道他们都不知道她的出生吗?  “皇叔,你们这样恐怕不好吧?”安子豪皱着眉头,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很没有用了,古雪乔现在是安修远的干女儿,如果再让太上皇下诏书赐他一个什么公主的话,他要挽回古雪乔就更加难了。  所以他要阻止,必须要阻止。  “有什么不妥的?我觉得魏雅说的很对,不如就让皇兄赐给雪乔一个公主,我看以后还有谁敢欺负我安修远的女儿。”安修远一边说一边看着安子豪,这句话明显是说给安子豪听的,他也算看出来了,也只有他能够欺负古雪乔。  “干爹,干娘不需要了,没有人能够欺负我。”古雪乔出声制止着,尤其是安修远夫妇对自己的好,她永远都会记得,只是自己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公主头衔,有了这个头衔又能怎么样?只能让自己卷入权利的中心。  安修远因为心疼古雪乔并没有理会古雪乔的话,他只是当古雪乔还不懂,这样做以后会对她有好处的。  “干爹干娘,你们还不怎么了解我,怎么会对我这般好?”古雪乔自己都不相信了,自己是如何幸运。  “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世,但凭着我们都喜欢你这点就可以认你做干女儿,这点不魏你怀疑。”魏雅很大气地说道,越看这个孩子她越喜欢。  古雪乔还想解释什么,却被安子豪制止了,“算了,皇叔你们喜欢就好。”  古雪乔惊讶地看着安子豪,安子豪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声音,她也感觉不到安子豪的任何情绪,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  “谁让你帮我决定的?我和你有关系吗?”古雪乔瞪着眼睛看着安子豪,现在有了干爹和干娘在这里,她的底气确实很足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说你和我没关系就算了?难道皇叔他们就会相信你说的话了吗?”安子豪很清楚在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树立自己的位置,要不然会更加困难。  “他们怎么会不相信?你不要忘记了你和我是有休妾凭证的。”古雪乔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怒气冲冲地对着安子豪吼着。  安子豪突然觉得古雪乔的这个模样实在太可爱了,他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古雪乔这般模样,原来逗着她也是意见很有趣的事情,“那张纸有用吗?你也不要忘记了你一直都住在我的皇宫别院,就算你拿出那纸出来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呢?我想没有人会相信吧?”  安子豪不动声色地看着古雪乔,他知道只有这样古雪乔才会对自己顺从。古雪乔握紧了拳头看着安子豪,她的心里异常复杂,他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不算数呢?她也很清楚安子豪说的都是真的,府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安子豪已经休了她,要不然她怎么会在皇宫里依旧呼风唤雨呢?  “安子豪,你耍赖!”除了这样的控诉古雪乔不知道要怎么说出来自己的愤怒,是的,她此刻是愤怒的,明明就是安子豪伤害自己那么深,现在说一句他说了算就这样结束了?她忍了那么多的悲伤就这样算了?不,她放不下。  魏雅走过来拥着古雪乔的肩膀,把她拥入自己的怀里,安慰着古雪乔,“不要怪皇上,有时候他也是无奈的。”  古雪乔的头靠着魏雅的肩膀,失声痛哭起来,所有的委屈都一起涌上心头,这次不一样,魏雅就像是自己的母亲一样安慰着她,让她的眼泪不停止。  安子豪的心很痛,他见古雪乔哭的那么伤心,自己更加痛恨自己,原来自己这么混蛋,伤害这个女人如此之深,连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雪乔,对不起。”安子豪发自内心地道歉,他看着古雪乔流着眼泪的双眸,继续说道,“我知道以前我对你很不好,我不乞求你能够原谅我,但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可以补偿你的机会,所以我不会离开你,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这是安子豪对自己的承诺也是对古雪乔的承诺,他现在只想安慰那颗因他而破碎的心。他心里清楚,这一生,他的心里除了古雪乔,再也装不下别的女人了。  安修远离开的时候也已经很晚了,天色已经黑了,临走的时候,安修远还特地嘱咐安子豪要好好对待古雪乔,因为他们已经决定了明天就会让太上皇册封古雪乔为公主。在大凉,异性的女子也可册封为公主。  安子豪和古雪乔站在门口送着安修远,等人全部都看不到了,古雪乔转身看着他说道,“皇上,现在麻烦你可以回去了吗?”那毫不客气的逐客令让安子豪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难道你觉得我说的都是骗你的话吗?”安子豪带着笑意回答古雪乔,他只是想要让古雪乔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做做样子,而是真心的想要和她和好。  风已经吹乱了古雪乔的头发,古雪乔感觉这些都不是真的,安子豪怎么会对自己回心转意,即使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碎裂了一部分买,但她仍然不敢用自己的一生去赌。  “安子豪,我好不容易已经忘记你了,你不要再来招惹我了,我已经不会在爱你了。”忍着心里的痛,古雪乔转身说着这样绝情的话。  “古雪乔,为什么你不能正视自己的内心呢?”安子豪抓住她正要走的身子,看着她的眼睛十分认真,“以前都是我的错,我已经正式和你道歉了,你为什么还不肯原谅我,我们就不能重新开始吗?”  “皇上,你这是干什么?”古雪乔还没有说话,门外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女声。  夏锦淇站在门口不肯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瞪着眼睛站在那里久久地不能动,“皇上,你刚才说的不是真的,是吗?”  “什么?”安子豪松开了古雪乔,转身皱着眉头看着夏锦淇,他已经吩咐过了府里的人没有经过他的允许是不准过来的,夏锦淇明显是不把他的话当回事。  “你刚才说要和雪乔姐姐复合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夏锦淇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此刻她必须要知道这些,掌握着主权。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安子豪看着夏锦淇受伤的眼睛有些不舍,面前的这个女人毕竟曾经是自己深爱过的,如今要伤害她他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如果是真的,你把锦淇当作什么了?锦淇等了你这么多年,你对锦淇的承诺都忘记了吗?”夏锦淇的表情十分悲伤。  刚来这里的时候夏锦淇还十分惊喜,她找遍了整个皇宫却没有找到安子豪的身影,后来问了下人才知道安子豪在这别院里,那人又说到安修远在这里,她本来就是以为安子豪只是逢场作戏而已,没想到自己兴冲冲地过来看到的却是这一幕,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这样的打击。  “我记得我对你的承诺,也一直遵守着。我说过我会对你好,难道我对你不好吗?”安子豪往前走了两步,看着夏锦淇的脸一动不动。  “锦淇不是这个意思,皇上对我很好,但是皇上你也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现在呢?”夏锦淇痛诉着一切。说实话夏锦淇对安子豪没有感情都是假的,这么长时间相处,夏锦淇只接触过安子豪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说没有感情呢?但是这感情连她自己都觉得很迷茫了,以前安子豪对自己是很好,好的都已经难以想像,可是现在呢?她都会感觉他有时候离她越来越远,让她抓不到他。  夏锦淇不知道是不是那次自己的孩子没有了,所以安子豪才会这样对她,所以她努力的想要弥补,她也在竭力的弥补着。本来以为古雪乔已经不是障碍了,以前她就看的出来安子豪对古雪乔有着不一般的情愫在里面,今天的这一幕让她太失望了。  “皇上,锦淇是来告诉你,今天大夫帮锦淇看来,说锦淇又有喜了。”即使说着这么好的消息,但夏锦淇还是笑不出来,她的心里也很郁闷,  夏锦淇的这句话倒是让古雪乔的心为之一震,夏锦淇又有了孩子,她的手摸着自己的肚子,一种无名的痛楚从自己的心里传了出来,想到自己的孩子是那样没了的,古雪乔的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对安子豪刚有点好感又全部被泯灭了。  “皇上,真是恭喜你又有了孩子!”古雪乔强装着微笑对着安子豪说道,尽量不让安子豪看出来自己心里的痛楚。  安子豪不知道现在是该高兴还是要怎么样,他有些担忧地看着古雪乔,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明明是那样痛苦,却还要假装很坚强的样子,他更是为古雪乔感到心痛。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