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41章 驿外断桥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7925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1


  “这个是什么?”那些男人的好奇心更加重了,他们一直都盯着古雪乔手上的小瓶子研究了起来。  “是啊,这是什么药吗?”有些大胆的直接开始猜想起来,去青楼这些地方,要么有钱,要么带药,就这两种方法。  古雪乔也顾不上尴尬,她依旧带着笑容,对着底下的男人们,“这个当然不是你们心中想的药,这是一种化妆品,可以让你们心爱的女人更加美丽。”  “胡扯什么呢?女人都是擦胭脂水粉的,什么时候用这种液体的东西了?”那些人完全不相信古雪乔的话,她们的眼睛也盯着古雪乔手里的瓶子不放,心里盘算着着究竟是什么?  “你们不信吗?幸亏我今天带了实验者,不妨请大家停留下来免费看我们这里的表演,看完之后如果你觉得很满意的话,你就买一瓶可以吗?”古雪乔提前说着自己的目的,她生怕自这些男人看完了之后也不买这些。  “好不好先看了再说。”底下也不乏那些很聪明的男人,还有一些女人也带着好奇的眼光看着古雪乔的手里。  古雪乔朝着她聘请过来的乐师点了点头,乐师就开始拉起了二胡,二胡的声音沉稳平和又极其舒缓,古雪乔慢慢地走下了台。  就在众人都以为古雪乔不过是骗人的,从舞台的后方就走出来一个身穿白色罗莎裙的女人,这个女人背对着他们带着优美的舞姿上台,完全让这些心急的男人闭上了嘴巴。  古雪乔很满意地看着这些变化,而唐若丽表现得也非常好,她就像是一个从天上坠落下来的仙女一样缓缓地走到了台前。  那些男人都秉住了呼吸,虽然唐若丽带着面具,可一点也不音响她在这些男人心中的地位,她的舞姿是那么优雅从魏,伴随着二胡的律音缓缓而动。  一曲舞蹈结束之后,这些男人还有些意犹未尽,而台下的女人们的眼神也从一开始的嫉妒到后来慢慢的羡慕。  古雪乔依旧拿着自己的主打产品走上台笑着说道,“仙女的舞蹈跳的怎么样?”  台下的男人们自然拍手称好,古雪乔依旧笑着,心里却是冷哼,这些男人何时见过这么新奇舞蹈,肯定是很好了。  “你们知道仙女用的是什么吗?”突然古雪乔一把抓住唐若丽的手,抬起来展现给众人看去,“你们看看仙女的手指甲,就是因为这个,才会让仙女变特别好看。”  “这个有什么新奇的。”有些女人开始不满意了,他们带着指甲套也一样很漂亮啊。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古雪乔已经习惯了这种突发的反驳了,她面带笑容,向着众人解说到,现在我给大家看下究竟有什么不同。  说完古雪乔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副指甲套套在唐若丽的手上,而另一只则什么都没有用展露在众人的面前,她看向众人,询问着大家的意见,“你们现在看下究竟有什么不对的,”古雪乔看着台下的人,指着离他们不远的一个男人说道,“这位大哥,你倒是说话所你的感受,仙女带上指甲套和不带指甲套,你有什么样的感受?”  “这个当然是不带指甲套好了,你看看仙女的手很修长,指甲套一带反而显得和繁琐,要是我的话会更加喜欢不带指甲套的手,而且你看那手指甲上有层粉粉的颜色,让人觉得很有冲动。”  古雪乔很满意这个男人的答案,她对自己的产品很有信心,所以这个男人并不是她事先安排好的。  从始至终古雪乔都是笑着的,她继续说道,“这个就是我给大家介绍的这个产品,无论是送给心爱的女人还是当作求偶的礼物,这都是不可避免的。”  “总不能你说好就很好啊,我们都没有试过。”底下还是有人不相信古雪乔的话。  “我知道大家不是很相信,但是大家都会信这家店铺的老板花老板吧?”古雪乔保持着温和的笑容,“现在我们就把花老板请上来,让她为大家讲讲她用后的一些感受。”  说完古雪乔就走向舞台的另一边把还在热闹的梅如宝找了过来,梅如宝很淡定,她知道自己上台来是干什么的,她看着台下好奇的眼神也伸出了自己的手,“这个就是古老板早上过来的时候送给我的一瓶指甲油,我个人很是喜欢,而且打开的时候还有一股玫瑰花的香气,就是现在我都能够闻得出来这上面的香气。  “这个是什么?”听到梅如宝这样说,有些心动的女人开始问了起来,梅如宝可是这京城的时尚风行标,只要梅如宝觉得好的胭脂水粉都是很热销的。  “这位小姐你问的就对了,这个东西就是叫做指甲油,别看它只是液体的,也是一个小瓶子,只要买回去可以保证你能够用一个月。”古雪乔也不知道这个颜色嫩能够维持多长时间,但是仅凭着自己的记忆好像真的有一个月之久。  “大家不要再犹豫了,看看你们刚才仙女的表现,还有花老板的说辞,再看看他们手上的装扮是不是有点心动了呢?”古雪乔也不停下来,就在人们开始犹豫的时候,她就开始鼓吹者自己的东西有多么好。  “心动不如行动,你是不是有心爱的女人,是不是有心仪的对象?只要你花五两银子就可以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切,如果你还不过来买,就说明一点,你不在意你心里的女人,你也不在意你的心仪对象。”古雪乔胡乱在台上编着,只要能够把这些人的钱都给骗出来,说什么她都愿意。  “好,我去买。”终于有个男人开始行动了,“如果不好的话,我可不可以退货?”  “自然是可以的。”古雪乔立刻眉开眼笑地回答道,“不过这位公子你根本就不用担心,你这么有眼光,我相信你送的那位美人肯定会很喜欢的。”  “是吗?我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那男人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他只是想要让自己心仪的对象有个惊喜而已。  “这个是自然,不过你放心,我们既然刚这样卖我们的东西了就不怕你们不喜欢来找麻烦,而且我们对自己的产品也很有信心,你们尽管放心的使用,如果有发现不好的话可以随时来这家店找我,我也会每天都过来看下你们买后的情况,”  有了这样的保障,那些不敢买的人开始一窝蜂地往前冲,看着唐若丽和梅如宝使用的效果,让他们的心早已痒痒的,这样好的东西正好可以用来骗骗他们心中的女人。  “大家快来看一看,今天因为是第一天推销我们的新产品,所有的瓶子都是买三送一,你可以选择不同颜色的瓶子回去,这样你的心仪对象就会每天都换一种颜色让你看了。价格不高,数量有限,请大家不要再犹豫了。”  古雪乔站在台上一直都没有停下来,他的嘴里说着这样的话,一直鼓动着那些人来买自己的心产品。  而站在一旁的习秋和佩珠却有些忙的不可开交。他们一直在收着银两,给着别人东西,小哦让那个从他们的脸上蔓延了出来,每个人都很开心。  古雪乔的眼角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她的心头一阵,没想到在这里说呢雪乔居然看到了安子豪。  是的,古雪乔没有看错,那个人就是安子豪,安子豪站在离古雪乔很远的地方一直都注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他已经被气的全身发抖,堂堂雍清宫出来的人,居然在这里抛头露面卖什么东西,有把他们雍清宫放在眼里吗?原来,古雪乔所谓的自力更生就是为了干这个?  古雪乔感觉到安子豪足以杀死人的眼神一直都没有离开自己,她尴尬地转移了视线,依旧保持着笑容,只是她的心开始狂乱了起来,她猜想估计她回去的时候肯定也有麻烦了,安子豪的眼神并不是很有好,射在她的身上让她觉得火辣生疼。  “主子,已经没有了。”习秋走上前来对告诉古雪乔,他们的货已经被一抢而空了。  古雪乔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东西卖的速度可比她想像的要好的多。于是她可以避开安子豪的目光,笑着说道:“今天是我们第一天试卖,你们可以回去试试效果,如果没有买到的也不要灰心,我们每天都会制作,价格不变。”  舞台底下已经有不满的声音在那里吵闹着,古雪乔依旧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大家请放心,我们都是有售后保证的,如果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们的。”  古雪乔的态度十分好,这让梅如宝很满意,她看看古雪乔的口才以及她的推销手段,已经觉得她是一个很难得的人才了,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和自己合作。  于是梅如宝也走到了舞台的中央,“大家都知道我梅如宝的名声,不好的东西我从来都不用的,今天古老板花了这么多心思推销他们的产品,这也让我很吃惊,我也是这款产品的使用者,现在我以我美丽胭脂水粉店的名誉跟你们保证,这款名为指甲油的东西是今年甚至几年之后西梁化妆品之中的爆款。”  有了梅如宝的保证古雪乔安心多了,她看了梅如宝一眼,对她露出感激地神情,这个时候能够帮助她一把的绝对是她的盟友。  “而且我们店里也接受预定,从明天开始发货,有没有买到的朋友先去店里报名。”古雪乔看着舞台下那些人都冲进了店里,更加开心。  “谢谢你,花老板。”事后古雪乔由衷的感谢梅如宝。  梅如宝却是很无所谓,“这个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而且你不用谢谢我,你的产品这么好,肯定会大卖的,而且我也会分到钱不是吗?”  古雪乔想着商人就是商人,总比她这个非专业的商人想到的地方还要多,以后她还有很多要和梅如宝学习学习的。  “佩珠,今天卖多多少银两?”商人最重要的就是说话算话,首先就是要讲信用,古雪乔看着佩珠拿出所有的钱袋,数着里面的银两。  佩珠的手都在颤抖,曾几何时她有过这么多的钱了?一个一个数着,她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主子,一共是千两多一点。”佩珠数完之后看着古雪乔的脸回答着。  “嗯,好的,分五百两给花老板,其他的我们收着。”古雪乔一点也不心疼这些钱,该是人家的就要给人家。  梅如宝对古雪乔的表现很满意,自己一下子赚了这么多钱,却毫不吝啬的分给自己四成多,这也说明古雪乔不是只看重钱的奸商,她也笑着说道,“我今天也向你承若一下,今后你的东西在这里卖,我不收你的提成了,只要每个月给我多少银两就可以了。”  古雪乔很感激地看着梅如宝,她很清楚梅如宝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这已经是把她当成自己人了。  告别了梅如宝,古雪乔和唐若丽他们收拾了一下东西,在街上采购了一些桑蚕,回到了皇宫。  “主子,这些是

干什么用的?”佩珠根本就不是很清楚古雪乔为什么会买这些小毛毛虫。自己做的指甲油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又换着养宠物了?  “这个可不是普通的虫子,而是桑蚕,长大了可以结成丝的。”古雪乔头也不回的像佩珠解释着,心里却在盘算着回去要怎么应付安子豪。  人群散去,她便也看不到安子豪的身影了,她想安子豪肯定是被气得不轻,总是要来找自己算账的吧。  “你真笨。”由于赚到了钱,唐若丽的心情也大好,她笑着对佩珠说道,“你不是总在问苑子里的那几颗树有什么用吗?我现在就告诉你,那是专门为了养这些小虫子种下去的树木。”  “可是我们不是要做指甲油的吗?为什么又要养这个虫子呢?”佩珠还是有些不理解。  “因为花无百日红,如果想要做的话就一定要有大量的花瓣,可是这里这样的花几乎都是野生的,安子康府里的我估计都被采集的差不多了,他也不会为了我我专门外面找野花,我们苑子的里的正好够这几天的订单,所以我们要另辟出路。”古雪乔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气,说话间他们已经回到了雍清宫。  习秋也跟着古雪乔停下了脚步,看着里面皱着眉头。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雪乔妹妹啊。”魏婉丝站在门口笑着说道,以她现在的身份叫古雪乔一句妹妹算是给古雪乔很大的面子了。  其他人都俯身给魏婉丝请安,“婉嫔娘娘万福……”  “你们还知道你们是雍清宫的人吗?本贵妃姐姐还以为你们忘记了呢。”魏婉丝冷笑着也不叫唐若丽他们起来。  古雪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魏婉丝,她并不是很讨厌魏婉丝,而是觉得她有些可怜,明明就不招人喜欢,却还是装作很厉害的样子,古雪乔想到这里不禁笑了起来。  魏婉丝再也受不了了,她今天就是听到宫女们说古雪乔终于好了,也在皇宫里自由出入了,她的心里不平衡才堵在大门口的。  都是因为古雪乔的原因,她的厉王哥哥到现在还在努力复位,她很清楚这一路来安子泰是多么辛苦,而她也是多么心疼,凭什么古雪乔能够破坏这一切自己还能够悠闲的生活。  “好了,我们进去吧。”古雪乔见魏婉丝也不让习秋他们起来,她的心更加坚定起来,怀里揣着的买东西剩下来的银两,如果魏婉丝敢过分的话,她必定不会放过魏婉丝。  “大胆,本贵妃说了让他们起来了吗?”魏婉丝听到古雪乔的话之后脸色大变,古雪乔居然不怕她,不行礼也就算了,还让她身边的宫女没有经过她的允许站起来,古雪乔是不把她放在眼里吗?  “你没有说他们也起来了,你不要忘记了他们现在是我身边的人,你没权利指使他们做什么。”古雪乔目光凌厉地看着魏婉丝,字句清晰,她就是要让魏婉丝明白自己的地位。  “你就不怕皇上过来责怪吗?”魏婉丝见自己根本就镇不住,不禁抬出安子豪的名号来压她,想着古雪乔听到安子豪的名字之后肯定会老实许多。  古雪乔在心里冷笑着,这些女人是有多可悲,自己的生活完全是靠着一个男人,斗不过就靠男人的名号,更何况安子豪根本就不会帮着魏婉丝。  古雪乔刚想要说什么,突然一道很浑厚的男声响了起来,“我想安子豪那个小子肯定也不会同意你在皇宫的门口处置这些宫女的。”  古雪乔吃惊地看着正向他们走来的中年男人,她的眉头紧蹙着,努力的在自己的脑海里找着这个男人的印象,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不光是古雪乔,在场所有的人都想不出这个身着华贵衣服的男人是谁。  “你是?”古雪乔很感激这个男人帮助了自己,看着这个男人的装扮肯定身份不低,因为他现在穿着的是一身暗黄色的衣袍,古雪乔很清楚在西梁只有一种人可以穿黄色,不管是什么黄色,都只有一种人可以穿,那就是带着皇室血脉的人。  魏婉丝也看出来了此刻面前的这个男人肯定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自己从小就生在京城却从来没有见到过他。  “丫头,你是第一个不向我请安却问着我姓名的女子。”安修远笑着看着面前的女人。只是因为自己心爱的女人魏雅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而自己去逛街正好看到这个丫头在那里卖着什么,本来想着要买回去给魏雅的,结果却被告知断货了。  安修远只能跟随着这个丫头一路走了过来,刚才的那一幕也落入了他们的眼睛里,他是没想到这丫头居然住在雍清宫。想了半天安修远才想起来就是安子豪。  想到安子豪安修远就觉得很惋惜,当年发生那件事情的时候他还在京城,皇上是那么可爱孩子,他也十分喜欢,那件事情之后他就变成了痴傻。  “多谢你的帮助。”古雪乔见对方并没有说出来自己的名字,她还是很有礼貌的感谢着对方。古雪乔转身对着习秋说道,“起来啦,我们进去,别在这里耽搁时间了。”  今天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了,而且她也下定决心要给习秋他们赎身了,等再赚一笔钱的时候,他们就一起搬出去,再也不用受魏婉丝的欺负了。现在的古雪乔是有能力保护着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谁也不能欺负她身边的人了。  魏婉丝虽然被气得不轻,却也不敢在发作了,自己在门口堵着古雪乔已经很冒险了,如今还有一个不明身份的皇亲国戚站在这里,她的心更加忐忑不安起来。  “你这个丫头不能这样,我刚才可是帮你的,你怎么不邀请我进去坐一会呢?”安修远完全想不到古雪乔会是这个态度,对于见过他的女人哪个不是目光闪烁地看着她,想要和他多说几句话,而面前的这个丫头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就准备走进去了。安修远觉得自己受了一万点伤害。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还是她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帮助?越想越不对劲,安修远决定跟着古雪乔一起进去,他倒是要看看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  皇宫的小厮立刻拦在了安修远的面前,带着傲慢,冷声说道:“你不可以进去。”  古雪乔回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相貌高贵的男人,她的眉头微皱,他好像是跟着她走进了雍清宫的,难道他都不知道雍清宫从来都是要通报之后才可以进去的吗?  “放肆,谁允许你这样对朕说话的。”安修远被拦在了门外,自然很不高兴,那张俊美的脸上明显有了一丝怒气。  看门的小厮哪见过这样的阵势,本来是想着在这雍清宫看门是一个很舒服的活儿,谁都知道皇上在这里根本就没什么权势,那些贵族根本就不会来拜访一个傻子皇上的,可是到了这里之后完全和他想像的不一样了,什么丞相、雍王、厉王都来拜访过了。想他一个看门的小厮也有点难做。  这些人他是放还是不放?小厮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他有些为难地看着古雪乔,听苑子的家丁们说古雪乔在做贵妃的时候对他们特别好,也很照顾他们,自己向古雪乔求救是肯定可以的。  古雪乔轻轻柠咳嗽了一下,她其实并不想管这皇宫的事情了,现在她和安子豪一点关系都没有了,甚至说这皇宫的一切都和她没瓜葛,可是看到小厮可怜的眼神儿,古雪乔又有些于心不忍,正要帮他的时候却被唐若丽抓住了手。  古雪乔疑惑地看着唐若丽,唐若丽冲着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管这样的事情。  古雪乔不明白,也给了唐若丽一个疑惑地眼神,只见唐若丽的头往旁边一挪,古雪乔跟着方向看了过去,她看到安子豪正往这里走来,是他……  古雪乔的心漏了半拍,即使没有关系,她现在以平常的心看安子豪时还是会有些紧张,还会带着一丝悲伤。  古雪乔转开了头,立刻拉着唐若丽往自己的苑子里走去,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要停留在这里,如果在这里她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古雪乔听到后面齐整的请安声音,却头也不回地往前冲,她必须要离开安子豪的视线,她敢保证自己在做宣传的时候看到的那一道目光就是安子豪的,虽然隔了那么远,但是她能够感受的到安子豪倨傲冷漠的气息。好不容易跑到了自己的苑子,古雪乔刚坐下来,和佩珠说了两句话,就听到外面立刻喧闹了起来。  古雪乔皱着眉头,刚才只是让习秋去把这些桑蚕找个地方给养着,最好是养在一个透风的魏器里,也不一定要弄出这样的动静啊,而且习秋办事一向很谨慎安静,何时这么喧哗了。  带着这些疑问,古雪乔站起来走到了门口,看到安子豪站在苑子的中央,指挥着府里的家丁们在她的苑子里弄着什么。  古雪乔大惊道,“安子豪,你在干什么?”她疾步走出来,再也顾不上什么,怒气冲冲的看着安子豪的脸。  安子豪的眼睛扫了一下古雪乔,也不和她解释,就直接说道,“给我全部弄了。”  “安子豪,你一定要这样吗?”古雪乔着急了,他没有想到安子豪这次会这样决绝。  “不然怎么样?你今天出去抛头露面有考虑到我的感受了吗?”安子豪的声音带着怒气,从回皇宫的时候他就一直生气,刚才在门口看到古雪乔,这个女人还躲着他,想他安子豪是才狼虎豹吗?让她这样躲避?嗯?  安子豪还在想着如果古雪乔见到他的时候能够道个歉什么的,说不定他的气就给消了,可是看到她是这个态度,安子豪更是一步也不退让。  “都说了你们给我住手!”古雪乔十分着急,这苑子可是她花了将近半年的时候才布置的,就算那些东西都不用了,也要等她搬走才能够摧毁,现在安子豪这样究竟算什么。  那些小厮和宫女们都停在那里面面相觑的不敢动,他们也不知道究竟要听谁的命令。  安子豪刚要发作,安修远从门口走了进来,“皇上啊,你这样做很不对的……”  安子豪毕恭毕敬地弯腰叫着安修远,“皇叔。”  古雪乔更加错愕了,说来说去原来这个身穿暗黄色衣服的男人居然是安子豪的皇叔,可是她从来都没有听到有人说过太上皇还有一个弟弟的。  “皇上,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女人吗?”安修远看着古雪乔面带着神秘的笑容,刚才幸亏和安子豪一起来了,要不然怎么会看到这个女人如此着急的一面呢。  “是的,皇叔,这个就是你要找的女人,皇上也很抱歉他给你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安子豪低着头,看他的样子很诚恳。  古雪乔更加疑惑了,安子豪在他们的面前总是一副很高大的样子,却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这么卑微,而这个男人只是他的皇叔而已。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