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37章 银烛秋光冷画屏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8044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2:39


  习秋的目光有些躲闪,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古雪乔的眼睛,她眯着眼睛继续说道,“习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不方便说?还是你说的根本就是假的?”  习秋的心咯噔一下,心里暗想道,主子什么时候这么精明了,连自己都开始怀疑了。习秋的脸一阵通红,半天才说了一句话,“那个人说他姓古。”  “古?”古雪乔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她不认识什么姓古的,难道是自己的本家或者是前世所认识的?  古雪乔看了一眼面前的习秋,她觉得今天的习秋有点不对劲,“习秋,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瞒着我?”  “我,我没有。”习秋听到古雪乔的话之后慌忙否认,这让古雪乔更加怀疑起来了。  “习秋,我对你一直都是很信任,如果你要瞒着我任何事情的话,麻烦你现在就从这个门走出去,我不需要一个对我不忠诚的朋友。那样会让我感觉到随时生活在阴谋和谎言中。”  古雪乔看着习秋慌乱的脸,十分认真的说道,她也是真心想让习秋变成自己的朋友,而不是宫女或者是安子豪监视着她一举一动的工具。  “主子,我真的没有什么瞒着你,只是刚才那个男人,我知道是谁,我在犹豫要不要告诉您。”习秋听到古雪乔的话有些着急了,她是没有想到古雪乔会把她当做是朋友,而不是随身伺候的宫女,这让习秋的心里更加温暖。  “那你还不说?”古雪乔皱着眉头,“你这个丫头总是怕这个惧那个,当初救我的勇气和胆子呢?现在怎么一点也看不到?”  “我是害怕说出来给主子带来麻烦。”习秋低着头,一点也不像是贴身保镖,更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女孩。  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子走了进来,习秋立刻把古雪乔护在自己的身后,可看清楚来人之后,她却默默地退到了古雪乔的身后。  古雪乔这才看清楚站在门口的那个人是谁,那个人居然是当朝的大将军嘉盛。古雪乔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她顿了顿,方道:“不知道大将军深夜过来是何用意。”  古雪乔这才想起,那次湖边她不小心捡到的一块玉佩,那块玉佩和她自己藏的一块的竟是一模一样,因为上面的图案特殊,所以她记得很清楚。却不想,那块玉佩的主人就是嘉盛。  嘉盛站在门口,冲着古雪乔微笑,“不要为难你身边的这个丫头了,她对你可算是忠心的了。”  “古将军,你来这里难道就不怕别人知道吗?”古雪乔并不觉得嘉盛来看自己是一件好事情,若是被有心人看到,恐怕又会生了事端。  嘉盛并没想到古雪乔考虑问题会这样周到,他也是一时冲动,好长时间都没有古雪乔的消息了,他有些为她担心而已,所以就情不自禁地过来了。  “可是我已经来了,这就是答应您待客人的礼数吗?”嘉盛强扯起一抹笑容看着古雪乔。  “我已经不是什么答应了,而且大将军你也不适宜来内院,这要雪乔怎么客气对待你呢?”古雪乔不慌不慢地说道,一语就说到了要害。  没错,这里是雍清宫内眷住的地方,嘉盛是外人,如此不拘礼节,实在也令人纳罕。  “你现在过的好吗?”嘉盛也不在乎古雪乔这样淡漠的态度,他一心关心的就是古雪乔现在的状况。  “大将军,你问这样的话好像有点不合适。”  古雪乔的心头一怔,这幸亏是习秋在自己的身边可以作证她和嘉盛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要是她单独和嘉盛在一起的话,可能就会被误解他们两个有奸情了。  嘉盛关切地看着古雪乔,想他平时都很冷静,怎么就一遇到古雪乔却总是这样冲动,难倒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吗?他软下声音对古雪乔说道,“我是真心来看望你的,希望你不要误会。”  “如果大将军现在走的话,我想不会有人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的。”古雪乔并不想向人家说起她的近况,即使她现在是如此糟糕,身子虚弱不说了,刚刚失去孩子的痛苦还要压在心里。  “古雪乔,你就这样对待真心对待你的朋友?”嘉盛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一下子被古雪乔给拒绝了,他有些气急败坏。  “朋友?我和大将军什么时候成了朋友了?”古雪乔依旧很镇定的坐在那里,手里握着小小的暖炉,暖炉里还有余温,暖温一直传进了她的心里,让她一颗冰冷的心得到了一丝温暖。  真心对待?古雪乔轻笑着,她当初不是也真心对待安子豪的吗?可是换来的是什么?现在她要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她不需要别人的真心对待。  “好吧,既然你这么执着,我想我们还是会见面的。只是下一次我会光明正大走到你的面前,和你说这些事情。”嘉盛也不等古雪乔回答,他也知道古雪乔并不会回答他什么。她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怎么还会对他有感情呢。  嘉盛走了,古雪乔一点也不在乎,本来嘉盛就不应该来到这里看她,她是一个已经死了心的人,即使知道嘉盛对自己的爱慕,自己也不会再相信男人了。  “主子。”见到古雪乔只是皱着眉头不说话,习秋叫了一声。  “安子豪还对你有什么交代?”古雪乔头也没有抬,质问着站在身边的习秋,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习秋是安子豪派来监视自己的,当初她只是认为自己并不是什么奸细,只要真心对待每一个人就可以了。  古雪乔想到以前就笑了起来,当初自己这是太傻太天真了,自己才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她不相信安子豪会对习秋没有任何交代,所以刚才她只是试探,没想到习秋真的看到她的眼神都在躲闪。  “皇上说让我好好照顾你,还有你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要随时报告她。”习秋低着头也不敢看古雪乔,她怕看到古雪乔眼里的失望。  “嗯,你去告诉安子豪,我会好好得活给他看的。”  古雪乔低声应着,她已经下定决心了,从此她古雪乔一定会活的很好,活的比谁都开心,也不会去管任何人的事情。他要活着回去见弟弟青果,妈妈最后交代的话她还记得,就是好好照顾自己和弟弟青果。  几天之后,古雪乔的面色红润了许多,每天都会做一些很有意义的事情,比如练字,画画。偶然一次机会,她在苑子里散步的时候发现在别院的最后方有一个废弃小屋子,出于自己好奇的心理,她走了进去,却发现里面有好多书籍。  古雪乔皱着眉头看着满屋子里的凌乱这个地方肯定是以前很有用处,光看着这屋子的装饰就知道了。全部都是上好的红木,而且这红木材质十分好。古雪乔用手轻轻地抹了一下桌子上的灰尘,灰尘已经堆积了很厚了,可见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主子,这是什么地方?”习秋走了进来,看着满屋子的灰尘,她的眉头轻皱着。  “我也不知道,可……你也不知道吗?”古雪乔转身看着习秋,面带疑惑。  “习秋跟了皇上这么久从来都没见到,习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习秋四处走走,努力在自己的脑海回想着,好像连皇上都没有来过。  “哦,反正也无所谓了,习秋你看看这些都是一些是书籍。”古雪乔想着反正也无聊,她平时在家里也是靠着看书打发日子,那时候还有电视可以看,现在不一样了,在这个时代什么都没有,正好有了这些书籍,她可以看看究竟写的什么。古雪乔略有近视,这些古书上的字儿虽然有原身体的记忆她能看得懂,但到底字小,瞧得费力。  “主子,这上面写的好多种植的技术,还有一些的歌曲舞蹈方面的,这里好像就是一个藏书阁。”习秋一边翻着地上的书籍,一边向古雪乔解释。也幸亏安子豪并没对自己要求过于严格,以前安子豪读书,不光习秋,连小秋子和江辰希也跟着皇上一起学习认字。  “是吗?看来我们是找到宝贝了。”古雪乔的脸立刻浮现出笑容。  这样明媚的笑容让习秋看呆了,主子都已经好久没有露出这样的微笑了。这笑容并不是假装的,习秋能够感觉到古雪乔的心情,她也跟着古雪乔一起高兴起来。  “习秋,快去叫佩珠,我们一起把这里打扫打扫,然后在这里看看这些书籍。”古雪乔说着便弯身开始收拾了起来。  “可是主子,这样真的好吗?皇上他……”习秋有些面带难色,雍清宫从来都是有规矩的,在这里的一切都是要由皇上安子豪说了算的,如果安子豪不准的话,那他们也是白高兴。  “别管他,他压根就不在乎这些地方,如果真在乎的话还会任由这么好的地方荒废这么久吗?”古雪乔一脸不屑,安子豪离弃这屋子就好像离弃她一样,只要不顺他的心意,他就会随手丢弃。  “主子,我怕皇上会不同意。”习秋还是站在门口。  “有什么好担心的,这里他不会来了,我已经跟他说的很明白了。”古雪乔继续手上的动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她抬起头看着站在门口的习秋,“你是我这边的吧?习秋。”  古雪乔的这句话让习秋全身一怔,她立即说道,“我自然是主子这边的人,可是习秋还是皇上身边的人。”  “你后面的话可以不用说了。既然是我这边的人,为什么我说了那么多你还不去做呢?是不是要我亲自去?”古雪乔严肃地对着习秋说道,她不是要吓唬习秋,而是不这样做的话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叫做做事效率。  习秋不敢怠慢立刻去找佩珠,佩珠听到的习秋的话也以为古雪乔有点不正常了,可是古雪乔是主子,他们是丫头,他们怎么敢违抗古雪乔的话呢?  三个人立刻开始打扫起来,这个别院主子加上女婢也一共只有三个人,在打扫的时候古雪乔就告诉过习秋和佩珠,在读书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主子和女仆,他们是平等的。  习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佩珠更是不懂,她小时候就不识几个字,现在却被古雪乔要求着要一起掌握这些书里所说的东西。  一共收拾了两天,古雪乔终于把那间屋子收拾好了。  期间也没有人来打扰他们,可能是安子豪在离开的时候下了命令,任何人都不能够打扰她休息吧。他们觉得特别安静,这几天虽然辛苦却也过得很开心。  “主子,我们真的要学这个吗?可是万一要被皇上知道了,我们都是要被处罚的。”佩珠的胆子本来就小,以前也不敢反驳古雪乔的话,现在更加不敢去挑战安子豪的权利了。  “都说了放心,真不懂你们为什么就那么怕他。他能够把你们怎么样?”古雪乔的脸色不怎么好,提到安子豪她就有一种烦闷的气息往上窜,让她整个人都烦躁起来。  “就是,你不要说了佩珠,皇上不会知道的。”习秋见古雪乔的脸色有了点变化立刻出声制止着佩珠,她可不

想因为佩珠的几句话让古雪乔再次回到以前的状态,那时候的她太恐怖了,也太让人担心了。  佩珠接受到习秋的提醒很识相的闭上了嘴,学就学吧,还有比那次惩罚更加严重的事情吗?应该没有了吧……  古雪乔很舒服地泡了一个澡,她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多久了?她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样舒服了,什么都不用想,只是这样简单地活下去。  以前的一幕一幕在古雪乔面前重演,她想起那些,居然还笑了起来,以前那么多痛苦而又可怕的事,现在在她看来真是可笑。她也终于知道当一个人有目标的时候。居然真的可以做到什么都不在乎。只是她内心深处永远有一道伤疤,那道伤疤无法凝结,想到都会让她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古雪乔的手慢慢地抚上自己的小腹,那个还没有成形的孩子就这样被安子豪给杀害了,好歹这也是安子豪自己的孩子,如今却没有了。  安子豪可以怀疑自己对她的不忠,但是不能够怀疑她的孩子,那是她唯一的希望,也是唯一让她和安子豪有联系的关键所在,安子豪却什么也不顾,想都不想的把他们的孩子给杀害了。  想着想着,古雪乔慢慢的睡着了,睡梦中她梦到了自己的孩子,那孩子长特别像古雪乔小时候,简直像一个模样刻出来的。  古雪乔还没有梦完孩子,天色已经大亮了。习秋在门外叫着古雪乔的名字,这是古雪乔特地交代习秋做的事情,既然要好好的学习就要有好的学习习惯,每天按时去看书,一天学多少都是很关键的。  习秋是习武之人,对这方面很自律,所以这个任务交给习秋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习秋帮着雪乔洗漱完毕,三个人一起走到了后面的屋子里。冬天的季节本来就是白天长晚短,如果再不抓紧些可能他们要过很长时间才能够掌握书里的知识。  昨天习秋初步看了一下,这个季节应该是适合学习养蚕种植桑树什么的农活,这样等他们学好之后也是春天了,正好可以织出丝绸拿出去卖。古雪乔真是惊讶,在这个朝代居然会有这样的书籍,她也同时替安子豪感到惋惜,这么好的资源不懂得利用,若是将在这些教给百姓,让他们春季养蚕,夏天挖泥种荷,秋天取藕养鱼,富裕他们的生活,岂不是更能得民心?  每天,古雪乔都会早早起来,习秋还有佩珠三个人也跟着一起忙碌。有了知识的充沛,他们整个人看起来也显得比以前气色好多了,每天脸上都多了好多笑容,但因此也和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  先不要说安子豪对古雪乔有多么不好,光凭着安子豪给古雪乔修养的这个别院,面积就很大了,古雪乔趁着冬季把苑子里所有能够利用的上的土地都翻新了一遍。  正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眼看着冬天就过去了,苑子里树枝上也已经隐约看到一点点绿色。  古雪乔正在悠闲地坐在苑子里看书,一个冬天,古雪乔几乎全部掌握了这个朝代所需要的农桑稼穑。她算是彻底想明白了,与其在那些皇子夺位的战斗中做一个牺牲品,还不如自己先赚那么多钱,然后带着佩珠和习秋去别的地方生活,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看来我今天来的还真是时候。”一声清丽的女声在别院的门口响了起来,成功引起了古雪乔的注意。  古雪乔抬起头只见一身素色装扮的唐若丽款款地向他走了过来,由于先前唐若丽帮助过自己,所以古雪乔并没有对唐若丽表现出有多么厌恶,反而觉得更加亲切。  古雪乔很明白,人只有在自己危难的时候才会遇到真心对自己好的人,而唐若丽就是那样的人,虽然时间很短,但也足以让古雪乔记在心里了。  “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古雪乔放下手里的书,表情看不出什么,淡淡漠漠的,举重若轻,自从她搬过来,她就是这样了,凡是都不会把情绪表现在脸上。  “我以为你还在屋子里修养,来了好几次听到苑子没有响声我就回去了。”唐若丽走到了古雪乔的身边,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去。  “那今天怎么会想到过来?”古雪乔挑着眉,带着笑意看着唐若丽。  “因为听到你苑子里终于有人说话了,所以就进来了。”唐若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都不怕安子豪会处罚你吗?”古雪乔知道唐若丽既然进来了,就不会怕这些,她就是故意问唐若丽的。  “皇上?皇上才不会关心我呢,这里已经成了皇宫的禁忌了,谁都敢来这里。”唐若丽轻笑着,“可是我才不怕,有谁会关心一个宫女的动向呢。”  “你以前不是很想要得到皇上的宠幸的?怎么现在这么快就放弃了?”古雪乔有些同情地看着眼前的唐若丽,当初两个人初见面时候还为了安子豪争风吃醋的,现在想起来真是可笑至极,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  “现在我的心也淡了,皇上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又对夏锦淇言听计从的,魏婉丝和夏锦淇也很好了。”唐若丽若有所思地说给古雪乔听。  “唐若丽,不要说了,我不想知道安子豪的消息,我现在一门心思只是想要学习书本上的知识。”  “你看的什么书?”唐若丽也好奇,什么时候古雪乔这么安静了,居然看起书来了。  “你看看我的苑子,这里都是我准备要做的大事情,你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古雪乔笑着邀请唐若丽。  “是什么事情啊?我要看看我有没有兴趣。”唐若丽明明就很好奇,却假装不在乎。  这样的小伎俩一下子就被古雪乔看穿了,她也不揭穿唐若丽,“反正你也没事做,这里也没有什么人过来,要不然你就过来和我一起住吧,我们一起赚钱。”  “赚钱?”唐若丽被古雪乔这个想法给吓到了,这个朝代的女人什么时候会有这样的想啊,他们都是依靠着男人生活下去的,只要自己的男人有权有势,她们就能生活得很风光,这也是为什么唐若丽一定要上位的原因了。  “是啊,你难道不觉得女人自己有钱才会有地位吗?光凭着那些男根本就不行,男人对你玩腻了。你就一辈子等死,毫无利用价值,可是有钱的女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可以不依靠男人潇洒的活下去。”古雪乔是把唐若丽当成朋友才会跟他说那么多的,要是别人她才懒得解释那么多。  古雪乔这样的一番理论让唐若丽更加吃惊,她突然觉得认识古雪乔并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先开始她还以为古雪乔是有多么可怜,又不招自己的丈夫疼爱,更甚至从身份高贵的贵妃姐姐被贬成侍妾,还差点被人家害死,可是现在听到古雪乔这一番言论,唐若丽觉得她彻底脱胎换骨了。  唐若丽思考了片刻,她居然觉得古雪乔的言论是对的,而她也愿意跟着古雪乔一起在这里生活下去。于是她冲着古雪乔点了点头,“好的。”  唐若丽可不是说得玩的,她真的和古雪乔住在了一起,从此这个苑子里就变成了四个人,这四个小女人总是忙碌个不停,古雪乔把在现代社会学到的一些知识也运用到这里种植上来了。  唐若丽其实不懂什么是种植,但她悟性高,很快就掌握了要领。唐若丽在这些方便,只能帮一点忙而已。可她跳得一身好舞,古雪乔也给唐若丽看一些关于舞蹈方面的书籍,还指导她要怎么做才更加完美,平时没事他们就会聚在一起搞一个小型的宴会,大家围在一起跳舞,奏乐。  安子豪在书房里听着小秋子报告着别院的一切,每天这个时候小秋子都会向他报告古雪乔的动向,虽然安子豪不会再去别院,但他的心一直都在惦记着她。  “其他没什么了吗?”安子豪冷静地询问着站在一边的小秋子。  “没了,看雪乔主子那样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小秋子想了想还是加了这么一句。他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每天看着安子豪这样,他也替安子豪感到难受。  “开心就好,我也希望他可以开心地在那里生活一辈子,这就是我不让任何人进去的原因。”这也是他自私的决定,安子豪在心里想着,为了保护古雪乔不再受夏锦淇和魏婉丝的欺负,他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保护古雪乔。  不过现在也好,现在是紧要的关头,厉王这里的局势已经控制不住了,本来以为可以把厉王给废了,没想到皇后还在力保厉王,他最近也被弄的一个头两个大。  夏锦淇被自己教训了一下似乎也听话很多,也不会主动去找古雪乔了,魏婉丝似乎也比他想像的乖巧了好多,每天也只有去夏锦淇那里聊聊天。  这一切安子豪都是知道的,他也不是傻子,整天处理着外面的事情,连自己皇宫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知道,那不是更悲哀?  叹了一口气,安子豪还是有很多无奈,如果没有那些仇恨,在夏锦淇和古雪乔之间,他该选择谁呢?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春天了。古代的春天因为没有污染,处处花红柳绿,美不胜收,就和画里的一样。古雪乔的苑子里一片忙碌,带着一冬的准备,他们都开始运用自己学到的知识开始忙碌着怎么去制作了。  “主子,这样真的有用吗?”佩珠皱着眉头看着一边正在忙碌的古雪乔,完全不相信古雪乔这个法子能使得。  “肯定有用,我都试了好多方法了。”古雪乔一遍细细地研磨着手里的花瓣,这可是她让习秋找了整个皇宫才采摘来的。  习秋还告诉她这样花在皇宫根本就不入眼,古雪乔只是笑了笑,皇宫里都是种植一些比较名贵的花,比如牡丹,芍药还有玉兰这样难以培植的。她要的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花了,所以在皇宫里随处可见,一点也不惹人注意。  “主子,这样就好了吗?”三个女人一起围在古雪乔的身边看着她制作着。  “好了,大功告成。”古雪乔满意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成品,拍着手掌。  “这样就好了吗?雪乔?”唐若丽也很好奇,刚才古雪乔就跟她说要给她一个惊喜,她不禁凑了进去看了起来。  “是啊,只要把这个花汁敷在指甲上就可以不褪色了。”古雪乔笑着说道,这可是她小时候经常玩的,现在拿过来做个染指甲的小生意应该不成问题,但是也要先拿她们实验一下。  看她们都不愿意试试,古雪乔的眼睛一瞄,看着站着一边习秋,古雪乔立刻讨好地笑了起来,“习秋,你就来当一下试验品把。”  习秋疑惑地看着古雪乔,“主子我发现你最近说话都很奇怪。”  古雪乔顿时恍然大悟,她忘记了习秋是听不懂现代词汇里的“试验品”这三字,于是她解释了一番。  习秋听了古雪乔的话之后觉得很无所谓,她在这里也没有喜欢的人,更不会在意自己的美丑,于是她伸出手,任由古雪乔折腾着。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