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36章 信物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7479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2:39


  安子豪四处寻找了一下江辰希,只见江辰希站在那里一副看着好戏的样子。  好像感觉到有道目光注视着他,江辰希立刻往安子豪的方向看去,一看安子豪站在门口,他立刻就跪了下来,“皇上,您来了!”  那些焦急地侍女们看到江辰希对着门口行礼,他们的目光全部都看向门口,看到安子豪之后也立刻跪了下来,战战兢兢地问安。  夏锦淇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她想试探安子豪到底会怎么做?  “你闹够了没有?”安子豪的声音不威而怒,面具下看不到安子豪的表情,但能够感觉到他此刻的生气。  夏锦淇根本就不怕安子豪生气,她就是要用这招把安子豪给找来的,想她夏锦淇再怎么说也是有很多人爱慕,现在嫁给了安子豪,却遇到这样的待遇,她的心里已经充满了后悔了。  “还不下来,站在那里好看吗?”安子豪抬头瞄了一眼站在凳子上夏锦淇,居然有些厌恶了,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人,没想到夏锦淇居然也是这样俗不可耐。  “锦淇不下去,锦淇反正也不想活了!”夏锦淇想要赌一把,赌安子豪对自己的宠爱,赌即使是这样安子豪也不会责罚自己。  “你为什么不想活?”  “锦淇今天受了委屈,越想越难受,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夏锦淇见安子豪问到了关键的问题,她也好不避讳,直接说了出来。  “你想要站着就站着吧,我不拦着你,还有你们这些没用的奴才,全部都给朕滚出去。”安子豪把所有的怒气都发在那些奴才的身上。  那些侍女们本来就害怕安子豪,现在被安子豪这样一吼更加害怕了,他们立刻连滚带爬的都出了内屋,屋内就剩下坐在主座上的安子豪,站在安子豪身边的江辰希还有依旧站在凳子上喊着要上吊的夏锦淇。  “你闹够了没有?”安子豪冷静了片刻冷声问她。  “皇上为什么要问我闹够没有,而不是问我有什么委屈吗?”夏锦淇嘟着小嘴,一张绝美的小脸上写满了委屈。  “朕不用问你,你自己就会说了,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就是想要朕出来吗?”安子豪也不和夏锦淇绕弯子,他现在就想要赶快解决好这件事情,然后再去古雪乔。  “我就不明白了,皇上不是说要一辈子对锦淇好,一辈子爱锦淇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夏锦淇真是不甘心,她就想试探安子豪是不是已经对她变心了。  在她看来,如果一个女人得不到一个男人的爱,这个女人的下场就会有多么地悲惨,就好像古雪乔一样。夏锦淇自小生在皇宫,看多了冷宫里的妃子,自然知道这样的道理。  “你觉得朕不爱你?难道朕对你不好?”安子豪对夏锦淇的印象越来越差,现在在他面前不可理喻的夏锦淇和当初他印象之中楚楚动人的夏锦淇相差太大了,简直判若两人。  “可是皇上最近都没有来陪锦淇,锦淇可是小产过的。”夏锦淇依旧拽着那个丝绸带子,眼睛里冒着怒火。  “别和我提你小产的事情,你不提还好一点,一提朕就是一肚子的火。”安子豪连续经历了两次自己孩子没有了,他现在一听到小产这两个字,全身都不舒服。  “为什么不要提,你以为锦淇是故意的吗?我也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如果我知道的话我还不会好好的保护我们的孩子吗?”夏锦淇根本就不害怕安子豪。  “住口,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何必用上吊威胁朕,如果朕亏待了你,你直接说出你的不满,但是你要知道你是雍清宫的贵妃娘娘,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一定的尺度。”安子豪忍着气劝说。  “锦淇只想要皇上陪锦淇,早晨锦淇只是好心想要去看雪乔姐姐,可是皇上却那样训斥锦淇,把锦淇的一片好心全部都践踏在脚底下,难道锦淇会对雪乔姐姐不好吗?”夏锦淇见安子豪的态度不再像刚才那样强硬,她也软下了态度说着自己的委屈,想到这里,她的心头一酸,眼泪随着就流了下来。  “好了,下来吧,不要闹了。”安子豪已经很累了,一个古雪乔已经够让他觉得很吃力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夏锦淇,他示意江辰希把夏锦淇从凳子上拽下来。  江辰希受到了指示,也不管夏锦淇同意不同意,照做不误。  这个动作很迅捷,夏锦淇吓了一跳,嘴里不停地叫嚷。可江辰希不管,将她放下来就故意摔在了地上,更是痛的夏锦淇叫喊。她站起来,想抽江辰希一巴掌。  江辰希敏捷地躲过,脸色厌恶的神色一闪而逝,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来。  “好了,不要闹了,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安子豪冷声制止着夏锦淇这样不合规矩的举动,若不是夏锦淇对自己有着救命之恩,此刻他肯定会休了她,更不会让她做雍清宫的贵妃姐姐。瞧瞧她的举动哪像是一个贵妃姐姐该做的,现在雍清宫被其他的皇子盯着,这件事传出去,很有可能就会成为其他皇子之间的笑柄。  夏锦淇终于安静了下来,她走到安子豪的身边,靠着安子豪坐着,满脸的谄媚奉承,哪还有刚才蛮不讲理的模样。  安子豪看了夏锦淇一眼,别过脸去,端起夏锦淇刚刚为他沏的茶勉强喝了一口,说道,“朕还有事情,你有什么话快点说,等会朕还要出去。”  安子豪是一刻也不能呆下去,不知怎么,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夏锦淇,明明夏锦淇就比古雪乔好看,那张绝美的脸蛋,还有那个身材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以前他认为夏锦淇是他的最爱,可如今发现却并不是这样。他反而觉得一直默默无闻的古雪乔更加吸引着他。  “皇上是想要回去雪乔姐姐那里吗?”夏锦淇听了,立刻站起来说道。  “是又怎么样?你居然也管起朕的事情了吗?”安子豪有些不高兴了,自己怎么说都是皇上,这个女人居然在质问他。  “锦淇不是这个意思,锦淇只是觉得委屈,既然皇上这么喜欢雪乔姐姐,为什么还要把她贬为侍妾,让锦淇取代她成为贵妃?”夏锦淇感觉到安子豪话里愤怒,她立刻换了一个方式给自己解释,现在不是和安子豪抬杠翻脸的时候。  “那是因为当初古雪乔做错了事情,那是她应该收到的惩罚。”安子豪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悔,当初如果不是那么冲动的话,现在也不会这样。  “锦淇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皇上会对雪乔姐姐这么好,早上的时候居然为了雪乔姐姐吼了锦淇,锦淇这心里的委屈皇上知道吗?”  “那是你做的不对,雪乔的身子本来就虚弱,你作为贵妃姐姐跑过去打扰她休息,你觉得这样好吗?”  “可是锦淇也是好心去看望雪乔姐姐的,锦淇并没有什么坏意,为什么你们都不肯相信锦淇呢?锦淇也很伤心,你们都对锦淇这样。”  锦淇哭丧着一张脸向安子豪申诉。  “那是因为你雪乔姐姐刚刚小产,心情也不好,身体也不好,朕是担心你打扰你雪乔姐姐休息。”、  安子豪长叹一口气,难得心平气和地安慰着夏锦淇。  “可是皇上也不该那样对待锦淇,你知道你这样对锦淇,锦淇的心里有多么伤心吗?”夏锦淇把头靠着安子豪的肩膀,厚脸皮地撒娇。  面对夏锦淇撒娇的模样,安子豪心头一热,这个女人是曾经自己最想得到的,现在虽说对她没有原来的那种热情,见到她这样他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安子豪温柔地安抚着夏锦淇,“我去看下古雪乔,等会就回来,你不要再闹了。”  夏锦淇见到自己计谋得逞了心里一阵窃喜,她也是一个懂得收敛的女人,于是她冲着安子豪点了点头,“锦淇在这里等皇上回来。”  夏锦淇眨巴着眼睛想了想,在后面又加了一句,“不管多晚,锦淇会一直等着皇上回来。”  安子豪被这句话给感动了,自己一直想要的就是一个家,一个完整的家,如今夏锦淇说出了这句话,如果古雪乔也这样对她的话,说不定也不会落到现在的下场。  安子豪看了夏锦淇一眼,转身走了。夏锦淇满意地坐在刚才安子豪一直坐着的地方,心里很高兴,刚才她从安子豪的眼神里看到的全是对她的柔情蜜意,这样的眼神代表着什么夏锦淇心里很清楚,她在安子豪心里的位置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不知过了多久,古雪乔终于醒了过来,刚准备翻一个身,便看到习秋坐在床边一直守护着她,她的心头一热,习秋是她在这里认识第一个朋友,却对她一直都不离不弃,而自己真心对待的安子豪呢?古雪乔苦笑了一下,这一切都是她自己自找的。  古雪乔伸出手抓住了习秋的手臂,习秋被古雪乔的这个举动给惊醒了,她惊喜地看着她,“主子,你终于醒来了。”  古雪乔微笑着看着习秋,习秋的脸上是隐藏不住的喜悦,这样的喜悦也传染给了古雪乔,这是这么多天古雪乔第一次对着他们笑了出来。  他们谁也没有提最近的事情,那是一道伤口,古雪乔不愿意自己再受伤,而习秋也想要保护古雪乔,所以也并不想提出来。  两个人无言地对视了一会,习秋帮着古雪乔擦拭着身子,看着她身上一块一块的伤痕,习秋差点流出了眼泪。  “习秋,我没事。”古雪乔听到身后习秋碎碎的声音,知道习秋不想让自己跟着伤心,于是她出声安慰着习秋。  “我知道,我只希望主子可以好好的,都是习秋不称职,不能好好的保护主子,让主子受这么多的委屈。”习秋开始自责起来,也没有停下帮古雪乔擦拭身体的动作。  “你不要这样,我没有怪你,再说安子豪是皇上,谁能反抗他的命令,你只不过是我身边的人而已。”  古雪乔轻笑着,就是为了不让习秋再次为了她担心。  习秋很想劝古雪乔就这样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即使再想也回不到原先的地方了。习秋咽了咽口水,手上的动作也停顿了一下。  古雪乔立刻觉得习秋好像是有话对自己说的,她转头看着习秋,“习秋,你是不是有什么

话对我说?”  习秋低垂着眼眸,第一次有人问她的意见,而不是命令的口气,“主子,我是想让您不要想以前的事情了。”习秋一口气说完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古雪乔,她生怕自己说了这句话,古雪乔会再次回到以前的那个状态。  “嗯,我知道。”古雪乔微笑着,刚才在睡梦中,她已经都想清楚了,她梦见了妈妈。妈妈就在她身边,跟她亲密地聊天,告诉她该怎么处理,死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习秋吃惊地抬头看着古雪乔,睡醒后的古雪乔好像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那样整天自怜自叹,而是特别的开朗,对什么事情都能够想得开了。  “去弄点吃的来,我想恢复下体力。”  古雪乔见习秋怔在原地不动,她笑着看着吩咐着她,只是想要把习秋支开而已,而她现在也真的是想要积极的生活,不为了安子豪,只是为了她自己。  安子豪走到门口,看到古雪乔笑容满面,他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他站在门口踌躇了好一会,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习秋正好从里面走了出来,她吃惊地看着门口的安子豪,“皇上。”  古雪乔自然是听到了习秋的话,她也止住笑容看向他所站的位置一言不发。  安子豪有些尴尬,他冷哼一声走了进来,既然被发现了,自己又何必再伪装呢?  “看样子你的情绪还不错。”  “承蒙皇上关心,只是不知道皇上这么晚了,来雪乔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古雪乔不想看到安子豪,连他的影子她都不想看到,可偏偏安子豪还是过来了。  “朕来看看侍妾也不是不可以。”  安子豪听出古雪乔语气里的生疏,强装镇定地回答道。  “现在皇上可以走了,我好好的,并没有如皇上你想的那样快要不行了。”古雪乔的嘴角上扬着,到了一定角度,露出了很好看的笑容。  安子豪看着古雪乔的笑容就好像春天里的花朵那样炫彩夺目,把他整个人都照亮了,他大步走到古雪乔的面前,关切的问着她,“雪乔,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古雪乔先是一愣,安子豪对她的态度变化太大了,一开始不是很讨厌自己吗?怎么现在关心自己了,这一定是假象,古雪乔不相信安子豪会关心自己。即使是真的关心,那也是有目的的。  “我的身子不需要皇上关心,”古雪乔冷着一张脸回绝了安子豪的关心,对于安子豪,她什么都不需要,她已经决定了,要离着安子豪远远的,最好再也不要见到他。  “你这是怎么说话的?”  安子豪心里的怒火很容易被古雪乔点燃,就因为古雪乔拒绝了他,他的语气又再次变的强硬了起来。  古雪乔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果然安子豪还是原来的样子,只要稍微有点不顺从他的心意,立刻就发火,也不管对方是谁,而这一切她早就想到了,“皇上,雪乔说的都是实话,雪乔的身子雪乔自己清楚,也自己能够调理好,只是皇上还有好多事情要关心,雪乔不希望皇上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雪乔的身上。”  古雪乔说完还冲着安子豪笑了一下,这让安子豪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古雪乔的话让他无法反驳,可是他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对,他想起来了,是古雪乔的表情,自己只不过走开了一会会的时间,怎么古雪乔好像脱胎换骨了一般。  安子豪感觉到古雪乔那种悲伤的气质没有了,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尤其是对着他笑着,这样的笑容让他的心里不禁隐隐发毛。  安子豪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好奇,他一把拉过古雪乔,古雪乔不防,顺势跌落在安子豪的怀抱里。  安子豪低下头对着古雪乔吹着气,“雪乔,你是真的正常了吗?还是在和我伪装?”  古雪乔的眼睛闪过一丝厌恶,随即转过头,“那么,皇上要雪乔做什么?整天以泪洗面吗?”  这句话倒是把安子豪给问住了,他希望她做什么?他当然希望他能够开心了。只是……从她空洞的眸子里,看不出她什么愉悦的表情。她周身散发出的气场,是冰冷的。  见安子豪不说话,古雪乔接着道,“皇上不是对雪乔根本就不信任吗?为什么会这样关心雪乔,我不需要皇上这样关心我,我已经习惯一个人。”  安子豪颓然,松开了古雪乔,她拒绝他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他都会用各种方法抗争着古雪乔的倔强,可是这次他却没有任何办法,他终究是理亏的。  古雪乔站了起来,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看了安子豪一眼,“雪乔早前就说过,我想要的是一人一世,不是皇上所谓的三妻四妾,皇上给不了我,我也不会强求,只是希望皇上能够放我走。我只有这个要求。”  “我知道是我的疏忽害死了我们的孩子,可是你既然是我雍清宫的人,我就不会让你走。”  安子豪想也不想,依旧那样执着,就算古雪乔再怎么说,他也不会放古雪乔走的,一是关乎着雍清宫的面子,二是他觉得古雪乔这次走了,可能就不会再回来了。  他有一种预感,一种强烈的预感。  古雪乔知道安子豪的手段,但是她也听到了他刚才说的话,他们的孩子,不是孽种,也不是她古雪乔和安子泰的孩子。古雪乔冷笑了起来,现在后悔有用吗?孩子没了,她对他的心也跟着死了。  “古雪乔,你不要这样,我只要你好好的。”安子豪看着古雪乔这般模样,居然有些担忧,他连忙出声安抚着她。  古雪乔推开了安子豪,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安子豪如同见到仇人一般,“皇上请放心,我会好好的,至于你说的我们的孩子根本就不存在,我们之间怎么可能有孩子呢?那是我一个人的孩子,和你们都没有关系。”  古雪乔的身子有些颤抖,说到孩子这个问题,她的心还是那么痛,她感觉到心头有一团热血堵在自己的胸口,一直压着心中的那根弦,让她透不过气来。  安子豪以为古雪乔还是为了孩子的事情在跟他生气,他不免放低了声音说道,“雪乔,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古雪乔听到这样的话突然笑了起来,“皇上,收起你的好心吧,我不要你对我有多好,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来烦我。”  古雪乔嘲笑了着,转身背对着安子豪。  安子豪被古雪乔暴露裸的拒绝了,他的心一阵受伤,看着古雪乔的眼神心里百转千回。这样的女人真是让他又爱又恨,他根本就控制不了古雪乔,安子豪很清楚自己对她有着太多的伤害。他们之间根本就回不到以前那时候了。  安子豪终于转身走了出去,在门口的时候看到习秋和江辰希站在那里,他想了一会,转身对江辰希身边的习秋吩咐,“好好照顾她,有什么需要和江辰希去说。”  习秋吃惊地看着安子豪,房间里的对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她是练过武功的人,听力自然要比寻常的人好一点,她发现安子豪居然没有生气,而且还特地和她说要好好照顾古雪乔。习秋迟疑了一下,低声答应了安子豪的请求。  “江辰希,吩咐下去,以后谁都不能来到这个别院打扰古雪乔的休息,如果有违抗者,赶出皇宫。”  安子豪站在那里想了一下,他怕早上的事情再次发生,于是又对江辰希加了一句,“不管是谁,就算是贵妃姐姐也不可以。”  古雪乔在屋内也听到了这句话,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安子豪是想要让自己在这个苑子里自生自灭。她冷笑着,安子豪要自己死,自己偏不死。  屋外再也没有声音了,古雪乔感觉到安子豪已经走了,她才慢慢地走了出来,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她的身子一阵寒颤。习秋立刻走了上来,神色紧张,“主子,你怎么出来了。”  说完习秋就拿了一件裘皮的大氅披在了古雪乔的身上。  “出来走走,好久没有出来了。”古雪乔淡淡地回应着,随之伴随着的还有一阵一阵的咳嗽。  “主子,你的风寒还没有好,快回去吧。”习秋更加紧张了起来。  古雪乔冲着习秋笑了一笑,她站在屋外,看着那郎朗的星空,如果不是冬天天气比较寒冷的话,这样的月色还是可以在外面赏月的。  只是太冷了,刚出来一会,她的脸就被冻的有点泛白了。  古雪乔正要转身回屋,突然憋见了在走廊的角落里有个黑影一闪而过,习秋也注意到了,古雪乔对着习秋点了点头,示意习秋去看看。  她的心里是疑惑的,自己从来不和人结怨,这个黑影会是谁?是来监视安子豪一切行动的,还是魏婉丝或者夏锦淇派过来监视她的?  这一切疑问都要等习秋回来才能够知道。古雪乔坐在火炉的旁边,因为实在是冷,她的手里一直握着刚才从习秋那接过来的暖炉。  那小小的暖炉抓在手里很舒服,而且温度也很适中,一下子就暖到了古雪乔的心里。外面渐渐地有了动静,古雪乔知道,那是习秋回来了。  习秋打开门,随即又转身关上了门。古雪乔也不着急说话,而是坐在那里微微的闭上眼睛,等待着习秋向她报告。  “主子,我回来了。”习秋低着头有些迟疑。  “嗯。”古雪乔算是答应了,没有下言。  “有件事我不知道要怎么向主子说。”  “说吧。”  “我刚才找到了那个和一人,只是那个人说是主子的旧识,来看主子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了。”  古雪乔听到习秋的话之后睁开眼睛抬起有看着习秋,“我的旧识?”古雪乔反问。  “是的,他是这样说的。”习秋说着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块玉佩交到了古雪乔的手上,“这个是刚才那个人让我交给你的。”  古雪乔皱着眉头看着这块玉佩,这玉佩好生眼熟,尤其是他上面刻着的一个很奇怪的图案,让她觉得更加眼熟,只是她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他,有没有说自己叫什么?”古雪乔抬头看着习秋,“有没有看到那个人长的什么样子?”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