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33章 如果来生是今世的回忆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7375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2:39


  古雪乔睁开了眼睛,看到安子豪带着面具的脸,她的眼睛再次闭了起来,现在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安子豪,可偏偏他就在她的面前。  “你就这样不愿意跟我说话吗?”安子豪看到古雪乔这样对待他,他十分伤心,质问古雪乔的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悲伤。  古雪乔的身子也震了一下,她微微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安子豪,张开嘴唇缓缓地说道,“我说过,让你放我走,为什么就是不让我走?”  安子豪失望的看着古雪乔,“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还是想要走?”安子豪的话语里尽是悲伤之情,让古雪乔的心头一震。  古雪乔不禁再次思考了起来,难道安子豪对自己动用了真感情了吗?不会的,她笑着摇了摇头,安子豪怎么会对自己动感情呢?那时候说的好好的,她他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最后怎么变成了这样。  “古雪乔,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安子豪继续问着古雪乔,现在只有他们两个在这里,他也无需隐藏自己的感情。  “我的心是什么做的?我苦苦哀求了你那么长时间,求着你放我走,你却死活也不答应,你根本就不爱我,为什么不直接放手让我走呢?”古雪乔突然激动了起来,她强撑着自己的身体,靠着软塌上面,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滴落了下来,湿了她的眼睛。就连早晨佩珠帮她弄的整齐的头发也散落了。  古雪乔觉得自己可笑急了,她按住自己的心,那里依旧是一阵一阵的疼痛,好像只要遇到安子豪的事情,就永远都是这样,她带着颤抖地声音继续说道:“安子豪,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有意思吗?我们这是相互煎熬,那不是爱。”  安子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即使看到古雪乔的面色从原本的红润变的很白很白,就好像一张惨白的纸,他被古雪乔彻底伤到了。面对古雪乔的指责,安子豪也是有苦衷的,他并不是要这样,夏锦淇失去了他们的孩子,他都能舍弃夏锦淇来到这里陪着古雪乔,可是古雪乔为什么就不领这个情呢?为什么他就不明白他的心呢?  安子豪就不懂了,有时候爱一定要说出口吗?他这样的人,背负着仇恨,怎么还可以说爱?原先他以为自己是爱着夏锦淇的,可是种种的事情让他觉得夏锦淇只不过是他年少时候的梦想,他真正想要的是像古雪乔这样的女人。  “皇上,罗大夫来了。”习秋的声音打破了这屋子里的寂静,由于太过于着急了,习秋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他们之间的不对劲。  罗大夫立刻帮着古雪乔诊断了起来,古雪乔的眼睛不再看着安子豪,此刻安子豪说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再信的,不知为何原本还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有一阵风吹过,古雪乔的身子突然抖了一下,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滴滴答答地落在雕花的窗户上,就像是奏着一首哀伤的乐曲,古雪乔静下心来听,可能是因为自己心情的寥落低沉,她更是觉得心里悲伤难抑。  “怎么回事?”虽然和古雪乔进行过争吵,安子豪还是关心古雪乔。  “恭喜皇上,雪乔主子这是有喜了?”罗大夫立即转身向安子豪道喜,“雪乔主子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罗大夫的话听到两个当事人的心里是另一个滋味,古雪乔带着惊喜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在这里居然有着一个小小的生命在慢慢的成长,突然她感觉到了一种幸福敢,一种天生的母性光环让古雪乔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安子豪不敢相信地看着罗大夫,“罗大夫,你没有诊错吗?你再确诊一下。”  “皇上,老夫已经检查了两遍了,雪乔主子确实是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只是因为之前感染了风寒,所以没有诊断出来。”罗大夫一边说着一边坐在桌子上慢慢写着药方。  “雪乔主子的身子实在太虚弱了,原先吃的药不能再这样吃下去了,我给雪乔主子重新开了一副养胎的药,你们去拿了熬了给她吃吧。”罗大夫转身吩咐着在身边一直傻笑的习秋。  安子豪完全愣在了原地,罗大夫说的话他一直都没听进去,脑海里一直都盘旋着古雪乔有了身孕了,他该高兴吗?为什么他一直都高兴不起来?  古雪乔看向安子豪,她也没有想到她居然有了他们的孩子,只是看着安子豪的样子,古雪乔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感觉。  “皇上……”罗大夫再次提醒安子豪,他刚才跟安子豪说了那么多注意事项,也不知道皇上有没有听到。  罗大夫知道安子豪刚刚经历过一次失去孩子的痛苦,所以这次他特地嘱咐着安子豪一些注意事项,好让安子豪能够如愿。想着安子豪如今也这般大了,年长他的几位皇上都已经有了子嗣了,只有安子豪还没有所出,他也替安子豪担心,好不容易……  “罗大夫,有什么办法能够在不伤害雪乔身子的情况下拿掉这个孩子?”安子豪想了半天还是做了个这个决定。  安子豪的话一说,全屋子的人都怔在那里一动不动,尤其是行要走出门的习秋,她转头吃惊地看向安子豪,满脸不可置信,“皇上?”习秋惊呼了出来。  “皇上,老朽不明白你的意思。”罗大夫也不是很明白皇上的意思,好好的有了孩子,皇上为什么要打掉呢?  “你不需要明白,你只要按照我说的,给她配方就可以了。”安子豪的声音有些冷,甚至带着一点愤怒了,这让习秋更加不明白了。  “皇上,你不能这样啊。”习秋也顾不上主仆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古雪乔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安子豪这样做就是不让古雪乔好好活下去。  “你给我闭嘴。”安子豪怒吼着习秋,他的眉头皱了一下,以前习秋还是挺乖巧听话的,怎么现在只要遇到古雪乔的事情之后,他就变成这样了?  古雪乔一直都听着他们的对话,她看着安子豪的眼神出奇的冷静,她冷笑着,那笑容很灿烂,如同一朵绚丽的花朵盛开在这初冬里。  古雪乔冷声说道,“安子豪,这个就是你想要的?”古雪乔真是看的太透了,安子豪对自己从来都没有真心,就连他们的孩子他都不放过。  “这个不是我的孩子,所以我不要。”安子豪说的斩钉截铁,他的声音很凝重,就好像在陈述一个事实一样,让罗大夫他们没有办法拒绝,就连古雪乔都没有办法拒绝他的要求。  “你在胡说什么?”古雪乔瞪大了眼睛看着安子豪,她的声音提高了许多,满是惊讶和不解。  她就是不明白了,为什么他和夏锦淇的孩子就是他的,而自己和他的还是他却说不是他的,自己就那么下贱么,古雪乔抓住软塌的边缘努力支撑着自己已经摇摇欲坠的身子,现在她还不能倒下,不光是为了他自己,还为了她的孩子。  安子豪面对着古雪乔,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温柔,看着古雪乔的眼神有些冷漠,他重复一遍说道,“我说你肚子里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  那一字一句就像一把利刃一样深深地刺进了古雪乔的心里。  古雪乔终于抑制不住心口的郁闷,她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血色染红她裹在身上的裘毛披肩,就连软塌上的被子都被染红了。屋子里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  古雪乔悲痛地问道,“安子豪,我在你的心里难道就是这样不堪吗?”她用手紧紧地护住了自己的肚子,那里孕育着是他的孩子,和安子豪没有任何关系,安子豪根本就不配做她孩子的父亲。  习秋看着古雪乔这样,她的心都要碎了,她走上前去扶着古雪乔的身子,却被古雪乔一把给推开了,“我不需要你们。”古雪乔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之火就这样被安子豪全部扼杀了,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带着嘴边鲜红的血迹一点一滴的落在软塌的被子上,就连罗大夫看到这样的古雪乔都觉得她很可怜。  “罗大夫,不要管她,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安子豪转头不再看古雪乔,他的心刚才是有一点动魏的,但是这点动魏很快就被他的理智给打败了,古雪乔的孩子是万万不能留着的,按照他刚才算,古雪乔的孩子极有可能就是厉王安子泰的,他怎么可能会帮着安子泰养孩子,如他愿意,那他一定疯了!  “安子豪,难道你就不怕我恨你吗?”古雪乔太绝望了,她咬牙切齿的说着,双手一直护在自己的肚子,不曾离开。  “你很我也好,不恨也罢。这个孩子根本就不能留。”安子豪转头,冷着声音,像是在告诉古雪乔结果,根本就不是想要得到古雪乔的同意。  “就是因为夏锦淇的孩子没有了?所以你才会觉得我的孩子不是你亲生,你安的是什么心?”这是的古雪乔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她再也顾不上那么多,孩子是她唯一的依靠,是她可以活下去的理由,如果没有孩子,她宁愿去死。  “一个月前你在哪里?”安子豪突然问这古雪乔,这一问倒是把古雪乔给问住了。  一个月之前,古雪乔的思绪在自动搜索着那个日子,她猛地瞪大了眼睛,一个月前她刚在厉王府被安子豪给接了回来,而且那时候还闹出很大的风波,可是这有什么关系,难不成……  “你敢说你的孩子不是安子泰的?”  “你这么不相信我,为什么又把我关在这里?”古雪乔不答反问。  对着古雪乔这个问题,安子豪居然不能回答了,他转身对着罗大夫说道,“朕说的话都没有用是吗?还不去煎药。”  现在和古雪乔说话实在太累了,如果没有孩子,安子豪是有可能考虑让古雪乔留在这里的,但关键是他们有了孩子,而那个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对于不确定的事情安子豪向来都可以做到心狠手辣,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一个,这个就是他从小坚信着道理。  “安子豪,我会恨你一辈子的,你说到做到。”古雪乔咬牙切齿。  “那就恨吧。”安子豪回答的很淡,“反正你

也恨了我这么久了,也不在乎多恨我一段时间了。”  古雪乔被他的淡定弄得彻底崩溃了,她想了想,艰难地掀开了裹在身上的被子,走了下来,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安子豪的身边,扑通一下跪在安子豪的身边,抓着安子豪腿苦苦哀求着,“安子豪,我求求你,你放过我的孩子吧。”这是她的孩子,唯一的,她在乎。  说完古雪乔就不停地向着安子豪磕头,一下一下猛地往地上撞击撞击,很快古雪乔的头就已经磕破了。  “主子。”习秋有些受不了,她不能够接受古雪乔这样折磨着自己,她拥着古雪乔的身体,却被古雪乔狠狠地推开了,她看了古雪乔一眼,满是心疼,习秋咬了咬牙,跟着古雪乔一起向着安子豪磕着头,一边磕头一边还说道,“皇上,求求您不要这样对待主子。”  安子豪的心里已经积累了很多怒气,他一听到习秋叫古雪乔主子,却叫她皇上,他的怒气就爆发了,安子豪抬起脚毫不留情地踢在了习秋的身上,习秋已经被安子豪提出了很远的地方,嘴角冒着鲜血,习秋半躺在那里。安子豪刚才那一下足足要了习秋的性命。  古雪乔也惊呼了起来,她能够感受到安子豪刚才那一脚的威力,她转头看着习秋,突然哭声说道,“习秋,你怎么会这么傻……”古雪乔的话虽然是对着习秋说的,心里却是想着自己何曾不傻?明明知道没有结果的事情,却还要心存希望去求着安子豪。  “药呢?熬好了没有?”安子豪一声怒吼,让整间屋子的气氛都变的压抑起来。  古雪乔把习秋放开,颤抖地站了起来,她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安子豪的面前,咬了咬牙齿,嘴唇的血液再次流了下来。“安子豪,我同意你不要我们的孩子,你既然说这个孩子不是你的,那么我就问你,如果孩子打下来是你的话,你要如何对我交代?”  “不可能是我的。”安子豪厉声反驳,刚才他想了好多,先入为主,他已经确认了这个孩子就是厉王安子泰的。而且一个月之前他和古雪乔根本就没有同床共枕过,怎么会有孩子呢?  “我只要你这个答案,你能不能够我一个确切的答案?”古雪乔目光如炬地盯着安子豪,等待着他的回答,也算是对他们之间的交代吧。  安子豪毫不犹豫地回答,“朕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改变,你只要把孩子给打掉,什么都好说。”  “是吗?如果是你的孩子,你也不会后悔吗?”古雪乔突然笑了起来,她往钱走了两步。更加接近了安子豪,她现在就想要摘掉安子豪脸上的面具,看看他的心是多么狠,居然要亲手害死自己的孩子。  安子豪不说话,也不看古雪乔,他把手别在了自己的身后,转头看向别的方向、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宫女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告诉安子豪荣丞相求见,安子豪的心里升起一点不悦,江辰希说的很对,现在他的势力还不能够完全独立,所以也不能和魏龄这个时候撕破了脸皮,这对他是没有好处的。  安子豪见推脱不掉,转身对江辰希交代,让他和罗大夫回去拿药方,回来熬药给古雪乔喝掉,他再三叮嘱着江辰希,无乱如何这个孩子都不能够留下来。  江辰希低声答应着,自己只是一个管家,他虽然心里很同情古雪乔,可是他必须要听安子豪的话,因为安子豪才是他的主子,才是他效忠的对象。  魏龄坐在客厅累饮着茶水,驾到岳宁那丫头的宫女传递过来的消息,他连忙就赶到了雍清宫,他叹了一口气,这个孩子怎么就怎这么傻,还去害安子豪的子嗣。安子豪可是皇上,谋害皇族的子嗣这项罪名也不是魏婉丝说能够撇开就能够撇开的。  “丞相大人你怎么了?怎么在这里叹气?”安子豪站在这里的观察了魏龄好长时间,他能够清楚的知道魏龄找他是为了什么了,他微笑着走进了客厅。  听到是安子豪的声音,魏龄为之一振,很快从自己的思绪里转了回来。安子豪叫着自己丞相,而不是岳父大人,可见安子豪对自己的女儿也不是很好,但是以目前的情况看来,她一定要忍了这口气。  “皇上,您可算出来了。”魏龄立刻换上一副很虚荣的笑,转身走到了安子豪的身边,跟着安子豪的身后,  安子豪也不说话,迳自走到了主位上面,看不出现在的心情,这让魏龄很不好猜测。见安子豪坐了下来,魏龄立刻上前,站在一边,“皇上,我是为了小女而来了。”  魏龄低着头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这样的话即使安子豪想要拒绝自己的请求也不好拒绝,自己只是带着这一个目的过来的,而且该惩罚的已经都惩罚了,婉丝毕竟是丞相府的二小姐,怎么说要休就休呢。  “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麻烦你解释下可以吗?”安子豪挑着眉头看着魏龄,他的心里有些烦躁,每次都是为了这些事情来烦他,而他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的,没空陪着魏龄这个老狐狸在这里斗城府。  “婉丝做了错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你看我一知道就连忙过来给皇上道歉赔不是了,我想能不能让皇上不要上奏给皇上知道,这谋害皇族子嗣的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我也问了情况了,婉丝是真的不知道,所以才给贵妃娘娘误食了草药。”魏龄还在帮着魏婉丝解释。  安子豪听到魏龄说了这番话,尤其是说到不知道夏锦淇有身孕这件事,他觉的心里有一团火,蹭的一下上来了,“什么叫做不知道?要是知道了就不会这样做了吗?恐怕未必会这样吧?”  那是他的孩子,安子豪怎么会不心疼呢?现在魏龄来帮着魏婉丝求情,他自然要加以大做文章。  魏龄听到安子豪的话,心里一怔。他看了安子豪一眼,立即换上一副恭敬的面魏,小心翼翼地说道,“皇上,我可以给你提供厉王的消息,只想你能够原谅小女做的事情。”其实魏龄也恨也懊恼,魏婉丝这样不懂事,让她嫁进来可不是让她惹事情的,现在她只是不停地出糗,这叫他如何收场。  “厉王?哪来的厉王?”安子豪端起青花白底的茶杯,悠悠喝了一口茶,声音高挑着问魏龄,“现在哪有什么厉王。”  “哦,是的,都是我说错了话了,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厉王,安子泰只是一个罪人。”魏龄毕竟是一只老狐狸,立刻明白了安子豪的意思,他连忙改口,只要能够帮助魏婉丝脱罪的,他什么都可以做,这不光是为了他们魏家的声誉,更是为了魏婉丝的性命。  魏龄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感叹着自己女儿不董事,这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情,她居然想都不想……  “我要知道安子泰的事情做什么?他现在又不是厉王,而我对厉王之位又根本就毫无想法。”安子豪说的好理所当然,就算他有什么想法,也不会让魏龄那只老狐狸知道的。  “那是臣一厢情愿想要告诉皇上的,还请皇上能够开恩,饶了婉丝这一次,她只不过还是个孩子,根本就不懂这些,一时失误才会酿成如此大错。”魏龄开始帮着魏婉丝解释,他是多么急切地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安然无恙。  “我就是看在了丞相您的面子上,才没有休了她,所以丞相不必担心。”安子豪慢悠悠地,“只是……小处罚是在所难免的,她可以继续在我的皇宫里生活,我也不会把她赶出府,但是……”安子豪故意拉长了尾音。  “但是什么?”魏龄好像看到了希望,他连忙追问。  “但是我要岳父大人全心全意地帮助我,而不是去帮助安子泰……”安子豪看着魏龄的眼神是那么坚定,他知道魏龄一定会答应自己的这个要求,他也必须答应,即使不是真心的。因为自己有他们的把柄。  安子泰现在只是一个废厉王,什么时候东山再起还是一个未知数,虽然皇后最近在竭力帮着安子泰说话,让皇上复位厉王,就连魏龄也跟着一起,他们对安子泰抱有很大的期望,如果在这个时候魏龄不再支持安子泰,就凭着皇后一个人的力量让安子泰东山再起恐怕还是孤掌难鸣吧。  “就是这样的要求吗?”魏龄的神情有些放松,他以为安子豪会出什么更加刁难的事儿为难他,没想到还是逃不过他的算计,人生在世,谁不爱财,有了财就会想要权势,刚才他说要给安子豪安子泰的消息却被安子豪给一口拒绝了,现在还不是要知道这些,想到这里,魏龄不禁露出意思轻蔑的笑容。  当然这些细微的变化也完全逃不过安子豪的眼睛,他看着魏龄,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这个老狐狸就算再精明也还是要面临着上当的危险了。“怎么?岳父大人不同意吗?”  “不,不是,同样是自己的女婿,老夫帮谁都是可以的。”魏龄立刻摇着头,双手也摆出了姿势,表示他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想法。  “好的,不是最好了,朕不需要岳父大人做什么,只要在朝堂上静静地站着就好了,也不要发表什么意见给太上皇了,有些事情太上皇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安子豪说的很含蓄,他盯着魏龄的眼神里闪着熊熊的火焰,这让魏龄十分难受。  “那就这样说定了,老夫先回府去了,希望皇上能够说到做到,不要把的婉丝做的错事情禀告给皇上……”魏龄再次提醒安子豪,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如果被皇上知道了,那后果可就……  本来安子豪就没有打算让魏龄在这里呆很长时间,听到他说要走,安子豪立刻站了起来,连客气的话都没有说,直接吩咐小厮带着魏龄离开,他和魏龄之间根本就不想有任何交集,有也只是有合作和利用。  安子泰身边的人正在被他一个一个地拉拢过来,过不了多久,他的羽翼就会丰满,到时候再一个一个地收拾着那些仇人。  安子豪看着魏龄的背影若有所思,一直等到魏龄的身影离开了他的视线,他才冷哼出声,“老狐狸,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