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32章 良药苦口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8597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2日 15:13


  江辰希突然走到了安子豪的面前,他朝着安子豪福了一下身子,恭敬地说道,“皇上,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必须要跟贵妃娘娘说清楚。”  “说什么?”夏锦淇脸上满是错愕地看着安子豪,她就知道肯定有哪里不对劲,颦儿到现在还不回来,她真的有些担心了。  “闭嘴。”安子豪的声音很低沉,他还是有些不舍,眼神里的痛苦是很实在的,“我要说自然会说。”  夏锦淇跌跌撞撞地下了床,一把抓住了正要离开的安子豪的手,央求道,“皇上,锦淇这点心愿你都不能达成吗?”  她本以为自己这样说,安子豪会选择留下来,毕竟她对自己是有信心的,无乱是样貌还是家事,她都会比古雪乔高出一点来,就算是地位她都比古雪乔高,她可以安子豪从小到大惦记的女人,而古雪乔却是一个处处都不得安子豪待见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和她争。  然而,夏锦淇忘记了一点,现在的古雪乔确实在和她争夺着安子豪的宠爱。夏锦淇用自己惯用的伎俩,看着安子豪的那双眼睛泪水汪汪,好像随时都要哭了一样。  “锦淇,朕不责备你,但是你也要适可而止。”安子豪叹了一口气,一把推离开了夏锦淇的手,定在那里看着夏锦淇的面魏。  “皇上,我究竟又做错了什么?”夏锦淇满脸不可置信,刚才她没看错,安子豪推开了她的手,等于是拒绝了她。  “你今天喝的那碗汤药害了我们的孩子。”安子豪声音有些痛苦,他想来想去,本来不想说的,但是他不会骗人。  这样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让夏锦淇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他们的孩子?开什么玩笑?她和安子豪之间都已经有了孩子了?可是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怪不得这段时间她的胃口特别好,也特别能睡觉,原来这个就是有喜的征兆,手不自觉的摸上了自己的肚子,那里现在平平地,原来在今天之前,这里有一个小小的生命,现在却没有了。  夏锦淇的眼神都很迷离,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决定会害死安子豪喝她的孩子吧,怪不得安子豪看她的眼神有些怪怪的,而颦儿也没有再出现,原来一切的原因就是在这里啊。  夏锦淇的脸色自然是不好看,她看了安子豪一眼,想要留住安子豪,而安子豪却说了一句让她痛彻心扉的话来。  “锦淇,我不怪罪你,那是因为你从小就救我的性命,但是我们的孩子却亲手被你扼杀了,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想你也是不想的,朕刚才问了罗大夫,罗大夫说只要你稍微调养几日便好了,你好好休息,朕暂时公务繁忙,而且也需要静一静。”  “你是要去古雪乔那苑子吗?”即使知道答案,夏锦淇还是想要问一遍,有时候女人就是傻,傻的自己都没有发觉。  安子豪没有再回答夏锦淇的话,他知道夏锦淇现在也很痛苦,而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夏锦淇。  安子豪头也不回的跟着习秋走出了幽园,夏锦淇一直看着安子豪离去的背影,她的心也一点一滴的沉浸了下去,原来自己在安子豪的心里还是不如古雪乔重要,她对古雪乔的恨又多添加了一份。  想着想着,夏锦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那笑容很灿烂,犹如春天里的花朵那么绚丽,这样的笑容却让那个宫女们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熟悉夏锦淇的人都知道,每当夏锦淇露出这样笑容的时候,就意味着要有一个人倒霉了。  他们都低着头不敢看夏锦淇,同时他们也深深地明白现在只要谁出声,谁就是那个出气桶,贵妃不像皇上那样,皇上发完了火就会完事的,而贵妃会活活地把人给折磨死。他们还记得几天前那个小丫头,当时就是因为帮雪乔主子说了一句话,结果被贵妃折磨的全身都是伤,连他们看着都会心疼。  安子豪几乎是迷迷糊糊的就跟着习秋走了出来,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最近皇宫里出了好多事情,都不如以前那样安宁了,难懂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吗?安子豪不禁检讨着自己,不,怎么会是自己的错呢?  他立刻摇着头,他只不过是要得到他原来失去的东西,而现在的一切都是那个人的错,如果当年她没有害他们母子的话,他也不会卧薪尝胆十几年,现在又多加了一条人命在她的头上,这次她一定要把仇给报了,而且连本带利的把属于自己的东西给拿回来。  古雪乔坐在门前的软塌上,她已经搬到寒梅园旁边的一个小苑子里了,这里确实要比在皇宫里安静好多。她看着窗外的小鸟看的出奇,尤其看到那些小鸟自由自在的飞翔,她的嘴角也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这一切的变化都逃不过安子豪的眼睛,他已经观察了古雪乔好长时间了,看着古雪乔这样,安子豪的心里也不是滋味,他那晚绝口没有提在幽园发生的事情,习秋也没说,就好像这里与世隔绝一样。  安子豪拿着一条被褥走到了古雪乔的身后,轻轻地为她盖好了被褥,古雪乔一眼也没有看安子豪,这让安子豪有些失望,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是有苦的,只是这样的苦恼要他怎么说,压根就没有人能够倾诉。  “你看,那些鸟儿多自在。”古雪乔的嘴角扯着微笑,她真的好羡慕那些树上的小鸟。  她的话让安子豪一怔,安子豪的手停留在半空中,他低头看着古雪乔的模样,好想把古雪乔拥在怀里。  古雪乔身上的伤好了好多,只是性格也不像以前那样了,以前古雪乔总是会在他的面前对他大喊大叫,可是现在古雪乔只会坐着发呆了,而且一坐就是很长时间,一句话也不和他说。  哦安子豪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古雪乔这是说话了是吗?安子豪的眼神里透露着惊喜,只是一转即逝。  “雪乔,你是在羡慕他们吗?”安子豪张了张口,声音有些沙哑,也变得很深沉。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古雪乔看,可是古雪乔却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安子豪的幻觉一样。  安子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种无奈他很不习惯,他为了古雪乔可以不顾幽园里刚刚小产的夏锦淇,就是要弥补自己对古雪乔的伤害,为什么她都不懂自己的一片苦心呢?  此刻古雪乔的心里也不好受,每天不论风雨安子豪都会来到这里陪着他,有时候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什么话也不说,他们之间好像已经没有任何交集了,以前古雪乔想要安子豪来陪她的时候,安子豪却始终不来,现在她的心如死灰了,安子豪反而每天都来了,这是老天爷对她惩罚吗?  屋子里又是一阵寂静,两个人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眼神都是那么迷茫。  半晌之后,古雪乔再次开口了,还是那句话。“安子豪,你放我走可好?”这是古雪乔第几次哀求安子豪了,她也不记得很清楚了。  “要我说多少次?我不会放你走的。”安子豪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怒气,自己从来没在意过一个女人,如今对古雪乔这般好了,她却总是想要逃。  “为什么?”古雪乔问的淡定,她明明知道结果是不可能,却还不死心。  “因为你只能留在我的身边。”安子豪霸道地回应着。  古雪乔看不到安子豪面具下的表情,却能听出安子豪语气里悲痛,自从那晚去幽园回来,安子豪就这样了,好几次古雪乔想要开口问下他怎么了,却只是张了张口什么也没有说。她现在不要对安子豪有任何情绪,哪怕是一点点的关心她都觉得自己好假。  看着古雪乔和往常一样又再次静静地不说话了,安子豪甩了一下衣袖转身走了出去。  古雪乔看着安子豪的背影,泪再次滑落了下来。她的心还是会有那么痛,只是她不想表达的很明显。  习秋站在古雪乔的身后,她帮着古雪乔把被褥拉好,“雪乔主子,天气凉了,你的身子也不好,注意保暖一些。”  雪乔笑了笑,看了习秋一眼,然后问道,“习秋,你说我这样好吗?”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她微笑着等待着习秋的回答。  “雪乔主子,奴婢不知道,只要雪乔主子觉得好就行。”看着古雪乔被伤得这样重,即使习秋觉得安子豪此刻有些可怜,她也不会去同情他们皇上,毕竟习秋还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她有自己独特的观点。  “为什么他就不放开我呢?明明我们两个都这样痛苦。”这句话并不是古雪乔问着习秋的,而是她自言自语的话。  习秋的神情有些落寞。她在想究竟要不要把那晚的事情和古雪乔说,可是说了又能怎么样呢?  古雪乔听到习秋的叹息声眉头皱了一下,她转头看向习秋,“习秋,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古雪乔只是心死了,并不代表她就什么事也不问了,习秋平时跟在她的身边,对于习秋的性格她算是很了解,现在习秋这个样子完全不像干练利落的她。  “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要不要跟你说。”习秋犹豫着,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只是面魏有些为难之色,这些话不是她一个下人可以说的。  “说吧,我也好久没有听皇宫里的八卦了。”古雪乔的眼睛盯着习秋,一动不动地等待习秋开口。  “雪乔主子,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幽园的人教皇上过去吗?”  “嗯,然后呢。”古雪乔轻声答应着,她就知道那晚上皇宫里出事了,安子豪回来很晚,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微微地睡着了,只是不那么熟,她是知道安子豪回来的,听到安子豪坐在那里看着她一声一声叹息的,只是她从来都没有问。  “你知道幽园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习秋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婉嫔姐姐设计把贵妃姐姐的孩子给弄没了。”  “什么?”古雪乔听到之后立刻跳了起来,这也算是一件大事情,这些官宦之家把子嗣可是当成命根子的,尤其是皇宫这些帝王之家,更是看的尤为重要。  “是真的,雪乔主子,我跟着皇上过去看得一清二楚,婉嫔姐姐被罚了禁足了,贵妃姐姐身边的宫女颦儿也不处置了。”  古雪乔的心顿时沉了下来,怪不得最近安子豪总是对着自己叹气却从来不提半个字,这样痛苦的事情他居然都能忍着,古雪乔的心里对安子豪有了一丝同情,原本还坚韧的内心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道裂痕。  “贵妃娘娘呢?”古雪乔低声问着,想必夏锦淇现在还是很痛苦的吧,失去了孩子为什么安子豪不去陪他呢?而是每天留在这里?  “贵妃娘娘自然是很伤心,至于现在怎么样奴婢也不是很清楚,自从和雪乔主子您来到这个苑子里,我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习秋低着头回答着古雪乔的话。这些话她说的都是真的,她也不想骗古雪乔。  古雪乔轻笑了起来,“这一切都是报应。”她的心里有些爽快,那两个女人害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差点因为他们而死去,气势那样也好,死了也一了百了了。  “所以我想说的是雪乔主子,您不要对皇上那样冷淡了,他的心里也很苦。”习秋咬了咬嘴唇,劝说着古雪乔。  她希望古雪乔能够听进去,皇上是她从小就敬仰的人,而古雪乔是她想要保护的人,她一点也不愿意看到这两个人互相伤害,这样谁的心都会痛。  古雪乔只是淡漠地说了一句,“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之后就不再说话了,她不想管那么多,也不想知道那么多,这个皇宫是夏锦淇的,就连安子豪也是夏锦淇的,她不会去争抢什么,一直以来她都是相信是自己的永远都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就算是强求也不会为自己而活着。  “雪乔主子,你难道就

不想原谅皇上吗?”见古雪乔好半天也不说话,习秋有些着急了,她是来劝说古雪乔和安子豪和好的,这样的性格根本就不像古雪乔。  “习秋,你还是不明白,以前的古雪乔早就死了,在那次河水里就已经死了,现在这皇宫里的一切都和我没有多大关系,所以你和我说的话也没有多大的作用,我和安子豪他根本就不会有任何交集了。”  “那你为什么还让皇上在这里陪着你?”习秋有些不解,由于太着急反驳,习秋手里衣服也跟着一下掉在地上,她连忙弯身去捡地上的衣服。  这个时候,古雪乔开口了,“我现在和安子豪的关系就好像你手里的衣服一样,抓不紧就掉在了地上,一旦掉在地上了就会脏,永远也不会回到以前了,就好像一盆水脏了之后永远也回复不到以前干净的时候,我想我这样说你能够明白吗?”  习秋的动作停顿在那里,她吃惊地看着古雪乔的背影,从来没有想过古雪乔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那些话太深奥了,习秋有些不明白。  古雪乔叹了一口气,“习秋,跟你说你也不会明白的,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我只想离开这里。”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树上那群欢快的小鸟,幻想着自己可以变成他们那样,现在她最缺少的就是自由,她最想要的也是自由,安子豪对于她来说是心里永远的痛,她已经把这痛深深地埋在了自己的心里。  习秋在古雪乔的身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一脸忧愁。这样的雪乔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她的印象里,古雪乔应该是快乐而又带着一点正义感的女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古雪乔的嘴角扯着一丝微笑,她相信她现在的决定是对的,只有尘封住自己的心,才不会被伤害。  一连好多天,安子豪每天都会陪着古雪乔坐在这里,只是秋天天气太凉了,古雪乔的身子本来就已经很弱了,不知不觉还感染了风寒。安子豪的心里有些着急,看着古雪乔日夜变瘦,他每天都会吩咐厨房送来补品。  后面的日子古雪乔几乎是在床上度过的,她已经没有力气再起床看外面的风景了,就连听一下小鸟的叫声都觉得那是一种很奢侈的想法了。  “这是要到冬天了吗?”古雪乔躲着被子,在被子里的身子有些发抖,自己来这里大半年了,经历的也太多了,只是没有想到古代的冬天超乎想象地寒冷。  “是的,主子。”习秋坐在古雪乔的身边忙着手里的针线活,自从和古雪乔搬到这里来之后,闲暇之时她也和佩珠学了一下针线,听到古雪乔的问话,习秋抬起头,却看到古雪乔看着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目光熠熠。  习秋揉了一下眼睛,她以为古雪乔已经完全康复了,吃了这么多天的药,不过就是感染了风寒,“主子,你身体好点了吗?”  古雪乔冲着习秋微微地点了头,只是自己还没有太多说话的力气,她伸出手握住习秋的手,手上的冰凉感让习秋惊了起来,“主子,你的身子怎么会这么凉?”  可这才是初冬,古雪乔的手却冷的如同冰窖中出来的一样,习秋心里大惊,“奴婢这就去找郎中,主子你等一会。”说完习秋就要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就在这时,习秋撞上了正走进来的安子豪,安子豪看到习秋的神情有些慌张,不禁问了起来。“怎么了?”他以为古雪乔出了什么事情,安子豪的声音里充满了浓浓的关心。  “皇上,主子她浑身冰凉……”习秋抬起头,也顾不上行李请安,满脸焦急地就说道。  安子豪立刻大步走了进去,发现古雪乔正虚弱的躺在床上,他上前拥住古雪乔娇小而冰冷的身子,把她护在自己的心口,“雪乔,你怎么了?”  安子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慌张,此刻他感觉到一阵恐慌,就好像当年要失去母亲时那样痛楚的感觉,他不停地摇着古雪乔的身子,用自己身体的温度温暖着她。  安子豪的眼神扫了一下站在门口习秋,见习秋站在那里不动,他立刻冲着习秋吼叫,“还不去叫大夫过来。”  习秋被安子豪这样的一句吼声给吓得缓过了神,她连忙神色慌张地往门外走去,看着安子豪的那个眼神,就好像要生吞活剥地吃掉她。  古雪乔微弱地睁开了双眼,她实在是太难受了,幸亏安子豪的身子有一些温度,让她可以依靠着取暖,安子豪没有注意到古雪乔已经醒了过来,他吩咐江辰希在这个屋子里放一个火盆,又让江辰希叫一些宫女们去拿一些被子和一些厚实的衣服过来,一时间原本很清静的别院一下子忙的不可开交、  古雪乔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心里有些感动。因为太过虚弱,古雪乔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她用力的伸出了手,抚摸了一下安子豪带着面具的脸,她回忆着那时在密室里见到安子豪容貌的时候的情景,不禁露出了笑容。  安子豪看着古雪乔轻微地扯动着嘴角,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古雪乔在那次事情之后笑了出来,安子豪的心里莫名的放松了,这段时间压力一下子得到了释放。古雪乔虽然没有夏锦淇那样精致的容貌,却也生的小家碧玉,尤其是现在笑起来,已经完全倾入了安子豪的心里。  安子豪的手慢慢的抚摸着古雪乔的面魏上,掌心印着她的笑容,来回抚摸。  “皇上,罗大夫来了。”江辰希站在门口禀告着,刚进苑子的时候看到习秋慌慌张张地走着,后面罗大夫也跌跌撞撞地跟在习秋的身后,他连忙跟上去安慰着习秋,吩咐罗大夫进了内室。  罗大夫哪敢怠慢,连忙放下随身携带的药箱,拿出诊断的细针出来走到了古雪乔的身边,“皇上请让一下,让老朽给主子诊脉。”  安子豪连忙把古雪乔平躺在床上,担忧地看着古雪乔眼睛一眨都不眨,“快些,罗大夫,看下雪乔这是怎么了。”  古雪乔微闭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嘲讽的意味,安子豪从来都不会在外人的面前这样亲昵地叫着她的名字,这是怎么了?是对自己的愧疚吗?  因为屋子里多了一个暖炉,古雪乔也不再觉得那也冷了,木炭烧的暖融,她的小脸逐渐也有了一丝血色,尤其是她的嘴唇,红的鲜艳欲滴。  “怎么样了?”安子豪万分焦急,他见到罗大夫手里的诊脉的工具,连忙上去追问道。  罗大夫毕竟是老大夫了,他原本是安子豪母亲的亲信,后来因为火灾之后,为了帮助安子豪他就假装告老还乡住到了这雍清宫,照顾着安子豪的病痛,安子豪能够面魏完美也全部都是他的功劳。  罗大夫十分镇定,他低下头收拾着东西,坐了下来提起笔就开始写了起来。一旁的安子豪见罗大夫也不回答他,更加着急。  “罗大夫,你倒是说话啊。”  “这个是雪乔主子的药方,皇上请放心,她只是感染了风寒,只要稍微注意一点调养就可以了,可能是上次的伤病太重了,她还没有完全恢复,又加上已经进入了冬天了。所以才会这样,只要毫升调养就会能够恢复的。”罗大夫说完就收拾了东西,对着安子豪又鞠了一躬,走了出去。  罗大夫的话让安子豪的心也安定了下来,只要不是古雪乔有事情,其他都可以,要什么补品,什么珍贵的药材他都可以弄来,哪怕是皇宫里的,他都可以去求太上皇得到。  安子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会对古雪乔这样上心,以前古雪乔那样央求着自己想到得到自己的爱,他都不屑一顾,现在古雪乔要走了,他反而珍惜起他来了。  他看了一眼手里的药方,立刻递给了身边的江辰希,“去按照这个方子抓药煎药,只要是雪乔主子要的东西第一时间给准备好。”  江辰希拿着药方转身就走,能够给他亲自做的事情都是大事,江辰希心里暗想,雪乔主子在皇上的心里已经有了很重要的地位了。  苑子里习秋等待着江辰希走出来,本来她是准备跟着进去一起听的,可是她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所以一直踌躇着不敢进去,只能坐在门口等待着消息,这样至少心里会好过一点。  江辰希看着习秋梨花带雨的脸,冲着她笑了一下,“没事的,皇上吩咐我去煎药,放心吧。”只是这么简短的几句话却让习秋原本烦躁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  谁也不明白习秋对古雪乔的感情,自己跟着安子豪十几年,也没有那样的感情,这个就是所谓的缘分吗?  古雪乔依旧在昏睡着,整天都是那样迷迷糊糊,唯一的感觉就是她不再觉得冷了,每天晚上都会有一个温暖的身躯拥着她入眠,那时候的她感觉到很舒心。只是她心里知道却从来不开口说话。  古雪乔的身子经过安子豪精心的调养,逐渐好了起来,她的面色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苍白了,她坐在门口的软榻上,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习秋也给她盖了很厚的被子,旁边还有暖炉烤着。  古雪乔每天的活动就是这样,醒来就坐在门口发呆,安子豪过来的是,她就陪着安子豪发呆我,她的话越来越少了,不光是对安子豪,对习秋她们她也是如此。这让习秋更加担忧起来。  古雪乔的眉头从来都没有舒展过,她感受到安子豪的变化,却不敢对安子豪敞开心扉,现在她就如同一只金丝鸟被安子豪圈养在这个别院里,更加不到自由了。  “主子,药熬好了。”习秋满脸愁魏地看着古雪乔,每天除了吃药这个时间看到古雪乔的神色变化,其他时间都是一个表情,差点让她错以为古雪乔只是一个木偶。  闻着那一阵一阵的药味,古雪乔的脸都皱了起来,连带着眉头紧锁着久久不能散开,她喝着这个汤药已经喝了有一个多月了,每日三顿,每次都要全部喝完,就算再没有感觉的人也会喝的反胃。  “主子,再喝几次,你就会好了。”习秋安慰着古雪乔,她也不想看到古雪乔每天都这样痛苦。  古雪乔没有回话,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反胃的时候越来越多了,自己也没有什么食欲,只有闻到这药味,让她更加难受。想到这里她就低下头,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习秋看到古雪乔这般难受的模样,大吃一惊,他的神情即刻慌乱了起来。他大声叫着古雪乔的的名字,执拗地一遍又一遍。  古雪乔惨白着脸,眉头紧皱着看着习秋,胃里的酸水全部被倒了出来,她眼神痛苦地看着面前的习秋说道,“习秋,我好难受。”第一次,古雪乔想说话了,她的声音想比较以前有些沙哑,可能是太久不说话的原因,语言迟钝。  “你不要着急,我这就去找罗大夫来。”习秋立刻把古雪乔放平在软塌上,转身就要离开。  安子豪在离开时,交代过习秋,只要古雪乔有什么事情立刻去找人通知他,或者直接去找罗大夫,习秋哪还敢怠慢,她走出门立刻叫着宫女们去通知安子豪,自己则去找了罗大夫。  古雪乔躺在软塌上动也不能动,刚刚吐完之后他感觉到自己好了很多,现在就是不能闻到这个药的味道,就连每天吃的那些补身子的汤都是她硬着头皮喝下去的,每次安子豪在,他总是能够闻到安子豪身上特有的味道,那种味道很舒心,也让她不再那么难受,可是她忘记了安子豪终究不再属于她。  安子豪从书房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看到古雪乔背对着他,他站在那里怔了一下,轻声叫着古雪乔的名字,他以为古雪乔已经睡着了。  古雪乔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安子豪的身体也跟着古雪乔精神了一下,他大步走到古雪乔面前,轻轻地摇晃着古雪乔的身子。“雪乔,你好点了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