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31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5710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2日 15:13


  “你自己做的好事还想抵赖?”安子豪怒吼着,恶狠狠地看着魏婉丝,就差要把她碎尸万段了。  魏婉丝被安子豪这样的眼神给吓到了,安子豪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只是也没有厌恶憎恨到这样的地步。魏婉丝的眼睛瞄到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夏锦淇身上,顿时脸色发白。  这点变化被安子豪发觉了,安子豪冷声问道。“怎么?想起是什么事情了吗?”  魏婉丝就算再笨也不会承认的,她本来就没有想要承认,所以才去找的颦儿,就算颦儿把她供出来,一个奴婢的话谁会信?  “皇上说的什么婉丝不懂,贵妃这是怎么了?”魏婉丝故意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也听不懂安子豪说的话。  “你还抵赖?”安子豪更加生气了,“你把锦淇害成这样,你还有脸关心她?”  “皇上这说的什么话?我几时害贵妃姐姐?婉丝一直都在祠堂里抄写着女则,连贵妃姐姐的面都没有见到,怎么说是婉丝还了贵妃姐姐?”魏婉丝很镇定,她早就想到了对策。  “婉嫔娘娘,你怎么可以不承认?”颦儿吃惊地抬头看着魏婉丝。  “你这丫头说的什么?我要承认什么?”魏婉丝一脸厌恶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颦儿,一把将颦儿推开了。  “你不要在皇上的面前诬陷我,我压根都没有见过你,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在记仇上次你和贵妃娘娘去我那里打碎了我心爱的酒壶我责骂你的事吗?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要这样诬陷我啊?”魏婉丝的表情有些痛苦,就像一副被诬陷的很惨的样子。  “婉嫔娘娘,你不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让颦儿定罪呢?”颦儿听到魏婉丝的话更加着急了,她知道魏婉丝是让她背黑锅了,可是这个黑锅不能背啊,背了就是死罪了。  “皇上,婉丝真是不知道一向很聪明的您怎么会相信一个丫头的话呢?说不定就是这个丫头做的,故意栽赃给婉丝,婉丝知道皇上不喜欢婉丝,但也不能让婉丝受了这冤枉不是?”魏婉丝十分淡定,她就料定安子豪会相信她的话。  “颦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安子豪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颦儿,怒声问道。  颦儿还心存希望,她哭诉着,“婉嫔娘娘,你说那药就是普通腹泻的药,怎么会变成了红花?”  “红花?”魏婉丝故意吃惊地反问,“什么红花?颦儿你是不是急糊涂了?我压根就不知道那是什么?”  颦儿听到的魏婉丝的话,脸色一阵惨白,她瘫坐在地上,满脸的绝望,她知道这次魏婉丝是彻底让她做垫背的了,就算她如何解释也没有用。  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夏锦淇,颦儿只觉得有些对不起夏锦淇,她绝望地笑着,笑容是那样的凄惨,本来她是想拿到钱就回老家成亲的,这下全部都完了,真是应了那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  见到颦儿不回答,魏婉丝更加得意了,“怎么?颦儿你这个死丫头,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  颦儿面如死色,面对魏婉丝这样的质问,她还能说些什么呢?她闭上了眼睛,连哭的力气的都没有了,她知道她这次彻底死定了。  “住嘴。”安子豪忍着怒气,他现在不想听他们之间任何争辩。  魏婉丝本来还有点盛气凌人的样子,被安子豪这样一呵斥,她站在原地突然跳了一下,低着头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安子豪也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不动的夏锦淇,心里满是伤痛,那是他的孩子,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就这样没有了。  “皇上。”魏婉丝小声地叫着安子豪,她想要说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她就回去了,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被她生生地咽了了下去。  魏婉丝突然低着头,不敢看安子豪,此刻安子豪的眼睛正在恶狠狠地盯着她看,看的她全身发抖。  安子豪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魏婉丝,魏婉丝本能的往后退,最终被安子豪逼到了门边上。魏婉丝有些胆颤,成亲这么久,虽然自己不得安子豪的喜爱,但也没有见过安子豪这样看着自己。  “皇……皇上……”魏婉丝连声音都带着颤抖,她把头压的低低的,感觉到安子豪的气势,她只能依靠着的身后的门板给自己力量了。  “你究竟承不承认?”安子豪是断然不会相信凭借着颦儿的胆子能对夏锦淇这样,虽然他宠爱着夏锦淇,这颦儿也是他叫人去调查过才会放在夏锦淇身边的。  魏婉丝脸色有了一丝红润,她的手紧握着,关节处都有些发白,“安子豪,你怎么就这么相信是我做的?”魏婉丝有些生气,她看起来就是这样会害人的女人吗?  “啪。”安子豪轻轻地抬起手,一阵清脆的响声之后,他的手又缓缓地落下。在场的每个人都惊讶地看着安子豪,就连江辰希也很吃惊。  江辰希跟着安子豪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看到安子豪为了这些事情动怒,以前也会生气,但也不至于会这样,可是现在,他是真的怒了。  “你先前害的雪乔差点死去,现在害的锦淇小产,你就是一个祸害。”安子豪也不知道是为了古雪乔还是夏锦淇肚子里尚未出世的孩子,他的全身都在颤抖着。  “我。我真的没有。”魏婉丝还想要解释,她的声音压根就发不出来了。面对的安子豪的气势,魏婉丝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能跑多远就是多远。  颦儿原本死了心在听到安子豪的话之后活了过来,她匍匐着往安子豪的方向跑去,她还年轻,她还不想死,就算最后一根稻草,颦儿都要抓紧。  颦儿抓住了安子豪的腿,带着哭腔说道,“皇上,求求你饶了颦儿,颦儿真的没有胆子敢这样对贵妃娘娘,颦儿真的是受婉嫔娘娘指使的。”  “你这个丫头再胡说我就撕烂你的嘴。”魏婉丝的心里本来就慌了,颦儿的再次指责让她更加慌乱起来,她想都不想威胁着颦儿。  安子豪心里有了底,这件事情魏婉丝是肯定有份的,他一把抓住魏婉丝的手臂,摇晃着魏婉丝的身子,“你知道吗?锦淇肚子里的是我的骨头,我的孩子。”安子豪说这句话的时候咬牙切齿,恨不得要将魏婉丝给活活撕了不可。  “皇上。”魏婉丝看着安子豪带着面具的脸,眼睛里满是恐慌,“我不知道会这样。”  “你承认了?”安子豪提高了声音,他要的只是结果,根本就不是魏婉丝解释的过程。  “我,我真的不知道,皇上。”魏婉丝哪还有刚才的气势,她的脸不知不觉已经布满了泪水,楚楚可怜地看着安子豪。  她看不到安子豪眼神里的温柔,他的眼神里甚至有些厌恶。是的,安子豪厌恶这样的女人,当年自己的母妃不也是因为这样争宠被害了吗?  “江辰希,给我把这个*人关到后院的柴房里去。”他再也不想看到魏婉丝这张脸。看到他的脸他就想呕吐。  “安子豪,你不可以这样对我。”魏婉丝哪受过这样的待遇,她立即反驳着,即使是害怕,她也要为自己取得很好的待遇,这个是魏家人从小就教育的。  “那你倒是说说,你害了朕的子嗣,朕要怎么对待你?”安子豪一字一顿的问着魏婉丝,他的声音让人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我的父亲是魏龄,当朝的丞相,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的女儿?”没有办法,魏婉丝只能搬出自己父亲的头衔。  “那又如何?你父亲从来没有把朕当成是他的女婿,朕又何必要在乎他?”安子豪笑了起来,那笑的声音传进了魏婉丝的耳朵里是那样恐怖。  “你要做什么?”魏婉丝不再趾高气昂了,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是真的害怕了。  “江辰希?我说的话没用吗?”安子豪也不搭理面前的魏婉

丝,而是转身对着身后的江辰希说道,还是那样怒气冲冲。  “皇上,这样可能不妥,现下是多事之秋,你要是这样公然处置婉嫔姐姐的话,恐怕会引起丞相不满。”江辰希低着头上前劝说着安子豪。  “可是朕的孩子就不要了吗?”安子豪十分在乎这个孩子,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不如先让婉嫔禁足在自己的苑子里思过,等皇上平息了怒火再处理如何?”江辰希暗自叹了一口气,现在安子豪有些不理智,做出来的决定也不见得会怎么好。  安子豪转身往夏锦淇床的放向走去,江辰希知道安子豪听进去了自己的意见,他连忙吩咐了下人把已经瘫软在地上的魏婉丝给带了出去。  魏婉丝就如同一滩软泥一样被那些小厮们拖着送回了自己的苑子,再也没有来时的气势。颦儿跪在那里,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婉嫔娘娘被皇上处罚了,那么他呢?皇上也没说。她的头一直都低着,也不敢抬起来看着安子豪。  江辰希的眼睛瞄到了跪在地上的颦儿,又看了一眼正坐在床边的安子豪,他朝着那些小厮们摇了摇手,低声吩咐着,让那些小厮们把颦儿拉到皇宫门外去,直接赶了出去。  出了这样的事情,谁的心里都不好过,安子豪不说话,房间里的人都不敢说话。看着床上睡着的人儿,安子豪满是心疼,他握住夏锦淇的手,想着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夏锦淇,突然他想到什么似的,转头问想幽园的另一个宫女,“贵妃娘娘有孕的事情,谁知道?”  “奴婢们都不知道。”那些宫女们怎么敢大声说话,经过刚才的一幕,他们连看安子豪的胆子都没有了。  安子豪思索了片刻,对着全屋子的人说道,“今天开始,整个皇宫谁都不准提贵妃姐姐小产的事情,如果谁透露了这个消息,直接拖出去打死。”  安子豪的声音很冷,在这个深秋的夜里显得异常的寒冷,就好像从冰冷的地窖中发出来的一样,让全屋子的宫女和小厮们的身子不住的颤抖。  没有过多久,夏锦淇醒来了,她小脸很白,就像一张白纸,看着安子豪如此深情地看着自己,她以为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皇上。”夏锦淇的声音是如此的虚弱,让安子豪不禁更加心疼。  “你好好休息。”安子豪的语气里透着很浓关心,和刚才的人判若两人。  夏锦淇心里盘算着,趁着这个机会,自己一定要让安子豪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她冲着安子豪微弱地笑着,“皇上,以前锦淇不懂事,做了很多错事,皇上你不要生锦淇的气好吗?”  这个时候安子豪的心里满是对夏锦淇的心疼,自然是不会仔细想刚才夏锦淇的话,他连声答应着夏锦淇,“好的,锦淇说什么都是好的。”握着夏锦淇的手不自觉地更加紧了一点,生怕夏锦淇离开自己一样的。  “皇上,颦儿呢?”夏锦淇心里是得意,她看着屋里一圈也没有看到颦儿的身影,这让她的心有点不安。  “颦儿她出去了。”安子豪随口找了一个借口安慰着夏锦淇。  夏锦淇的眉头皱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虽然有点奇怪颦儿为什么不见,但她还是选择相信安子豪,夏锦淇抬头深情地看着安子豪,却在安子豪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皇上,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夏锦淇的眼睛一直盯着安子豪的眼睛,希望能够从他的眼神里能够读出答案。  安子豪被夏锦淇问的一怔,手下意识地甩了一下,他干咳了两下,然后说道,“我能有什么事情,锦淇,你刚醒来好好休息吧。”  面对安子豪的关心,夏锦淇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本来就绝美的脸上也忍不住带着一丝殷勤的笑意,犹如春天里的花朵让人忍不住盯着看。  她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安子豪,满心欢喜,抓着安子豪的手一刻也不松开。这个男人,对她如此重要,她真的不能放开!否则,她会失去所有!  就在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清冷的声音,“皇上,雪乔主子让你去一下。她有话要对你说。”  所有的目光都盯着门口,习秋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说着这些话,仿佛那一屋子的人和她没有关系。  她本来只是来看看怎么回事的,这件事的闹出的动静很大,大的她都知道了,于是背着古雪乔她来到幽园的门口,正好看到那精彩的一幕,眼见着着夏锦淇就要得到安子豪的心,习秋有些替古雪乔着急了,她自作主张说是古雪乔请安子豪去她的别院。  当然,听到这个话的夏锦淇脸色是自然不好的,她紧张地看着安子豪,抓着安子豪的手是越来越紧。  安子豪感受到了夏锦淇的紧张,他在犹豫着,两个女人他好像更加在乎,夏锦淇小产了,而古雪乔差点就没命了,他这个时候也很难抉择了。  “皇上。”夏锦淇见到安子豪有些犹豫,不禁抖动着安子豪的手臂摇晃着,小脸揪着,嘟着小嘴撒娇着。  “皇上,雪乔主子在等着呢。”习秋也不甘示弱,她趁着夏锦淇还没有说出话来,就提醒着安子豪,她也是在赌,在赌安子豪对古雪乔的感情,如果安子豪不去的话,那么她就会帮助古雪乔逃走,不再受着安子豪的摧残。  这段日子,她真的是看够了安子豪对古雪乔的苛待了,就连两个贵妃姐姐对古雪乔也从来没有客气过,这些都是因为安子豪。  “皇上,你不要锦淇了吗?锦淇为了你,还吃了药的。”夏锦淇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她居然一不小心给说出来了,她的眼睛惊恐地看着安子豪,心里祈祷着安子豪不要听到才好。  可是偏偏天公不作美,安子豪不光听到了,而且他还一个字不落的听到了。安子豪猛地放下夏锦淇的手,厉声说道,“你把没有说完的话,再继续说下去。”  夏锦淇哪有那个胆子,她已经彻底被安子豪的吼声给吓傻了,她的心里就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喝了一点腹泻的药草,反应会这么大。  夏锦淇压根不敢看安子豪的眼睛。那双眼睛里透露着对她的愤怒和失望,她想现在应该是愤怒比较多的吧。  “皇上,锦淇只是想要让你来看看锦淇,所以才自己喝了颦儿准备的汤药,她说这个汤药只会腹泻而已。”安子豪还没有开始问,夏锦淇就自己回答了出来,声音里带着一丝恐惧。  安子豪对夏锦淇从来都是宠溺的,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生气,以前无论做错了什么安子豪都是很包魏她,也从来不责怪她,只是她自己给忘记了,这次安子豪是真的生气了,而且很生气。  “你,简直是胡闹。”安子豪愤怒地训斥着夏锦淇,对夏锦淇的愧疚大于刚才的气愤,夏锦淇是他的救命恩人,又足足等了他好多年也不曾嫁人,他怎么会因为夏锦淇这样的举动而生气呢?安子豪暗自有些懊恼。  如果不计较的话,那他们的孩子……想到这里,安子豪的面色又不怎么好,他的眼神猛地缩紧了,看着夏锦淇的面魏,心更冷了。  夏锦淇还蒙在鼓里,她以为安子豪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和她生气,压根就没往深处想。她不自觉地拉起安子豪的手,摇晃着撒娇道,“皇上,我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好吗?”  安子豪张了张嘴,话都到了喉咙口,想了想还是没有在说下去。  这时习秋在门口继续催促着安子豪,“皇上,雪乔主子在等着你。”习秋知道安子豪对夏锦淇感情还是很深,只是安子豪对古雪乔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呢?难道是她看错了?  安子豪站起身来,他需要静一静,也需要给夏锦淇时间去接受,他想等过两天的时候再把实情和夏锦淇说清楚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