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30章 心力交瘁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7853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2:39


  即使是这样,颦儿也微笑着俯身靠夏锦淇,“贵妃娘娘,我们老家有一种药,无色无味,人吃下去之后只会觉得肚子痛而已……”颦儿的话越说越慢,倒是勾引起夏锦淇的兴趣了。  即使是这样,夏锦淇也要表现出一副主人的样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假装不懂。  “奴婢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帮助主子出个主意而已,看着主子整天闷闷不乐,奴婢这心里也很难受。”颦儿故意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心里已经很了解夏锦淇已经接受了。  “大胆奴才,你敢揣测贵妃娘娘的心意?”夏锦淇大呵一声,手用力拍打着桌子,桌子被打的发出一声闷响。  颦儿立刻脸色惨白地跪了下来,低着头猛地向夏锦淇磕头,“娘娘您饶了我吧,颦儿下次不敢了。”  夏锦淇的眼睛瞄了一眼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颦儿,抿了一口茶,“看你这个丫头这么有心,你接着往下说吧。”  颦儿暗中松了一口气,她就知道刚才夏锦淇这样做就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想知道又不敢直接知道,颦儿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继续说道,“皇上最近也不来这幽园了,但是奴婢看的出来皇上只是一时生气,在皇上的心里最爱的还是娘娘,如果您要是生个小病什么的……”颦儿的眼睛偷偷地瞄了一下坐在主位上的夏锦淇,不敢往下说。  “然后呢?”显然夏锦淇是来了兴趣了,她见颦儿停了下来,忍不住催促。  “只要娘娘身体不适,皇上自然会来看娘娘的,到时候娘娘就可以借机和皇上重修旧好,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颦儿的眼神里充满了得意,她很佩服自己居然能够想出这个法子来。  “这样真的能行?”夏锦淇听了颦儿的话也想试试,毕竟现在是唯一能够挽回安子豪心的一种方法。  “奴婢不能保证行不行,但是这样的方法不试下怎么知道行不行呢?”颦儿的头凑到了夏锦淇的面前,低声说着,“皇上现在被寒梅园的那个女人给魅惑着,娘娘再不采取一点措施就没法挽救了,颦儿也是看着贵妃姐姐难受,今天才斗胆献计的。”  夏锦淇看着颦儿一脸真诚的样子,也不像骗她,于是她一狠心,点了点头,“好,就这样办,三日之后请皇上来幽园,记住这次一定要成功。”  颦儿的心里暗喜,果然教的方法真有用,这一切都是魏婉丝交代的,魏婉丝痛恨着夏锦淇,在最关键的时刻夏锦淇把她给推了出来,这让她的一口气要怎么咽下去?  颦儿站了起来,满脸的笑容。“娘娘,那奴婢就去准备了。”无论这夏锦淇的计策成不成功都和她没有关系,如果成功,她就是夏锦淇的心腹,如果不成功,那么她就是魏婉丝的心腹,这就是为什么魏婉丝找她她就一口答应下来的原因。  夏锦淇若有所思地看着门口,那些侍女们依旧在忙碌着,安子豪已经好几天没有来到她的幽园了,她知道安子豪对她有些失望,她自己也很后悔当时鬼迷心窍了才会这样做,但是古雪乔给她的屈辱让她怎么能够忍下去?  有哪个女人在新婚之夜独守空房?自己的男人去在外面找寻着其他的女人,放眼看去也只有她夏锦淇了吧。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唯一有的就是安子豪,而且她还要靠着安子豪去复国,弟弟还下落不明,还要寻找。所以她现在不能输,她要是输了就意味着一切都没有了。  已经过了三天了,雪乔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笑也不笑,如果和她说话,她也不会搭理,就像一个木偶人。  安子豪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雪乔,眉头一直都没有舒展开来,这几天他一忙完公事就会来到寒梅园陪伴着她,可是古雪乔看着自己的目光确实极其冷漠,好像不认识自己一样。  安子豪抬起手臂,饱满的指腹轻轻地抚摸着古雪乔的眉头,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你连睡觉都皱着眉头呢?安子豪在心里轻轻地问着她。  古雪乔其实并没有睡着,只是感觉累了眼睛闭上了一会,每天看着安子豪来陪伴着自己,虽然不想和他说话,她的心情也稍微好多了,感觉到安子豪手指的温度,古雪乔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曾几何时安子豪这样对待过自己?他想的一直都是他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习秋这时走了进来,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由得往后退了出去,刚转身准备关上门,却被安子豪给叫住了,“习秋。”  “皇上。”习秋低着头回答道,声音波澜不惊。  “最近她怎么样了?”安子豪想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每次看着古雪乔这样他都会心痛,她也不会告诉他好不好。  “雪乔主子比平时好多了,只是……”习秋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她看现在安子豪的样子好像是在乎雪乔的。  “只是什么?”安子豪立刻反问道,就连声音里也透露着紧张。  “只是雪乔主子一睡着就会做噩梦,醒来就会吵着要离开这里,奴婢们怎么劝都没有用。”习秋低着头叹了一口气,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雪乔一心想走,谁也拦不住。  “是这样吗?你真的想要离开我?”安子豪转头低声问着,眼睛看着古雪乔皱着的眉头,猜想着她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才会连睡觉都这样。  “皇上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习秋先出去了,火炉上还熬着给雪乔主子吃的药,大夫说了一顿都不能少。”习秋说完也不等安子豪答应便走了出去。  安子豪走到床边看着古雪乔的睡颜,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和她接近。安子豪的手抓住了古雪乔放在被子里的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嘴边,思考了片刻,“我是绝对不会放你走的,你想都不要想。”  安子豪再一次宣誓了自己对古雪乔的决心,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古雪乔会要离开自己,就算是自己不爱她,也不允许她离开自己。  突然安子豪站了起来,叫着站在门口的江辰希,他决定了,要把古雪乔搬离这里,这个苑子里有着她太多的回忆,也由着很多的痛苦,他要让她得到很好的修养。  安子豪根本就不是很清楚自己对古雪乔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他只是知道对古雪乔,绝不会放手。  古雪乔躺在床上,听到安子豪的话之后,她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只是她不愿意醒过来,也不愿意面对安子豪。  她觉得自己真的很累,就连每天看着安子豪的样子她也觉得累,既然不能走,那就在这里好好待着,这是安子豪无奈之下跟他说的话,她也就乖乖听话了,那就这样待着吧。  安子豪对江辰希说的话让古雪乔有些动摇,她对安子豪是恨的,只是安子豪的安排都是为了她好,为了让她安心一点,让她搬离这里,他这样有心,自己还要把他当成敌人吗?古雪乔在心里有些疑惑了。  江辰希不敢怠慢,立刻转身去准备了,皇上的话就在雍清宫就好像是圣旨一样,谁也不能违抗。  “你醒了?”安子豪转身看到床上的古雪乔已经睁开了眼睛,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兴奋,即使明知道古雪乔不会回答自己,他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嗯。”古雪乔淡淡地答应了一声,那沙哑的声音连她自己都惊讶了,自己已经好多天都没有开口说话了,说第一句话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安子豪听到了古雪乔的声音之后他别提有多高兴了,终于古雪乔肯跟她说话了,他的每天守候没有白费,第一次安子豪真正的开心了起来。  “雪乔,你饿吗?我去叫习秋给你端汤过来。”安子豪一时不知道要怎么接下面的话,只能找一个借口随便说一些话题。  古雪乔看着安子豪轻轻地摇了摇头,“皇上,我不饿。”她只是刚才小睡一会而已,而且还是没睡着。  看着安子豪的眼神有些低垂,古雪乔继续解释着,“在下午睡之前习秋已经端了一碗红参鸭汤给我喝了。”  这几天古雪乔每天都会有汤补着,习秋告诉她安子豪已经吩咐了厨房,把所有好的东西,能够补的东西全部留给他们寒梅园用,只要能够补身子熬汤的素材全部都做好了送过来。当时古雪乔还冷笑着,伤害了那么深,现在挽回真的有用吗?  “那就好,我还怕你不吃呢?”安子豪的眼神立刻亮了起来,话语里带着满满的笑意。  “皇上是要让我搬走吗?”古雪乔沉默了一下,看着安子豪问道。  “是的,这里有太多你的伤心的事情,对你休养身子很是不方便,所以我想让你住在别院去,那里清静,也不会有人打扰你,适合你养身子。”安子豪一点也不意外古雪乔会知道这件事情,他知道古雪乔睡的并不是那么熟,自己和江辰希说话的声音也不是很小,听到是自然的。  “好。”古雪乔只是淡淡地回应了这么一个字,她的眼眸低垂着,现在这样,她除了会说好,还能够再说什么?  “雪乔,我以后不会让你再受委屈的。”安子豪走到了古雪乔的床边,再次抓住了古雪乔的手保证着。  有那么一霎那,古雪乔真的被安子豪感动了,刚想放开自己的心门,有个声音却在她的心里提醒着她,你还想要被伤害吗?  不……不……古雪乔努力地摇着头,她不想要再受伤了,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皇上,奴婢是颦儿。请皇上去幽园一趟。”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她站在门外自爆家门。  “你来干什么?”安子豪的声音自然是带着怒气的,他这几天一直都没有去幽园,他是对夏锦淇太失望了,原本以为夏锦淇是一个心善的女人,没想到却也和魏婉丝一样。  “皇上,你快去幽园一次吧,娘娘生病了,说不见你就不给大夫看。”颦儿站在门外继续说道,虽然看不到颦儿的表情,却能听的出声音里的急促。  “她又生什么病了?非要朕过去?”安子豪有些不耐烦了,他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古雪乔,发现古雪乔却看着他在笑,这扔安子豪更加恼火。  “娘娘不知道吃坏了什么,现在整个人都在床上翻滚着,叫着皇上的名字,奴婢叫了大夫了,娘娘却说要见到皇上才能给大夫看,奴婢也是没有办法。”说着颦儿尽然在门外嘤嘤地哭了起来,一副忠心为主的样子。  古雪乔也听到了门外颦儿的话,她在心里冷笑着,居然用了这样的技能?以前在家看电视剧的时候那些深宫后妃都是用这样招数,没想到自己在这里居然遇到了,想到这里古雪乔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身体虚弱的样子。  “大夫没有过来看吗?”安子豪的声音里有了一点着急

,尤其是听到夏锦淇生病之后更加着急了。  这一切古雪乔都看在了眼里,她刚才被安子豪焐热的一颗心再次冷了下来,自己最终还是斗不过夏锦淇,男人都是喜欢那种外表柔弱的女人,而她却装不来。  颦儿听到安子豪的话之后立刻接腔道,“罗大夫也很无奈,娘娘的性子皇上是了解的,如果见不到皇上,娘娘说就算是病死过去也无所谓了,在这个世界上娘娘只有皇上一个亲人了。”  也许是颦儿的最后一句话让安子豪动摇了,安子豪转头看着床上的古雪乔,犹豫了片刻说道,“我去看看就回来。”:  说完安子豪就转身打开了内室的门走了出去。古雪乔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微笑,灿烂无比,她看着安子豪的背影,眼睛再次湿润了,虽然明知道结果,可安子豪真正这样做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她的心死透了。  想着自己真是没用,一遍一遍地暗自发誓要拒绝安子豪的示好,却一次又一次默默接受了,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  眼泪再次默默地流了下来,甚至湿了自己面前的被子,古雪乔都保持着那样的微笑看着外面,安子豪已经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了。  幽园。  夏锦淇吃下了颦儿给的药,肚子就疼的要死,她在心里咒骂着颦儿,“这个该死的丫头,居然没有说这药会让她的这样疼,她已经疼的全身没有力气了。”  外面的宫女们都着急的看着里面。贵妃姐姐吩咐过,皇上来之前就算是她痛死过去也不准进来,尤其是罗大夫,听着夏锦淇的痛叫声,他在来回踱着步子,也不敢进去。  “娘娘……娘娘……皇上过来看你了。”人还没有到,颦儿的声音就传进了内室里。  夏锦淇立刻尖叫了起来,在来回翻滚着,“皇上,皇上。”夏锦淇一遍一遍叫着安子豪,期望他能快点来到自己身边。  安子豪的眉头紧皱着,这是怎么了?还没有看到夏锦淇,光听着这声音就觉得她好像很痛苦一样的。安子豪加紧了步伐,快步走到了夏锦淇的身边,一把抱住了夏锦淇。  “怎么回事?”安子豪冷声问着,看不清面具下的表情,却能从声音听出一丝着急和担心。  夏锦淇自然也是听出来了,她在心里轻笑着,看来这个方法还是挺好的,安子豪真的要回到她的身边了。  “锦淇疼,肚子好疼。”夏锦淇把头埋在安子豪的怀里,感受着安子豪身上传来的温暖。  “好好的怎么会肚子疼?”安子豪不解了,虽然说雍清宫比不上皇宫,自从那件事情之后,送给他们吃的菜都是经过试吃的,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可能是吃错了东西了,锦淇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肚子好疼,好像要裂开了一样。”夏锦淇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声音充满了痛苦。  安子豪顺势抱住了夏锦淇,用手把她的头抬了起来,夏锦淇本来就绝美的小脸现在惨白很多,樱桃般的小嘴被贝齿轻咬着,嘴唇立刻就显得鲜艳欲滴。  “怎么不让大夫看?罗大夫也不别人。”安子豪根本就没有心思欣赏着的夏锦淇,他现在就是想要着急的处理完这件事情,然后回到寒梅园却陪着古雪乔。  安子豪突然瞪大了眼睛,什么时候他居然有了想要陪伴古雪乔的念头,一直以来他喜欢的不是夏锦淇吗?现在夏锦淇在他的怀里痛苦着,而他的脑海里想着的确实古雪乔。  “锦淇想要见皇上,只有用这样的方法才能够让皇上来见锦淇,只要皇上来了锦淇愿意接受大夫的检查。”夏锦淇眼泪汪汪地看着安子豪,本来那一双眼睛就已经勾魂了,先下更加让安子豪魂不舍舍了。  “怎么会这么傻?”安子豪最终有些不舍,夏锦淇一直都是自己的心头肉,为了前几天的事情,自己已经处罚了她禁足了,她不好直接去找他,所以才想到这个方法逼着他来了,虽然安子豪很讨厌别人逼着自己,如果对象是夏锦淇的话,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皇上,锦淇真的好痛。”夏锦淇的身子在安子豪的怀里瑟瑟发抖,全身都冒着冷汗,她是真的觉得很痛,一阵一阵的绞痛让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颦儿的这个办法果然有效。呵呵……看这回古雪乔如何逃得过?  安子豪哪还看得了夏锦淇这样的表情?他的心早就跟着牵扯了起来,“罗大夫你还在那里看戏吗?还不过来给贵妃看看。”安子豪朝着外面怒吼着。  罗大夫听到安子豪的话之后吓了一跳,立刻掀开了帘子走了进来。安子豪把夏锦淇平躺在床上,看着夏锦淇痛苦的样子,他的心里也很着急。  “皇上,初步诊断下来贵妃姐姐是吃了藏红花。”罗大夫思考了一下,如实地向着安子豪禀报。  “藏红花?”安子豪反问。  “藏红花是一种堕胎用的草药,这种草药在民间很普遍,都是用来堕胎之用的,或者是青楼那些地方用的。”罗大夫对安子豪解释着。  “为什么贵妃会吃这个?”安子豪的声音里充满了怒气,整个屋子的人也因为安子豪的这一声质问全部都屏住了呼吸。  此刻夏锦淇已经晕死了过去,她的下身隐隐有点血迹流了出来。  安子豪自然是发现了,他皱着眉头看着罗大夫,“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锦淇会流血?”  “皇上,娘娘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吃了这红花,自然是没有了。”罗大夫低着头叹息了一声,这也是一个小小的生命啊,就这样没有了。  安子豪已经努力在克制着自己的愤怒了,他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指关节的地方微微泛着白色,他的全身抖动着,目光紧紧地盯着跪在地上的那群宫女们,咬牙切齿地问着,“说,谁让贵妃吃的?”  安子豪的眼神一个一个的扫过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宫女们的身上,最后安子豪的目光落在了最前面的颦儿身上。  颦儿被盯得有些不自在,她低着头不敢看安子豪,现在的安子豪肯定会吃了她的。  “你是贵妃的贴身丫头,你最清楚了,你说。”安子豪抬起手指着地上的颦儿问道。  被安子豪问道颦儿立刻向着安子豪猛磕着头,“皇上,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颦儿一直都抵赖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只是按照魏婉丝的吩咐给了夏锦淇那包药,她怎么会认识那药是藏红花呢?  本以为夏锦淇吃了就会肚子痛,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严重,夏锦淇的肚子里那是皇上的子嗣,是雍清宫的小主了,就算是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承认。  “你怎么会不知道?你说出去谁会相信?难不成锦淇会自己喝下那碗汤药吗?”打死安子豪他也不会相信颦儿的话,夏锦淇怎么会舍得他们的孩子呢?  “奴婢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皇上饶命。”颦儿的脸色惨白,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这样的举止怎么会瞒得过安子豪呢?  “来人啊,给我把她拖下去打五十大板然后再拉进来审问,我就不相信她会不说。”这次安子豪是真的生气了,其他的事情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他失去的是他和夏锦淇的孩子。  “皇上饶命,奴婢,奴婢说。”听到安子豪要把自己拉出去打,颦儿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那板子她以前做小丫头的时候看到管家打过的,那一下一下的落在肉上面,活生生地能够把肉给打开花了。  “说。”安子豪居高临下地站在那里看着地上的颦儿,他全身都冒着怒气,越想越生气,安子豪突然抬起自己的脚,一脚重重地揣在颦儿的身上。  颦儿虽然全身都很疼,也不敢抬起头,只能这样忍着,“皇上,真的不关奴婢的事,想要害贵妃娘娘的是婉嫔娘娘。”  “放肆,这事情怎么又和婉嫔娘娘扯上了关系。你这丫头这么会嚼舌根,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听到颦儿的话,安子豪更加生气了,在这个皇宫里他最讨厌的就是内部的争斗。  “是真的。”颦儿一直低着头,为了自保她也只能把魏婉丝供出来了。  “你说说看,魏婉丝是怎么收买你害贵妃的。”安子豪突然说道,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颦儿在说谎还是有别的原因。  “那天,奴婢去厨房帮贵妃娘娘去拿晚膳,婉嫔的贴身侍女叫住了奴婢,说雪妃娘娘找奴婢有事情,奴婢也不敢的拒绝就跟着去了,到了那里雪妃娘娘知道我家里急需用钱,她就说让的帮贵妃娘娘出主意,因为她知道皇上这几天都是在寒梅园的,贵妃娘娘为了这件事很苦恼,我先开始还是很害怕,但是雪妃娘娘跟我说她是好心帮着贵妃娘娘……”说道这里颦儿咽了咽口水。  “继续说,”安子豪严厉地说着,看着颦儿的一双眼睛冒着火。  “后来奴婢抵不过那雪妃娘娘的诱惑就答应了,可奴婢真的不知道那里面是红花啊。”颦儿又再次向着安子豪磕着头,整间屋子里就只听见颦儿磕头的响声,一声接这一声求饶。  “锦淇居然也答应了?”安子豪有些不相信,夏锦淇不可能答应这件事情。  “是的,贵妃娘娘也一口答应了,我根本就不知道贵妃娘娘已经有了身孕了,如果知道了奴婢就算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做啊。皇上饶命……”颦儿一直在地上磕着头求饶。  “江辰希,去把魏婉丝给我叫过来。”安子豪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迷的夏锦淇,冷声吩咐着刚刚走进来的江辰希。  江辰希吃惊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安子豪,皇上发这么大的火气是怎么回事?即使自己有很多好奇,聪明的他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他默默转身去找魏婉丝。  很快魏婉丝就走进了幽园,看着满苑子的气氛,魏婉丝就算是在笨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她镇定自若地走进了内室,向安子豪福了一下一下身子,“皇上吉祥。”  安子豪没有正眼看魏婉丝,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地上的颦儿,魏婉丝也发现了,她的脸色有些变化,很快又恢复了。  “这是怎么回事?”再怎么说自己也是雍清宫的婉嫔姐姐,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不管的,在这个时候适当的出来一下也是有必要的。  “你还有脸问?”安子豪现在已经是满身的怒火了,他随手拿起身边的一个青花瓷的花瓶就向魏婉丝的方向砸了过去。  魏婉丝很巧妙的躲开了,青花瓷花瓶应声而碎。她一脸委屈地看着安子豪,“不知婉丝又做错了什么惹皇上生那么大的气。”  先前的事情魏婉丝已经被安子豪狠狠地教育了一顿,还被关在祠堂里抄写女则。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