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28章 寒蝉凄切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6935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1


  “你这个丫头是怎么说话的?我来这里还不能来了吗?你家主子都没有嫌弃我,你倒是嫌弃我来了?”唐若丽知道习秋对自己一直都没有好感,即使自己帮助过他们,因为之前和古雪乔有些过节,所以习秋对她没有好感。  就是因为知道这些,唐若丽才没有和习秋计较。  “这里不欢迎你。”习秋对唐若丽下着逐客令,她的声音很大,大到差点吓到了古雪乔。  “你不要这样,我就是来看看你家主子的,”唐若丽笑着看着习秋,这个侍卫还真是特别,总是一副警戒的样子看着她,她现在能对古雪乔做什么?她唐若丽就算再坏,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的。  “你会有这样好心吗?”  “习秋,够了,唐若丽姐姐这么善良,怎么会害我呢?”雪乔故意假装很生气。  “主子。”习秋还是要说,雪乔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不是责怪习秋,而是习秋根本就没有必要这样,唐若丽只是好心来看自己,又不是对她有什么不利的样子。  “你看看你家主子是怎么做人的。”唐若丽依旧笑容可掬,看着雪乔的眼里都是真诚,她和古雪乔应该算的上是同命相连了,这个时候两个人再吵架不是分散了自己的实力吗?  “你就是来看我这么简单吗?”古雪乔虽然不记得唐若丽了,但是她感觉到这个女人并不是如同她想的那样简单。  “果然还是那么聪明,就算没有了记忆。”唐若丽赞叹着古雪乔,突然唐若丽的眼睛瞄到了古雪乔的腿上,那双腿一直都被被褥给盖着,从他进来到现在古雪乔的那双腿都没有动过。  “这个是怎么了?”唐若丽疑惑地看着习秋,脸色十分吃惊。  习秋知道唐若丽看出端倪了,也不打算隐瞒,“你来看我家主子我不反对,但是这件事情你不要乱说出去,如果你乱说出去的话,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习秋这不是威胁,她是会武功的,只是因为一直在雪乔的身边,她用不着这些,但是如果有人对雪乔有所动作的话,她发誓这次绝对不会在看着了。  想到了雪乔那天晚上被皇上打成了那样,即使是皇上走了,他们进来看到雪乔那样都觉得心好痛。、  雪乔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块是干净的,地上隐隐地全都是血迹,有的已经凝结干涸,雪乔就晕在了地上一动不动,那次她没有好好的保护雪乔,她已经很后悔了,所以这次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雪乔受再多的委屈了。  “好的,我肯定不说,”唐若丽有些心有余悸,这习秋虽然和她没有说上几句话,但她的气势已经的碾压了一切。  “雪乔的褪已经没有了知觉。”习秋叹了一口气说道,她相信唐若丽是绝对不敢说出去的。  “难到就是那晚上的事情吗?”习秋看着了一眼坐在桌子旁边的雪乔,她正微笑着的看着自己。  习秋冲着唐若丽点了点头,那晚的事情已经被全面的封锁了起来,唐若丽如果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这皇宫里人多口杂的,光靠防是防不住的。  “皇上打的那么严重吗?”唐若丽不相信安子豪会这样狠心,自己跟着清安子豪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见到安子豪会这样愤怒。  “是的。”习秋低声说着,对于那晚的事情他们闭口不谈,这几天习秋也发现了,古雪乔除了记得他们的名字,还有安子豪的名字,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大夫也说了,这个是严重脑震荡留下的后遗症。  唐若丽的拜访并没有起到什么好的效果,雪乔还是那样,唯一的好处就是唐若丽之后每天都会来陪着雪乔聊天,聊他们之间的事情,聊唐若丽小时候的事情,虽然那些事情都不是很愉快。  有时候雪乔会安慰唐若丽,会吩咐习秋为唐若丽做一些好吃的,雪乔和唐若丽在一起时间很欢乐。而唐若丽也很享受这些时光,眼看着雪乔一天天地好起来,她的腿也一天天有了知觉,唐若丽的心里很是高兴。  唯一可惜的事就是自从那晚之后,安子豪就从来没有踏过寒梅园一步,唐若丽原来是想在这寒梅园可以碰到安子豪,以解自己的相思之苦。  安子豪就好像完全把这个寒梅园给忘记了一样,他一步都没有走进来。不过唐若丽没有那么失望,安子豪不来,雪乔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唐若丽已经完全喜欢上这个小女人了,从前她没有这样深入了解过,最近这几天的了解,让她觉得古雪乔是这样善良,比起皇宫里的那两个女人善良多了。  “你在想什么呢?”雪乔已经慢慢的可以走路了,这可多亏了习秋他们的照顾。  “没在想什么,只是在想该带你出去走走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有点需要多走动,”唐若丽从自己的思绪里出来,冲着古雪乔温柔地笑着。  “唐若丽姐姐是要带雪乔出去吗?”雪乔听到可以出去,整张脸都笑开了花。  唐若丽和习秋看着雪乔,也跟着她高兴了起来,他们是有多长时间没有看到雪乔这样高兴了。  “是的,现在就带你出去走走。”唐若丽宠溺的看着雪乔,这几天她已经完全把雪乔当成是自己的妹妹了。  今天她在过来的时候已经照人打探过皇上的行踪了,最近皇上都在忙着厉王的事情,根本就不在府里。  雪乔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等待着唐若丽带着自己出这个寒梅园。  习秋要跟着他们,唐若丽却制止了习秋,“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做,佩珠又忙不过来,我带着雪乔出去散心就可以了。我保证会早点回来。”唐若丽向习秋保证着。  习秋本来是想要说什么的,但是听到唐若丽保证着,他也不方便再说什么了。只是叮嘱了一句早去早回。  习秋的心里有些慌神,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是,只是不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习秋在心里祈祷着。  刚出苑子的雪乔如同一个好奇宝宝一样四处张望,这些树还有这些建筑好像都不是寒梅园里的。也都会比寒梅园里的树木肥大好多。  远远地看到对面有一帮人冲着他们走了过来,唐若丽的脸色有点不好,她拉着的雪乔就往回走。  唐若丽很清楚地看到那帮人并不是什么善人,今天真是没看黄历出门,才会遇上他们。  “唐若丽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你这么慌张?”雪乔瞪大了眼睛看着唐若丽,完全不能够理解唐若丽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要赶快回去,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了。”唐若丽头也不回的地回答着雪乔,现在跟雪乔解释那么多根本就没用的,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要是让对面的那些人之后,雪乔肯定又会被你弄得半死。  “这是要往哪去啊?唐若丽妹妹。”唐若丽还没有走两步,后面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我,我……”唐若丽闭着眼睛,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躲得过啊,要是这个时候习秋在这里多好,习秋也是聪明的,就是太古板了一点。  “怎么?见到我和锦淇妹妹不请安吗?”魏婉丝的声音稍微提高了一点,她的眼睛并没有盯着唐若丽看,而是一直都盯着唐若丽身边的古雪乔看着。  这个女人居然还能够出来,婉丝的手握成了拳头,就是这个女人,她一辈子都记得这个女人的样子,害得她的厉王哥哥到现在还被囚禁在厉王府里,她都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厉王了。  “贵妃姐姐吉祥,婉嫔姐姐吉祥。”唐若丽对着婉丝和夏锦淇行着礼请安,她的心里很清楚,这夏锦淇和魏婉丝现在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嗯,你这身边的是雪乔姐姐?”夏锦淇冷哼了一声,看着唐若丽身边的女人问着。  几天不见,古雪乔好像清瘦了不少,脸色的气色也没有那么红润了,这让夏锦淇不禁怀疑眼前的是不是古雪乔了。  “贵妃姐姐吉祥,婉嫔姐姐吉祥。”经过唐若丽的侧面提醒,古雪乔也学着唐若丽的样子向他们请安。  “原来真的是雪乔姐姐。”夏锦淇带着兴奋看着雪乔。雪乔却从她的眼神里看不出一丝的兴奋,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但是她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你是?”雪乔本能地反问着。,  “难到你连我都不知道了吗?这个是怎么回事?”就连夏锦淇都已经好奇了,这古雪乔自己只不过是几日没见,怎么变成了这样。  “你们都好奇怪,我要认识你们吗?”雪乔有些不解,刚看到唐若丽的时候,唐若丽也是这样问这自己的,现在看到他们两个女人,他们也是这样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要认识他们吗?  “贵妃姐姐,她不会是失忆了吧?”婉丝在夏锦淇的耳边轻声说道,“我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假装的样子啊。”  婉丝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够让唐若丽听到,唐若丽心一沉,这雪乔失忆是这样明显,就算是自己有心想要瞒过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我看也不像,不如我们问下她?”夏锦淇突然起了玩心,她在婉丝的耳边说着什么,唐若丽看着他们的这些动作,一种不好的预感上来了。  “贵妃姐姐,雪乔现在想不起贵妃姐姐他们是谁,她只是暂时失忆,”唐若丽其实想要跟她们说,让他们饶了雪乔把,但她张开口,却怎么说都说不出那些话来。  她心里知道婉丝是有多么恨这个雪乔,就连夏锦淇也对古雪乔带着

敌意,雪乔这次落入了他们的手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唐若丽这不管你的事情,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好了。”婉丝遇到这样的机会哪还容得下唐若丽来插手。  “婉嫔姐姐……”唐若丽皱着眉头看着婉丝,心里更加着急。  “本贵说的话没有用吗?让你这样没耳朵听?”婉丝冷着脸厉声对着唐若丽吼道,唐若丽本不是胆大的女人,被婉丝这样一吼,她有些为难地看着夏锦淇,心里想着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夏锦淇应该会给古雪乔一点机会的。  只见夏锦淇摆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帮助古雪乔,唐若丽彻底失望了。  “贵妃姐姐,婉嫔姐姐,雪乔虽然失忆了,但是她毕竟是皇上的侍妾,还望贵妃姐姐和婉嫔姐姐手下留情。”唐若丽低着头,跪在了地上,这是她第一次对着女人下跪,这个第一次居然是为了古雪乔。  “你给我闪开,你是什么身份,敢在这里跟本贵妃说话?还不快滚?”婉丝本来就看唐若丽不顺眼,以前的事情她还记得很清楚的,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怎么收拾古雪乔,看着这个女人,她就想到了她的厉王哥哥,她的恨意更加浓了。  “雪乔姐姐,我是锦淇妹妹啊。”夏锦淇决定不理会唐若丽,这个唐若丽她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的。  “锦淇妹妹?”古雪乔一直在倾听着他们的对话,听完之后却是一头雾水,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妹妹了?  “是啊,雪乔姐姐,你也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的婉丝妹妹啊?”魏婉丝已经确认古雪乔肯定是失忆了,她也学着夏锦淇的样子说道。  “我没有你们这两个妹妹,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古雪乔疑惑地看着他们,看着这两个女人的样子也不算很坏,应该可以交朋友的吧。  “怎么会呢?雪乔姐姐你是失忆了才不会记得我们的,以前我们的关系可好了。”夏锦淇摆出一副很失望的样子,只有这样才能骗到古雪乔。  “就是,以前我和雪乔姐姐的关系可好了,雪乔姐姐可是我们的……如果不是皇上,唉。”魏婉丝故意说着这样的话,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安子豪?”古雪乔记得安子豪这个名字,也知道这个男人是这个雍清宫的主人,只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男人而已。  “雪乔姐姐,你怎么可以直呼皇上的名讳呢?皇上最讨厌的就是有人直呼他的名讳了。”夏锦淇故意大声惊叹道,开什么玩笑,安子豪的名字也只有她夏锦淇一个人叫,谁都不能拥有她的特权。  女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遇到自己心爱的男人的时候,女人的嫉妒心往往比以前要更加强大。做出的事情要更加出格。  “是吗?那我不叫了。”古雪乔很乖巧地回答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他们一提到皇上,她的脑海里就会自动冒出来安子豪三个字,这好像就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她摸摸自己的头,真的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看着古雪乔如此乖巧,夏锦淇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只要自己按着这样的路子走下来,古雪乔还是会落入自己的手里。  “是啊,因为皇上讨厌着雪乔姐姐,所以我们才不敢来看姐姐的,还希望姐姐诶不要介意,”夏锦淇本来就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现在看着古雪乔更是委屈了。  “原来是讨厌我啊?那没关系的,我只要不出现在他的面前就好了。”古雪乔并不知道讨厌是什么意思,现在她的智商就只有几岁,她只是知道不要出现在那个人的面前就好了。  “雪乔姐姐,我有点东西想让你帮看下。”婉丝嘟着嘴,拉着雪乔的手臂撒娇道。  她的心里却是在盘算着如何对古雪乔下手,突然她看到了在他们旁边就是有一个池塘,看着池塘里的水好像也不浅,婉丝的心里生了一计。  雪乔看着面前这个女人,一脸的真诚也不像说谎的样子,她的心立刻就软了下来,“婉丝妹妹,你说说什么事情?如果我能帮上忙的话我自然会帮的。”雪乔有些犹豫,也不知道婉丝妹妹说的事情她能不能够帮得上。  “那是自然能够帮上的。、”婉丝听到雪乔这样说简直是高兴坏了,她对着夏锦淇使了一个颜色,然后冲着雪乔说道,“雪乔姐姐,皇上送给我的一副字画被我不小心弄丢了,雪乔姐姐找东西是最在行了的,我想求雪乔姐姐帮我找找,要是丢了皇上会生气的。”婉丝也摆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唐若丽冷眼看着这一切,她觉得他们这样肯定是有阴谋的,于是她出声提醒着雪乔,“古雪乔,你不要那么傻,他们是不会这么好心对待你的。”唐若丽着急地对着古雪乔叫着,希望能够阻止他们的计划。  “你这个*人。,你给我闭嘴。”婉丝立刻回头冷眼看着唐若丽,心里却想着等她做好这笔生意之后,她也一定好好的收拾这个女人。  满意地看着已经闭嘴的唐若丽,婉丝的心情大好了起来,挽着雪乔的手臂,拉着雪乔的手走到了湖的边上,“雪乔姐姐,我住的就是那个苑子,离这里也不算远,我们过了河就可以到了。”  雪乔完全信任她的话,她是一直相信魏婉丝不是害自己的,她疑惑地看着魏婉丝,问道,“婉丝妹妹。要怎么去过这条小湖呢?”  “难道雪乔姐姐不知道直接过河的方法吗?”婉丝吃惊地问着一头雾水的古雪乔。  “请婉丝妹妹明示。”古雪乔有种不好的感觉,但是她就是说不上来。  “就是这样。”婉丝的话说完,她就伸手一把把雪乔推了下来。  雪乔惊恐地回过头来,她看着婉丝一脸的笑意,还有夏锦淇一直站在那里得意地笑着,雪乔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唐若丽刚才的提醒是对的,这魏婉丝和夏锦淇对自己是有恶意的。  “救命。”雪乔本能的喊着救命,她的身体已经接触到了冰凉的池水了,她的心开始慌了。  “雪乔!”唐若丽趴在池塘边焦急地叫着,看着雪乔,俨然是一副不会游泳的样子,雪乔的身子刚刚恢复,怎么能够吃得消这样的冰冻。  “我看谁敢去酒她。”夏锦淇看着唐若丽的脸,冷冷地说道,“如果你敢去救她,我会让你立刻出皇宫。”  夏锦淇的话让唐若丽有些犹豫了,她是知道夏锦淇做的出来这样的事情的,“贵妃姐姐,这样会闹出人命的,请贵妃姐姐三思吗?”唐若丽立刻跪着跟夏锦淇求情。  “闹出人命?我可不相信,就这么一点水能够淹死一个人?”夏锦淇故意这样说着,其实唐若丽说的没有错,这样的深的水确实不能淹死一个人,但如果是一个不识水性的人就另当别论了。  “贵妃姐姐。”唐若丽竭尽全力想要劝说着夏锦淇,她只是想要夏锦淇能够放了古雪乔,眼睛嫖了一眼在水里继续挣扎的古雪乔,唐若丽是更加心痛了。  “来人啊,给我下去,把她往水里嗯。”夏锦淇也不理会一旁求情的唐若丽,眼看着古雪乔就要出来了,夏锦淇冷声吩咐着。  这么冷的天,雪乔的身子都是冰冷的,本来就没有穿多少衣服,现在河水的浸泡下雪乔已经觉得全身都没有力气。  她拼命地挣扎着,好不容易到了岸边,自己能够喘息着一口气,就算是没有人来救她,她也不在乎,她自己能够自救,但是这样的场景好熟悉,自己只是没有记起来而已。  夏锦淇享受着雪乔在水里求着的快感,看到的雪乔爬上了岸边,她怎么能够甘心,她和魏婉丝一样,心里对古雪乔是那么恨,自己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她呢?  “怎么?本贵妃姐姐说的话难道你们不听了?”夏锦淇的声音提到了最高,她环顾着周围的宫女们,那些宫女们都低着头不敢看夏锦淇。  “颦儿,你下去。”夏锦淇突然叫着自己的贴身宫女,颦儿被点到了名字,有些吃惊地看着夏锦淇,“贵妃,这不好把?”  “废物。怎么会不好?”夏锦淇此刻已经完全被仇恨给蒙蔽了双眼,那天晚上安子豪那样打着古雪乔都没有把她弄死,这次她不会放过她的。  “下去。”夏锦淇再次吩咐着,“不要让本贵妃姐姐说第二次了。”夏锦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愤怒。  “贵妃姐姐,你这是又何苦呢?下人们都不敢,可是我敢啊,这雪乔姐姐不小心掉进了池塘里,我熟识水性,我可以下去救雪乔姐姐的。”婉丝笑着走到了夏锦淇的面前,看着夏锦淇的眼神里放出一种特别的光芒。  “好的,那就麻烦婉丝妹妹了,要是雪乔姐姐有什么不好的话,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跟皇上交代了。”  这两个人就这样当着古雪乔的面讨论了起来,古雪乔以为魏婉丝是真的想要帮住自己的,她微笑着朝着岸上说道,“婉丝妹妹,你不用下来,我很快就能够爬上去了,我以前也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后面的话雪乔没有说,只是怕婉丝会担心。  “这个不行,我还是要亲自接雪乔姐姐上来。”婉丝笑着对着古雪乔说道,眼神里露出一丝寒光,只是这种光很快就消失了。古雪乔揉了揉眼睛,他以为她是看错了。  听到婉丝这样执着,雪乔也不再阻止,她依旧是那样单纯,只是这水已经完全湿透了她的衣服,现在是秋季,威风只要稍微一吹,她就打了一阵寒碜。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