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27章 寂寞宫花红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8349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2:39


  古雪乔看着安子豪的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恨意,看着江辰希手里的那根扁扁的木棒,古雪乔突然不觉得害怕了,这算得了什么,但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安子豪被古雪乔盯得心里有些发毛,以前他也教训过那些女人,可是从来没有女人敢这样看着安子豪,那是怎么样的心情?是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情。  “你想要惩罚我就惩罚吧,这些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古雪乔彻底失望了,面对着安子豪的质疑,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安子豪希望她承认,她就如她的愿承认了她和安子泰之间的关系,安子豪想要她死,那么她就死给她看。  本来她来到这个世界就是多余的,说不定死了之后还能够见到自己的弟弟,回到她自己的那个时代,那样的花就不会有安子豪这个人,她也不用这样心痛。  从小到大古雪乔都是和弟弟长大的,自己也没有交过男朋友什么的,有时候就是怕伤害了弟弟,所以雪乔一直都不敢交。弟弟对于自己是多么的重要的,只要弟弟好好的她什么都愿意。雪乔想到了弟弟,她的脸色稍微好点了,也有点笑容了。  安子豪正在气头上,看着雪乔这个表情,以为她又是想到了自己和哪个情人之间调情的样子了,他已经怒火中烧,怎么样都控制不住了。  “古雪乔,你还有脸在这里笑?”安子豪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被自己嫉妒的双眼给蒙蔽心智,再也看不清楚面前的事情了。  习秋和佩珠的叫喊声在门口响了起来,他们想着各种安子豪会苛待古雪乔的样子,想着古雪乔那悲惨的哭声,习秋和佩珠更是不停地呜咽。  江辰希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门外,这两个丫头哭的这样悲惨,本来这件事情就没有多少人知道的,但是现在被他们这样一闹,知道的人更加多了,这可如何是好呢?  “江辰希,你出去制止那两个丫头,实在是吵死人了。”安子豪也看了一眼门外面,他冲着江辰希吼道。  江辰希明白安子豪的意思,这两个丫头现在这样一闹,肯定会把整个皇宫的人都给吸引过来的,江辰希想着要赶紧出起制止这两个丫头。  江辰希打开了门,看着跪着门口的两个人,他叹了一口气,用手扶起了习秋,“你们不要哭了,是想要把事情闹的很大吗?”  “我是担心我们家主子,你看看她现在这个样子,皇上还要给她用家法,她能够受的住吗啊?”习秋闪着那婆娑的泪眼看着江辰希,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江辰希从来没有见过习秋这样的表情,他一时心生怜悯,把习秋拥在了怀里,就像是大哥哥安慰着妹妹一样,“没事的,皇上只是在气头上,不会这样对雪乔主子的。”  习秋在江辰希的怀里点了点头,靠着江辰希的肩膀哭了起来,佩珠也跟着一起停了下来。  此刻在苑子的门口已经围了好多人,府里的宫女们都知道只要是这寒梅园出事情,那必然是大事情,他们皇上最宠爱的就是现在的贵妃姐姐夏锦淇了,看着夏锦淇的模样就是一个受宠爱的女人,哪看着古雪乔这个模样,就是一副吃里爬外的样子。  “谁在那里闹着?”夏锦淇接到了丫头的报告立刻赶了过来,与其说是来处理事情的,还不如说是来看热闹的。  “贵妃姐姐吉祥。”江辰希不愧是这个贵妃姐姐的管家,多年的处事经验让他很快就能够听的出来这个人是谁,即使在这个黑漆漆的夜里看不到那个人是谁。  习秋一听到江辰希叫着夏锦淇,她的心猛地往下沉,她感觉雪乔这次真的要被打死了,这夏锦淇和雪乔主子本来就是死对头。  “哟,厉管家也在这里啊。”夏锦淇的声音虽然没有魏婉丝那么抚媚,说着这话的时候带着少许的兴奋,是的,她已经开始得意了,只要安子豪在这里,就算古雪乔再大的本事,夏锦淇都不会让安子豪放过她的。  “是的,皇上在里面,贵妃姐姐还是回去把。”江辰希知道夏锦淇是来者不善,尤其是看着夏锦淇平时娇弱的样子,只有他们家皇上才会信。  “皇上也在吗?”夏锦淇故意很惊讶地问着江辰希。“皇上在的话我更要进去看下什么事情。”  江辰希看了夏锦淇一眼,眼神里满是蔑视,这个女人还真能装,明明就知道他在的地方秋风千里是绝对在的。  “贵妃姐姐。“江辰希想要制止夏锦淇进入到里面的屋子里。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夏锦淇自己打开了房间的门,看着安子豪的手里拿着皇宫的家法,她的心里暗笑道,今天来的真是时候,这古雪乔还要怎么跑。  “皇上,你这是做什么?”因为有好多人在看着,夏锦淇故意做出一副维护者古雪乔的样子。  “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安子豪转过头看了一眼夏锦淇,心里还在疑惑这夏锦淇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雪乔跪在地上冷笑着,又是一个来帮着她去死的女人出现了,自己现在更加说不清楚了,本来她就不打算要说清楚的。她现在死的心都有了,还在乎这个吗?  “可是皇上,你是要对雪乔姐姐用家法吗?雪乔姐姐究竟是犯了什么样大错要皇上亲自对雪乔姐姐用家法?”夏锦淇假装着听不懂安子豪的话,她故意反问着,看着古雪乔的眼神里满是担忧。  “锦淇,这个不是你该管的事情,”安子豪即使是喝醉了,他也不想让夏锦淇受伤,更不想让夏锦淇知道古雪乔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皇上,锦淇是这雍清宫的女主人,自然是要知道这些的,锦淇不死温室里的花瓶,不需要的皇上这样呵护着我,如果真的是雪乔姐姐做错的话,锦淇绝对不会阻止皇上处罚雪乔姐姐的,”夏锦淇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对着安子豪说道。  安子豪一阵感动,他的心里还是觉得他的锦淇比眼前的这个女人要好很多,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面,夏锦淇是绝对不会做出像古雪乔这样的事情来的。  “你问问这个*人做了什么事情?”安子豪愤怒地指着跪在地上的古雪乔,他已经祈祷了极点了。  古雪乔一点也不躲闪,即使现在地上的凉气已经贯穿了她的全身,因为是刚刚睡醒,她只是穿了一件很薄很薄的睡衣而已,她的脸色也已经由白色变成了惨白。  “雪乔姐姐,你究竟是怎么了?”夏锦淇装出一副很着急的样子,处处都是为了古雪乔着想。  “你给我滚,我们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来解决。”古雪乔看着夏锦淇满是恨意,就是这个女人,一直都占据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心,让她无论怎么努力也进不去这个男人的心。  “雪乔姐姐……”夏锦淇心里是高兴的,她就是要古雪乔这样对待自己,因为只有这样,古雪乔才没有翻身的机会。  “你这个*人,居然敢这样对锦淇说话?”看到夏锦淇被古雪乔这样侮辱,安子豪更加愤怒了,他拿起手里的家法棍子就朝着雪乔的身子上打去。  原本他以为古雪乔会本能的想要躲开,可是一切都不如他所愿,古雪乔居然就这样硬生生地接受了他的那一下。  疼痛漫布了雪乔的全身,雪乔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要开始涣散了,安子豪还是对她下手了,这样的疼痛算的了什么?比起她心里的疼痛,这已经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夏锦淇也吓傻了,这个女人居然就这样硬生生地接受了安子豪的这一下,夏锦淇自然是知道那一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都不一定能够忍受的下来,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古雪乔抹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安子豪,我对你很失望,失望透顶,就你这个样子根本就比不上厉王安子泰,你还要跟他去比吗?”  厉王的名字再次从古雪乔的嘴里说了出来,本来还对古雪乔心存着一点内疚,因为这样,安子豪的怒火再次燃烧了起来,  感觉到了安子豪的怒火,夏锦淇的心里冷笑着,终于她的机会来了,他是知道安子豪的弱点的,只要稍微煽风点火一下,这古雪乔就会万劫不复,于是夏锦淇继续说道。  “雪乔姐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难道真的如外界说的那样和厉王有染吗?本来这件事情锦淇是不方便说的,这样毕竟对皇上不好,现在看来锦淇必须要站在皇上这边了,为了皇上锦淇也要教育你。”说着夏锦淇疾步走到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她抬起手甩了古雪乔一巴掌。  古雪乔被夏锦淇甩的已经头昏脑花了,现在她都看不清面前的人是谁了,她只是知道她的心已经死了,完全死头了,强撑着最后的意志,古雪乔轻笑了起来,就算自己被安子豪这样折磨死,也不会有人会惦记她的。在这里没有人会真心对待她,没有。  古雪乔的意识,很快就分散混沌了,她好像回到了当初刚嫁给安子豪的那会。那时候的她多么地单纯,一心只是以为只要对安子豪好,这样这个男人就会喜欢上自己。可是换来的结果是什么?  如果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婚,她古雪乔早在投湖的时候醒来再去投一次,这样说不定不也不用受那么多的苦了。  古雪乔轻笑着,他和安子豪成亲的时候的景象还在眼前,那个男人看着自己温柔的眼神她永远都记住,她也是被这样温柔的眼神给吸引住了,自己一心一意地扑到了他的身上,为了他,她和皇后顶嘴,为了他,她为他挡下了此刻的行刺,差点就香消玉殒了,可是换来的却是什么?换来的是他的怀里拥抱着别的女人,换来的是他的心里早就住着另一个女人,更换来的时候他对自己的质疑。  想到这里古雪乔突然觉得自己好可笑,简直是可笑至极,她大声笑着,那笑声极其悲惨,在这个漆黑的夜里显得异常怪异。  “雪乔姐姐,你还笑什么?笑皇上被你害的还不够惨吗?皇上的母妃是怎么死的?你不知道吗?那是厉王害死的,你居然还跟厉王有染,是来帮着厉王害皇上的吗?”夏锦淇提起了安子豪最不愿意提起的事情,这些事情安子豪也只是跟夏锦淇说过。  雪乔自然也是知道的,安子豪偶尔做噩梦的时候就会和她说,是雪乔一直安慰着安子豪,可是雪乔却从来也没有跟被人这样提起过。  雪乔冷笑着,她是知道夏锦淇恨死自己了,夏锦淇这样的话无疑是想要自己死去。  “怎么?雪乔姐姐锦淇说的不对吗?皇上对你这么好,你失踪的时候他日夜不停地找你,你居然和厉王有染,早知道这样皇上还要去找你干嘛?只是因为你是这雍清宫的人,是这个家族的一分子。”夏锦淇是楚国的公主,这样大面堂堂的话她自然说的漂亮,即使是要安子豪生气,也要把话说的不留痕迹。  果然夏锦淇感觉到了安子豪的这种变化,安子豪身上的怒气就好像要把古雪乔给融化了,夏锦淇在这个时候很自然的闭上了嘴,她看着地上遍体鳞伤的古雪乔,眼睛里带着笑意,这次古雪乔还不死的话,她就不姓楚。  安子豪拿着家法棍子全身发抖,夏锦淇刚才说的话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既然夏锦淇能够想到这样的话,那么在别人的眼里他安子豪是不是也会被别人这样看不起?这样笑话呢?  “你这个*人。”安子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手里的棍子一下又一下的打在了古雪

乔的身上,就算是这样也不解他的怨恨。  安子豪想着自己对待古雪乔并没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自己对她这样好,还是换不来她的真心呢?想到这里安子豪的手又挥舞着手里的棍子,打在古雪乔的身上一点也感觉不到古雪乔会有什么样的疼痛,他反而觉得心里很是痛快。  古雪乔忍受着那种锥心的疼痛,残存的理智让她不要向安子豪低头,尤其是现在,就算是被打死了也不要低头。  一下又一下,只要安子豪挥动着手里的棍子一下,她对安子豪的恨就多了一分,她的心就更会疼一下。  古雪乔不知道数了多少下,终于她支撑不住了,她闭上了眼睛,实在是太困了,自己明明就睡了一天的,怎么现在还是困?眼睛闭的越来越紧,意识飞的越来越远。雪乔感觉到自己已经飞上来天,自由自在的飞翔着,没有任何的束缚,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一直都是想要这样生活的,现在她终于如愿了。  雪乔低头看来一下地面,看到习秋和佩珠正在下面看着她,他们在朝着她挥手,让她下来,可是雪乔怎么可能下来呢?她好不容易才飞到了天上,才有了这个自由自在的生活,她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雪乔朝着习秋他们微笑着,大声地说着,她想要告诉习秋不要担心,她现在很好,可是无论自己多么用力说话,习秋好像也听不到她的声音,即使是她自己也没有听到她自己发出的声音。  雪乔有些惊慌失措起来,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会变成了一个哑巴?明明自己是正常的。她皱着眉头努力地想要想起什么,可是越想头就会越痛。  耳边传来了清澈的哭声,那个声音是佩珠的,雪乔好奇地停了下来,这个丫头怎么总是喜欢哭啊,自己又不是那么痛苦,这个丫头哭的那么厉害,真是奇怪。  雪乔张了张口,想要让的那个丫头不要哭的那么厉害,要向身边的习秋学学,看看习秋多沉稳,可是雪乔忘记了她发不出声音出来了,她很是焦急,眼看着自己就要的飞到了尽头,看着那一圈亮光,好像吸引着雪乔,雪乔感觉到只要自己飞过这个光圈就能回去了,就能真正的得到了自由,再也不用在这里了。  心里好像有些不舍,尤其是佩珠的哭声让雪乔更加不舍,这个丫头虽然比自己小了那么一点,雪乔却从来没有把她当作是宫女,雪乔皱着眉头,心里想着自己要是走了的话,这个丫头还不知道要哭成什么样子呢。  雪乔狠心一转头,骗自己终究还是放心不下这两个人,面对着这两个人,雪乔有很多的不舍。想了半天,她决定飞到佩珠的身边,安慰着佩珠。  “佩珠,你不要哭了,你总是这样哭哭啼啼的,以后要怎么嫁人?”雪乔轻笑着抚摸着佩珠的头,本以为佩珠会有所收敛,但是佩珠却像没有听到一样的,哭声越来越大,雪乔皱着眉头,她有些不高兴了,这个丫头是怎么了?  “雪乔,雪乔。”习秋一直叫着雪乔的名字,雪乔在习秋的面前晃了晃,真是奇怪,自己就在习秋的面前,为什么习秋还没有看到她呢?  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雪乔思考着,他们好像就看不到她一样的,雪乔开始着急了,难道自己是到了另一个时空了吗?怎么她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  “雪乔,你醒醒。”习秋的声音依旧在雪乔的耳边响着,雪乔的眉头是越皱越紧了,她感觉到她已经是汗如雨下了,她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她的脸色变得惨白,这汗滴怎么会是红色的呢?开什么玩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红色的汗滴呢?  “雪乔主子,你快点醒醒,不要再睡了,皇上已经走了,没有人能够伤害你了。”佩珠哭着说道。  皇上?他们说的皇上是谁?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雪乔,安子豪。这个名字突然从雪乔的脑海里冒了出来,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痛苦,雪乔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痛,也越来越重,各种酸痛遍布了她的全身,她痛苦的吟叫着,就连她自己都很吃惊为什么她会这样痛苦。  猛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习秋担忧地小脸和佩珠满脸泪痕的脸。这两个人和她在梦里的时候看到的是一样的。  “你们怎么了?”雪乔终于出声了,她疑惑地看着面前的那两个人,全身传来的疼痛让的她的表情有些痛苦。  “雪乔,你终于醒来了?”佩珠立刻停止了哭泣,惊讶地看着床上的雪乔,“我还以为你这次不会醒来了。”  “说的什么话,我就是看着你这样哭,才回来的。”雪乔笑着,想到自己刚才走到了时空的尽头了,就是因为这个丫头,所以她才回来了。结果这个丫头还这样吃惊。  “醒来就好,我给你给拿药。”佩珠连忙站起来转身就走了出去,看着佩珠那慌张的样子,雪乔倒是笑了出来。因为自己的脸现在是肿着的,雪乔稍微一笑就会扯动着自己的伤口。  “你不要动了,你都已经伤城这样了,你还这样开心,真是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习秋满是心疼地看着古雪乔。  “可是我根本就不觉得疼啊。”雪乔说的是真话,她现在一点也没有觉得疼,尤其是自己的双腿,根本就没有感觉,这到底怎么回事?  “雪乔,我想跟你说一件事情,你要有心里准备。”习秋本来就担忧着雪乔,这下说话更是小心翼翼了。  “什么事情?”雪乔看着习秋,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刚才大夫说,你的腿受了很严重的伤,如果不调理好的话,可能会落下终身的残疾。”习秋深吸了一口气。  听到这个消息,雪乔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她看着习秋的脸,一字一顿地问着,“什么叫做落下残疾?”  “雪乔,你不要这样。”习秋的心里,真的有些痛苦,这个是她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大夫不是还说了吗?你不要这样绝望,只要好生调养的话,还是有希望的。”习秋不停地安慰雪乔。  雪乔完全听不进习秋的话,现在她的脑海里想到的只有一个词,那个就是残疾、瘫痪……她不能动弹,将是一个废人。  “雪乔?”习秋很担忧地继续叫着雪乔的名字,她想要安慰雪乔,却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你的意思就是……我要瘫痪了是吗?”雪乔坐起来,她的腿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身上的疼痛远远不及心里的疼痛。  “安子豪,你真的好狠。”古雪乔笑了起来,那笑声是那样苍白无力,在整个房间里回荡着。  “雪乔,不要这样。”习秋拥抱着雪乔,不让雪乔自残。  “怎么了?”佩珠端着汤药走了进来,看到门口这样的阵势,她焦急地走到了雪乔的身边,“雪乔主子,你快点把药喝了吧,大夫说了你一醒来就要喝的,这样对你的伤势很有好处的。”  说着佩珠就端着滚烫的汤药放在了雪乔的面前,此刻激动的雪乔哪还能喝药,雪乔看着面前的汤药,满是怒气,都是安子豪害的,都是安子豪把自己变成这样的。  想着雪乔顺手一推,佩珠手里的汤药就被雪乔打翻了。佩珠惊呼着,那滚烫的汤药全部都洒在了雪乔的腿上,而雪乔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雪乔,你没事吧?”单纯的佩珠根本就没有想到雪乔的腿已经没有知觉了,他焦急地帮雪乔擦拭着腿上的汤药,一遍问道。  “没事,我怎么会有事呢?”雪乔看着自己的双腿,已经很确认了刚才习秋说的话,她的腿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就连这样的烫的汤药洒在了她的腿上,她都没有感觉。  “雪乔,不要这样,大夫不是说了吗?这个只是暂时的,所以你不要灰心,这药还是要吃的,不吃药怎么会好呢?”习秋抱着雪乔安慰着她,她看不得这么善良的一个女人变成了这样。  “是吗?真的会这样吗?”雪乔抬起头迷茫地看着习秋,现在她只能信任习秋和佩珠了。  “会的,我们要相信大夫说的话,不好好吃药的话,就什么都不用说了。”习秋此时就像是一样母亲一样安慰着雪乔,哄骗着她。  “好,我吃。”雪乔冷静了下来,只是她的脸有些白,眼神有些空洞。  听到雪乔这样说,习秋立刻叫了一下佩珠,让佩珠去再熬点汤药,雪乔这个汤药必须要喝的,即使是不为了雍清宫的名誉,也要为了她自己,这样的任务就由她来执行好了。  雪乔冷静地看着满身的伤痕,尤其是她手臂上的皮肤,早就没有完整的部分,不是青紫就是红肿,还有上面的血迹一个干涸了,雪乔冷笑着,“安子豪,这个就是你对我的回报?”雪乔在心里问着安子豪。  经过几天的休养,雪乔身上的小伤大概是好了一点,就连腿也稍微有了点知觉,习秋和佩珠每天都用心用力的照顾着她,她本来连生存子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看着这两个人对自己如此,雪乔也不好意思再次轻生了。  习秋和佩珠每天都是开心的,即使有着伤心他们都不会表现出来,只要雪乔好了,他们就算是一辈子这样也别无他求了。  “看样子今天天气很好,我想要出去吹吹风,晒晒太阳。”雪乔对着正在帮助她穿衣服的习秋,完全像一个小孩。  “好的,等把衣服穿好了,我和佩珠抬着你出去。”习秋也爽快地答应了雪乔的请求,雪乔本是开朗的性格,这几天被憋在房间里,肯定是被憋坏了。  她正在享受着阳光的沐浴,门口站在一个人影,雪乔以为自己看错了,再次揉着眼睛看了一眼门口,“是谁?”  “你不记得我?”唐若丽吃惊地看着躺在苑子中间古雪乔,她可是想了半天才过来看她的。  那晚的事情她也听说了,谁都不知道皇上是为了什么事情而这样惩罚雪乔,据说那天晚上雪乔这个女人被打的很惨,那时候皇上才收手的。  这样的事情皇宫里都是不让传的,以古雪乔的身份,如果被古老爷子知道的话,这雍清宫的麻烦就来了。  “你是谁?”雪乔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抚媚的女人,这个女人有点眼熟,她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到过这个女人。  “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还是假装的?”唐若丽有些不相信眼前的雪乔,她想要再确认一下。  “我要骗你干嘛?这样好吗?”雪乔疑惑地看着唐若丽,心里想着这个女人还真是奇怪,为什么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自己记不记得她?她就一定要记得吗?  唐若丽弄清楚了,原来雪乔是失忆了,这也恐怕只有她的两个丫头知道了。于是唐若丽向着雪乔介绍着自己,“我叫唐若丽。我知道你叫雪乔,古雪乔。”  唐若丽笑着看着雪乔,满脸的善意,雪乔很快对唐若丽有了好感。  “习秋。”雪乔叫着习秋的名字,既然自己的苑子里来人了,总是要好好招待的。  还在忙碌的习秋赶了过来,一看到习秋在这里,她就有点紧张,这雪乔的事情他们一个都没有往外说去,就连那个罗大夫,习秋也是叮嘱着不要出去乱说,唐若丽现在过来了,他们的秘密是不是就要被揭穿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习秋冷着一张脸,现在这个苑子里除了他们三个人,其他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的外人,他们也不再会相信那些人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