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26章 怒从胆边生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7537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2:39


  “皇上,你昨晚去哪了?锦淇可是等了你一晚上呢?”夏锦淇故意伤心地问着安子豪。  以前安子豪自从成婚之后都是跟她睡在这幽园的,从来没有一夜没回来,但是昨晚他却去了古雪乔那里,虽然自己心里有所嫉妒,但是她也不能表现出来。  “昨晚我有事情,没有在皇宫。”安子豪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他不想让夏锦淇为了这些事情而伤心,尤其看着夏锦淇现在这个样子,让他更加不忍心了。  “是吗?”夏锦淇有些失望,怎么会这样呢?安子豪居然对她说谎了,这代表什么意思?  “你啊,不要乱想了,我这不是一回来就来你这里了吗?”安子豪看着夏锦淇的样子,有些内疚,他摸了一下夏锦淇的脸颊,安慰着她。  “是啊,锦淇知道皇上最喜欢的就是锦淇了,怎么会出去找别的女人呢?”夏锦淇强装着欢笑,看着安子豪的眼神是那样楚楚可怜。  这眼神让安子豪更加可怜她了,就好像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的。  “这里有点凉了,我们还是去屋子里吧?”安子豪拥着夏锦淇走进了屋子里,屋里的温度是要比室外的温度高一点。  “只要有皇上再的地方,我就觉得很温暖。”夏锦淇娇羞着说着这样的话。  试问有哪个男人能够抵挡着这样的诱惑,安子豪只不过是一个寻常的男人,他听到的夏锦淇的话之后一阵激动,低头就吻上了夏锦淇的嘴唇。  一阵激情过后,夏锦淇躺在安子豪的怀里,对着安子豪说道,“皇上,我听说雪乔姐姐是被你找到的是吗?”  “嗯。”安子豪冷冷地哼了一声,听到夏锦淇提到古雪乔的名字,他的心头一紧,也不知道怎么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好像心里最深处的秘密被的人家说出来一样的。  “那你怎么不早点说呢?我也好做做准备,你看着已经是秋季了,雪乔姐姐那个苑子里的被子什么都没有添,这早晚冰凉的季节里,雪乔姐姐真的没事吗?”夏锦淇宛如一幅很关心雪乔的样子,也表现的出自己很大度的样子。  “他那里不需要了。”安子豪本能地说着,说完她就后悔了。  “你怎么知道呢?皇上。’果然夏锦淇接着就问了出来,看着夏锦淇疑惑的小脸,安子豪都已经不好意思再欺骗夏锦淇了。  安子豪闭上了眼睛,思考了一会,然后睁开睁看着夏锦淇的脸,“锦淇,你听我说,听完你不要激动……”  “好的,皇上,我保证我不会计较。”其实夏锦淇早就知道安子豪要说什么了,她等的就是这句话,这样的话,安子豪对她的愧疚就会越来越重。  这个就是她和魏婉丝商量好的结果,只要安子豪对夏锦淇产生了愧疚感,那么接下来的就好办多了。  想来想去,夏锦淇带着哭腔对着安子豪说道,“皇上,你真的在外面找了其他的女人吗?  “其实昨晚,我是在幽园过夜的,那时候太晚了,我不知道你在等我。”即使是要告诉夏锦淇事情的真相,也要说的比较委婉点,让夏锦淇可以接受。  “什么?昨晚你在雪乔姐姐那里的?”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是夏锦淇还是要装出一副不知道样子,即使是这样的话,也能够让安子豪对自己感觉到内疚。、  “是的,昨天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她的苑子里。可能是看着她从厉王府回来的时候十分可怜,朕就像去安慰下他。”安子豪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除了这个,好像也没有什么借口了。  “那皇上对雪乔姐姐是有感情的吗?”夏锦淇试探性地问着安子豪。  “怎么会有感情,你放心吧,我的心里只有一个锦淇,其他女人我是不会放在眼里的,”安子豪拥着夏锦淇,就差发誓了,  “我信你,皇上,只要你的心里还有我,我就信你,”夏锦淇被安子豪的这番话所感动了,她的整颗心都是甜蜜的,原来这安子豪是跟古雪乔逢场作戏罢了,肯定是那个女人以自己可怜为借口央求着安子豪过去她哪里过夜的,这样的女人真的心机太重了,婉丝姐姐说的对,对付这样的女人,自己单枪匹马是肯定不行的。  有了夏锦淇的这句话,安子豪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他把夏锦淇拥在了自己的怀里的,心里的更是对夏锦淇表示出怜惜的表情。  “皇上,我听了外面的一些闲言闲语,不知道要怎么说。”夏锦淇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你和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想说什么就说吧,不用遮遮掩掩的……”安子豪的看着话里的夏锦淇。  “我怕说出来皇上你会愤怒,所以锦淇不敢。”夏锦淇一副很小心的样子。  “说吧,有什么不敢说的。”安子豪看着夏锦淇,瞧他这样害怕的样子,真不知道夏锦淇有什么不敢的。  “我听下面的人说,外面街上都在传这个厉王被废食因为雪乔姐姐的问题,是吗?”夏锦淇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等待着安子豪的回答。  “你听谁说的?”安子豪的眼睛咻的紧了起来,真不知道哪个该死的会传出这样假的新闻出来。  “是外面采购的物品的奴才回来说的,这也是颦儿告诉我的。”夏锦淇恨聪明,只要不说自己说出来的,就说明事情都不会哟了。、  “是吗?这件事情传的那么快?”安子豪思考着,对于这样的传闻究竟是刻意的,还是假意的?谁也说不清楚。  “那些人还在传……”夏锦淇故意拖长了话语,神秘兮兮地看着安子豪。  “还说什么?”安子豪的声音稍微提高了一点,看着夏锦淇的眼神有些迷离、  “人家还说着厉王和雪乔姐姐之间本来就有着关系,只是这次是欲盖弥彰的。”夏锦淇看着安子豪的眼神有些害怕。  “谁说的?”安子豪果然如她料想的那样是生气了,尤其是看着安子豪这样的表情,夏锦淇在心里冷笑着,她就不信这样还弄不死古雪乔。、  “皇上,你不要这样,我也是听下面的人说的,只是这关系到雪乔姐姐的声誉,所以我才跟你说,我以后呵斥他们不准这样传了。”夏锦淇一副为了安子豪着想的样子。  “嗯,这样子是真好的,:锦淇,你做的是对的,这样的留言是要制止的,”安子豪眯着眼睛赞赏着夏锦淇。  “可是我这样做到底是治标不治本啊,皇上,你说着雪乔姐姐真的跟厉王有关系吗?”夏锦淇小心翼翼地看着半躺在床上的安子豪。  “这个就要问古雪乔她自己了。”安子豪现在是愤怒的,太上皇和外面的人一再地提醒着他身雪乔给他带了一顶很绿的帽子,怪不得当初她急切地想要自己对她放手,现在想来是因为厉王啊。  “锦淇,我只要你一句话,你对古雪乔究竟有没有恨?”安子豪认真地看着夏锦淇,他的心里一直都是疑惑的,成亲那天古雪乔闹出那样的事情了,他就不相信夏锦淇会这样放下。他还记得当时他回来的时候,夏锦淇摔的满地的瓷片,那样怎么会不计较呢?  “皇上,我没有。”夏锦淇心里一阵疙瘩,他不知道为什么安子豪会这样问,而且好像有些话中有话一样的。  “是吗?”如果真的那样的话,那么夏锦淇就不会如同他想象中的那样纯洁了。  “皇上难道不信锦淇吗?”夏锦淇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那模样刻进了安子豪的心里。  “信。天色太晚了,我还有点事情,锦淇你自己先用膳吧。”安子豪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早已经黑乎乎的了。,所以他站起身来整理好衣服,他还有些事情的要处理,有些事情是必须要问清楚的。  “皇上你这么晚了要去哪啊?”夏锦淇看着安子豪准备要走,急忙问道,话已经说出口了,夏锦淇有些后悔了自己是不应该这样问的,尤其是这个时候。  “锦淇,我知道你的心思,我是真的有事情必须要现在处理。你好好的在这里等着我。”安子豪以为夏锦淇是舍不得自己,于是他转身安慰着夏锦淇。  安子豪转身走了出去,再也不回头,他一定要问清楚。  带安子豪走开了,夏锦淇招呼了颦儿,让颦儿盯着安子豪的去向,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会这样输给古雪乔。  随着自己的脚步,安子豪来到寒梅园,古雪乔住的地方,他猛一脚踹开古雪乔的苑子的门,本来还在睡觉的习秋惊醒了恰里。  “皇上?”习秋询问着安子豪,心里琢磨着,怎么这么晚了,这皇上还来这里?看着皇上的样子好像有点怒气冲冲,是不是主子又哪里得罪他了啊?  “给我滚出去。”安子豪此时是愤怒地,他冲着习秋怒吼着,看着床上的人,他的怒气更加旺盛了、。  “皇上,”习秋继续叫着安子豪,自己却站在了古雪乔床前,挡着的熟睡中的古雪乔,看安子豪这个样子,习秋感觉到有些不妙。  “让你滚开,听不到?还是朕的话对你没有效果吗?”安子豪眯着眼睛,带着一点酒气再从冲着习秋吼道。  “不是的。”习秋的心在颤抖着,她可从来没有见过安子豪生过这么大的气,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滚!”安子豪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冲着习秋吼道,习秋完全被安子豪的气势给吓住了。  “谁?”古雪乔睡的正香的,突然被一个吼叫声给惊醒了,她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安子豪。有些娇羞。  “皇上,你来了?”雪乔低着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原来已经天黑了,自己已经整整地睡了一天了。现在一睁开眼看到安子豪,那样的感觉真好。  看着古雪乔这个娇羞的样子,安子豪的心里一阵嫉妒,想着他在厉王面前也这样,他就要发疯了。  ”皇上?”感觉到安子豪有些不对劲,古雪乔又再次叫着安子豪的名字,“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还敢问我怎么了?”安子豪满脸的怒气,他一把把雪乔从床上拉了下来,“你问我怎么了?”  雪乔被安子豪这样一啦,完全没有防备,她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雪乔皱着眉头,心里想着这安子豪是不是又发神经病了?怎么说变就变啊?昨晚还那样温柔

地对待着自己,现在却对自己这么无情。  “你疯了吗?”雪乔完全被甩的清醒了过来,她皱着眉头抬头看着安子豪,“你究竟是什么意思?能够说清楚吗?”  古雪乔心里是有安子豪的,昨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他对自己的柔情也不是能够装出来的,只是这安子豪为什么会变化这样大。  “你这个*人。”安子豪带着酒意上去就甩了古雪乔一个重重地巴掌。  “安子豪,你够了没有?”雪乔忍着全身的酸痛,捂着自己刚刚被打的嘴巴,她被安子豪彻底给的激怒了。  “你这个*人,在安子泰的身子下面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安子豪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任由着各种可能的画面在自己的脑海里浮现,只要想到她的心里就不是很舒服。  “你说什么?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蛮不讲理?”古雪乔一头雾水,看着面前的安子豪。她觉得好失望了。  “我说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和我成亲之前是不是已经和厉王有染了?”安子豪此刻已经完全失控了,一刹那,他又恢复到以前的模样。  “你不要胡说八道好不好?”古雪乔皱着眉头,怪异地看着安子豪,这个男人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居然说她和厉王有染,鬼才要和厉王有染呢,厉王那样猥琐有心计的男人,她怎么会对他有感觉呢?安子豪,你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雪乔心里真的很郁闷。  看着古雪乔的目光有所躲闪,安子豪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古雪乔肯定是跟安子泰有什么关系的,要不然这些传闻会无缘无故的传出来呢?  “你这个*人,朕对你多好,你却要跟着安子泰?”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安子豪更加生气了。  “安子豪,你是在怀疑我吗?”古雪乔艰难地站了起来,看着已经醉酒的安子豪,她冷笑着,原以为的安子豪会相信自己是清白的,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不光是我在怀疑你,整个西梁的人都知道你古雪乔和安子泰是有关系的,我安子豪被带了绿帽子。”安子豪一把抓住了古雪乔的手臂,用力地扯着。  “你放开我,安子豪,你已经疯了,你还不放开我吗?”古雪乔的手臂被的安子豪抓的生疼,他痛苦地扯着自己的手臂,想要逃脱安子豪的束缚。  “你现在知道疼了?你跟安子泰一起快乐的时候,你不知道疼吗?他对你很温柔,比我还温柔吗?”安子豪一边说着一边使劲的扯着。  古雪乔都觉得自己的手臂已经不像是他自己的了。更多的是像一只假的,安子豪这样扯着,依旧不管她的感受了。  “安子豪,我再说一遍,我和安子泰是清白的,我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安子泰并没碰我,也没有被安子泰给强行发生关系。”古雪乔低着头冷声说道,他现在对安子豪太失望了,本来还燃起的希望之火,已经被的安子豪彻底毁灭了,  “你说是就是?谁给你证明?”安子豪冷声执意着,明显不相信古雪乔的话,“那我进去的时候,你们衣衫不振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哪只是凑巧。”  “确实是凑巧的。”古雪乔焦急地解释着,谁知道就是那么凑巧,安子豪正好在那个时候走了进来,当时雪乔还以为安子豪是来救自己的呢。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古雪乔自己想像的,安子豪对自己的感情就是那么少,任凭着她怎么努力都不会有半点增加。  “你说的谁信?给我带了帽子,还骗我说你和安子泰是无辜的,你们是真的当我不存在,还是当我好骗吗?”  “安子豪,你冷静一点听我说完好不好?你还要我怎么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这个*人!”安子豪说完又是一个巴掌打了的古雪乔的身上。  “安子豪你除了会打我,还能有别的办法吗?我说了我和安子泰是没有关系的。你非不信,你要我怎么办?”古雪乔一脸的无辜,他知道今天是逃不过去了。  “无辜?你还在这里装无辜?你有没想过我的感受?我堂堂一个皇帝,居然这样被你玩弄着?”安子豪实在是太空心了,他看着古雪乔的脸,恨不得想要把这张脸给毁了,让他永远都不要想起来这一件事情。  “你想要怎么样?”古雪乔闭上了眼睛,自己现在这么想都没有用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问安子豪想要怎么样,自己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相信了安子豪的话,相信他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  “我想怎么样?我想毁了你,你住在这里就是对我雍清宫的屈辱,安子豪完全丧失了理智,他看着古雪乔,眼神里满是恨意。  “古雪乔啊古雪乔,我没想到你会这样厉害,我查了你那么多,你居然藏的这么深,早就和安子泰有关系,还摆出一副受害人的模样,你真是不简单.”安子豪失望地看着古雪乔,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安子豪的心里好像比较痛快.  “你在说什么?”古雪乔皱着眉头,她不是很明白安子豪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自己和安子泰只是在皇宫里初次见面而已,怎么就变成了和她有染了,就是因为他看到他们衣衫不整了吗?  “安子豪,我说过很多遍了,我跟厉王不是那样的关系,厉王根本就没有碰我,即使是她想碰我,我也是以死相逼,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变成了我和厉王通奸了呢?”古雪乔摸着自己发疼的手臂,眉头一直紧皱着,“这皇宫里确实是有人和厉王通奸的,但是不是我古雪乔,而是另有其人。”  安子豪更加愤怒了,他以为这是古雪乔托辞来转移他的注意力,他看着古雪乔,甩手又是一巴掌,“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皇宫里不是只有你古雪乔在通奸,除了你还能有谁?”  古雪乔捂着自己的脸,她对安子豪已经彻底失望了,“安子豪,你说是我通奸,那么就是我,我是和厉王通奸,这样的答案你满意了吗?”她看着安子豪的眼神是那样的冰冷,好像是从最寒冷的地方出现一般。  “你承认就好,早些承认的话也不用受这样的苦,”安子豪冷笑着,最终古雪乔还是承认了,他不是应该开心的吗?为什么他的心里是这样的难受?  “来人啊,给我拿加法过来。”安子豪甩了甩头,想要忘却心里的那种不愉快,于是他冲着外面喊道。  江辰希和习秋一直守在外面,所以里面的动静他是一清二楚的,听到里面皇上这样说,习秋的小脸瞬间白了许多。  “江辰希?”习秋担忧地看着江辰希,刚才她想冲进来救雪乔的,但是江辰希却冲着他摇了摇头,让她不要动,免得伤害了自己。  “习秋,这是皇上的命令,我们无法阻止。”江辰希即使知道古雪乔是无辜的,但是皇上铁了心要教训古雪乔,他们谁也无法阻止,在这个皇宫里,除了皇上,谁也无权说话。  “可是这样下去会有人命的。”习秋皱着眉头,抓住了江辰希的手臂,他不希望江辰希去拿那个所谓的家法。  “江辰希?你怎么还不来?”安子豪在房间里叫着江辰希的名字,他的耐心是有限的。“是不是朕在这个皇宫里已经说话没用了吗?”  江辰希哪敢怠慢,他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快要哭泣的习秋和佩珠,冲着他们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去祠堂请家法去了。  习秋多少次想要冲进去,可是刚到门口就被佩珠给拖住了,不是佩珠不想去救雪乔,是里面真的不能进去,皇上正在气头上,他的目标只有雪乔一个,他们进去反而不能帮上什么忙,却只有让雪乔更加受苦。  习秋想着江辰希的话,在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动,否则后果更加严重,她着急地在门口踱着步伐,等待着江辰希回来。  江辰希焦急地从祠堂里请出了家法,这个是一根九尺长的木头,看着这木头的质地十分厚实,一棍打在人的身上可以让人直接晕死过去。  “江辰希,不会是要用这个吧?”习秋的眼神更加着急了,着雪乔娇小的身子,怎么能够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呢?这不是开玩笑的吗?  “是的,这个就是皇宫的家法,是当年皇贵妃娘娘用来教训皇上的东西,等皇上自立门户之后,这个便成了这皇宫的家法了。  “可是这样一下子打进去,主子还有命吗?”佩珠担忧地问着江辰希,习秋也这样的看着江辰希,他们都希望从江辰希的嘴里能够说出他们希望的话来,比如不会。  “这个从来没有试过,雪乔主子是第一个让皇上动用家法的人,你们只能够祈祷了。”江辰希说完推门进入,在寒梅园的门口早就已经站着一些看热闹的宫女还侍卫了,只是碍于大总管在场,谁也没有敢进来。  习秋和佩珠趁着这个时候站在门口偷偷地看里面的情景,只见安子豪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古雪乔,他全身散发的怒气能够把整间屋子给燃烧掉。  而古雪乔则是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看着她的表情很是倔强,一点也不服输的样子。  佩珠终于忍不住了,她站在门口对着古雪乔喊道,“主子,你还是招了吧,说点软话,不要这样倔强了!”  习秋也哭着喊着让雪乔不要这样,这样吃亏的就是雪乔自己,看着皇上这个架势,是要把雪乔给往死里打得样子,  “你们给我闭嘴,江辰希,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皇宫里这样没有规矩了?”安子豪冲着江辰希吼道,这个时候谁帮着古雪乔说话就是跟她一伙的。  江辰希捧着家法站在安子豪的身边,他转头给习秋一个眼神,在这个时候,他可不希望习秋也跟着受罪。  “这是跟了古雪乔这个*人之后,她们更加没有规矩了,你以后要好好地教训她们。”安子豪缓和了一下气氛,他好像也不这么生气了。  “你想要什么就冲着我来便是,不要拿我的丫头们出气。”古雪乔跪在地上,因为是秋寒的季节了,地上已经很冰冷,一阵一阵的寒气从她的腿上传遍她的全身,让她冷的瑟瑟发抖,她是倔强的,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向安子豪低头的。  “你还说?”本来心情有些轻松的安子豪再次被古雪乔惹的怒火上升,这下古雪乔真的完蛋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