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25章 失态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5484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1


  婉丝站在那里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贵妃娘娘,你这是干什么?”她掩着嘴说着。  正在气头上的夏锦淇哪还注意到在她的苑子里还有别的人,看到了魏婉丝之后,夏锦淇稍微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婉丝姐姐你呀,你这么一早上的来我的苑子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锦淇妹妹,请允许我这样叫着你,我早就提醒过你了,那个古雪乔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看看她把你给气的。”魏婉丝挽着古雪乔的手臂走到了桌子边上,眼睛瞄了一眼正跪在地上的颦儿。  颦儿的头都不敢抬,如果说夏锦淇是一只不发威的母老虎的话,那么魏婉丝就是一只会要人命的母老虎。  “这是怎么回事啊?锦淇妹妹,这大清早的是这个奴婢让你发这样大的脾气吗?那么这个奴婢就罪该万死了。”婉丝找了一个干净地地方坐了下来。  经过婉丝的提醒,夏锦淇终于想起来还有跪在地上的颦儿,她大声吼着颦儿,“还跪在地上干什么?还不够丢人的吗?”  颦儿被夏锦淇吼的一阵一阵的,连忙站了起来,“贵妃姐姐,颦儿不是故意的。”除了不停的道歉,颦儿已经想不出什么来了。  “你把这里收拾一下,不要给外面的人知道了,听到没有?”即使现在夏锦淇有在多的高兴,她也只能把所有的气全部撒在了颦儿身上。  “小枫,你还愣着干什么?不帮着一起收拾吗?”魏婉丝转头吩咐着身边的贴身丫头小枫一起收拾。  夏锦淇心里对魏婉丝有了好感,以前皇宫里就他们两个,所以他们总是吃醋闹别扭,那个唐若丽夏锦淇她是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的,现在他们的最大敌人古雪乔回来了,他们自然要达成联盟的关系了。  “婉丝姐姐,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夏锦淇换了衣服表情,她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一副很端庄贤淑的公主的模样。  婉丝看着夏锦淇的变化,心里一阵厌恶,怪不得安子豪那个傻男人被这样的女人给迷住了,原来最终的原因是在这里,现在她也不能表现出来自己是有多么地看不起夏锦淇。一个弱国的公主,她并不怎样瞧上眼。  魏婉丝咳嗽了一会,然后方道,“锦淇妹妹,我找你自然是想要跟你重新提以前的事情啊,比如我们共同的敌人已经回来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婉丝故意拖长了声音没有说下去,为的就是让夏锦淇自己上钩。  可能是早上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夏锦淇居然主动说出来了。“婉丝姐姐,我愿意跟你联盟,只要我们先赶走那个*人,以后这个皇宫就是我和婉丝姐姐你的了。”  魏婉丝要的就是这句话,她的嘴角上扬着,看来这一大早来的真是时候,夏锦淇果然如自己想的那样跟自己合作了。  昨晚她就接到了来自厉王府的消息,厉王哥哥被废了,她可是伤心了一晚上的,自己左右翻转才会想到这样一个办法了,古雪乔是吧?你居然不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承若伤害厉王哥哥,我也要让你看看这样做的下场。  夏锦淇和魏婉丝已经达成了共识,现在又的就是机会了,因为安子豪现在肯定在皇宫里处理着事情,婉丝就便有更多的机会和夏锦淇讨论着怎么样对付古雪乔的法子。  朝堂上的正在进行着激烈的争讨,太上皇的圣旨就如同一枚炸弹在大臣们之间炸开了锅,安子豪冷眼看着这一切,宛如一个受害人一样的。  “皇上,这废除厉王的举动恐怕是有些不妥吧,厉王为了国家可算是鞠躬尽瘁,一国之本,怎么能够说废除就废除了呢?总该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说话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当朝的丞相魏龄,他是站在厉王这一边的,厉王和皇上之间本来就不和,两个都是他的女婿,他却义无反顾地走在厉王这边。  现如今厉王被废除了,他所有的算盘都输了,这怎么能够让他不着急呢?  “丞相,你是在怀疑皇上的决断吗?”一直站在边上不出声的嘉盛自动地站了出来,就仅凭着这句话,就足以让魏龄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色。  魏龄低着头,哪里敢看着上面龙椅上的人,刚才自己是太着急了,所以才会一时没有算计,说出这样的话,差点酿成了以下犯上的罪名。  “是吗?魏爱卿?”太上皇的声音很威严,想起昨天的事情,他对厉王就是那么失望。  “微臣不是那个意思,还请皇上三思。”就算是有再大的胆子,魏龄也不敢说是的,这厉王我们是废除他们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还是要等回去之后找人商量了之后从长计议。  “那好,这件事情就这样决定吧,厉王手里的兵权现在全部都由安子豪接收,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再来烦朕了。”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太上皇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已经老了,看着自己的孩子个个都已经那么大了,他不服老也没有用了。  “多谢太上皇。”安子豪等待着这一刻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兴奋,终于他的第一步成功了。  “有事再奏,没事退朝。“黄公公按照以前的程序,目无表情地继续宣布。  现在谁还能有事要奏啊,就算真有,可一比废除厉王这么大的事情,那些事情都不足为奇了。  “皇帝,你跟我来一下御书房。”太上皇转身退朝之后,走到安子豪的身边,对着安子豪嘱咐道。  安子豪的眉头轻皱了起来,太上皇这个时候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呢?他还是要小心为妙。  安子豪看了一眼朝下的嘉盛和安子康,对着他们轻轻地摇了摇头,这样的举动只要稍微不注意就不会被发现。  嘉盛和安子康都是习武之人,自然是感觉到了安子豪的小动作,他们不再等待着安子豪出皇宫,而是各走各的,回到了自己的府里。  不知不觉安子豪随着太上皇来到了御书房,太上皇坐在御书房里揉着自己的眼睛,“皇帝啊,朕是真的老了。”  安子豪被太上皇这样的话吓了一跳,他以为太上皇看出了什么来了。安子豪低着头,幸亏这个面具挡着自己的脸,要不然慌张的神情能够一眼就被太上皇给揭穿掉。  “太上皇怎么会老?太上皇要长命百岁的。”安子豪低着头,声音故意说得很轻松,说着这样违心的话,安子豪的心里是恨着太上皇的,如果不是太上皇一意孤行,不辩忠奸,他的母后就不会……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安子豪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待着太上皇的教训,他很清楚太上皇的为人,没有目的他是不会把他叫到御书房的。  “有些话我不能不说。”太上皇揉了一会自己的眼睛之后,终于开口说话了。  “谨遵太上皇的教诲。”安子豪低着头,摆出一副十分恭敬的样子。  “你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同往日了,太上皇以前对不起你,现在厉王也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太上皇这心里很愧疚。”太上皇说着这样的话,情绪很低沉,不像一个尊贵的王者对着自己的臣子下命令,反而更像是一个父亲在对自己儿子忏悔。  这让安子豪再次产生了一种错觉,他差点就以为太上皇是真心爱他的,但多年的磨砺让他看透了这一切,太上皇话里有话。  “太上皇,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儿臣会铭记在心的。”安子豪弯着腰,毕恭毕敬地等待着太上皇接下离开的话。此刻他的心是慌

张了,他不知道太上皇现在打得是什么样的算盘。  “古雪乔被厉王囚禁了这么多天,而且朕看到她出来的时候好像衣衫不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不洁了,我想你现在已经是这样的身份了,还是跟她断了关系吧。”  “这万万不能。”安子豪立刻跪下来求着太上皇。  “怎么?”太上皇吃惊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安子豪,这个儿子还算是一个情种,“你说个理由给朕听听。”  “太上皇,不管雪乔是不是失去了贞洁,我都不会舍弃他的,现在贵妃虽然是锦淇,但对于雪乔,儿皇也是有感情的,雪乔是儿皇的原配妻子,如果儿臣现在为了这点事情而去废了她,那么满朝的文武百官会这么想儿臣呢?”  太上皇听了,来回踱了几步,思考了片刻,终于说道,“嗯,你想的也是,这样的事情其实没有多少人知道,只是朕怕委屈了你!”  “我知道太上皇对我的宠爱,其实太上皇不用担心,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的委屈,反而觉得太上皇能够不让我废了雪乔,就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了。我相信雪乔的话,她说没有,肯定就是没有。”安子豪十分确定地说着,这时候他的心坚定了。  太上皇看到安子豪这样决绝,本来一番好心,为了皇家的体面,才劝安子豪的。说实话,如果不是发生那样的事情,古雪乔这个孩子还是挺讨人喜欢的。但是,到底有了一些传言,所以他还是要干涉一番。  “求太上皇成全。”安子豪索性跪了下来,说什么他都不愿意放手古雪乔的。这样的决心让太上皇也有些无奈。  “你真的不想一想吗?因为这个女人,你们两个兄弟这样?”太上皇皱着眉头,他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两个儿子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反目。这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安子豪在心里冷笑着,原来找他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说来说去自己的,还是为了厉王的事情啊,他低着头,努力不让自己轻笑出来,太上皇还以为厉王这次摔倒了还能够再爬起来吗?肯定是不能了。  “太上皇,皇上是相信雪乔说的话,我也相信厉王就算是有这个心,雪乔也断然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的。”安子豪再次低着头看着的面前的太上皇,他的决心已定,谁都不能让厉王翻身,即使是他自己也怀疑古雪乔的清白,想到昨晚古雪乔的表现异常于以前,难道这就是一种欲盖弥彰的表现吗?  “你怎么还不明白朕的意思呢?”  太上皇叹了一口气,都说这个儿子比较笨,虽然现在看着有些聪明,却还是不能揣测他的意思,比起厉王,安子豪还是差了一点。  “请太上皇明示,我一定可以懂的。”既然装傻了,安子豪一定要被这傻装下去,现在还不是休了古雪乔的时候,他还要利用古雪乔来控制大将军嘉盛。  “唉。”太上皇叹了一口气,要怎么和安子豪解释呢?自己是有私心的,可是这个私心也不能直接说的,这样直接说的话对安子豪是不公平的。  “太上皇,你的意思是为了避免别的人说闲话,让我去休了雪乔吗?”安子豪的声音有些痛苦,他努力装着很伤心的样子。  “太上皇是这个意思。”太上皇很高兴,这个安子豪终于想通了,关键就是看儿子愿不愿意了。  “太上皇,这样是不可以的,雪乔是我的妻子,我怎么可以对她这样不忠不义呢?”安子豪是铁了心在太上皇的面前下定决心不会休了雪乔的。  “可是,你也要为了你的皇兄着想。”终于太上皇皱着眉头,说出了自己的私心,即使太上皇知道这样会伤害到安子豪,但是他还是一定要说。  “可是太上皇有没有为我想过?古雪乔虽然说是古老爷子的庶女,可也是我安子豪明媒正娶来的妻子,我要是再这个时候休了她,外面的朝臣们要怎么议论我?太上皇是要把我逼到那不忠不义的地步吗?”安子豪的声音很痛苦,犹如当年自己在失去母妃的时候那种痛苦的样子。  “放肆,朕是那个意思吗?”毫不留情地被安子豪给揭穿了,太上皇居然有些恼羞成怒了,看着安子豪和古雪乔伉俪情深的样子的。太上皇居然有些心软了。  “儿皇不敢,儿皇怎么敢呢?只是不知道太上皇还记不记得当年母后去世的时候,太上皇是怎么对待皇上的,那时候并没有谁会同情儿臣啊,你让儿臣怎么用同样的心去的替别人着想。”  安子豪十分痛苦,他的声音带着哭腔,看着太上皇的眼神满是失望。  太上皇居然被这样的眼神给震撼到了,多少年了,他都没有见过这份失望的眼神,看着安子豪的眼神,太像他的母妃了,他还记得当年她也是这样看着他的,那时候他狠心拒绝了。没过几天她的宫里就发生了火灾。  而自己对安子豪的遗忘。冷漠只是为了忘记他的母亲,看着安子豪的眼睛,太上皇已经彻底迷失了。  “太上皇?太上皇?”安子豪叫着太上皇,他自己好奇怎么这个时候太上皇会走神了。  “哦,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太上皇从自己的思绪里走了出来,胡乱的说着,也不知道安子豪说的是什么。  “那谢谢太上皇成全。”安子豪连忙叩首谢恩。  太上皇看着跪在地上的安子豪,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没有拦得住他,他想保全两个孩子的,看来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皇上啊,既然你不愿意的话,太上皇还是要劝你,最好回去问问清楚,别让有些有心机的女人给钻了空子,你要想想你和厉王才是亲兄弟,懂太上皇的意思吗?”太上皇想了想之后,还是决定提醒着安子豪这样的事情。  他现在是真的老了。太上皇叹了一口气,要是以前的话,自己肯定会让安子豪妥协的。  安子豪谢恩之后就回到了宫里。  今天由于出去的比较早,对于昨天的事情他还没有给夏锦淇一个完整的交代,他一直深信这锦淇是自己最爱的女人,自己是断然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尤其是看到他昨天的那受委屈的眼神,他的心里有点痛,昨晚也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走到了古雪乔的苑子里。  幽园里,夏锦淇一个人坐在苑子的躺椅上,这样的秋季很是凉爽,尤其是这个时辰,听着鸟叫声,享受着落叶飘下来的感觉很是美丽。  “在想什么呢?”安子豪温柔地为问着闭着眼睛的夏锦淇。  听到是安子豪的声音,夏锦淇太高兴了,他连忙睁开眼睛,看着安子豪就在自己的头顶上,她立刻像一个小女生一样站了起来抱住了的安子豪。  安子豪被夏锦淇这样的举动给软化了,本来就有着对夏锦淇内疚的心,现在更加觉得对不起夏锦淇了。  “皇上,你终于想到锦淇了。”夏锦淇嘟着嘴向安子豪撒娇着。  “怎么会忘记锦淇呢?锦淇可是朕最爱的女人。”安子豪宠溺地摸着夏锦淇的脸,这样美丽的女人在自己的身边,自己怎么会不好好珍惜呢?  “皇上你就是有……”听到安子豪这样说,夏锦淇的心里就像是乐开了花一样的,她嘟着嘴更加撒娇了。  夏锦淇很是清楚安子豪对自己的感情,只要自己对她撒娇两下,安子豪保证就会就范的,这样的他已经被夏锦淇玩弄于手掌心了,看着怀里的娇美女人,安子豪整颗心都要软了,现在他感觉全世界只要有她就可以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