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23章 长恨春归无觅处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7658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1


  “你不要自己下来了,我还是抱着你吧。”虽然安子豪的声音有些抵,却完全出乎了雪乔的意料之外,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神情有些恍惚,看着安子豪这个样子,雪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安子豪又是在搞什么鬼?  安子豪哪能够魏的下雪乔的拒绝,他一把就抱起了雪乔的身子,在雪乔还在犹豫的时候走下了的马车。  雪乔挽着安子豪的脖子,低着头不敢看外面的人,她不知道她这样算不算的上幸福,但是她已经完全沉浸在安子豪的温柔里不能自拔了。  “皇上。”夏锦淇看到安子豪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她立刻迎了上去,本来还是挺高兴的安子豪终于回来了,可是看到安子豪手里的女人的时候,夏锦淇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  “嗯,先回皇宫吧。”安子豪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抱着古雪乔走向了宫里。  夏锦淇愣在了那里,她什么时候接受过这样的待遇,这安子豪究竟是什么意思?连她都有些琢磨不透了。  夏锦淇跟着安子豪的脚步走进了皇宫,他究竟要看看这个怀里的女人究竟是谁?让安子豪如此对待自己。  安子豪头也不回的直接走进了寒梅园,那个是古雪乔住的苑子,自从古雪乔走了之后,这苑子里已经乜嘢任何的生气了,安子豪可能是出于私心并没有让古雪乔搬走。  到了床边上,安子豪温柔地把雪乔放在床上,雪乔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安子豪,“皇上,我……”  “你好好休息吧,朕先回去了,以后不要闹了。”安子豪不想看到古雪乔这样,他看着古雪乔游戏和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自己是对这个女人有些好感的,但是那也经此与好感而已。  “皇上,多谢你这样关心我。”出乎意料之外的去安子豪居然没有怪自己,她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这样算来自己还是比较幸运的,只是苦了厉王安子泰,自己还是第一次陷害人的。  安子豪不再和古雪乔说话,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朕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你先多加休息。”然后就转身走了,留下了在床上错愕的雪乔。  “雪乔姐姐刚刚回来,难道皇上就不好好地陪着雪乔姐姐吗?”夏锦淇一直在门口看着这两个人的依依不舍,他的心里一阵狂怒,更多的是嫉妒,安子豪这几天整天魂不守舍的样子,原来全部都是为了面前的这个女人啊。  古雪乔啊古雪乔,你真是千不该万不该,就回到了雍清宫了,今夕不同往日了,现在这个雍清宫是她夏锦淇做主,而不是古雪乔你了。可叫我说你什么才好呢?如果你不回来,或许我会放过你。可你既然这么不要脸,还是缠着安子豪不放,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安子豪看着门口站着的夏锦淇,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虽然他知道夏锦淇有些嫉古雪乔,但是现在也不是表现出来的时候。毕竟,古雪乔也是他的女人。  安子豪对夏锦淇的好感瞬间就少了好多,他咳嗽了一声,转身对着古雪乔说着,“你好生休养。”  古雪乔看着面前的安子豪,再看了一眼门口的夏锦淇,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安子豪是不想让自己有好的日子过吧,在这个的时候跟她这样说,完全是想让夏锦淇对自己有敌对的想法。  “皇上,你这是刚回来,又要出去吗?”夏锦淇不是很笨,她很清楚怎么跟安子豪说这些话,安子豪肯定是故意的。  “是的,有些事情还是要处理的,雪乔刚回来,你就替代朕好好的照顾她吧。”安子豪的声音并不是很热情,也没有平时那样的温柔,他看着夏锦淇,等待着夏锦淇的回答。  “好的,皇上去忙吧,我一定好好的照古雪乔姐姐。”夏锦淇低头答应着,她紧紧地握紧了自己的双拳,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要把古雪乔这个女人给粉身碎骨了。  安子豪转头看了一眼古雪乔,古雪乔疑惑地看着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转身就走出了寒梅园,在路上,安子豪遇到了习秋。  “皇上。”习秋低着头向安子豪请安,自从弄丢了雪乔之后,习秋见到安子豪一直都是低着头的,她对安子豪有一种愧疚。  “嗯,你去寒梅园吧,带着那个叫佩珠的一起去。”安子豪看也不看习秋直接说道。  “什么?”习秋吃惊地抬起头看着安子豪,寒梅园,她每天都去的,只是她不明白安子豪是问着他还是在吩咐他。  “习秋,看来你不在我的身边好长时间了,你已经听不到我在说什么了。”安子豪有些愤怒,他盯着习秋的眼神一动不动。  “皇上息怒,是习秋一时之间并不知道雪乔主子回来,所有才会这样的。”江辰希见到情势有些不对劲,他立刻站了出来帮助习秋说话。  “主子回来了?”习秋跳了起来,刚才的害怕她已经完全忘却了,雪乔终于回来了,原先的愧疚也烟消云散了。  “我看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是和那个女人呆在一起呆久了吗?”安子豪见到他一手调教的习秋这样,他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皇上恕罪。”江辰希立刻帮着习秋解释着,“习秋,你还不赶快求饶去照古雪乔主子吗?”江辰希转头看向正一脸兴奋的习秋。  “嗯,是的,皇上请恕罪,我这就走。”习秋接受到了江辰希的的提醒,转身就走,她实在是太高兴了,吊着的那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你见到我的不行礼?”夏锦淇自己走了进来,安子豪已经离开了这个苑子,她也没必要装着了,  雪乔看着夏锦淇的样子,心里很清楚夏锦淇终于还是露出了真面目,那时候她中毒的时候,雪乔就对她有所怀疑了。  等了半天,夏锦淇还是没有等到雪乔有所行动,她的脸色自然是不怎么好的,刚才看到安子豪这样对雪乔,她的心里已经很不舒服了,现在这雪乔还不把他放在眼里,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  “怎么?还不请安?”夏锦淇坐在了离古雪乔床上最近的位置,她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你还以为你是这里的贵妃姐姐吗?告诉你,这里已经由我做主了。”  “那又怎么样?”雪乔倒是有些不服输,她看着夏锦淇目光如炬,眼前的夏锦淇确实很美丽,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尤其是那双的眼睛,既可以勾人魂魄,也可以让人心生怜悯。  雪乔就这样看着夏锦淇,幸亏自己不是男人,如果自己是男人的话早就沉陷在夏锦淇的眼神里不可自拔了。  “怎么?有了皇上的撑腰,你居然敢无视我吗?”夏锦淇越想越气,这古雪乔走了也就走了。结果偏偏又被皇上给找回来了,她就这样重要吗?  “不敢,贵妃姐姐请息怒。”雪乔的声音很低,她淡淡地向夏锦淇请安,这样的女人她根本就不想搭理。  “什么叫做不敢?我看你挺有胆量的啊。”夏锦淇此刻已经失去了理智,看着安子豪抱着古雪乔走进了的皇宫,她哪还有容得下雪乔的气度?  “贵妃姐姐,请你自重。”雪乔知道夏锦淇不会放过自己了。于是她站了起来,表情十分严厉地对着夏锦淇说道。  夏锦淇想自己是亡国的公主,后来就算亡国了也和安子豪再一起,怎么忍受的住这样的对待,于是夏锦淇快步走向的了古雪乔,抬起手,轻轻的落下。  雪乔觉得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她吃惊地看着夏锦淇,这个女人是疯了吗?无缘无故地就打着自己。  “怎么?不服气吗?本贵妃姐姐教育你这个侍妾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不要以为你年长本贵妃姐姐几天,我就可以对你手下留情。”  看着雪乔这个样子,夏锦淇居然心里有些的痛快,她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嘴角上扬着看着古轻蔑,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古雪乔自然是心里不服气的,她瞪着夏锦淇却什么办法都没有。  夏锦淇看着古雪乔的眼神就想要把她给吃了,就连夏锦淇身边的颦儿看着古雪乔都是叉着腰。  “贵妃姐姐教训的是。”古雪乔低着头不打算和他们计较了,这些人只是表面上强势而已,就好像自己的厉王府,厉王对自己是何其霸道,最后还不是那样凄惨?  想到厉王的样子,古雪乔的眉头就紧皱着,她还有很多不懂得地方,比如安子豪会让古雪乔帮着自己,比如安子豪痴情地看着自己。  “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妾,你居然这样看着贵妃姐姐,你对贵妃姐姐多不尊重。”颦儿叉着腰看古雪乔这样的态度,她居然站了出来帮夏锦淇说话。  “你又是什么身份?我古雪乔就算是再不济我也是这个皇宫的半个主子,你只不过是一个贴身丫头,你敢这样对我说话?”古雪乔眯着眼睛看着颦儿,这个丫头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把?  “啪……”又是一巴掌,古雪乔的两个脸颊都痛了起来,她瞪着眼睛看着夏锦淇,这个女人居然打了她两巴掌,脸上的火热一阵一阵的传来。她无法再忍受这样的对待。  雪乔抬起手,一巴掌狠狠地落在了夏锦淇的脸上,“这个是还你的。”打完之后雪乔冷声说道,没错,这个就是还夏锦淇的,虽然不是很重,但是也用尽了身雪乔全部的力量。  “你居然敢还手?”夏锦淇有些不敢相信夏锦淇会这样,就来年她的贴身宫女颦儿也不敢相信古雪乔会有这样的胆子。  “我什么不敢?凭什么我就要任由你教训?”现代的生活理念让古雪乔完全懂得了什么叫做自卫,而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正当防卫而已。  “你还敢还嘴?”夏锦淇本来还算颜色好点的脸现在完全变得惨白了,她怒气冲冲地看着站在床边上的古雪乔,“颦儿,你去好好的教导她什么叫做规矩。”  颦儿听到了夏锦淇的话立刻走到了古雪乔的面前,抓住古雪乔的手,雪乔本来救全身没有力气,她怎么可能的低的过颦儿和夏锦淇两个人呢?外面的宫女们谁都不敢动。  雪乔闭上了眼睛,以为自己要接受惩罚的时候,突然门口响起了一声呵斥。  “你们在干什么?”那个声音有些愤怒指责着里面正在欺负雪乔的两个人,完全不带一丝感情。  夏锦淇看向门口,之间习秋和佩珠两个女人站在门口,原来是他们呵斥着,夏锦淇一颗紧张的心瞬间就放了下

俩。在她的心里,只要不是安子豪,谁在这个皇宫里都动不了她。  雪乔睁开了眼睛看向门口,看着佩珠和习秋站在那里,她一阵感动,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这佩珠和习秋也是,看着这样的雪乔。早就哭了起来。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两个宫女,你们也是这样没规矩的吗?”夏锦淇放开了雪乔,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门口的习秋和佩珠。  佩珠躲在习秋的身后,看着这个带面凶相的贵妃姐姐,她有些不之所措,原先听说这个贵妃姐姐还算是比较温柔的,现在更觉得她特别的凶狠,就连服侍他们的侍女们都这样传说。佩珠自从接触了古雪乔的事情,整个人胆小了很多,也收敛了许多。  “贵妃姐姐,如果你不想让奴婢去请皇上过来的话,麻烦您还是移动你的尊驾回自己的苑子里去。”习秋皱着眉头看着夏锦淇。  宫女们都说过夏锦淇在结婚之后变化很大,尤其是皇上不在,很多服侍她的侍女们都遭到了毒打,而且下手极狠,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告诉安子豪,甚至江辰希都不知道。  “你敢!”夏锦淇听到安子豪的名字,心里就有些慌张了,她等着习秋,却拿习秋没有任何办法。  习秋一点也不怕夏锦淇这个架势,本来习秋就是从小在安子豪身边长大,对于这些也不害怕,她盯着夏锦淇的眼睛一动不动,一点也不让夏锦淇有机可趁。  夏锦淇被习秋盯得有些心慌,她在心里安慰自己,“我是贵妃姐姐,我是这个皇宫的女主子,为什么我会怕一个小小的宫女?”夏锦淇就这样一遍一遍地在心里给自己催眠。  “习秋,佩珠。”雪乔高兴地叫出了他们的名字,她好想念他们,她也后悔当初自己一时气愤让她们先回来了,要是早就听着雪乔的话,说不定也不会这样。  “主子,你回来就好。”习秋拉着佩珠的手,满是高兴,只要的雪乔能够回来他们都会觉得比较高兴,尤其是习秋,当初没有劝得雪乔的时候都已经让他很后悔了,老天爷真是开眼,让雪乔终于平安的回来了。  “你们这是要造反了吗?”夏锦淇受到了忽视,这让她有些不习惯。  “难道贵妃姐姐还不走吗?难道是真的想要奴婢去请皇上吗?”习秋是如此的锐利,她知道现在这个皇宫里唯一能够制得住夏锦淇的就是他们的皇上安子豪了。  看着面前夏锦淇的脸色有些不自在,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的。  “怎么?贵妃姐姐是真的要让习秋去把皇上请过来吗?”雪乔也看出了一点端倪,她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于是他也出声说着这样的话。  “你们给我记住,本贵妃姐姐会找你们算回来的。”说完夏锦淇就带着颦儿愤愤地离开了,颦儿也看了一眼雪乔,跟着夏锦淇出去了。  习秋和佩珠走到了古雪乔的面子,看着古雪乔的样子,尤其是佩珠,她都已经差点哭了起来。“主子,你这几天都去哪了啊?是不是不要佩珠了吗?”  雪乔顶着红肿的脸,看着佩珠,安慰着她,“怎么会不要你们了,我也是没有办法的,要不是那个厉王硬是扣押着我,我早就回来了。”  对于佩珠和习秋,雪乔是绝对信任的,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向他们隐瞒着什么。  “厉王府?”佩珠和习秋做梦也没有想到雪乔会被扣押在厉王府里。谁都知道这厉王和皇上是表面上不合,却没有想到这厉王会这样大胆敢扣押雪乔。  “是的,不要说了,厉王已经被太上皇给废了,你们也当这件事情不存在了哈。”雪乔安慰着佩珠和习秋,她笑着继续说道,“你们看看我现在的这个样子,是不是一点事情也没有啊,不用那么担心我,我真的没事。”  “可是。”习秋还想说些了什么,却一下子被雪乔给制止了。  “我刚回来,你们就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既然安子豪没有撤回这个苑子,就说明他还是愿意让我们住在这里的,所以即使是我们三个人,我们也要好好的生活下去不是吗?”雪乔笑着对习秋和佩珠说着,一边还摸着自己的肚子。  “佩珠,我知道你是最关心我的了,现在我肚子好饿,你可以不可以去弄点吃的给我?”  佩珠本来就想要哭了,卡听到雪乔这样说,哪里还敢怠慢,她立刻转身焦急地说道,“好的,我现在就去让厨房做饭,给你送过来。”  看着佩珠走路的样子,雪乔突然笑了出来,这个佩珠几天没有见,还是那样可爱,一骗就上当了。她的眼神憋见了习秋,习秋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她知道习秋不像佩珠那样单纯,也不是那么好糊弄过去的。  “说吧,你准备用什么来打发我?”习秋还没有等雪乔开口,就主动问道。  “嘿嘿。”雪乔不好意思轻笑了两声,她就知道习秋是这样的睿智,“我好久没有洗澡了,我想先洗了澡,吃了饭然后再跟你们说好不好?”  习秋自然是不会拒绝雪乔的要求的,但是她假装着很愤怒,然后转身说道,“好的,今天先放过你一马。等什么都弄好了,我看你还要找什么理由什么都不说。”  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雪乔坐在床边上,她觉得这次事情之后她成长了许多,至少不会那么任性了,因为自己的任性,雪乔害了好多人,比如雍王,又比如厉王。  她现在是清楚的知道在这个时代,这样的斗争是必要的,犹如当年看的那部穿越电视剧,那里面上演的也是夺位的大戏,只是不同于以前,这次却是自己亲身经历着这样的事情。  书房的密室里。  安子豪一走进密室,嘉盛就紧跟着上来,当然还有韩王安子康。  “怎么样?七哥。”想比较嘉盛沉稳的性格,安子康的性格要大大咧咧的多了,他一看到安子豪走了进来,就立刻迎了上去。  “一切按照计划。”安子豪说的很简洁,说完之后他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古雪乔的样子,今天最关键的就是古雪乔这个女人,原以为这个女人不会这样配合着自己,没想到还是那样乖巧。  听到这个好消息之后安子康格外的高兴,“真是恭喜七哥了,能够如愿达成自己的目的。”  “这个只是开始,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太上皇居然还是没有直接说要换立厉王,这安子泰虽然已经被废了,可是太上皇只是让他在府里闭门思过,并没有说要让他怎么样,这点让我担心计划有变啊。”安子豪的声音里带着疑惑,这确实是一个令人恼火的问题。  “可能是皇上很生气,并没有立厉王还是属于很正常的事情,所以皇上不必要担心。”嘉盛一颗吊着的心听到安子豪这样说也终于放了下来,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女人没事就好,他也别无他求,只是希望她能平安无事。  “七哥,你说这前七嫂怎么会突然被厉王给绑架了走,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安子康周皱着眉头看着安子豪,这个也是他最担心的事情,自己和七哥计划的好好的事情别因为一个女人给搅和了。  “这个绝对不可能,”嘉盛立刻站出来帮着古雪乔说话,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这古雪乔绝对不会是厉王那边的人,自己回去过也是调查了古雪乔的背景,除了和雍王有些交集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只是那场落水让她整个人都有了变化。  “你就这么相信吗?古大将军,你可不要忘记了这叫古雪乔的女人是我七哥的女人。”对于嘉盛喜欢雪乔的事情,在他们之间已经不在是任何秘密了,自从嘉盛第一次为了雪乔上门来的时候,他们便已经知道了。  这个嘉盛一直都不肯结婚,自己是将军府里最小的一个,眼见着都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却还没有一个侍妾,外界都在传闻这嘉盛不喜欢女人,如今他们知道嘉盛不光喜欢女人。  这个女人还不是一般的人,居然是雍清宫的贵妃姐姐。  “我自然是相信的,我不相信你的七哥会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嘉盛对古雪乔是有信心的,虽然他们并没接触多少。  “好了,能不能不要为了这个女人再起争吵了?我们可以处理一下厉王的事情吗?想想后面的要怎么办?”安子豪有些不耐烦,提到这个女人,他就会觉得心烦意乱的。  他觉得自己是太高估自己了,本以为自己的真心是属于夏锦淇的,可是刚才自己看夏锦淇的那个样子,居然有些厌恶,就连她现在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里。  想到了在厉王府里看到古雪乔的样子,衣衫不整的,他居然也怀疑了,但是自己一直都不说,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也许古雪乔和厉王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他还清楚的记得在即将要回府的时候,古雪乔居然想要帮着厉王说话,如果这几天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的话,以古雪乔的性格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皇上?”安子康皱着眉头叫着安子豪,他就好奇了是什么事情能让一直都很冷静的安子豪变得心不在焉起来?难道是因为那个女人?  安子康有些不相信自己的想法,七哥从来不会被任何女人所诱惑,从小到大,在安子豪的心里也只有一个女人,那个就是夏锦淇,而现在安子豪已经娶了夏锦淇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常现象?  “嗯,我在听,你说的什么?”安子豪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自己居然在他们面前失态了,不光失态,还走神了,这一切都是因为古雪乔那个女人的原因。  安子康自然是发现了安子豪的不对劲,他也没有揭穿,于是她把刚才的话又再次复述了一遍,  “皇上,你看看我的这个计划怎么样?能不能够让安子泰再次上当?”  “这个计划虽然好,但是我相信安子泰也不是什么傻子,他只是还没有从被废厉王当中给缓解过来,如果等他想通了,我想他会还击的。”嘉盛皱着眉头,虽然和安子豪是情敌,但是再主要问题上,他们还是会为他们的利益着想。  安子豪也赞成了嘉盛的这个想法,他对嘉盛是由衷的佩服。这样的男人就算是心里有着反对的情绪,在大事上面都会秉持着公平公正的原则。  “皇上,你什么时候跟闷葫芦站在一条阵线上了?”安子康吃惊地看着嘉盛,然后又看向安子豪,这两个人不是一向是情敌的关系吗?虽然没有起正面的冲突,但是也不应该是两个人的一件这样一致的啊。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